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我非良人 第726章 稚女何辜(七)
    尹氏集团。(www.23sw.net

    今天的尹氏集团格外热闹,一朝天子一朝臣,中层管理人员面临大换血,高层老人也人人自危。

    在这混乱的局面,鹿含和陆良人自然是等了很久才见到尹湛。

    “鹿助理。”尹湛满脸笑的上前与鹿含握手,“今天一早就听闻人事部说鹿助理你递交了辞职信,我大吃一惊,我尹氏丧失一员猛将啊。”

    鹿含也笑眯眯的和他握手:“哪里哪里,是我才疏学浅,当不起尹总的期望才是。还好我只是尹董的助理,来去只需他同意并且跟公司汇报一番就可以,不然这一次还真不好走。”

    尹湛笑得眼角笑纹都出来了:“不好走就不要走了嘛,我对于鹿助理的能力还是很仰仗的。”

    鹿含笑得更是艳丽:“那可不行,我答应过尹董要去美国帮他照顾细细的。”

    周围气压瞬间改变,有什么东西似乎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陆良人心念一动,觉得自己好像看懂了一点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懂。

    这时候尹湛侧身看她,那眼中是明显的惊讶和恼恨。

    白白恨我,灿列也恨我……不,这个人不是灿列,这只是一个虚幻的世界。

    按照鹿含的教导不断提醒自己,陆良人撇过头去,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她是受不了尹湛用这种带着恨意的目光看她。

    “尹溪”没看尹湛,尹湛却把“尹溪”从头到脚看得仔细。

    他可以肯定老头事先并不知道他要逼宫造反的事情,所以绝对不会有时间给尹溪安排后路,那么这次出国就是鹿含自己的意思,但为什么鹿含会愿意帮这个忙?他和细细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最重要的是这才几个小时时间,鹿含就安排好一切,那么他肯定早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和安排,才会如此从容不迫。

    尹湛觉得,这是个天大的讽刺,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却早就被人勘破。

    “鹿助理已经决定了吗?”尹湛问,你真的决定要为了老头子和细细与我为敌?

    “下午三点的飞机,我带细细来跟你们最后聚一聚,这一次分别只怕会有好几年不能见面。”鹿含答,我决心已下,而且美国山高水远,你尹湛的手未必能伸得这么长。

    尹湛淡淡点头:“那就来日再会。”

    鹿含轻浅微笑:“来日再会。”

    两个男人同时伸出右手,在半空中相互握住,手腕用力,眸光碰撞,对方眼底的神色只有自己才能明白。

    走出尹氏,鹿含和陆良人同时转头,尹湛正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垂眸看着他们。

    “怎么,舍不得尹湛?”鹿含调笑。

    男人喜欢美女,女人也喜欢帅哥,这尹湛的外貌确是旷世美颜,硬朗又霸气,跟他完全是两个相反的类型,但都很得女人眼缘。

    陆良人特老实的点点头。

    “哈哈哈……”一阵低笑声从鹿含嘴里倾泻而出,这笨丫头真是太有意思了,“从刚才我和他的会面中看出点什么了吗?”

    陆良人沉默片刻后道:“满满的都是戏。”

    鹿含意外的瞥她一眼,说:“不错,还有得救。走吧,去美国这段时间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鹿含已经决定,在这次的副本里面,他一定要让陆良人好好的磨砺一番,就算不能脱胎换骨,也要化形画皮。

    世界上最吃力的事就是给别人讲经验,一万句描述都不如她自己摔一跤,眼泪教她做人,后悔帮她成长,疼痛才是最好的老师。

    人生该走的弯路,其实都有价值。

    ——

    这世上的事情总是风云际会。

    就在尹父被判入狱7年和尹溪出国留学的两年后,尹氏集团终于冲破国门,把触手伸向美国。

    一处偏僻的工厂内,陆良人被双手反捆在椅子上,眼睛上缠着布条,嘴巴里还塞着手帕,俨然一副被绑架的模样。

    沉稳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走近,他漆黑的头发全部梳到脑后,露出一张俊美至极的脸,大大的桃花眼闪过危险的光芒。

    “细细,我们又见面了。”他伸手扯出陆良人嘴里的手帕,又替她取下黑布,只不过手上的绳子没解。

    陆良人舔了舔干枯皲裂大大嘴唇,哑着声音道:“大哥。”

    尹湛端起一杯书喂给陆良人喝,含笑点头:“亏你还记得我这个大哥,离家这么多年连个电话都不打,难道不知道哥哥们都很担心你吗?”

    陆良人闻言从内到外的打了个寒颤,抬眸看尹湛一眼,没有说什么的继续喝水。

    看她把一杯水喝完,尹湛握着杯子转身走向一个工作台,边走边说:“细细今年十八岁了,也该嫁人了,大哥给你找了个合适的对象,过两天去跟对方见个面吧。”

    “不要。”

    尹湛放水杯的手停顿在半空中,“听话。”

    “我不要嫁人。”

    啪——!

    尹湛骤然转身把杯子砸在地上,脸上浮现出怨恨和恼怒的表情,大吼道:“尹溪,商业联姻是你的责任,也是你唯一的活路,你不要逼我真的对你动手。”

    陆良人被尹湛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很快又回过神来,坚定地说:“我不嫁。”

    “要么嫁,要么死,只有这两条路。”尹湛面容狰狞。

    尹湛早就发现尹深虽然看似痛恨尹溪,但实际上还是在偷偷地关心着她,并且这份关心中还渐渐掺杂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关注。

    直至上个月,他从尹深的办公室里发现了许多尹溪的照片,全部都是偷拍的,尹湛当时脑子轰的一炸。

    尹溪虽然不是那种天仙大美人,但她天真甜美的笑容却带有一种魔力,特别是那双闪亮的清澈眸子所反射出来的光芒,简直能把人的心脏从身体里勾出来。

    ——在鹿含这两年的单独训练下,陆良人已经越发懂得如何微笑了。

    尹湛走到陆良人身边,低下头在她耳边说了句:“他死了。”

    陆良人疑惑转头:“什么死了?”

    尹湛嗤嗤笑:“老头,在监狱里病死了。”

    陆良人张大嘴,诧异又惊惧的看着尹湛。

系统之我非良人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