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斗朱阁 > (免费)第一百二十八章:想了又想
斗朱阁 (免费)第一百二十八章:想了又想
    陆成萱眉心紧皱,卢艳华的态度不容抗拒,外面还有看守着的女史,时间仓促,候补的情况来的太过突然,陆成萱就算是想要另寻其他的借口落选都没有资格了。

    而且……

    她成了才人……

    就算是落选,也依旧是皇上的女人了。

    袖中双手紧握,指甲死死的嵌入掌心,疼痛似乎能让自己更加清醒。

    她不想要侍奉皇上,不想去……出卖自己的身体……

    特意在考核之前给自己寻了机会落选,既不会受罚,却又能达成她入尚宫局的目的,可惜时不济她,千算万算没算到尚才人会突然失踪,缺了个替补。

    更算不到卢艳华会看中她。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必须要重新想其他的办法来推掉,只是这次……怕是陆成萱要吃一些苦头了。

    眼前的纪长乐,就是个机会,她给自己寻的机会。

    “长乐,时间紧急,来不及和你细说,我现在有件事情想要求你帮忙。”陆成萱眉心紧皱,目光仓促。

    “很急。”

    纪长乐脸上笑容落下,同样目光郑重的看着陆成萱,“怎么了?”

    “你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

    陆成萱压低着声音,“我想要一样东西,你可否去膳房替我找一些红豆,待会我会故意拖慢时间,你私下藏一些来给我。”

    “红豆?”纪长乐见陆成萱表情严肃,深知事情的要紧之处,纵然心中千万般疑惑,却也压了下去,重重的点着头,“好,我这就去!”

    “你别担心!

    ——

    陆成欢一身装扮精致,除却统一的才人宫装,头上发饰精心珍贵,衬的人比花娇,陆成雪则是依旧温婉端庄。

    此时候选,两人的心中也是无比的忐忑的,毕竟之前的明争暗斗都不过是小试牛刀,真正的荣宠,是皇上。

    谁能得到皇上的一见倾心,日后才是真正的富贵,否则私下将其他人都斗败了又如何,还是不得圣心。

    “三姐,昨夜的事情你听说了吧。”殿外才人们已经聚集了在等候,陆成欢拉着陆成雪小心翼翼的说着,“可是闹了好大的动静呢,我睡的轻,隐约听见了好像是隔壁房间的那个尚遥儿不见踪迹。”

    “你说着尚遥儿是多没福气的人啊,殿选近在眼前,荣宠和尊贵也唾手可得,她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想不开的失踪了,真的是没福气!”

    陆成欢忍不住吐槽,在她看来殿选是她成为万千宠爱的皇妃的最后一步,她是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的,所以觉得自己一定会中选,下意识的认为那个尚遥儿是自己抛弃了荣华富贵。

    可陆成雪却是表情瞬间凝滞,“等等欢儿,你说尚才人失踪了?”

    “消息可是否属实?”

    陆成雪住的要离得远一些,夜里又睡得踏实,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异动。

    孙妙仪也凑了过来,“成欢妹妹,你听得真切吗?”

    “原来是尚才人失踪了,夜里我也听到了些动静,但却不知道真相如何的。”

    陆成欢小心翼翼,“当然了,这事情卢尚宫的本意是希望压下来的,可是少个人怎么可能压的下来,我听得没错,说是什么和佟佳琪约了要去赏花,结果佟佳琪等了好久都没见人,这才发现不对劲,等着尚宫大人带人去寻的时候,早已经无迹可寻了……”

    “啊……那这……合欢殿就这么大,人能藏到哪去呢?”孙妙仪惊讶,突然失踪了……还是头一次听说。

    可陆成雪却好像嗅到了几分不正常的气息,“尚才人消失不见,可卢尚宫却秘而不宣,想要压下来?”

    这不对劲。

    殿选的名单都是有数的,不可能到时候皇上选秀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少个人,可是卢尚宫却按着不禀,这是存了心思的想要……找人来替补了!

    反正皇上也都没见过面,只要人数够了就成了!

