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朱阁 第二百五十九章:当不起
    面对陆成雪的热情招呼,陆成萱礼貌又疏离的向后退了几步,漆黑的眸子中目光看不见任何的波澜,“淑媛娘娘说笑了。”

    冬青极具懂眼色的将寝殿内侍奉着的宫女内侍带了出去,给两个人留下了绝对的空间。

    琉璃宫灯明晃晃的照亮了整座寝殿,亦是给陆成萱那绝色倾城的脸上渡了一层金绯色。

    “五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可是觉得姐姐这段时间初入宫事务繁忙疏远你了,所以你是在怪姐姐是不是?”

    感受到了陆成萱的疏离,陆成雪不但没有半点尴尬,反而还眼眶微红的看着她。

    “不会。”

    “臣婢从来都不曾怪过娘娘,更不敢怪娘娘。”

    陆成萱唇角扬起一抹讥笑,红唇轻启间轻笑出声,一字一句说的清楚,“臣婢并非是娘娘的嫡亲血脉,而是外来借住在陆家的人,娘娘没有必要把臣婢当成家中妹妹来照顾,曾经奢望过,但后来看清楚了,也便不抱希望。”

    “娘娘当如何,和臣婢从来都不曾有过关系,所以臣婢不曾怪过娘娘,如今……娘娘身份更加尊贵,位列下六嫔的淑媛,而臣婢则是六尚局一个身份地位的典膳罢了,便更不敢怪娘娘。”

    陆成雪脸上表情微僵。

    陆成萱淡然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可是娘娘,不知道您是否听过一句话,叫给别人留余地,也是给自己留余地。”

    她之前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不管她是算计赵祗云还是算计陆成欢,都不曾打过陆成雪的念头。

    在入宫之后,宁绾更是和她没有半点接触,到底是曾经的原主陆成萱喜欢认准的朋友,宁绾做不到和她一样的心态,互不干涉还是可以的,可陆成雪似乎有些欺人太甚了。

    收买司设房女史应嘉荣,命令她挑拨自己和苗乐乐的关系,让自己错失考核的机会,甚至……

    还想过要派内侍来取自己的性命?

    当日大雨陆成萱离开之后不知道孙妙仪在凉亭中遇刺,可是这后宫的消息却没有密不透风的,没多久就风言风语的传开了,时间地点,都吻合,陆成萱猜出来,并不难。

    倘若陆成雪真的如表面这般心善温柔,那陆成萱还可以认为,陆成雪是为了捍卫家人才想要对付自己,可陆成萱清楚,她不是。

    应当只是出于某种自己的利益来对她下手的。

    这是陆成萱奇怪的地方,却并不是她害怕的道理。

    陆成萱从来都不是个怕事的人,若是陆成雪愿意和她各不相干,她很乐意当这个人不存在,但若陆成雪执意非要和她一较长短,那么陆成萱绝对奉陪!

    即便两人现在在身份上是有着差距的,但是若真的要较量起来,输赢还未可知。

    陆成雪尴尬的笑了笑了,收起唇角的笑意,眉宇间已是眸光有些冷意,“陆典膳这话,本宫听说过的。”

    陆典膳……

    本宫……

    陆成雪一向是拎得清楚的,也是看得明白的,陆家那么多子女当中,她虽不是容貌最出色的,心智和才情却是最优秀的,可惜……

    可惜没有用在正地方。

    陆成萱释然的笑了笑,“娘娘听过就好,那臣婢便没什么事情了!”

    “倘若娘娘有何吩咐,只管直接派人同传即可,若没什么事情,臣婢便先退下,不打扰娘娘您用膳了。”

    话落,陆成萱潇洒的转身,原地站着的陆成雪却已经脸色阴沉。

    冬青适当的时机上前,望着陆成萱那挺拔的背影悄声道,“娘娘,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陆成雪眯了眯眼睛,眸中寒芒四射,“这个表情,肯定知道了!”

    陆成萱不只是知道了,还敢到她的面前宣战!?

    当真是不把她放在眼中!

