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 历史军事 > 木匠王爷 > 第233章 耶律德光得病亡

第233章 耶律德光得病亡(1 / 1)

【】

辽主耶律德光听说磁州刺史李穀,暗中勾结刘知远,意图不轨。于是耶律德光派兵把他抓来,亲自审问。李穀不服,反而索要证据。耶律德光把手伸向车中,像是要取出所查获的书信。李穀识破了耶律德光的诡计,料定有诈,于是再三请求道:“如果一定有验证,请明白展示出来。”耶律德光接连追问了六次,李穀话语气色毫不屈服。耶律德光无奈之下,只得把他释放了。

北归路上,耶律德光见所经过的城邑都已经化为了废墟,叹息得对蕃、汉群臣说道:“把中原搞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燕王赵延寿的罪过呵!”回头又对张砺说道:“你也出了不少力呵!”张砺俯首惭愧,无言可答,闷闷地随着北行。

耶律德光用几十艘大船装载着后晋国中的武器铠甲向北运走,计划从汴水沿黄河而上返回辽国。他命令宁国都虞侯武行德率领士卒一千多人,护送船只。到达河阴的时候,武行德和将士秘密商议:“现在我们被胡虏胁制,即将远离家乡。人活着都有一死,但怎能去作异国他乡的野鬼呢!胡虏势力必然不能久留中原,我们不如赶走他们,坚守河阳城。等到有天命所归的天子出现,我们做他的臣民,这难道不是长远之计吗?”

士卒们都觉得他说得对,一致赞成,表示愿供他驱使。武行德于是把船中的武器,分给了士卒。一声号令,全军一起发难,把辽吏砍成了肉泥,乘势袭击河阳城。这时,正赶上契丹的河阳节度使崔廷勋和耿崇美率军去潞州了。武行德趁城中空虚,一举占领了河阳,将士推举武行德为河阳都部署。武行德立即派弟弟武行友,将表章封在腊丸里抄小路送往太原。

潞州留守王守恩得知耿崇美率军来攻,急忙向太原刘知远求救。刘知远命史弘肇为指挥使,率领一万步兵、骑兵救援潞州。同时,刘知远命王守恩为昭义节度使,高允权为彰武节度使;又任命岢岚军使郑谦为忻州刺史,兼任彰国节度使、兼忻代二州义军都部署,任命缘河巡检使阎万进为岚州刺史,兼任振武节度使、兼岚宪二州义军都制置使。刘知远想趁机占领河南,所以派史弘肇为前驱,又调派阎万进从北方出兵,来分散契丹的兵势。

与此同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耶律德光曾经派武定节度使方太,到洛阳去巡行视察。结果方太到达郑州的时候;州里的守兵一起强迫他为郑王。

后梁朱温的后代密王朱乙避祸当了和尚,嵩山盗贼头领张遇得到他,就立他为天子,把嵩岳大神的冠冕衮袍扒下来给他穿上,率领部众一万多人去袭击郑州,但是被方太打跑了。

方太认辽国现在还很强大,怕事情不成,就劝谕守军一起向西转移。众人不同意,方太从西门逃奔洛阳。守军失去方太,反过来向辽主诬告方太,说是方太胁迫我们作乱。方太派儿子方师朗向辽主耶律德光陈述真情,辽国将领却把方师朗杀了。方太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法剖明自己的心迹。

正好张遇率领群盗来攻打洛阳,辽国留守扔下城池逃往许州,方太于是趁机进入洛阳府,代理留守事务,和巡检使潘环一起攻打群盗,打退了群盗。群盗的首领张遇见洛阳打不下来,于是杀死朱乙,向方太投降。

又有一个伊阙盗贼头领自称天子,在洛阳城南郊天坛聚众誓师,将要进入洛阳。方太出兵迎击,把他们打跑。方太虽然获胜,但知道自己力量有限,担心辽军来攻,于是打算去投靠刘知远。武行德得知消息,派人去诱骗方太说道:“我只是个军中的小校。您原来就是镇守此地的长官,我现在愿意虚位以待。”方太相信了武行德的话,顿时大喜过望,来到了河阳。但是他一进城,就被武行德杀了。

再说史弘肇奉命救援潞州,派部将马诲为先锋,星夜进兵,疾奔到潞州城下。但是城外却是寂静无声,并没有看到一个辽兵,马诲大起疑心。等到王守恩出城相迎,两下相谈,才得知辽兵听说有援军赶来,早已经退去。

马诲奋然道:“胡虏听说我军到来,便即退兵,这酒是古人所谓的强弩之末。我们当前往追击,杀敌报功!”正说着,史弘肇也赶到了。马诲请令追赶,麾兵猛追。途中遇着辽兵,马诲高叫着直前,挟刃齐进,好似风扫落叶一般,不到一时,已杀死辽兵一千余人,剩余的辽军仓惶而逃,马诲奏凯回军。

