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豪商 第646章 假子军团
    “打猎?”

    苏适愣了愣。(www.23sw.net)他虽然是武好古系统的要角,不过今次还是第一回来界河商市。因此不知道武好古这个界河元首酷爱打猎……这项活动在宋朝可是不大流行的,而且也比较负面,就是泡在青楼里面,也比整天野在外面杀害小动物要好啊!

    吴延昭这时也想起苏适还是第一次来界河商市,于是笑着解释道:“界河商市这边和开封府不一样,民风彪悍,所以玩的东西也不大一样。游猎、赛马、马球、射箭、击剑这些都有不少人玩儿,而且界河商市的政所和市舶司时常还会组织一些相关的比赛,比试得胜者还能得到高额的奖赏。”

    “原来如此。”苏适点了点头,并没有显得太过惊讶。其实宋朝的民风并不是特别柔弱,便是在开封府城内,相扑跌跤也非常流行,宫廷也时常会举行比试。

    不过参加比试的都是以粗鄙力士,是没有官员和读书人的。哦,也不是没有,早在太祖朝的时候,甚至还发生过让参加科举的才子摔跤争状元的事情!那个时代的进士,都是能射箭善击剑的。而如今,一个允文允武的右榜进士就闹出了诺大的争议,实在让人无语啊。

    ……

    嗖的一声,就看见一支三不齐羽箭离弦而出。去势极快,直直扑向一只惊慌失措奔跑着的梅花鹿。然后就是噗哧一下,刺入了梅花鹿的体内,受伤的动物又挣扎着奔跑了一段,才一下跪倒在地。

    “义父威武!”

    随着梅花鹿的倒下,欢呼的声音就在整个荒原上响彻。

    发箭射鹿的自然就是武好古了,他还保持着撒手放弦的姿势。脸上平静如水,没有一点喜怒。在他身边簇拥着不少少年骑士,欢呼的声音就是他们发出的。这些少年骑士不用说,都属于武好古的假子军团。

    一个十四五岁的骑士,立即策马而出,奔向那只重伤的梅花鹿,抽出了长剑,俯身向前,将剑刃对准了梅花鹿脖子,轻轻划过,鲜血随着喷洒而出。

    驱马、拔剑、刺鹿,一气呵成,每个动作都恰到好处。随后,这名少年骑士又收剑入鞘,调转马头,又一次奔向已经垂死的梅花鹿,再次俯身,一把抓起梅花鹿的后腿,将它提上了马背。

    不用说,这动作又是潇洒之极。

    “武天,不错啊!”武好古笑着对那少年言道,“马背上的功夫见长了。”

    这少年就是武好古最早的四名假子之一,名叫武天。是在武好古早年出使析津府时买下的阻卜种的奴隶。当年只有十岁,现在五年多过去了,已经长成了一个十五岁的翩翩少年郎。

    “孩儿能有今天,全赖义父栽培!”

    少年武天听到武好古的夸奖,就在马背上拱手行礼,还不忘恭维一句自己的恩主义父。

    而武好古也的确当得起他的恭维话儿,因为他的确花了重金去栽培武天。

    武天是一名“奴隶骑兵”,但绝不是“便宜货炮灰”。恰恰相反,他是武好古花了重金训练和装备起来的精锐骑士。

    一身马背上的功夫还有下马格斗的技艺,还有百步穿杨的箭法,当然还有惊人的耐力,都少不了长期刻苦的训练和投入。

    另外,武好古还给武天配备了肩高四尺六寸的战马,水牛角的复合弓,上好的三不齐箭,制作精良的马矟和长剑,还有上好的皮甲、布甲、头盔,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辅助兵器,最近甚至还给他配了一张模样古怪的弩机。光是这身装备和马匹的花费,就已经超过了600缗了。

    而在他成长的过程中,还玩坏了不少装备,还骑过不少走马驽马,还有武艺和骑术都非常高明的教头负责训练。

    武天能有今天的本领,武好古至少花费了1200缗!而且在以后的很多年中,武好古还得继续在他身上大把花钱!

    这种奴隶骑兵,说是用绢帛铜钱堆出来的,都不为过啊!