    “尚宫大人这个时候还没来?有人见到她去哪了吗?”陆成雪四处张望,才人们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可卢艳华却还未现身。

    “成雪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孙妙仪好奇的看着陆成雪,卢艳华如何和她有何关系,为什么陆成雪看着很不安的样子。

    不想陆成雪却是正色道,“两位妹妹,你们想送到皇上皇后面前的名单人数是决计不会改的,可这个当口尚才人不见踪迹,尚宫大人压了下来,要是你们……你们会如何弥补?”

    孙妙仪和陆成欢相互对视一眼,心中却是明白了陆成雪话的含义,不约而同的说道,“从新找个人来填补上来。”

    可这从哪找人……

    当然是之前那些落选的御女中找人了!别人倒还好说,那里面可是还有个陆成萱在呢!

    陆成雪的脑海中当即就想到了这一层。

    实在不是她心思深沉多疑,而是其他落选的那些人,大多是样貌平平或者性格怯懦,实在是难成大器,唯独陆成萱……

    且不说陆成萱本身出众,还有陆周氏和陆成音在。

    她作为这个后补的名额实在太有可能了,原先陆成雪还在疑惑,为何当初陆周氏将陆成萱送入宫中的雷声那么大,雨点却这么小,陆成萱竟会落选。

    可现在看来……

    难不成这是陆成音留的后手?还是几个人另有其他的筹谋?

    不管怎么样,都不得不防。

    孙妙仪到时候没有多说,而是缓缓开口,“来的时候好像无意间听到了女史们说,尚宫大人是去了宫女所的……”

    陆成欢本没有考虑的这么周全,可是被陆成雪提醒之后,才恍然大悟,心中也是顿时起了担忧,忍不住吐槽道,“选谁都好,可千万不要选陆成萱那个小贱人啊!”

    反正其他人她都无所谓,她就是不喜欢陆成萱,不喜欢这个明明身份卑贱,却还要处处压着自己一头的陆家继女!

    可恰恰是这么一说,心中的不安也越发的浓厚了起来,“不会……真的要把陆成萱那个小贱人给找来吧!”

    “她还是真的阴魂不散啊!”

    陆成雪私下推了一下陆成欢的手,孙妙仪还在场呢,就这么公然的说陆成萱的坏话不太好。

    “你看你,又来使性子了。”

    陆成萱淡笑的打着圆场,“无论尚宫大人选谁都好,都不是咱们能决定的事情,我们还是做好分内之事吧。”

    “若要真的是五妹妹被选中,那也是她的福气,我们都是自家的姐妹,中选反而是我们陆家的荣耀。”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赶紧准备一下排队吧。”陆成雪好心的提醒,恰巧孙妙仪的手帕之交范婉怡向着她们所站的方向走来,“孙妹妹有人找呢!”

    孙妙仪的各项表现都很优秀,殿选的时候是要先行进去的。

    “那好,那我便等着你的好成绩了!”孙妙仪淡笑着同陆成雪告别,迎上了走过来的范婉怡,只剩下了陆成雪和陆成欢姐妹二人。

    陆成雪却是拉着陆成欢的手满眼不放心。

    “怎么姐姐,你为何如此眼神看着我?”陆成欢天真的看着陆成雪,“是我的装扮出了问题吗?”

    “是衣服没有穿好还是发钗散了?”

    陆成雪宠溺的笑了笑,将陆成欢的手拉到了身边心口处,“没有,都没有,咱们欢儿本就容貌倾城,中选本就是囊中之物,姐姐并非是担心这个的。”

    “那……三姐你怎么了?”

    陆成欢墨一般的眸子好奇的看着陆成雪。

    陆成雪却不可轻闻的叹了口气。“本以为你年纪小,还会在府中多享两年清福,不想你竟是个有志气的,主动要求入宫,你我姐妹又一同走到了现在,也不知是福还是祸。”陆成萱说道情动之时,眼眶微微有些湿润,看的陆成欢也觉得心中难受。

    “你的性格……在家里的时候因着你是幼女,素日里我和母亲对你偏爱,你从未吃过苦,也没有受过挫折和冷言冷语,这后宫之人心思深沉,我担心……”

    “担心你会吃亏,会沉不住气犯了错,得罪人……”

    陆成雪目光怜爱,“还有盛宠难料,我们姐妹一起进宫,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若是两人都不得圣心,岂不是姐妹二人一起在后宫之中清苦一声了……”

    “三姐。”陆成欢出言打断了陆成雪的担忧,“我不会的,入宫之前我都是做好了心里准备的,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哪怕吃苦,受到挫折我也会咬牙坚持下去的。”

    “三姐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以后做事一定会谨慎小心的,更会收敛我的脾气,我们姐妹将来不管是谁受到皇上的宠爱,都一定不要忘记对方的好,相互提携,我就不信,我们会在这后宫之中站不稳脚跟!”

