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龙魔血帝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岸影的精进
龙魔血帝 第四百七十九章 岸影的精进
    特殊犯人与破旭盗两位玄王听到后连声叫好,这件事情他们也并不负有责任,用句话说就是看热闹的,这年头看热的闹的人不怕事大。这个馊主意也是特殊犯人提出来的。

    秦叶与晋王听到赌约这么大的时候均是心中一苦。这个输赢实在是太大了,两人皆是面上之人,若说输了赔个千八百万块灵石那都还好说,但真让他们涂着口红,穿着女人的衣服走上一圈,那还是很难为情的。晋王这一次也是真正的认真起来,以往面对秦叶晋王都是一再的谦让,但这一次不会了。

    正因为这一份赌约,让秦叶与晋王两个人全部特殊对待。秦叶这一路上行进的也是十分迅速,快速地朝着岸家庄进发。

    岸老鬼枯瘦如柴,面部凸起的颧骨令人感到可怕。干枯的身体犹如活着的骷髅一般,往那一站不用使出任何的武技,都能够让人望而生畏。

    岸老鬼前边站着一个同样消瘦,但却十分英俊的青年。青年横眉剑目,眼神之中充满了锐利的光芒。这一双眼睛好似两把尖刀一般,能够割人心魂。这正是之前与秦叶一战失败的岸影。

    岸影之前去了一次东域东部,在那里历练了一番,途中还与秦叶交战了一场,那一次的失利令岸影内心之中的失落还是十分明显的,又在东域东部逗留了两个月,岸影就回到了岸家庄。

    到了岸家庄他的师父问他为何回来的如此匆匆,之前不是说历练三年吗?这才不到半年就返回了。岸影就把遇到秦叶的事情对他师父说了一次,跪在地上祈求师父再教他一些本事。

    听着弟子的话,岸老鬼心中并没有感到愤怒或是不快,反而是十分的欣慰。终于有个人能够鞭策一下岸影了,这么多年岸影也是没有失败过。上一次在天荡山的岩浆之中,是因为没有灵宝与特殊的实力,才让他退了回来。不过那种失利完全不能怪岸影。

    幼年时候岸老鬼带着徒弟在东域南部打了一圈,那个时候除了血公子,其余无人能够在他左右。即便是对血公子稍有劣势,那也是因为切磋过程中不能使用一些特定的暗杀之道,所以略微吃亏。

    “徒儿这次你应该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不过你也不要气馁,交战与暗杀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你的实力在于暗杀。接下来师傅带你去领悟真正的暗杀之道。”

    岸老鬼看着自己得意的徒儿,把他领到了一处灵兽丛生的深林。让岸影在那里把双眼蒙上,不准看任何的东西。每日让岸影杀掉三只二阶的灵兽,也是杀掉两位玄师。

    蒙着眼睛在灵兽丛生的地方能够活着都是问题,更不要说杀三只二阶灵兽了。这个简直难的要死。把如今的秦叶拉过来,秦叶也是做不到。

    岸老鬼交代一句后就独自离开了,把眼罩扔到暗影的身旁,让岸影独自修炼。岸影修炼暗杀之道,自幼在这片森林内也是修炼过,然而过去只是在外围,遇到的都是一阶灵兽,而且那个时候还是睁着眼睛。

    采用暗杀之道,当初比起现在真是小巫见大巫。这里面不但有着强横的二阶灵兽,更有三阶灵兽出没。可以说他的师父稍有不慎,也会陷入到困境之中。

    但是只有在生死的环境之下才能磨砺出非凡的本领,风险越大利益越大。岸老鬼对自己的徒弟抱有很大的期望,只要这一关他过了,那距离自己这个师傅相差也是不远。

    岸影在这艰苦的环境之中整整生活了半年,这半年他的眼罩都没有摘下,无论是吃饭,睡觉还是暗杀岸影都是在漆黑的情况下进行的。

    一只二阶灵兽叼狐出现在了岸影的范围内,岸影就在树上一动不动地坐着,犹如一块坚硬的磐石一般。叼狐走到了距离岸影不足十米处才发觉岸影,这令它吓得险些尖叫出来。

    狐狸向来都是狡猾的动物,而且嗅觉敏锐。二阶灵兽叼狐更是胜过普通的狐狸。看到眼前纹丝未动,没有一丝气息的黑衣青年叼狐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逃。

    然而岸影的耳朵轻轻动了动,捕捉到了叼狐的位置,接着身体轻动,闪身消失了。等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叼狐面前,抬起手中的长剑朝着叼狐的脖子上刺去。

    岸影的长剑透露出稳,准,狠。精确无误地刺中了叼狐的脖子处,叼狐呜咽一声,接着倒在了血泊之中。

    “徒儿,你在暗杀方面已经完全不逊色为师了。气息内敛,不漏一丝。出手如电,一招致命。现在你把眼罩摘了吧。”岸老鬼看着弟子的表现,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师傅,可是我觉的我自己还差得远。”岸影摘下眼罩后看着自己的师傅,口中仍然有些不满意。

    “我们找一只三阶灵兽试一试,一试便知。”岸老鬼看着自己的徒弟,接着带着他找了一只卧鼻犀牛。

    卧鼻犀牛是三阶灵兽,皮糙肉厚,寻常的灵器宝剑根本刺不透。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任何的弱点。此刻这头卧鼻犀牛正在来回的走动着,巡视着它得领地。

