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二十九 你这剑不行啊
    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仲善存和王马力都在,还有仲善芒、仲善羽、仲善飞等族兄弟和小伙伴们。有些忿忿不平的瞅着伯明翰,有些则朝仲杳投来渴盼的目光。

    “用用你的木剑。”

    伯明翰转头看看,招呼个头最高也最壮的巴大。这是个光头少年,跟着光头老爹打理仲家堡的柴房灶火,烧没了头发和眉毛,算是祖传技艺了。

    巴大瘪着嘴解下腰间木剑,他的木剑最长最宽,落在伯明翰手里,仍然跟小孩玩具一样。

    伯明翰深吸一口气,周身气劲鼓荡,溢出淡淡红光。

    手中亮起更浓稠的红光,渐渐伸展到木剑上,越来越明亮。

    红光自剑尖喷出半尺长度,如火光般飘摇,又噗嗤一下熄灭。

    木剑化作黑灰,淅淅沥沥散落,连带剑柄都烧没了。

    “我的剑!”

    巴大悲呼着,还想去捡那些黑灰,被伙伴们拉住。

    “你这剑,不行啊。”

    伯明翰摆着让少年们恨不得揍成猪头的笑脸,拍掉手上的灰:“换成寻常的铁剑,也很难受得住我的焚天真气。用我自己的本命灵剑吧,又太欺负人了,总不成要你用铁剑激发木系真气吧。”

    ““就这样吧,不必比了,也就小竹有资格跟我比。”

    仲杳淡淡笑着说:“用铁剑激发木系真气,这倒是个好主意,我试试看。”

    伯明翰哈哈笑着摊手,示意不是自己逼迫的。

    仲杳举起刚刚收到的镔铁龙鳞剑,平直指向外侧。

    淡淡清光在周身盘旋,如清风绕身,倒让旁边的伯家伴当暗吸一口气。

    那伴当正要说什么,清光推送到剑身上,荡起粼粼光波。

    “这剑的确不错”

    仲杳说得颇为吃力,看似用上了全力。

    “真的是木系真气,是清风洗灵剑,小杳你令人刮目相看啊。”

    伯明翰也略略震动,能外放真气,就说明仲杳的清风洗灵功至少到了筑基六层。而看这清光流转的光景,可不只是刚到六层的修为。

    “不错了,比四年前的我还好那么一点。”

    伯明翰好心的劝道:“不要太勉强,清风洗灵功终究是木系真气,镔铁龙鳞剑是金系相性,金克木,用它激发木系真气的剑芒,耗十倍力也未必有一倍功,不可能的。”

    仲杳抽着嘴角说:“五行你还没学到位哦,金克木只是一般常理,五行相克还有强弱之分,强木是可以克弱金的。”

    伯明翰负手笑着,头上的那撮火红呆毛招展不定:“好啊,让我看看你这木系能强到什么地步。”

    仲杳一口浊气吐出,周身宛如骤然卷过一道风雷,将凛冽至极的劲气轰进这柄百炼钢剑里。

    铿铿的响声由小及大,由疏变密,很快变成嗡嗡的振鸣。

    镔铁龙鳞剑剧烈抖动起来,清芒裹住剑身,在剑尖喷出尺长剑芒,伸缩不定。

    伯明翰看得两眼圆瞪,伴当则惊呼道:“堡主快收起真气,当心伤到”

    话没说完,仲杳已经坚持不住了,当然不是真气不足,而是握不住了。

    他将剑高高举起,猛然松手。

    镔铁龙鳞剑带着真气咻的一下直射天空,发出呜呜的凄厉鸣叫,尖锐刺耳。

    所有人都仰起了头,呆呆看着这柄剑射到至少百丈高的空中,蓬的一下炸开。

    阳光明媚,碎片在空中熠熠生辉,宛如一丛礼花。

    “哟”

    仲杳也抬头看着,见到这丛剑气礼花,嘀咕道:“你这剑不行啊经不起表扬。”

    伯明翰还仰着脑袋,使劲的眨眼睛,怀疑自己看到了幻象。

    拍拍手,仲杳大度的说:“咱们的剑都坏了,算打平吧。”

    他的语气异常诚挚:“只是浅浅学了小竹的清风洗灵剑,你们伯家庄排名前十的宝剑,就受不住我的木系真气。等我换到自家的鸣金斩魔剑,能受得住我金系真气的剑,伯家恐怕拿不出来吧。”

    耸耸肩,遗憾的道:“那么就等少庄主胜过了我,再说跟小竹比试的事情。”

    他拱拱手:“我这边还忙,恕不奉陪,告辞。”

    仲杳迈着大步走了,仲善存王马力喜气洋洋的跟上。

    小伙伴们哄笑着去捡那些碎片,连没了木剑的巴大都兴高采烈的,比自己得了把好剑都欢喜。

    “这剑不行啊!经不起表扬!”