    今天跟着武好古在界河北岸,一片属于辽国的荒原上狩猎的千余骑人马,人人都和武天一样,是武好古不惜重金训练装备出来的精锐。

    千名假子骑士,至少花了武好古一百多万缗,而且还不算在界河北岸建立假子军团兵营、马场和训练场的投入。

    如果不是拿到了提举界河市舶司的差遣,还有了“北粮南运”这个可以产生大量现金流的买卖,饶是武好古那么有钱的主儿,也会因为这千名假子骑士而周转不灵的。

    在农耕社会中养一支精锐骑兵的开销有多大,看看这帮假子骑士的花销就完全清楚了。

    而为了让这笔巨额花销用在实处,武好古只要人在界河商市,就尽可能抽出时间到河北来,同自家的这群少年骑士一块儿在野外游猎。

    游猎这事儿,在宋朝的文官士大夫看来,完全是荒废人生,不务正业,比嫖娼还不如。可真的养了一支精锐骑兵的武好古却知道,游猎是训练和检验骑兵战术的最佳方法。

    如果不把骑兵拉到野外,光靠在开封府城的军营校场里面展览,是没有办法知道这支骑兵有没有真本事的。

    而武好古花费重金养起来的这支骑兵,显然是有真功夫的!

    这帮少年骑士个人的骑士武艺自不用说了,他们大多是来自草原的阻卜少年,被契丹人攻破部落后才当成商品贩卖的,也是马背上长成的,自然容易练出来。

    另外,他们和北沧州的那群骑士相比,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他们不是分散开来各回各家的,而是成年累月住在一起,练在一起的。而且,他们还是用同一套标准训练装备起来的,彼此之间的亲密和熟悉都到了“无间”的程度。因此可以打出近乎完美的战术配合!

    就在这几日的游猎中,武好古的假子们就演示了各种十骑小队的战术配合——可别小瞧了这种“十骑配合”,按照慕容忘忧这个军师战术家的说法,十骑之战的重要性其实是超过千骑万骑的大决战的。

    因为骑兵在战场上最重要的作用不是进行阵战,而是分散成小队进行侦查、搜索和掩护。武好古的千人假子散成一百个十骑队,上千里的战线都能屏蔽控制起来。如果对手没有可以对抗的骑兵,那就是瞎子、聋子,啥都不知道,还打个毛?

    如果对方也有不少轻骑可用,那就要比谁家的骑兵更能战了。而在这个时候,能够打出战术配合的十骑队肯定比临时凑在一起的轻骑更能有力!

    而武好古的这些假子,相互之间的配合是非常不错的,这几日展示了追踪、合击、伏击、诱敌、十骑冲锋和骑弩突袭等多种骑兵小队的战术。

    在武好古这个半外行看来是非常不错了,只是不知道在实战中能有怎样的表现了?

    “五哥!”武好古熟练地收起弓箭,然后将主管假子军团的慕容鹉唤到了近前,“百骑轮战之法练得怎样?”

    “百骑轮战”是慕容忘忧根据赵钟哥、马政从女真完颜部那里寄回的报告设计出的战术。其实就是以百骑为队的墙式冲锋,而且是车轮战!千人军团分为十个百骑队,向敌阵的薄弱环节发起轮番冲击。而且只冲击,不格斗,冲完就撤,为后续冲击让出通道。

    这种打法说起来挺容易,但是真要练起来是很困难的。如西夏铁鹞子和契丹铁林军,在战场上打冲锋也是一波流,冲上去就肉搏。

    不过武好古的假子军团却比较容易练成这种墙式加车轮的打法,因为他们是成天凑在一块儿生活训练的骑兵。慕容忘忧还按照武好古的指示给他们拟定了“操典”,因此有了统一的训练标准,这样容易打出配合了。

    “元首,”慕容鹉就在马上抱拳道,“车轮战没问题了,不过如墙而进还不行啊。”

    “如墙而进很难吗?”

    “很难!”慕容鹉摇摇头,“得控制马匹的步伐,而且马腿也有长短,不大好控制。”

    墙式冲锋本来就不是几个月能练成的技术啊。

    武好古笑着说:“那今天就看看孩子们的车轮战……今天至少得打个十轮!孩子们,打完了为父请你们吃顿好的。阎婆儿那个骚娘们还带了小姐正往咱们这里过来,大家好好乐一乐!”

    轰的一声,一帮十五六岁的少年都笑了起来,纷纷拍掌:“义父就瞧好吧,孩儿们可是苦练过的,准保让您满意!”

    这群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已经到了要女人的岁数了,再过几年还得成家立业,繁衍下一代“马木鲁克”,武好古作为他们的义父和主人,要花费的钱帛可就更多了。

    不过为了二十年后的那场天倾,该烧的钱,还得毫不犹豫的烧啊!

    武好古也拍了拍巴掌:“先别忙着想女人,为父可是要给你们定高下的,直娘贼的哪一队排在末尾,就给老子当和尚!没有酒肉,也没女人!”

天下豪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