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斗朱阁 > 第一百一十五章:女官考核
斗朱阁 第一百一十五章:女官考核
    绿儿来不及悲伤,便被眼前突然闯出来的人影给吓到了,“你……你们要干什么?”

    “放开我们,放开我们家美人!”

    冬雪撑着竹骨伞缓缓出现在了挣扎着的绿儿和陆成婉的面前,让绿儿一下子便止住了叫喊,身体更是瘫软的瘫坐在地上,激起地上水洼里面的雨水飞溅。

    陆成婉失魂落魄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恐惧,发白的唇角缓缓启开,“冬……冬雪……”

    “你……你们怎么会来的?”

    冬雪目光幽幽,声音冰冷,“奴婢为什么会来?”

    “怎么美人心中不清楚吗?”

    “若非奴婢来了,否则还真不知道,美人您竟然存了这僭越的心思,还平白无故的害的我们娘娘替您担心!”冬雪声如寒雪,“你们还等着做什么!”

    “还不快点将人带回永宁殿!”

    “是!”

    宫人们领了命令之后,便粗暴野蛮的架着陆成婉在雨夜中奔走,丝毫不顾及陆成婉身体病弱,绿儿则是在一旁哭的不成样子,无论怎么恳求,冬雪都不为所动。

    “冬雪姐姐,饶命啊!”

    “我家美人的身子弱,您这样会要了她的命的!”

    “饶命啊冬雪姐姐。”

    “何况……何况我家美人又没有犯什么错误,也不是什么犯人,你们没有资格这么对待我家美人的,你们放开!”

    冬雪顿住脚步,冷眼瞪着绿儿,“没有犯什么错误?”

    “陆美人,说话做事可是要凭良心的,您公然违抗宫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黑夜长街相等,您告诉告诉奴婢,您是打算做什么?”

    “是献媚邀宠还是要和哪个男人偷情秽乱宫闱?!”

    绿儿顿时止住了哭声,若不是天色太黑,怕是能清楚的看见她脸上的青白变幻,被冬雪当众戳到了痛处,她又想辩解,又无话可说。

    陆成婉更是被吓得嘴唇发紫,“不……我没有!”

    “你胡说!”

    “你在冤枉我!”

    冬雪冷声一声,“陆美人,奴婢究竟有没有胡说,您只管到了我们娘娘的面前自有公论了,至于现在吗……您最好还是配合一下奴婢,否则奴婢为了带您回永宁殿,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伤害您的事情,您也是犯不着对不对!!!

    冬青先冬雪一步回到永宁殿,气喘吁吁的看着殿内焦急的等待着的陆成欢和陆成雪。

    “娘娘,有消息了。”

    “有消息了?找到陆成婉了吗?是死是活?她没事吧?”陆成欢豁然从床榻上站起身,到了冬青的面前,顾不得她身上沾了雨水正是潮湿,紧张的晃动着她的双肩,“冬青,你快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啊!”

    “是想要本宫急死了吗!!!”

    陆成雪微微蹙眉,“好好说话,别只把话说一半吓人!”

    陆成雪更是径自的向着陆成萱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眼神收回,转而换成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五姐姐。”

    甜甜的声音好像是软糯的汤圆一般,那样漆黑的一双眸子眼神清澈,若是不知道情况的,定然会被陆成雪这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给迷惑住了。

    同样都是赵祗云所生,但陆成雪和陆成欢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

    陆成欢人前人后都是张扬跋扈不讲道理的模样到还好办,这陆成雪明显就要精明了。

    人后同样心思阴毒喜欢比较,可人前,她便伪装成如此亲和无害的模样。

    曾经陆成萱就被陆成雪这样的表情态度欺骗的很惨。

    当时陆成萱随着俞氏刚刚进府,那时候的她对于陆家所有的东西都很陌生。

    她也曾哭过喊过恳求过俞氏,不要来陆家,她们母女两人原本的生活就很好了,可是一向慈爱的俞氏却变得冷漠严厉,声称倘若陆成萱不乖乖听话,那便将她送出陆家,再也不见面。

    哦对了,曾经的陆成萱不叫这个名字,她只记得自己叫明萱,姓氏就不记得了。

    小孩子皆是将母亲看成了全部,一听闻俞氏说要不要自己,陆成萱被吓坏了,哪敢还再多言语,只能乖乖听话。

    她虽懂得不多,但小孩子都是格外敏感的,对于俞氏的疏离,陆家人的冷眼她都能很清楚的分辨,在所有人都孤立她的时候,陆成雪就是用这样一番甜甜的笑容,让她卸下了所有的防备。