    陆成欢信心十足。

    陆成雪破涕为笑,“当然,我们姐妹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若是五妹妹也一并中选,那我们一家姐妹便齐全了。”陆成雪表情怜惜,忧心忡忡道,“其实你也别太针对她了,她之所以性格如此孤僻冷漠,也全因为小时候的生活难过才如此。”

    “你若不主动招惹她,她也是断然不会和你过不去的,再者说,她的身后还有大姐的支持,我真的怕你不是对手,反倒是遭来……”

    不等陆成欢回答,陆成雪便叹了口气,“想想还是小时候的生活好,那时候五妹妹初入陆家,我们姐妹几个又年少,还会因为一起到小厨房偷吃点心而被责罚,那时候五妹妹还误食了红豆糕起了满身的红疹子,着实把我们给吓到了。”

    “哎,可惜啊!”

    陆成雪垂眸,眸底一闪而过的精光,呢喃自语,“可惜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那样的快乐时光了,不用想着去争夺什么,天真无邪,会因为吃到一块糕点就觉得心满意足……”

    陆成雪无意说的话,却让陆成欢听到了心里,更是在提醒了她。

    差点忘了,陆成萱的背后还是有陆周氏和陆成音的!保不准这次替补,就是陆成萱没错了!”

    “哎呀!”

    陆成欢心思微动,突然面色痛苦的捂着肚子。

    陆成雪吓了一跳,慌张的检查着陆成欢,“怎么了四妹?”

    “你肚子不舒服吗,可要去御药局看病?这可怎么办才好,殿选马上就要开始了!”

    陆成欢咬着唇,目光闪烁,“没,三姐我没事,我就是有些肚子疼,可能是早膳的时候没吃好。”

    “去如厕一趟就好了!”

    “时间仓促,我……我先不说了,姐姐你先去殿选,我稍后就过来!”

    话落,陆成欢便不再去看陆成雪,着急的捂着肚子向着外面跑去,可是在转角的时候,分明是直起了身子的。

    陆成雪眼中担心消失不见,抿唇轻笑,“还不算太傻。”

    随后,陆成雪也摇头笑笑离开,去寻了孙妙仪结伴同行。

    ——

    “陆才人,您可是梳妆好了?”

    门外女史不断的在催促,里面换好了宫装的陆成萱脸上却是愁云满面,始终不敢出门。

    纪长乐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现在正是用膳的时辰,她去一趟膳房拿一些红豆出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为何现在还不回来……

    是途中遇到了什么变故不成,还是被拦在了外面无法靠近,消息闭塞的陆成萱都无法得知,只能在这里踱步担忧。

    “陆才人,时间不多了,若是您收拾完了,还请快些出来,不然晚了的话皇上怪罪,就算是尚宫大人,怕也是吃罪不起的!”

    外面的女史声音焦急,说了会儿子话之后却是息了声音,房门被推开。

    从妆奁柜子前起身的陆成萱正好瞧见的迎面而来的白齐云。

    也算是老相识了。

    白齐云开门见山,“这次补选的机会来之不易,还请才人好生珍惜,莫要让对你寄予厚望的人失望担心。”

    “才人可是准备好了?”

    “若准备好了,还请动作快一些吧,时辰快要到了,尚宫大人也早就在等候您了。”白齐云说话的语气是平易近人的,可是态度却是不容陆成萱拒绝反抗。

    言外之意更是在透露着,陆成萱的表现一定要好,否则便会让那背后寄予厚望的人……失望了。

    “请!”

    (www.23sw.net

斗朱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