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科学的流体掌控 第二十九章、幻想猛兽
    那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场景,在木山春生的背后,巨大的某种东西悬浮起来,好像光一样朦胧,丝带一样柔软的某种东西,从木山春生的背后飞出来,在她头顶的空间中,构筑起类似实体的东西。(www.23sw.NET

    正如刚刚御坂美琴叨念的词:婴儿。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蜷缩着四肢的,有着巨大脑袋的婴儿。

    在它的头顶,一个好像漫画里天使光环的东西圈在上面。

    “好恶心……”

    川神毫不客气的发表着自己的感想。这个感想也没问题,因为确实很恶心,漂浮在半空中的,类似水肿的巨大怪婴,大概不会有人感觉着可爱吧。更何况,它还有血红色的眼睛和长满尖牙的……嘴?

    川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玩意。

    “网络……失控了……”

    木山春生的声音喃喃的从地上传来,仿佛头部剧痛一般,她死死抓着自己的头。

    “失控了?”

    川神看着那玩意,心里琢磨着:既然是失控了,就是说……那玩意其实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咯?

    现在的川神,窝火的很。他之前怨恨木山春生,想要杀掉她,结果警备员来了,不好下手。

    后来警备员被打垮了,川神想要杀了木山春生,结果御坂美琴来了……

    现在还被爆出来,木山春生其实也是有隐情的……

    这就是迁怒的感情了,他的愤怒如果不能发泄到木山春生身上,就只能发泄给那个怪物一样的婴儿了。

    “如果是那玩意,我干掉它你总没怨言了吧?”

    川神问御坂美琴。

    “喂,别老想着杀啊杀的,你好歹多了解一点……”

    御坂美琴还没说完,就听一声尖锐的咆哮,那是一种,类似猛兽的叫声,但是却非常尖锐,听的人头皮发麻,如果有人想要了解一下,就用金属刀叉去摩擦瓷盘吧,那种让人恶心的感觉是差不多的。

    伴着这声尖啸,半透明的强风卷着沙尘,灰蒙蒙的空气化为半月形的刀刃向着四面八方无序的攻击起来。

    御坂美琴吓了一跳,放出电力牵引地面上大块的包裹着钢筋的混凝土,在自己身边制造出墙壁,抵挡强风,川神见状,也一个闪身躲了进去。

    “这算是明显的攻击行为了吧?”

    “啧!”

    听出他口气中的调侃意味,御坂美琴不爽的咋舌,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这么没正形的?

    不过明显的,这个婴儿一样的怪物,它的目标不是两人,放出的刀刃也是恰好路过两人的位置罢了,攻击过后,没有补充下一击。

    川神将空气凝聚成大块的炮弹,从掩体后面闪出来,好像玩排球一样,双手把空气炮弹向着它打了过去。

    砰。

    这是空气炸裂的声音。

    空气球在接触到那巨大婴儿的瞬间,便化为了无数细碎的,刀刃似的风,四面八方的滚开了。

    这是川神临时想到的新技术,将缭乱无需的风之刀,用氮气装甲包裹起来,设置成一旦和什么东西接触就会解开的公式,然后扔给敌人。

    这东西的用法,有点类似阔剑地雷。不过考虑到是用风刃给敌人造成伤害,果然,是川神记仇了吧?刚刚被这婴儿一样的怪物放出的风刃激怒了吧。

    “噫——”

    御坂美琴发出惊奇又透着恶心的声音。

    因为,那婴儿一样的怪物被风刃攻击之后,受伤了……

    好像它的身体根本没有防御能力一样,被川神的风刃切的粉碎,纵横的伤口中,是血红的肉块,明明看不出一点有实体的模样,但是被攻击之后却会露出里面好像血肉的结构。因为过于像是生物,反而很恶心。

    被川神攻击的地方,夸张的凹陷下去,露出里面血红的肉块,紧接着,里面好像鼓出无数泡沫一样,大块大块的血沫填满了伤口,然后重新生成【皮肤】,然后……

    这个婴儿多了4条手臂。

    这下更加不伦不类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御坂美琴感觉,这东西大了一圈……

    “这什么恶心的东西啊?!”