    她以为陆成雪是陆家中唯一善良的好人,对于她也信任不已,不想陆成雪不过是把她当成了玩物,先一步步的让她打开心扉,然后再狠狠的捉弄嘲讽她。

    那种捧到云端然后再摔在尘埃里面的感觉,陆成萱至今想起来仍觉得心有余悸。

    陆成雪眼眸寒光乍起,声音幽幽的说道,“即便是你运气好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可你依旧是仰仗我陆家的继女庶女,依旧是我陆成雪的奴才。”

    “我就算是戏弄你,欺骗你又怎么了?”

    陆成萱红唇微扬,说出来的每句话都那么残忍,却又,理直气壮。

    “戏弄你是你的福气,能让本小姐看上戏弄浪费时间,也不算委屈了你。”

    “谁叫你天生命贱,活该生来就是泥里最卑贱的尘埃,而我却是高高在上的牡丹,要怪,不能怪我冷漠无情,只能怪你不会投胎,没能选了个好出身,否则今时今日,踩在头上的,就是你不是我了。”

    “哈哈哈哈……”

    陆成萱眉心紧皱,眸底一片悲哀的眼神看着陆成雪。

    “你是疯了。”

    陆成雪的眼底笑意不见,目光凶狠的看着陆成萱,“是,我的确是疯了!”

    “在这宫中想要活下去,不疯行吗?”

    “能行吗?”

    泪水从眼眶中话落,陆成雪咬牙切齿的看着陆成萱,“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么好命。”

    “一路有着大周两位权臣替你保驾护航,你才能如此的官运亨通啊陆成萱!”

    陆成萱轻笑出声,看着陆成雪的眼神也是无尽悲凉。

    “你错了。”

    “我能有今日的成就,并非是我好命。”

    她命好?

    她若命好,便不会落得全家满门抄斩,亲人惨死的下场。

    她若好命就不会痛失孩子,痛失挚爱心灰意冷的结束自己的性命。

    她若好命更不会重生一次还要如此卑微的身份。

    “更不是因为其他人在背后的保驾护航。”

    “你的这些所谓,不过是在给自己找借口罢了,陆成雪,输了就是输了,你如此安慰自己,就真的会心中痛快吗?”

    “不会。”

    她能有走到现在的地步,全都是她仔细小心,光明磊落。

    “你输的并非是我,而是你自己。”

    “陆成欢性格鲁莽,脾气刁蛮,可她心中却将你看的最重要,是你为了一己之私,亲手将她推远。”

    “赵祗云心胸狭窄,手段极端,可她也是将你视若珍宝,你却为了自己自保,亲手指责你的生母。”

    “还有湘嫔,皇后……”

    陆成萱声音平静,态度平缓,可说出来的每句话每个字无疑是在陆成雪的心中插了一把刀。

    瞬间滴血。

    陆成萱眼眸凌厉,似笑非笑的看着赵祗令。

    “凭我的陆成萱这三个字,我打了就是打了,用得着和任何人解释?”

    今日的陆成萱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那个陆家没身份没仰仗的继女,只能小心翼翼的活下,生怕行差踏错而丧命。

    可是现在的陆成萱,却是堂堂大周正六品女官。

    她想要对付一个犯了错的妃嫔,是的确不需要解释和辩解的。

    打了就是打了,用不着赵祗令在这里假惺惺。

    “赵大人若眼盲心瞎不要紧,那就不要在这里假装老好人,到头来只会落得两面不是人的境地,成萱还有事情,就不奉陪了!”