    “换上灵器宝剑吧,靠着普通的长剑想要杀掉卧鼻犀牛怕是有些难。”岸老鬼看着自己的徒儿,递了一把灵器宝剑给他。

    师徒对话说的十分简单,然而外人听到定然会雷到爆炸。开什么玩笑,岸影蒙着眼睛,用普通的宝剑刺杀二阶灵兽一击毙命。这还是人吗。

    岸影听着师傅的话点了点头,换上了灵器长剑。即便是灵器长剑想要刺破三阶灵兽卧鼻犀牛也是很有难度。

    岸影接过长剑后身体轻轻从树上落下,落到地面没有一丝的响动。一丝都没有,而且还是踩在了一片树叶之上,这令谁都感到不可置信。

    下树之后岸影又使用了障眼法,障眼法也是如同幻阵一般,收敛全部的精气神,令气息一丝都不外泄。同时借用周围的景物达到隐藏的状态。岸影此刻虽然人在树下,但是普通人却看不到,这就是障眼法的威力。

    靠着种种隐匿之术岸影一点点接近了卧鼻犀牛。看着卧鼻犀牛正在吃草,岸影并没有急切地出剑。而是在不断观察着,观察卧鼻犀牛的弱点之处。这一潜伏整整半个时辰,岸影纹丝未动。

    最终岸影发现了卧鼻犀牛的弱点就出在它的鼻尖,身体陡然动了起来,完全就是夜间的鬼魅。卧鼻犀牛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但却不知道危险究竟来自何处,来回胡乱的转身。

    “刺!”

    一道血槽从卧鼻犀牛的鼻子上溅射而出,卧鼻犀牛庞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四条粗腿在地上蹬了几下就不动了。三阶灵兽卧鼻犀牛被岸影一剑刺死。

    “这是我做的吗?”岸影看着倒下的卧鼻犀牛,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别人信不信暂且不管,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徒儿是你自己做的,你这半年不知不觉将暗杀既能提升了无数个档次。越阶杀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身为一个优秀的暗杀者,要做到一击毙命,只要一击,好了我们回去吧”岸老鬼带着他的徒弟又回到了岸家庄。

    之后师徒之间就在就留着各种经验,今日师徒两人正站在院子之中交谈着,秦叶等不速之客就来到了。

    “师傅,故人来了。”岸影突然对岸老鬼说了一句。

    “嗯,你的故人来了,我也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开门迎客吧。”岸老鬼说了一句话后紧闭的大门直接打开了,片刻后秦叶与破旭盗两人出现在了门口。两人看着大开的大门什么事情都动了。一前一后迈步走了进去。

    “岸前辈,岸影兄好久不见,秦叶特来登门拜访。”身穿白衣的秦叶把戴在头上的斗篷摘了下去,已经到了这个地方,再戴着就显得不礼貌了。

    “原来是秦宗主,还有大当家的。真是稀客稀客。”岸老鬼看着来的人是秦叶小子与破旭盗时,觉得十分惊讶,秦叶小子这会怎么跟破旭盗搅和在了一起,莫非是要除掉我?

    不知不觉间轻轻拉了拉岸影,让他与两人保持着一些距离。破旭盗的实力威震东域南部,那不是盖的。岸老鬼的暗杀之道虽然能够暗杀玄王,但也需要在偷袭的情况下,对方若是有万全的把握想要暗杀还是很难的。

    “岸兄一别多年可是有些老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是黑发满头,现在鬓角也是出现了一丝白发,当真岁月不饶人。”破旭盗看着头发有些花白的岸老鬼口中说道,眼角流出几分岁月的沧桑。

    “人总是会老的,像大当家的这等轻松自在,闲来无事之人自然不见一丝白发。”岸老鬼看着大当家的说道,不过似乎若有所指。似乎把矛头对准了破旭盗身旁的秦叶,现在秦宗建立,整个大旭王朝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给他也带来了极大地压力。

    “岸前辈似乎是有什么烦心之事,不过无论任何烦心事也都有过去的时候。小子不才愿替您分担忧愁。”秦叶听出了岸老鬼的话,直接把话接了过来,释放出自己的善意。

    “哦?秦宗主这句话正好受到老夫的心坎之处,既然秦宗主这样说了,那这件事情就好办了。岸影备茶。”岸老鬼对着自己的徒弟说道,岸影听完师傅的话后点头下去,开始沏茶倒水。

    沏茶倒水后四个人落座,原本的座位应该是岸老鬼对破旭盗,秦叶对岸影。一是辈分的缘故,而是实力所在。然而破旭盗却是拒不坐上位,把上首的位置留给了秦叶,自己选择了与岸影坐在下首,这令岸老鬼心中大为吃惊,莫非破旭盗对于秦叶臣服了不成?

    接下来的聊天中岸老鬼便印证了心中的猜想,无论秦叶说什么破旭盗都不反驳,而破旭盗说话的时候眼角偶尔暼过秦叶,似乎在征求着秦叶的意见。

    得出这个结论后岸老鬼心中大为吃惊,看着面前比自己徒弟年纪还小的秦叶,用重视两个字形容已经完全不恰当了,应该是用可怕两个字。

龙魔血帝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