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四十六 毫无悬念
    狼妖脑门再中一剑,狼毛尽褪,头皮开裂,成了血糊糊的秃头。

    终究是炼气四层的淬体境界,还是体修,这两剑仅仅只是皮肉伤,可能还有点脑震荡,并未将其重创。

    这狼牙头壳还真是硬,不愧是专练铜皮铁骨之类术法的,比涂糊还要扎手,居然能连挡仲杳两剑。

    仲杳用出的一洗剑虽只是走了一周天,威力却跟之前的四倍率一洗剑差不多,两剑就试出了狼妖的硬度,跟被魇气迷乱了心智的涂糊差不太多。

    身后山崖上,藤蔓刷刷交织,清叱声不断,季小竹和紫萝堪堪拖住那些小妖和林狼。山谷远处,被震飞的林狼正挣扎着起身,重新聚团。

    时间紧迫,仲杳必须速战速决。

    狼妖穆金牙看不见仲至正,但接连被绊倒,哪还不知有人暗中下手。

    他一时顾不上仲杳,收拢流星锤,甩出硕大狼尾,像根钉满长刺的狼牙棒,上下呼呼扫击,连地面都被削低了一层。

    走体修路线的兽妖果然都是三板斧,个头大力气足,再加上一条尾巴,就能碾压同类别同境界的人族修士。

    不过遇上其他修士,这条路线就吃不开了,何况是身怀神秘陶碗,冒充剑修实质是“土修”,同时兼职土地公的仲杳。

    对上神灵就更不堪了,他也没练成类似“天眼通”的术法,根本看不到神灵。

    折腾了好一会,压根没碰到预想中的敌人,仲至正早就缩到了地下。

    狼妖意识到了危险,不再挥舞流星锤,就地一蹲,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狼口那颗闪闪发亮的金牙骤然失色,灰蒙蒙如飓风般的强劲气流脱口而出,卷得泥土碎石哗哗翻飞,径直轰向仲杳。

    这头狼妖居然会嘴炮!

    气流出口,急速涨大,罩住数丈方圆,仲杳完全来不及躲避。

    动用捆妖萝丝吧,没有紫萝,仲杳变不成蜘蛛侠。

    好在他是身兼多职,神念一动,激活陶碗上的玉片,香火之力压身,身影拉扯,遁入土中。

    十多丈外,尘土喷飞,仲杳再现。

    正牌的土遁不会有这么大动静,就如仲至正一样悄无声息,可惜仲杳不是正牌土地公,无法完全化灵入土,只能这般招摇了。

    远处嗷嗷嚎叫,那群正在集结的林狼被气流卷走,吐着舌头甩着尾巴,再度飞上了天。

    一喷未中,见到仲杳居然靠着土地移形换位,狼妖穆金牙有些慌了。

    “你、你是什么人!?”

    烟气弥散,狼妖身躯急缩,变作一个尖嘴壮汉,连连退步:“你是哪位神灵?我穆金牙可没有得罪过你!”

    果然看出了蹊跷,这狼妖还是有些眼力价。

    仲杳冷冷的道:“你是没有得罪我,但你正准备得罪我。”

    穆金牙恍然:“你就是仲家堡的堡主?”

    他异常不解:“可你怎么成了土地公下的神差?仲家堡那里什么时候有土地公了?”

    狼妖一副准备商量的口气,现场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下一刻,狼妖骤然虚化,拉出道灰影潜入夜色,肉眼几乎难以辨别。

    原地留下他狠狠的狞笑:“区区神差算什么?哪怕是土地公亲来,我穆金牙也不怕!解决了你,再去砸了神像,谁能奈何得了我穆金牙?”

    等仲杳举剑,灰影已掠到头上,一点金光烁目,照亮了满口獠牙和猩红大嘴。

    “上神小心!”

    仲至正自仲杳身前冒起,准备挡下这一嘴。这不是简单的一口咬下,大嘴喷出的气息令人气脉凝结,别说真气,就连陶碗中黄气根土的转动都缓了几分。

    这是灵气术法,狼嘴里那颗金牙熠熠生辉,灵气奔涌,显然正是灵基。

    灵气一出,浑身气机似乎都被锁定住,想要土遁再无可能。

    “起开!”