    御坂美琴满脸的嫌弃,她不畏惧强大的敌人,也不畏惧阴谋诡计,但是……这个未免太恶心了,利用少女对血腥的恶心,这是犯规啊……

    她偷偷瞥了一眼川神,他倒是一脸淡然,不知道是强装镇定,还是根本无动于衷。

    不过想来,他这种自称雇佣兵的家伙,肯定见惯了战场,大概很擅长处理这种血肉横飞的场景吧。

    “不知道,不过考虑到刚刚木山说的,大概是幻想御手失控了吧。”

    川神随口推测着。

    ——————————————

    与此同时,学园都市的多个医院里。

    “医生!患者们!幻想御手的患者们忽然暴动了!”

    护士发出惊慌的声音去询问医生。

    原本因为幻想御手而失去意识的那些患者,现在好像梦游一样,胡乱的伸出自己的手脚,随意挥打着,好像在和什么战斗,有好像是在摆脱什么东西一样,医护人员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姑且先把他们的身体压下去,强行用束缚带把他们捆在床上。

    确实,如木山春生所说的,幻想御手暴走了。

    幻想御手的原理,是把一万人的大脑先通过木山春生的大脑进行一个协调,然后组成一个互助的巨大网络。而现在,负责协调的木山春生的大脑,被这个系统排除了出去……

    人类的行动,是由大脑控制的,失去了木山春生作为协议人,这一万人的思念最后化成的,就是刚刚川神和御坂美琴看见的那个婴儿。

    能够随意使用能力,也没有实质身体的,婴儿怪物。

    正如这些求助于幻想御手的孩子们一样,他们和它的渴望一样……

    大家,渴望着【诞生】。

    或者是说,新生。

    因为低等级能力者在学园都市里,经常被人欺负,所以……希望能有一个崭新的自己。

    这个新生的概念,暗和婴儿的特点。

    同一时间,风纪委员177支部里,当地的监控摄像头也全部失效了。

    白井黑子焦躁不安,把整张脸贴在屏幕上,可惜,机械就是机械,不会因为人类的愤怒和暴力使用而开后门,白井黑子的粗暴使用,并不能让机器恢复好转。

    “姐姐大人有危险!”

    白井黑子甩下这句话就要冲出去,在那之前,风纪委员的前辈,固法美伟却伸出胳膊,拦住了她的去路。

    “相信御坂同学吧。她的话,一定有办法的。”

    她是知道的,白井黑子因为这段时间处理那些因为得到幻想御手就变得具有攻击性和报复性的学生,弄得满身是伤,之前御坂美琴执意要她留下也是这个原因。

    白井黑子痛恨自己的无力,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

    自诩姐姐大人的左膀右臂,可是,这次幻想御手事件,她从头到尾都在白忙活。

    幻想御手的情报,没有弄到手,还被弄了一身伤。

    佐天泪子的心情,没有察觉到,害得她昏迷不醒。

    最后,连和木山春生战斗的时候,自己也因为受伤而帮不上忙……

    反倒是那个川神,感觉还比自己有用一点。

    力有不逮的她,只能默默把视线投向电脑屏幕中的雪花屏,仿佛她的视线能穿过屏幕看到现场的情况。

    “姐姐大人……”

    ————————————————

    被川神打伤,那集合了一万人的大脑而诞生的怪物发出痛苦的哀嚎,在它面前,淡蓝色的冰构建出一人大小的冰锥,瞄准川神打了过去!

    然而川神在双手双脚上包裹着氮气装甲,这只有几厘米的厚的薄薄氮气层,实际上却拥有近乎完美的防御力。参考之前绢旗最爱能用它剥下研究所的钢板,就能大概推测出这东西是怎样运用在攻击端的。

    挥动拳头,把砸向自己的冰块统统打碎,最后飞起一脚,踹在最后一块冰上,脚和冰块的接触的瞬间,风的喷射口在上面打开,呼啸的风力迅速反推着冰块向那婴儿一样的怪物砸了过去,啪的一声,又是一个血口子。

    然后,又是一阵血肉模糊的恶心画面,那婴儿又扩大了一圈,那伤口已经恢复了。

    “啧,无限重生咯?这是什么超能力,我也想要的好吗?”

