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 科幻灵异 > 涉外律师赵慕慈 > 第410章 我们重新开始吧

第410章 我们重新开始吧(1 / 1)

良久。赵慕慈止住哭泣,轻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肖远情绪低落,沉声回答:“这不重要。”说完又抱住了赵慕慈,渐渐吻着她脖颈,渐渐移到她面上唇上,渐渐又开始强烈起来。

赵慕慈心神俱乱,险些把持不住。她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推开。肖远这会儿却像是没了力气,赵慕慈一推,他便往后倒去,直直躺在地上。赵慕慈退后看了他一会儿,又上前去,问他怎样,摸他额头,只觉得烫的吓人。她忙去拿出体温计帮他量,果然发烧了。

不能不管他。将他半扶半抱的挪到沙发上,中间少免不了被纠缠不清。一边数落着:“发烧了还喝酒,要死啊!”一边从冰箱拿出冰袋用毛巾包着敷在他头上。想了想又找出退烧药来,犹豫几下还是不敢擅自给他吃。于是问他:“你是喝酒了才发烧的,还是发烧了又去喝酒?感冒了吗?”

肖远不回答,只挣扎着试图又去抱她,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慕慕,别离开我……别扔下我……别让我一人……好孤单……”说着说着又哭了。

赵慕慈忍不住又心酸了,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难受极了。她离他远一点坐着,带着鼻音说道:“不是我要离开,你们家……不让啊……”

肖远不答,只挣扎着爬过来,口中念着那些不要的话,想要继续触碰到赵慕慈。

赵慕慈跟他绕着沙发捉迷藏,被逼急了奔溃喊道:“你不要这个样子,是你妈不要我跟你在一起,我跟你们家都闹成这样了,你说我们怎么在一起?你说啊!”

肖远停住了,看着她的眼睛在一瞬间似乎无比清醒,他不答反问:“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好不好慕慕?不要离开我。”

赵慕慈心想,这个重新开始,比起不要离开,似乎更能说明问题,也更能表达肖远内心的真实想法。重新开始,意味着他已经间接承认了他们分手的事实,只是他自己尚未意识到罢了。也许他放不下自己是真的,也许他方才留下的泪水和悲痛都是真挚的。可是他对两人之间存在的矛盾焦点和问题实质并没有实质性的回应。他逃避了它,却企图用重新开始的方式继续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企图继续再演一次的悲剧。这不是什么建设性的方案,也不是什么深情不舍,反倒更像是垂死挣扎,回光返照……

深夜里想到回光返照四个字,赵慕慈不禁打了个寒颤。她看着肖远失魂落魄的惨淡模样,心中也有了几分怯意。她无声的看着他,缓缓摇了摇头:“没用的。只要你妈在,我们重新开始一百次,结果都一样。结束了,肖远。结束吧。我们放过彼此,各奔前程。”

仿佛是在梦里被叫醒了一般,肖远怔仲了一会儿,缓缓低下头,渐渐有断断续续的泪音出来:“我放不下,放不下……”

赵慕慈不忍去听。她强迫自己坚硬起来,开口说道:“其实,你该想想怎么去重新定义跟你妈的关系。这话我本来不想说,但是,毕竟我也是这场悲剧中的受害者,凭着我爱过你,此时此刻依然还爱你,我才决定讲这句话。你妈管你实在太多了。你现在是一个成年人,你的生活完全可以自己做主,你可以完全按自己的心意选择自己的工作,住的地方,跟什么样的女人谈恋爱共度余生。父母自然是我们需要尊重的,但尊重不意味着任由他们主导干涉我们的人生,每个人要对自己负起责任。负起责任的意思,就是设立自己的边界,保护自己独立自由的使用自己人生和性命的权力,不交给任何人。就算你现在跟郑玉在一起,自然你妈妈是满意的。可如果你们想要一生幸福顺遂,你自己也要有主意和主见,不能事事都听你妈的。”

肖远静静听着,不抬头,也没有回答。

赵慕慈:“好了,很晚了。你回家吧。要不要帮你叫车?”

肖远抬起头,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慕慕,我明白。你放心,回去我就跟我妈说,我喜欢的人是你,我要跟你在一起。慕慕,你等我,一定要等我。好吗?”

赵慕慈不知该说什么。肖远喜欢她,她从来都是知道的。就算是在一起的时候,只怕这样的话他也跟他妈说过吧。可是结果呢?他们还是分手了。关键不在于他对她的爱如何坚定,而在于他对抗她妈的决心有多坚决,他是不是彻底明白了自己所需要扞卫的人生边界,他能不能重新定义跟妈妈的关系。

等一个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她如今心力交瘁,还付得起这份代价吗?

看着肖远,看着他诚挚而又坚决的眼神,赵慕慈心中泛起了旧日的柔情。她又何尝不想跟他继续在一起,哪怕他们之间似乎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哪怕面前横亘着他妈和郑玉一家。话说有情饮水饱,又说情比金坚。她忍不住点了点头,像是给肖远,也给自己一份希望,也给彼此的未来一份期待。

肖远点了点头,勉强走过来抱住了她。赵慕慈没有挣扎,闭上眼睛放任自己享受了这个久违的拥抱。肖远又开始亲吻她了,她没有挣扎。肖远急切的探求着,索取着,像是渴了很久的人一般。但是渐渐的,他动作缓了下来,就在她意味他们又要‘赤诚相见’的时候。他的动作变轻了变柔了也变缓了,没有一开始那样急切和压迫,没有继续下去,最后只限于面部和脖颈。这种亲吻和亲昵带着某种礼节和疏远,显得谨慎犹豫,显得寡淡无味,如同他一贯在她母亲面前的模样。赵慕慈心中一阵失落,她心中明白,肖远冷却了,也冷静了。什么东西飞走了,消失了,不见了。

良久她挣开了,帮他叫了车,坚持要他先离开。不想再随意沦陷。

肖远看了她一会儿,说了句等我,然后走了出去,消失在门外。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书末页
最新小说: 锦衣为夫 魅神 衍世纪之独行 打破封印从木叶开始 全球轮回:穿梭无数电影世界 九九金仙 当太宰穿成宇智波 异域天境 我的寒门赘婿 怒己不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