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 > 书厢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最不想见到的事儿(六)

第四百一十二章 最不想见到的事儿(六)(1 / 1)

“战术”、“战斗智商”,某种程度上往往会是在“无意间”才能体现。

比如说,那【牺牲】,自落地受身后就一直落在了“四人队”中的最后面——并不突兀,谁叫他本就最狼狈?但问题在于这一连串奔跑下来他们的队形近乎是“丝毫没变”……这不正常,最起码很不自然,毕竟当“奔跑”用出了“全力”,那么每个人的“体能上限”——尤其是“爆发力上限”,都将得到十分明显的“对比性体现”——是的,这世上没有一模一样两具身体,简称若真“用出了全力”,也许“阶段”不一样也许“幅度”也不一样,但“两具身体”之间的“差异”终将会出现——五人都没用“全力”,是的,包括芯启,在场这几人都没用出全力,换而言之他们“都没体现出体力的差异”,直白点他们完全是“刻意”保持了这个队形——“追逐”时【牺牲】落在最后面、可一旦“回头”开始了“对峙”,他又会离芯启最近变成“最前”……同时还将所有的“队友”都给“护在了后面”……

……某种程度上……单纯是“某种程度上”……这局势跟他们“刚进店时”几乎没变……是的,若只看“站位”,除开奔跑中互相“拉远了点”,这几人当真是“变都没变”——可“某种程度上”,这可是个“万用词”毕竟不能指代“全部”,毕竟这一块儿虽并非“完全没人”但最起码靠得近的范围内没人不至于芯启做什么动作都有着些不必要的目光将之“看见”……

……“在店里有客人时,芯启很难做出太夸张的表现”——那最根本的“目的”,可还是“怕被人看见”……

“呼哇!!”

直拳,最起码“看起来”像是“直拳”,左臂倒是回收直举,与右胳膊近成“十”形尽最大范围护住了胸面——目标是【牺牲】,某种程度上这依旧稍有点无奈,为何“跑动”中这几人站位会微微分开?还不是避免相互间过大的动作会相互扰乱?偏偏这一“分开”……“店内”是“不便”,但这里,若还纯想绕过这【牺牲】攻击其余人,芯启自己反倒会露出破绽毕竟要花费过长的“绕圈”时间——是的,就是这一点点,就算至始至终都清楚这家伙很不适合“第一个攻击”,这近乎是“无意”间形成的“站位”依旧逼得芯启不得不以乍看之下的“下策”去应对……嘿,嘿,这可不是“弱手”,“火种”,能派来的多为“强敌”……

……可也只有这样今晚的“浪费”才不算亏!!!!

“乒!!!!!”

脆响,与此同时……稍有点疼,右拳面……“很硬”,这是芯启“得手”后第一个感觉;但怎么说呢,“很脆”……就跟那“声音”一样,确实很“脆”——想想“玻璃”这种东西纯看“硬度”可超过钢铁……为什么“易碎”?其实就是因为“脆”……

……虽然芯启眼前当即就是……“裂散”,了一片……光线不算太强,但那同样如“质感”、“声音”一般“清脆”的画面依旧将他“迷了眼”——碎了,是的,乍看之下,那【牺牲】就似是在芯启这一拳之下惨遭“击碎”——不对劲,来不及多想,但芯启依旧知道不对劲,原因很简单既然迫不得已要攻击“盾牌”,发力过大露出破绽自然是只能让对面的“矛”所欣喜……那“不露出破绽”的方法是什么呢?嗯自然就是“别用出全力”、“‘试探性进攻’就行”……

……“试探性进攻”……芯启可不算那种不清楚自己下手轻重的“粗人”亦或者“蠢蛋”……可这打在普通人身上都不一定即刻致命的拳法……会将他“击碎”??!

脚掌,崩地,与此同时那成“十”的双手赶忙收回,却形成了另一个“十”不过“直举”的变成了右臂左臂则“横放”在了胸前——双掌成爪,却不知虚握何物,虽然那估计是“事后”都不会再有人解明——是的,芯启只是做出了这个举动而已,最起码他的“上半身”,在常人看来也不过是做出了这个幅度颇为“夸张”部分审美观念里还稍带点“帅气”的“做作”姿态而已……

……但他整一个人儿……却是在这姿势做出的瞬间……“消失不见”……

“……乒咔!!!!”

仅有一瞬间,这通常人印象里会持续一小段时间的“玻璃破碎声”,此时此刻却仅仅持续了一瞬间;芯启的身形近乎是在“下一秒”才让人发现,位于十七八步之外,击出的右拳上正溢着血——仅仅是“发现”而已,很多人其实很难反应到“远离”自己的物体,毕竟“接近”有可能遭到攻击自然界中可没有多少“招式”需要在发动前特意“远离”……

“没被切碎?看来还有点……”

“……‘鬼步’……”

“……”某种程度上,芯启总显得很“我行我素”——他其实是很“自私”的一个人,他自己都不否定这一点……虽然嘛,那“自私”的标准,可谓是至今都没人能彻底明解:“这一招,名叫‘鬼步’……算不得‘成名’,我甚至都没能‘悟见’这一招的‘神髓’……也不算‘常用’,‘肌肉’的弹性终归只是‘配料’,成不得‘主菜’……总之,因为一些问题,我的‘肌肉弹性’可谓是相当不佳,最起码不能如‘原有者’那般用出这一招的巅峰效力……可怎么说呢,(攻击的)范围不小,但那些……‘玻璃碎片’,要刺向我却需要‘准备时间’……那‘反击’好像并不能第一时间将我杀死,那么可要注意了,接下来那一招不可能正儿八经打到我,就算能打到,多半也是我卖了个破绽——为了对你们造成更严重的伤害,亦或者,为了摸清你们的一部分‘特点’,比方说,‘弱点’……

……从刚刚(起)我就想说了……是的,憋死我了,可憋到现在我才找到机会说了……没怎么‘调查’吧?没有深入了解我的‘特性’吧?是‘没来得及’,还是‘只能知道那么一点’……总之,不该表现的东西,你们在那毫不自知地表现,该表现的,却又莫名其妙完全没有逻辑……记住了,人是人,不是棋子,若你们自愿,那我也没必要多费言语……记住了吗?一,二,三,四……

……四坨‘炮灰’~~~~~”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最新小说: 衍世纪之独行 打破封印从木叶开始 全球轮回:穿梭无数电影世界 九九金仙 当太宰穿成宇智波 异域天境 我的寒门赘婿 怒己不争 菜神直播间[电竞] 赛罗的无聊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