    川神这么嘀咕着。

    “咿咿?!”

    忽然,战场角落里传来了女性的悲鸣,好像小动物一样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川神的注意力!

    那是……初春的声音?!

    川神之前太过于集中在这个婴儿怪物上,毕竟是第一次见到的怪物,想要测试出它的各方面数据——想都不用想,神谷这家伙,事后肯定会逼着自己问资料,还不如现在就给他收集起来。结果就是,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初春在什么地方,他心理的推测是,初春应该躲在安全的地方,比如警备员那边,也就是高架桥上。

    所以他努力把战场吸引在下面,可是没想到,初春居然放着安全的地方不去,非得跑过来?

    “你倒是看着点初春同学啊!”

    御坂不满意的怼了他一句,挥动手里的电光,把川神之前打碎飞溅的碎冰在半空中再次打碎,只剩下一阵冰冷的空气卷着细碎的冰渣吹了过来,初春感觉脖子一冷,蜷缩了一下打个寒战。

    “对不起。”

    他老实的认错了。一个飞身,他高速后撤,暂停了攻击,到了御坂美琴身边,协助她展开防御,把婴儿怪物的反击——新一轮的风刃给挡住了。

    奇怪的是,婴儿怪物没有追击。

    它好像对两人毫无兴趣一样。

    虽然刚刚川神打伤了它,可是它却十分大度的,被攻击就反击,反击过后就作罢了。没有继续追击过来。

    御坂美琴之前也感觉到了这点,就在自己做出混凝土掩体的时候,它也是这样,没有攻击过来,直到川神攻击它,它才反击的。

    “没想到啊……会产生这种怪物。”

    木山春生似乎恢复了。那只血红色的眼睛也回到了正常的眼白和瞳仁的颜色。

    她拖着疲劳的身体和破破烂烂的衣服,靠在高架桥的桥柱上,虽然站着,但是给人一种已经死了的感觉。

    “真是厉害啊,发表到学会上一定会得到表彰呢。”

    她用自嘲的口吻这么说着。

    她是最清楚学术界是什么地方的。在学园都市里,那是只看重结果的,最残酷的试验场的交流中心。

    “网络脱离了我的控制……不管是解放受害者,还是拯救学生们,都是不可能的了……全完了。”

    出乎意料的,在木山春生说出【全完了】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情居然有一点轻松。

    竭尽全力去试着拯救自己的学生们,这种拼尽全力的心情,也不错呢。

    现在,幻想御手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自己已经没有那一万名学生的大脑了。

    不管是用它们的安全和学园都市上层交涉来要求树形图设计者的使用权,或者是用这一万人的大脑充当计算终端,都无从谈起了。

    自己现在因为失去了幻想御手,从能力者化为普通人,之前被御坂美琴零距离电击,弄得浑身酸软,光是站着都需要大量的体力,现在的自己,就连逃走谋求东山再起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概,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那个怪物大闹学园都市,成功,或者被镇压,然后自己就会入狱了吧。

    不可能有监狱还能让人自由的进行研究工作的。

    全完了啊……

    自己的人生,一塌糊涂呢。

    但是,意外的……很开心。

    为了拯救孩子们,不停的思考,去推算一切的可能性,自己这两年,意外的很充实啊……

    她失去对抗心情,满足的微笑着,低下头。

    (我……讨厌小孩子……吗?)

    “请不要放弃!”

    斜地里,传来了女孩子气势满满的声音。

    那是一个脸颊圆滚滚,给人可爱感觉的女孩子,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水手服,黑色的短发上顶着一捧花饰。

    这个人,木山春生还有印象。

    她是之前的风纪委员,被自己扣在副驾驶席,但却被人救走的那个小姑娘。

    啊,是她啊。

    木山春生看着她坚定的目光,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学生。

    虽然表情不一样,但是眸子里的那份感情是相似的。

    (枝先绊理……)请百度一下“扔书网” 感谢亲们的支持!

某科学的流体掌控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