    仲杳踹开仲至正,毫不慌乱,相反他浑身血脉贲张,只觉这一战总算有了值得全力以赴的时刻。

    穆金牙扑来之前,他已经在经脉中压下了两倍气海的真气,手中的竹剑震得快要崩裂。

    金牙大嘴如巨大漏斗,自仲杳上方压下,仲杳抬手,竹剑咻的脱手而出,没入大嘴。

    蓬蓬连响,大嘴高高仰起,喷出大股血泉,零碎的断牙和血肉纷纷扬扬洒下。一点金光牵引着惨烈的嚎叫,冉冉上天。

    仲杳另一手划动,九土真气狂涌而出,自地上牵起一股泥土,裹着大大小小的石头,如土龙般升腾,将身在半空的穆金牙一口吞下。

    空中散开大片烟云,穆金牙恢复了人形,细长竹剑自嘴而入,透出后颈,煞是骇人。

    狼妖如破烂麻袋般打着转摔下,没等落地就转身而逃,眨眼奔出好几丈远。

    仲杳探手入囊,摸出满满一把竹剑,至少有七八枝。

    真气急灌,竹剑咻咻飞出,拉出道道清光,转瞬罩住穆金牙后背。

    十多丈外,穆金牙已经奔到山崖边缘,数道清光透体而入,将他直接钉在崖壁。

    更多清光落了空,在崖壁上击出股股尘土。

    “还是得有称手的剑啊……”

    仲杳嘴里嘀咕着,心中毫无波澜,跟这头狼妖对上那一刻,他就知毫无悬念。

    山谷中与后方山崖悲嚎连连,穆金牙毙命,他手下的兄弟和林狼再无斗志,妖怪抱头,林狼夹尾,纷纷蹿逃。

    跟季小竹、紫萝会合,见她们都是一身血水,仲杳脸色骤变。

    “是妖怪和林狼的血,咱们没受伤。”

    季小竹笑意盈盈,紫萝却忙着用藤蔓卷来林狼的尸体,念叨着狼皮可不能浪费了。

    季小竹杀了一头狈妖,重伤一头鼠妖,扛住另外两头狼妖的围攻,以她只是筑基先天的修为,完全就是奇迹。

    “我的本命灵剑不一般,可不能光用境界度量我。”

    季小竹也近力竭,但看着仲杳的目光莹莹生辉:“你不是也一样吗?只是炼气一层,就干掉了炼气四层的狼妖。”

    她欣慰的笑着:“现在你可比我厉害了,得给你找柄好剑。”

    呼呼风声骤起,小猫妖涂黑从阴影中跃出,一双猫眼在夜色中亮晶晶的,满含惊奇乃至震撼。

    “我才把对面那帮人吓退呢,这就搞定了?”

    仲杳正在内视陶碗,看着边缘那块莹莹白玉多了缕昏黄裂纹,异常心痛。这是功德被削,惩罚他亲手杀了穆金牙。还好没有用土地神力杀穆金牙,不然多的就不是一缕裂纹了。

    他随口道:“是啊,这等小妖,在我的地盘上还能兴风作浪?”

    记起了之前的赌约,他朝猫妖勾手:“咱们的赌约该兑现了吧?包括那玩意的来历,你也得跟我说清楚。”

    涂黑低头晃尾巴,小声说:“那是小伙伴们捡来给我的,是在哪找到的我也不清楚。咱们说好了的,我还有两块,输了给你一块,另一块用东西换。”

    仲杳自然应下,只要不是人,什么都行。

    没想到涂黑要的就是那颗金牙,紫萝当即反对,那是件灵基,她早就用藤蔓划拉到自己衣兜里了。

    “给她吧,咱们也用不着。”

    仲杳劝道:“难不成你还想吸那玩意里面的灵气?”

    紫萝拍胸欲呕,将那枚有两指宽手掌长的金牙给了涂黑。

    “仲堡主……呃,乡主……”

    涂黑的猫瞳眯成一条线,尾巴竖得直直的,抱着仲杳胳膊说:“不,仲老大!以后我就跟你混啦!”

    紫萝磨牙:“臭猫滚远点!”

    季小竹也蹙起了眉头:“注意举止!”

    山崖后方,伯洪虎与伯明翰父子等人还潜伏在林中。

    听到连声惨叫,众人神色一喜,手握剑柄,蓄气待发。

    这一待就是许久,始终没见到妖怪影子。

    直到夜色转淡,黎明将至,众人等得脚痛脖子酸,除了呼呼风声,仍然毫无动静。

    “去看看……”

    伯洪虎终于没了耐心,准备带着儿子和族人下到山谷。

    刚刚起身,身后窸窸窣窣杂声如潮,片刻间涌出大群身影。

    有熊有鹿,有兔有貂,都是兽头人身,竟然是一帮妖怪!(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