    “是本宫疏忽了,竟然算错一步,没想到她会另攀高枝成了典膳!”陆成雪咬着牙,恨恨的说道。

    原本她的一切计划都是天衣无缝的。

    陆成欢和陆成婉这两人自不必说了,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便还剩下了一个位高权重协理六宫的陆贵妃,至于陆成萱……一个错过考核的六尚局女史,也没什么威胁。

    她从小便是会收买人心的,想要在陆成萱的身边下手找几个切入点不难,收买了应嘉荣替她办事,挑拨陆成萱和苗乐乐之间的关系,缠着陆成萱无法参加考核……

    然后再派人刺杀,若陆成萱死了,对外只管将过错栽到苗乐乐的身上,从头到尾都和她没有半点的关系。

    可不想……

    那天陆成萱竟然先一步离开,在凉亭中的人是孙妙仪!

    而陆成萱反倒是因为她的算计一跃成了膳房的典膳?!

    陆成雪眸光凌厉,怒目盯着身旁红漆木圆桌上摆放着的一样样精致的菜肴,扬手拽上了红漆木圆桌上绣着春日海棠的绣布。

    噼里啪啦

    那些精致的菜肴尽数摔落在地上,伴随着清脆的声响。

    冬青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之间却还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激怒了陆成雪,火上浇油。

    她自被买进陆家之后便一直都是跟在陆成雪身边的,还是头一次……见到陆成雪发了如此大的火气。

    反观陆成雪,脸上却早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温柔笑容,“饭菜都摔坏了,命人收拾了吧。”

    “是娘娘。”

    冬青浑身僵硬,恭敬的向着陆成雪行礼,并且试探性的问道,“那娘娘……用不用奴婢让小厨房做一些菜式过来。”

    “不必了。”

    陆成雪转身去了内殿,头也不回,晚风吹过,珠帘流苏撞击发出叮铃铃的声响,格外悦耳。

    膳房。

    将各宫各寝的膳食送好,才能轮到膳房的女史宫女用膳。

    李姑姑将饭菜送到了陆成萱的房中的时候,那张一贯冷着的脸也出现了几分好奇和欲言又止。

    陆成萱和李姑姑算得上是熟人了,之前没少打交道,见李姑姑竟也有多话的时候,不由得笑了出来,“姑姑可是疑惑,我究竟为何会放着好好的司设房的典设不做,反而到了膳房成了典膳对不对?”

    陆成萱是蔡青玉爱徒的这件事情,几乎整个六尚局的人都知晓,虽然有些人心里面是不平衡的,奈何陆成萱本身优秀,又很是得盛贵姬的喜爱,便是有人不满,却也是没办法反驳的。

    所有人都觉得,可能未来用不了多少年,司设房便要交给陆成萱来打理,甚至……她会更进一步,有能力竞争整个尚寝局的大权也不一定。

    然而这次考核却给六尚局中的女史们开了一个大玩笑,陆成萱不但没有走大家所期盼的那条路,反倒是自己选择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这未免……太出乎人意料了。

    倒是更多的人开始怀疑陆成萱的身份了。

    毕竟六尚局不是等闲是非之地。

    陆成萱能以一个落选秀女身份在司设房混的如鱼得水已经很让人眼热了,如今还想要插手膳房?

    究竟是偶然还是她太过贪心,这些都成了别人非议和思考的点,但是……六尚局之中也不是全然都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人,李姑姑便是为数不多的聪明人。

    六尚局一向是实力说话的地方,哪怕其他人都是沾亲带故和后宫前朝权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可若没有十足的本事,想要在六尚局中身兼要职也并非易事。

    即便是皇后娘娘的侄女卢尚宫,那当初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一点点爬上来的,陆成萱再厉害还能有卢家势大不成?

    当年的卢尚宫尚且没有陆成萱这般强势,何况她一个小小的陆家女?