辽将耿崇美见势不妙,急忙退保怀州,崔廷勋也狼狈而至。就是洛阳辽将拽剌等人,也闻风丧胆,赶到怀州,与耿崇美、崔廷勋会晤,然后联名向耶律德光奏报。

耶律德光听说河阳之乱后,大为失意,感叹地说道:“我有三个失误,使得天下背叛了我!答应各道可以搜刮钱财,这是第一个失误;命北国人‘打草谷’,这是第二个失误;没有及早派出节度使返回镇所,这是第三个失误。”

耶律德光本就是一个好大喜功的雄主,此番大举南下,到处顺手,已如愿以偿。但他想要久据中原,偏偏不能满意,加上近日连得许多噩耗,因此由愤生悔,由悔生忧,竟至恹恹成疾。到了栾城,已病体沉重,身上滚烫,把冰放在胸腹和手脚上。到达杀胡林,病重去世。他的亲信怕尸体腐臭,酒把耶律德光肚子剖开,装进几斗盐,载着尸体北上。

耶律德光的尸体运到辽国,述律太后没有哭天抹泪,而是恨恨地说道:“你违背我的命令,非要占据中原以致天下大乱。等到各部落像以前那样安宁统一时,就才能来安葬你!”耶律德光一死,辽国形势大变。赵延寿恨耶律德光负约,首先发难。

赵延寿本来担任枢密,遥领中京。他想借中京为根据地,便引兵先进入恒州,并对左右说道:“我不愿再入辽京了!”那知人算不如天算,赵延寿刚刚进入恒州,就有一辽国亲王,跟着前来,也带兵一同进入。赵延寿不敢拒绝,只好由他进城。这辽亲王就是耶律德光的侄儿,东丹王突欲的长子。

突欲投奔后唐,后唐赐他姓名为李赞华,住居在京师。李赞华被李从珂所杀,他的儿子却还留在辽国,没有跟着父亲去投靠后唐,他就是兀欲。耶律德光见他舍父事己,认为他很忠诚,于是特封他为康王。

兀欲随这耶律德光南下,又跟着一起回国。他经常见赵延寿怏怏不乐,料想赵延寿怀恨在心,于是特别暗加提防。此次追踪而至,自然是想夺了赵延寿的根据之地。兀欲一进城门,即令门吏缴出城门钥匙。接着进入府署,令库吏缴出簿籍,全城最紧要的地方,很快被他掌握。

这时辽国众多将领已秘密商议,愿意拥戴兀欲为辽主。次日,兀欲登上鼓角楼和诸将相会,约定择日登基。赵延寿还不知道这些,竟然自称受辽国皇帝的遗诏,代理主持南朝军国事务,并下令布告各道,给兀欲的日常供给和其他将领一样,兀欲对此含恨。恒州各城门的钥匙及仓库的出入,兀欲都亲自管理。赵延寿派人去代管此事,兀欲当然不肯答应。

有人劝赵延寿道:“辽国各位大人连日聚会谋议,这里一定有变故。现在汉兵不下万人,不如先下手为强。”赵延寿犹豫不决,想了许久,这吃想出一个办法。他准备下月初一在待贤馆举行仪式,上书言事,接受文武官员的祝贺。礼仪是:宰相、枢密使在阶上叩拜,节度使以下在阶下叩拜。李崧认为契丹人意向不同,事情难测,竭力劝说赵延寿免行这个礼仪,此事才作罢。

兀欲听说赵延寿要行谒贺礼,立即与各辽将商定,到时候挥军掩杀他们。后来因为赵延寿取消了这个计划,不得不另想别法。刚好兀欲的妻子从北边赶来探望兀欲。兀欲大喜道:“妙计成了,不怕燕王不入彀中。”于是兀欲召请赵延寿及张砺、和凝、李崧、冯道等人到自己的馆舍饮酒。

赵延寿如约到来,张砺以下,也应召而至。兀欲高兴地把他们迎入堂你日,请赵延寿坐了首席。大众依次列坐,兀欲在下相陪。彼此饮了好几觥,谈了许多客套话。由于兀欲的妻子素来以兄长事奉赵延寿,兀欲就从容地对赵延寿说道:“妹妹远来,难道你不想见见她吗?”

赵延寿说道:“妹子如果来说,怎能不见!”即起身离座,与兀欲欣然入内,去了多时,未见出来,李崧颇为担忧。和凝、冯道私下询问张砺道:“燕王有妹嫁给康王?”张砺摇首道:“并非燕王亲妹,我与燕王在辽多年,才知道康王夫人,与燕王结为异姓兄妹,所以有此称呼。”

正在此时,兀欲出来,对张砺等人说道:“燕王蓄谋反叛,刚才我已经把他锁起来了。”又说道:“先帝在大梁时,留给我一个计划,允许我主持南朝军国大事。近日驾崩之前,没有其他遗诏。而燕王擅自主持南朝军国大事,岂有此理!”接着下令道:“赵延寿的亲友朋党,全都开释不予查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书末页
最新小说: [清穿]穿成康熙了 仙武:签到十年,登基为帝 捡到了三岁半的死对头 夫人精通茶艺 谋春 校草的小甜心,甜爆了 豪门娇女在六零 都市之医武狂婿 第一宠婚:帝国夫人美炸了 [综]我只想养个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