    “镔铁剑?我看是冰条剑!”

    “这剑叫镔铁龙鳞吗?现在是真正的镔铁龙鳞了!”

    少年们拿着碎片在旁边奚落,伯明翰终于回过了神。

    他一把拧住伴当的衣领,七窍生烟的喝道:“你们准是拿了柄破剑来糊弄人!就没想过会让我丢丑吗?快说是谁干的?”

    这边主仆三人走着,小丫鬟王马力嘻嘻笑道:“杳叔这一剑好帅!一定有什么好听的名字!”

    仲善存赞叹不已:“堡主这一剑,我仿佛看到了爷爷说过的剑气雷音。”

    夸得太过了啊,也就是根钻天猴的动静,跟等于音爆的剑气雷音比,那能是一个层级?

    “影子而已,而已。”

    仲杳摆着手谦虚,心说果然是强木克弱金,他的四倍率清风一洗剑,也就是竹剑能承受得起。

    “你这混蛋”

    耳边紫萝还在嘀咕:“都不说一声就猛抽,抽得我又软又麻。”

    萝莉老妖你注意下言辞,这么说话会让人误会的!

    而且还需要我说么,我这边神念一动,你就自己接上了,完全是你自愿!

    仲杳咳嗽着,往捆妖萝丝里送入一缕九土真气,警告这个家伙。

    伯明翰迎过来的时候,他就在填充真气了,有备无患。

    不过山神庙与涂糊一战,消耗太大,一时有些勉强。只好接上紫萝运转先天循环,将剩下那点积蓄用得精光,勉强压了四倍真气,现在腿脚都是软的。

    仲杳还是有些凛然,认真想想,跟伯明翰对决的话,如果不动用紫萝,也不靠九土真气和板砖,自己的赢面还真不大。

    涂糊那头狐妖虽然是炼气八层,还有山神的神印附体,却被魇气压制着,心智不够清灵,实力最多发挥出两三成。自己则是仗着紫萝赋予的炼气级身法,才能把那家伙当靶子打。硬碰硬的话,能不能扛下对方一击都是个问题。

    伯明翰只是筑基七层,境界比自己还低,但真气强劲,加上本命灵剑,力量完全发挥出来,不比季小竹弱太多。

    而自己跟季小竹比

    仲杳暗暗苦笑,没有紫萝,不用九土真气,那是肯定打不过的。

    看来除了提升境界,还得琢磨怎么提升剑招的威力,以及丹田气海的运转效率,增强自己的实战能力。

    自身实力仅仅只是守护乡土这个大计划里的一环,计划的根本,还是即将要对仲家族人宣布的一系列举措。

    这事的难度,就远远大于扫伯明翰面子这种小事了。

    沉思间已经来到小院,木匠堡民们还在忙碌,原本的帐篷被搬开了,木栅栏里立起了几间屋子的梁柱。

    一丛藤萝附在专门搭起的木架上,还并排攀着株爬山虎。爬山虎叶片金黄,跟淡紫藤萝交相辉映,煞是艳丽。

    “你这是“

    仲杳悄悄问紫萝:“怎么又牵了丛爬山虎出来?”

    紫萝哼道:“只有我的颜色显得太冷,昨晚在地下找到一截爬山虎的根茎,就催发出来喽。早上走的时候就已经长到这么长了,你自己没注意。”

    手腕里的灵丝探出一缕,紫萝借着灵丝打望木架上的藤萝与爬山虎,满意的道:“现在冷暖色都有了,好看吗?”

    仲杳下意识点头,只有淡紫色的话的确太冷,只有爬山虎的话又太燥,配在一起恰好。

    这萝莉老妖,还真是个强迫症。

    等新的堡主府建成了,把木架增建成凉亭,藤蔓覆亭,紫金二色相映,倒是赏心悦目的景象。

    前提是,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实施,仲家堡能够保下来。

    他吩咐道:“善存,去通知各位长辈,在堡里会堂议事。”

    仲善存拱手应道:“是!”

    看着仲善存疾步而去,王马力问:“那我呢?”

    仲杳想了想说:“你去背一筐木柴。”

    过了会,娇娇小小的王马力背着比她还高还粗的一筐木材,跟在仲杳身后,晃晃悠悠进了石堡。

    堡门旁边的马厩里,一个魁梧汉子见到,眉飞色舞的叫道:“好样的!”

    他对旁边的伙计咧嘴笑道:“堡主果然知人善任,知道我们家马力的长处,仲家堡看来是有救了!”(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