    这其中,定然是和陆成萱出色的考核成绩脱不开关系,否则,便是再大胆的人,也不敢随随便便坐上这个位置。

    不等李姑姑开口,陆成萱便径自笑了笑,洒脱的说道,“被人算计了,没来得及参加司设房的考核,而后六尚局其他的地方,我也就这里和绣房比较拿手,刚好在时间上,这里还有空缺。”

    李姑姑是知道陆成萱的手艺的,陆成萱想办法结实梁雅韶的时候,从膳房中做了不少的手脚去讨好她,经的都是李姑姑的手,自然也少不了李姑姑一份好处。

    只不过李姑姑为人比较冷漠,不太接受陆成萱的好意罢了,但一来二去,二人便算是相熟了。

    “只不过,能成为典膳,我也是比较意外的。”

    陆成萱不由得轻叹了一声,旁人都觉得她可能是动用了关系,可只有她自己明白,她连背后推波助澜的那人是谁,都不清楚,着实无辜,她虽然对自己的厨艺也很有信心,可这毕竟是后宫,不是做梦的地方。

    单凭一次考核,她一个外房的女史是断然不会直接成为典膳的,光看着孔尚食和沐司膳的反应,就知道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即便是她运气好,被收留就是很好的结果了,陆成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被人算计?

    没来得及参加司设房的考核?

    李姑姑很快的便从陆成萱的话中明白了其中的风波暗涌,接过话锋点了点头,“是啊。”

    枪打出头鸟。

    陆成萱成了典膳未必是什么好事,反而还会因为太过扎眼而被人记恨仇视,莫名其妙的在刚来到膳房便树了不少敌人,前一任典膳王秋水便是头一个了!还有……沐司膳。

    沐司膳的为人膳房的女史都是有目共睹的,她很是公正,是绝对不会帮私的。

    上面有着上司的压制,下面有着下属的虎视眈眈,陆成萱现在的情况,看似风光,实则却是步步惊心。

    “真不知道那背后的人,究竟是想要帮你,还是想要害你!”李姑姑不由得感慨。

    陆成萱摊了摊手,“谁知道呢。”

    “不过怎样都好,起码这典膳的生活,现在看来还是不错的。”

    “劳烦姑姑跑这一趟替成萱送饭了。”

    陆成萱笑盈盈的从李姑姑的手中接过红漆木食盒,打开之后扑面而来的便是一阵饭菜的香气。

    盐水鸭皮白肉嫩,肥而不腻,香味鲜美,灌汤小笼包皮薄透亮,鲜美的汤汁浸入肉馅之中,入口爽滑,配上素炒莴笋片和一碟凉拌小黄瓜,光是看着,便让人食欲大增。

    来膳房,怕是最高兴的地方,就是能吃得好了吧。

    转眼入宫一年,挑嘴的毛病改了不少,可是陆成萱还是清瘦的厉害,宽大的官服也能穿出身量纤纤的感觉,总不能顿顿都去膳房开小灶,如今便能吃的光明正大了。

    “李姑姑的手艺就是好!”

    陆成萱毫不吝啬对李姑姑的赞美,她活了那么多年,吃的最好吃的,便是赵祗令和李姑姑做的饭菜了,如今……赵祗令做的味道她已经全然淡忘,只剩下了李姑姑的手艺让她欢喜了。

    李姑姑被陆成萱的模样逗笑,摇了摇头转身离开还不忘记替陆成萱关上房门。

    然而,陆成萱却并未有太多的时间享用晚膳,李姑姑刚走不久,长廊外面便集聚了不少的女史,王秋水站在人影最中间眸光凌厉的看着陆成萱的方向,随后给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王典膳,您放心,这件事情臣婢们定然帮您做的明明白白的,只是到时候您可千万不要忘记了臣婢们的好啊!”身边的女史会意的点头,讨好的看着王秋水。

    王秋水到膳房已经足六年的时间了,算是年纪较大,她却不愿意出宫,只想在宫里面熬到了年龄退役之后好能拿到一大笔抚恤银子,不想半路杀出来了个陆成萱,直接抢走了自己的典膳位置,这口气王秋水怎么能容忍?

    即便她是现在的典膳,可这司膳房中全都是自己的人,趁着陆成萱还未站稳脚跟的时候抓住她的痛处狠狠的打压,最好再让沐司膳罢免陆成萱,那这典膳的位置不是重新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了?

    王秋水目光凶狠,“这是自然,从前你们在我的手下讨到的好处还少吗?”

    那些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这些女史抿唇笑了笑,悄然摆手间已是敲响了陆成萱的房门。

    “陆典膳,您在吗?”(www.23sw.net

斗朱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