    陆成雪梨花带雨的看着赵祗令,“舅舅……”

    赵祗令抿唇,却周身气势低的厉害。

    陆成雪止住了哭意,

    “六姑娘算计过我一次,姨娘羞辱过我一次,我也反坑过六姑娘,若姨娘不介意,我们就当扯平。”

    陆成灏是重生的,前世他是将军,乔慧是被送去服侍他的妓女,可是却爱陆成灏爱的痴狂。

    陆成灏小时候很是乖巧听话,只是偶然见到赵祗云和其他人偷情之后开始性情大变,玩世不恭,正在他悲伤难过的时候,是陆成萱在一旁安慰他照顾她。

    “可能我们的母亲都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会如此吧。”

    陆成灏深深的爱上陆成萱,

    今世重生在军营,提前回来也正是想要见陆成萱,不想陆成萱却被害死了。

    陆成萱只觉得,温热的眼泪挡住了她视线,陆成萱努力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哥。”

    一句哥。

    已经是将她和陆成灏的关系定格。

    最亲的人,同时也是再无可能的人。

    陆成灏低低的笑了出来,高高扬起下巴,没有让陆成萱看见他那微红的眼眶。

    陆成灏霸道的将陆成萱抱在怀中,微微带着胡渣的下巴放在陆成萱的额头上。

    只是片刻,这温暖的怀抱便骤然松开,陆成灏走的决绝,头也不回。

    陆成萱抿唇,只觉得鼻尖酸涩。

    走在青玉台阶上的身影一顿,陆成灏声音沙哑,“我从来都不是好人,哪怕是做我的妹妹,可也不能白白成了我的人情,一句哥就想这么把我打发了,是不是想的太天真了。”

    陆成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陆成萱抬头,夜色漆黑,巨大的天空好像是一道黑幕一般,只留下繁星点点垂挂在天际。

    “对不起。”

    她知道这句话是最没用的,却也只能给陆成灏这三个字,至于别的……她实在是给不起了。

    原先陆成萱还在疑惑,凭借陆成欢这番心智,即便是想要陷害她,也断然想不到用红豆糕令她出疹丧失参选的机会,也不是陆成雪出手,陆成雪动手绝不会这么避重就轻。

    现在,陆成萱明白了。

    原来背后还有陆成灏的帮忙。

    他一直都不想让自己深入后宫这泥潭之中,在发现阻止不了之后,抛开军纪战功,毅然决然的入宫做侍卫,皆是为了守护在自己的身旁。

    ——

    陆成雪更是径自的向着陆成萱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眼神收回,转而换成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五姐姐。”

    甜甜的声音好像是软糯的汤圆一般,那样漆黑的一双眸子眼神清澈,若是不知道情况的,定然会被陆成雪这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给迷惑住了。

    同样都是赵祗云所生,但陆成雪和陆成欢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

    陆成欢人前人后都是张扬跋扈不讲道理的模样到还好办,这陆成雪明显就要精明了。

    人后同样心思阴毒喜欢比较,可人前,她便伪装成如此亲和无害的模样。

    曾经陆成萱就被陆成雪这样的表情态度欺骗的很惨。

    当时陆成萱随着俞氏刚刚进府,那时候的她对于陆家所有的东西都很陌生。

    她也曾哭过喊过恳求过俞氏,不要来陆家,她们母女两人原本的生活就很好了,可是一向慈爱的俞氏却变得冷漠严厉,声称倘若陆成萱不乖乖听话,那便将她送出陆家,再也不见面。

    哦对了,曾经的陆成萱不叫这个名字,她只记得自己叫明萱,姓氏就不记得了。

    小孩子皆是将母亲看成了全部,一听闻俞氏说要不要自己,陆成萱被吓坏了,哪敢还再多言语,只能乖乖听话。

    她虽懂得不多,但小孩子都是格外敏感的,对于俞氏的疏离,陆家人的冷眼她都能很清楚的分辨,在所有人都孤立她的时候,陆成雪就是用这样一番甜甜的笑容,让她卸下了所有的防备。

    她以为陆成雪是陆家中唯一善良的好人,对于她也信任不已,不想陆成雪不过是把她当成了玩物,先一步步的让她打开心扉,然后再狠狠的捉弄嘲讽她。

    那种捧到云端然后再摔在尘埃里面的感觉,陆成萱至今想起来仍觉得心有余悸。

    陆成雪眼眸寒光乍起,声音幽幽的说道,“即便是你运气好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可你依旧是仰仗我陆家的继女庶女,依旧是我陆成雪的奴才。”

    “我就算是戏弄你,欺骗你

    。(www.23sw.net

斗朱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