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 其他 > 我比天高 > 第117章 一心数变

第117章 一心数变(1 / 1)

【】

江湖人有心机诡诈,但不代表有心机诡诈的人,就一定是无耻之辈,即便是真正的无耻之辈,心中也未必没有一份真挚的东西。

风云子帮助二师兄凌云子上位,除了因为一向和闲云子不和之外,更是因为以他的目光来看,能识大体顾大局的二师兄更适合当掌门,

这一点上游云子和他的看法并没有太大区别,为了门派,牺牲一个杰出弟子,甚至青云九老之一,在他们看来都是可以接受的代价。

而此时此刻,和方觉一番斗剑下来,风云子心中生出了一份真正的爱才之心,他门下弟子众多,论武力,可以算是青云九脉之中最强的一门,然而这些弟子的天资、悟性,比武之中的灵动、反应,没有一个可以和方觉相提并论。

他是剑痴,自然希望青云剑派能有更多的高手,而经过改选掌门一事,青云剑派内部争斗后必然会伤一些元气,如果能有新血注入,对于整个门派更是好事。

归根结底,方觉的武功在风云子看来,已经不在老九游云子之下,甚至要更胜一筹,做一个门派客卿绰绰有余。

当然,他多少有些自知之明,这样一个年轻人,作为朋友切磋武艺是可以的,让人家拜入自己门下,这八成办不到。

至于这青云剑法到底从何而来,若是方觉能够答应他的条件,其实也未必就值得深究,从心底里来说,他也不希望用这种隐晦卑鄙手段去栽赃同门。

“客卿?”方觉果然也停下了手,想了想,说:“武君山是我好友,一起过命的交情,我若是不知,倒也罢了,可如今知道他出了事,我人又在跟前,想要不管只怕不行,风云子前辈,不知可否让我和武君山一见?”

“这……怕是不行。”

风云子却是摇了摇头,客卿的面子再大,也不可能在青云剑派继承人的大事上开口,更没有权力去干涉青云派和周家的关系,

因为客卿的面子,就撕掉周家的脸,放了武君山,掌门一定不会答应,要是无缘无故的抓了武君山,又无缘无故的放了武君山乃至闲云子众人,却说不出个道理来,岂不是证明掌门当日抓错了人,真正留下一个公器私用的把柄,动用镇派之宝,去争夺掌门之位?

不要说凌云子不会答应,后山三位太上也不会答应,

在如今的青云剑派,武君山是有罪的,闲云子是有错的,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谁要推翻这两点,谁就是和掌门,和允许掌门动用剑奴的太上长老做对。

“这位小兄弟,你上山以来,我们双方虽然屡屡冲突,但我看得出来,你并无伤人之意,不过是武功切磋。那武君山和你是朋友,你想为他出头,这更是江湖义气,并没有任何不妥。”

游云子忽然开口了,语气和蔼的说:“只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有义气,却也不好坏了我青云剑派的门规,那岂不是成了不讲道理了,你说是也不是?”

之前看不出方觉武艺高低,以为只是个武功还不错的年轻人,就和他讲武功;

现在他露出几手,证明他实力不俗,于是游云子就和他开始讲道理。

见风云子态度忽然转变,提出不追究对方剑法来历,游云子立刻就明白了这位师兄的意思:不愿意用武功来历去栽赃武君山、闲云子,更不想和对方结成不死不休的私仇,而是化敌为友,收为己用。

游云子是个聪明人,转念一想,别看师兄平日不声不响,这一招,的确更高一筹。

而且对于游云子自己来说,若是方觉成为了客卿,也是好事:之前他输给方觉,如果方觉承认武功来自于武君山,岂不是说自己连闲云子的徒孙都打不过?

那还有什么脸做这青云九老?

相反,对方若是摇身一变,成为名义上和青云九老平等的门派客卿,那自己输给对方,相对就说得过去了。

短短几刻种的功夫,随着方觉表现出的实力变化,每个关键点上的人物的心思,都在不断的波动、变化,重新调整,以变应变,谋划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

“我们青云剑派的客卿长老,不仅每年都受到银钱供奉,在江湖上若是有恩仇,青云剑派也可以适当出面调解,大话不敢说,这大昊东南几个省,青云剑派说话,还是有些份量的。”游云子笑道。

“敢问两位,武君山到底犯了什么事?”方觉问。

游云子犹豫了一下,风云子直接说:“他仗剑行凶,杀伤人命,险些毁掉青云剑派百年交好人脉,我看你一身青衣想必是读过书的,门派存亡延续远比一个人的荣辱重要,这个道理你应该能懂。”

“原来如此。”方觉点点头,这些事他听武君山讲过,只是不晓得为何许多年前的往事,如今再次提起,还成了他的罪状。

想了想,道:“既然是贵派内务,我自然不好多嘴,只是武君山是我好友,此次前来,还是要见一面。若是贵派不好交代,我倒是有个两全其美法子。”

“哦?什么法子?”

方觉一震长剑,笑道:“不如我凭着手中这把剑,一步步打上后山思过崖,若是没这个本事,我自然见不到他,怪不得贵派;若是我有这个本事,贵派对那些被武君山杀的人家,也有个交代。”

游云子眉头立刻皱起,正要开口呵斥方觉不知天高地厚,堂堂青云派,岂是他看见的那么简单?真以为打赢了自己,之前和风云子又勉强平手,就能横扫一个门派?

风云子却伸手制止了他,沉声道:“好,刚才并未尽兴,正好再分高下。”

方觉提剑,缓缓道:“这次,和刚才不同,请你要小心了。”

“那我倒要看看,有何不同?”风云子豪气顿声,朗声长笑,挺剑攻来。

只见方觉提剑,用剑尖指着他,两人距离还有两三丈,空气中忽然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扭曲,

风云子的面门微微刺痛,如同针扎。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书末页
最新小说: 我召唤了整个地球 守墓三百年:开局签到无敌道体 末日机甲猎人基地 我在末世玩电竞 锦鲤崽崽萌翻全世界 她从镜中来 我靠玄学在娱乐圈风生水起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穿越之农女赚钱忙 盗墓之暗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