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小辣妻:上司,好闷骚 第2615章 我不相信她死了
    看着顾筌这样,洛衣心里顿时更加诧异了,她不解的看着顾筌,想说话却被季子铭抢先了。(www.23WS.com

    “我不会出国的,现在格格生死不明,我不可能丢下她,所以我拒绝,”

    季子铭的声音让气氛顿时就尴尬了起来,几个人一起盯着他,都想从季子铭脸上看出来一点什么。

    可是很可惜,他脸上还是冰冷的,什么表情都没有,尤其是想到季瑞坤和顾筌想让自己出国,他脸色更差了。

    也可能是是因为想起来裴格,这才让他周身的气压也紧跟着一起变的紧张了起来。

    “子铭啊,现在不是想着让你出去散散心,格格现在根本没有消息,爸妈就是太担心你了,怕你一直这样憋着,身体受不了啊。”

    顾筌看到季子铭生气了,立刻开口解释,并且不让季瑞坤继续说话了。

    可能是因为季子铭心里的执拗吧,听着顾筌这样说,他也只是冷淡的回了个:“嗯。我不会走的,公司就交给我吧管理,洛衣想回去,或者留下来,都是她自己的事情,你们就别操心了。”

    一直处于话题中的洛衣,听着季子铭这样说,脸上也有点难看,不过她就是担心季子铭。

    现在裴格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季子铭却不愿意放弃,如果一直都没有裴格的消息,那么季子铭会怎么样?

    这件事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清楚,所以季瑞坤和顾筌的担心也是正常的。

    “儿子啊,你和洛衣好好考虑一下,你们出去了,还可以有个照应的,好好散散心,想好了你告诉我和爸爸,我们等你们的好消息啊。”

    顾筌笑呵呵的说着,丝毫没有因为季子铭的话而有不高兴。

    毕竟失去挚爱的那种感觉,并不是任何人可以理解,但是他们不想逼迫自己的儿子,裴格人那么好,如今不明不白的消失,顾筌和季瑞坤心里也格外难受。

    可是他们作为一个父母,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难受,所以只能尽可能的想办法让季子铭可以开心。

    “行了,没事我就出去了。”

    季子铭终于还是不耐烦了,说了一句,就转身往外面走去。

    看着季子铭出去了,洛衣顿时更加尴尬了,一时之间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尴尬的站着。

    “伯父伯母,你们也别生气,子铭他就是脾气倔,我相信子铭一定可以明白你们的良苦用心的,他现在就是一时之间还有些接受不了。”

    洛衣忍不住给季子铭解释,这让顾筌脸上的笑容更加大了,抓住洛衣的手,拜托道:“洛衣啊,子铭那边就交给你了,你看他现在整天魂不守舍的,我真是担心他。”

    “如果佛罗伦萨那边刚好可以出去,你们也可以散散心,我觉得时间久了,也许子铭心里的那些痛苦和悲伤就会被吹散了,你说对吗?”

    面对顾筌的问话,洛衣虽然也觉得有些认同,不过她更加了解季子铭,他并不是一个会轻易妥协的男人。

    所以只是单纯的劝诫,恐怕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这一切还是需要看季子铭自己的。

    “伯母,我会好好劝说子铭,不过能不能成功也不知道,毕竟你也知道子铭的性格,我只能尽力。不过伯母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相信子铭他这么大的人,不会做什么冲动的事情的。”

    洛衣心里也是不放心,可是总不能在跟季瑞坤和顾筌俩个人说了,让他们更加担忧季子铭了。

    对于洛衣的回复,顾筌还是很满意的,不停的点头,拉着洛衣的手,怎么都不愿意放开手。

    “伯母,要不我就直接签转劝书吧,这样我也可以去跟子铭说,公司在伯父手里,我相信一定会更加好的。”

    本来洛衣打算出去了,可是忽然想起来这件事,如果自己现在走了,恐怕到时候还是要回来。

    所以还不如现在直接签了,也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做事情了。

    签好转权书以后,洛衣立刻出去,想看看季子铭,可是季子铭并没有在办公室,秘书说,他早就走了。

    既然季子铭没有在公司,那么他会去哪里!洛衣有些诧异,却忽然想起来昨晚去的酒吧,很有可能,季子铭就是去了酒吧。

    一个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很容易进入一个死胡同里,自己进不去,可是也不想退出来,就只能苦苦的挣扎。

    “瑞坤,你说子铭会同意去佛罗伦萨吗?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啊,你看看刚才他反应多激烈啊。”

    看着洛衣也出去了,顾筌顿时愁眉苦脸哦起来,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都是对于儿子的担忧。

    不忍心让顾筌担心,季瑞坤只能叹口气,搂着顾筌的肩膀说:“哎,希望洛衣可以劝他离开吧。”

    “一直在国内,子铭就会想起来裴格,虽然裴格那个孩子也很好,可是如今她已经不在了,我们不能在眼睁睁的看着儿子一蹶不振。”

    季瑞坤说的特别有道理,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这条路是不是自己儿子愿意选择的那条路啊。

    人的一生,充满了选择,没有人会永远都在原地踏步,也没有人会因为这些一点点的事情,而变的可怕,或者安逸。

    洛衣在酒吧里,果然找到了季子铭,他刚来,面前只有一杯酒,看起来并不是打算喝酒,而是过来坐坐。

    “子铭。”

    “洛衣,你来了。”

    季子铭没有回头,脸上却露出了笑容,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过来。”

    “子铭,你没事吧?”洛衣有些担心的看着季子铭,虽然他脸上看着都是再笑,可是洛衣却很清楚,,他内心的痛苦。

    每个人都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而季子铭当然也不会愿意自己的任何情绪被别人发现了,尤其是现在。

    “洛衣,我没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今天我们只喝酒,不谈别的。”

    季子铭回头看了看洛衣,她脸上还带着红晕,看起来特别的累,应该是非常着急。

惹火小辣妻:上司,好闷骚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