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台城遗梦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人去楼不空
台城遗梦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人去楼不空
    杜京闻言扬起嘴角皮笑肉不笑哼了两声,兰子义闻言只好对桃逐兔说道:

    “三哥,两位先生还有旧伤在身,上下船舱都不方便,再说还有其他好几条船,你也过去帮帮忙吧。”

    桃逐兔听到兰子义的话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兰子义,许久都没回过神,最后他才结结巴巴的说道:

    “少爷,你连我也要赶走啊?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呢?我又不会给你传出去。”

    兰子义微微笑了笑,他向桃逐兔解释道:

    “三哥,我没什么要瞒你的,真有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为何不让你知道,上次你和二哥我都回避了。你去吧,我这里要和杜捕头好好聊聊。”

    桃逐兔闻言还是不想走,他说道:

    “可是少爷,我要走了这屋里就没人了,你和他待到一块,万一他”

    兰子义笑道:

    “杜捕头又不是刺客,我和他待到一起又会有什么问题?三哥你就别说了,快去吧。”

    桃逐兔也无法在说什么,只好悻悻的转身离开。等桃逐兔脚步走远后杜京再次掉头看向兰子义,他说道:

    “卫候可真是小心,连自己哥哥都不告诉详情。”

    兰子义道:

    “不该我三哥知道的我就不会告诉他。杜捕头你是怎么了,为何脸色突然凝重?”

    杜京冷笑道:

    “我怎么可能不凝重?试问这京城里谁人不知你兰卫候与桃家兄弟的关系,他三人你尚且不说招婿楼的事,为何对我你就那么大方?”

    兰子义道:

    “你还在怀疑我故意引你去葱河边?”

    杜京道:

    “我不是怀疑你,我是认定你,就是你因为你知道底细所以才让我去送死。”

    兰子义道:

    “杜捕头,台城武备大部分存放在玄武门外武库中,剩下的就在招贤门外台城卫衙门里,台城卫里有些什么家伙杜大人可自去兵部、工部查阅档案,我可以指天发誓你那里根本没有红夷大炮,所有我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我只知道有船过去。”

    兰子义争辩时言辞激烈,杜京见兰子义情绪激动也就犹豫了起来,他想了想后说道:

    “卫候可知从沉船里打捞上来的那些尸体?都是些姑娘,只不过豆蔻年华。”

    兰子义道:

    “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

    杜京叹了一口气后又说道:

    “卫候记性这么好,想必也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我追查这人口失踪案的原因。再多的我也不说了,我只想对卫候说,朗朗乾坤,天底下就不该有倒卖人口的这种恶心勾当。”

    杜京的慷慨陈词勾起了兰子义潜藏心底的那股正义感,加上刚才情绪激动,心绪烦乱中他忽的就脱口问道:

    “杜捕头需要我做什么?”

    兰子义话刚出口就后悔了,果然他这句话给杜京留下了借口,只听杜京说道:

    “我不需要卫候做什么,我只需要找卫候大嫂问个明白。卫候既然知道船是从宫里出来的,那你一定问过你嫂子,她还有你肯定知道更详细的事情。”

    在杜京追问的时候兰子义慢慢的端起茶碗开始品茶,一直到杜京说完兰子义的茶都还没品完。兰子义当然比杜京知道的多,就是因为知道的多所以兰子义才绝无可能让杜京去询问自己大嫂,难道要让杜京知道赵招婿楼里所有接客的姑娘都是红墙里长大的?

    杜京见兰子义一口茶喝了这么酒便问道:

    “卫候被茶水烫到了?”

    兰子义这才放下茶碗说道:

    “要是被烫到了我哪还会让自己接着被烫下去?”

    杜京追问道:

    “那卫候为何要耽误这么长时间。”

    兰子义心里骂道:你这话不是明知故问么?但兰子义嘴上还是说道:

    “我只是在想北方大饥,家家户户都在卖儿鬻女,那些被卖掉的孩子大多都去了不三不四的地方,若是杜捕头觉得这是恶心勾当,那怕是杜捕头今后有抓不完的人得去抓了。”

    杜京闻言哀叹道:

    “卫候难道就是铁石心肠么?我是管不了这买人卖人的天下,可我至少能去管也该去管那些偷孩子偷人去卖的勾当啊!宫里自己在干这种缺德事,这可是往皇上脸上抹黑的丑事啊!我怎能不去管?怎能不去查?”

    兰子义听着杜京的话转脸看向窗外,很多时候他都不愿意直面杜京的眼神,因为杜京那股炽热的激情总是能让兰子义想起自己以前气节凛然的单纯,可笑的是这所谓的以前只不过是半年前。

    兰子义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把气吐出来,听起来也是在哀叹,他说道:

    “杜捕头,就算你要去查你也没必要一直纠缠我大嫂,她不过是个妇道人家,怎能忍得了你这样折腾”

    杜京说道:

    “卫候,是在不是我折腾你嫂子,只是你嫂子是唯一知情的人,我不得不去问她。而且卫候,牵扯到宫里的事,任谁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卫候你可知道招婿楼的事情?”

    兰子义闻言回头看向杜京,他说道:

    “招婿楼怎么了?”

    杜京问兰子义道:

    “卫候你真的不知?”

    兰子义道:

    “我知道什么?我只知道招婿楼该怎么开还在怎么开。”

    杜京说道:

    “卫候啊卫候,我还当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呢,原来你也被骗了。我告诉你吧,招婿楼里的姑娘这一个月来已经全换了一遍了,现在里面接客的人全是从市面上买来的,之前的姑娘全都没了去处。”

    兰子义被杜京的话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他当然明白这条消息意味着什么,他问道:

    “杜千户这话可是真的?我怎么听人说那楼里的人还是以前的人,从跑堂的到龟公再到老鸨一个都没变。”

    杜京道:

    “这就是楼里障眼法玩的精妙的地方,也是他们引人怀疑的地方,我也是废了好大劲才查到这些事情的。”

    兰子义道:

    “杜大人忙着管门禁还能调派人手去盯着招婿楼,也是忙碌。”

    杜京道:

    “我去查招婿楼也是要为葱河边死去的弟兄们报仇!所以哪怕人手再缺我也一定要去。卫候,招婿楼背后的力量想要抹掉所有的线索,你的大嫂就是线索之一,那方力量可不会因为你是侯爷就放你一马的。”(www.23uu.org

台城遗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