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二十八 不速之红毛客
    “你竟然瞒着我去了山神庙!”

    季小竹训斥道:“你是怎么想的?以为学会了清风洗灵剑,就比我还厉害了?”

    仲杳卸下背篓,赔着笑解释:“我只是偷偷去看看,怕你性子急,遇到什么事忍不住出手,反而更危险。”

    季小竹红唇紧抿,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再扯过手注入真气,查探他的气脉经络,确认没有问题,神色才稍稍缓和。

    “不要当我还是小女孩!”

    她开始教训仲杳:“你好好跟我说,我会不听吗?”

    咱们谁跟谁,还不知道你的性子?

    你会听话,假装的,然后偷偷跟在后面。

    仲杳暗暗嘀咕,识趣的没说出来。

    训了一通,季小竹才问:“有什么发现?”

    仲杳正要说他准备好的台词,她却又说:“既然好好的,有什么发现回去慢慢说,现在先解决你的新麻烦。”

    少女蹙起了眉头:“伯家少庄主来了。”

    仲杳瞪眼,那家伙来了!?

    见季小竹一副难受的样子,想到她守在这里等自己,仲杳嘿嘿笑了:“哪是我的麻烦,是你的麻烦吧。”

    伯家少庄主,对季小竹情有独钟,每次见面都死缠烂打,让季小竹烦得要死。

    仲杳认真的建议:“约他比个武,把他打痛点,看他还敢不敢缠你。”

    季小竹叹气:“又不是没打过他,从三年前开始,每年都打过。每次看他躺在地上,分明鼻青脸肿的,却一副快活得想死的模样,我就后悔得不行。”

    仲杳抽凉气,那家伙居然贱到了如此地步!?

    心中警铃大作,他自然要出手,嘴上还在开玩笑:“不如装作已经委身于我,成了堡主夫人,让他死心?”

    季小竹看看他,捧着胸口装呕吐样,摆手说:“不行,我装不出来。”

    仲杳真气了,抬脚就走:“那我不管了。”

    季小竹嘀咕道:“你不管他,我就不管至薇姑姑。”

    仲杳一身汗毛都炸起来了,那婆娘回来了!?

    脚跟骤转,他搂住少女的纤腰,腆着脸笑道:“咱们谁跟谁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一边去!”

    少女推开他,脸颊微微发红,是气的。这家伙多大了啊还跟小孩似的搂搂抱抱,就不把自己当女孩子待?

    她捋着发丝,说起了其他事:“你的帐篷里怎么多了株藤萝,就不怕跟那藤妖有关系吗?”

    别说那株藤萝,就连手腕里的“捆妖萝丝”,仲杳都准备好说辞了。

    听他说是在藤妖小院里发现的,以为会是什么灵器,季小竹没太在意,都没让他用出灵丝见识一番,似乎不觉得是什么奇宝。

    “多件法器防身很好,但别当做灵基,藤妖的东西哪里靠得住。咱们剑修,终究得以本命剑为灵基。“

    她叮嘱道:“至于那株藤萝,我仔细探查过,只是普通的藤萝。你种在身边也好,但要记得用真气洗去残留的妖灵之气,避免被藤妖操纵。等洗练好了,还能用来感应藤妖。”

    仲杳摆着手走了,离得远了些,紫萝的声音才冒出来。

    萝莉老妖忿忿不平的嘀咕:“你的青梅竹马眼光还真是高咧,藤妖的东西哪里靠得住,哼哼。”

    仲杳安抚道:“她终究不是我嘛,哪里知道你的深浅呢?”

    紫萝嘿嘿贼笑:“可我知道她的深浅哦,主人,你恐怕都不知道她的底细吧。”

    仲杳失笑:“她还能有什么底细?”

    紫萝本要说话,顿了顿,换了话题:“对了主人,咱们之间并没有本命契约或者道心之誓之类的东西束缚,我叫你主人,不过是看在你让我得了新生,有再造之恩的份上,而且你身上还有能助我修行的先天灵气。”

    “如果我是说如果,哪天我不高兴了,就此离开你,你也拿我没办法,对吧?”

    仲杳心说就算是千年老妖,也终究是女人啊,这心思说变就变。

    他叹道:“是啊,没办法,我也不准备去找什么本命契约、道心之誓的,毕竟我把你当女儿看待。”

    紫萝语气变得怪异:“我是妖怪呢,你一个人族,真的觉得没问题?”

    仲杳悠悠的道:“真爱我是说亲情,是不分种族的。”

    他一个穿越者,哪在意这个世界里的人妖隔阂。这年头穿越主流都是变妖变魔变各种非人的东西,他还是投胎成人,真是老土。

    紫萝尖着小嗓子呵斥:“你这个变态!”

    又冷冷的道:“那我不叫你主人,当然你可别想让我叫你爹,就叫你名字,也可以吗?”

    仲杳不迭的应下:“好啊好啊,就是因为你总叫我主人,我才会变态不,有变态倾向嘛。”

    紫萝嘿嘿笑了,有些开心的样子。

    然后她说:“那你青梅竹马的底细,我也不告诉你了,秘密!”

    被季小竹贬损了,就给人家扣黑帽子?

    还摆出吊人胃口的架势,让仲杳暗暗摇头,这只萝莉老妖啊,心性还是不够纯良。

    远远看到那圈木栅栏外立着一群人,一抹火红在人群中异常显眼,仲杳又头痛起来。

    “小竹是我的,还不给我滚!”

    什么时候才能如此义正辞严的呵斥那个不速之客呢?

    “小杳!你终于回来啦!”

    那抹火红也瞅到了他,远远就叫了起来。

    伯家庄的少庄主,姓伯名明翰,没错,就叫伯明翰。现年十九岁,筑基七层。

    个头高挑,五官俊朗,时刻都在动着的眼眉神采焕发,活力无限,被一身火红长衫衬着,整个人就像一丛人形火炬。

    更显眼的是他头上一缕红毛,随着脑袋的晃动跳起来,跟撮呆毛似的。

    那不是刻意挑染的,是伯家的朱雀焚天功练出来的,等练到结丹大宗师境界,就能满头红毛了。

    伯明翰迎上来,两人相会,矮了大半个头的仲杳不得不承认,在他面前自己还真是个弟弟。

    仲杳紧密追踪着季小竹的身高,经常丈量,最新的数据是七尺五寸,大概是一米七五的样子,肯定还有得长。

    而这个伯明翰,身高应该超过八尺,也就是接近一米九了。

    仲杳相信这家伙会看中季小竹,只是因为季小竹的身高配得上他。

    “小竹你见着了吗?”

    伯明翰拍着仲杳肩膀,开口就不离季小竹:“每次我来都是这样,总是躲着我,小竹这害羞性子还是改不了呀。”

    你这自以为是的性子也是改不了啊。

    面上仲杳倒是挺热情的,哈哈笑道:“伯少庄主,好久不见,又长高了些,可以扛起伯家庄门的门梁了啊。”

    伯明翰没听懂,跟上来的伴当倒是懂,咳嗽着提醒:“少庄主,杳少现在是堡主、堡主了,注意身份。”

    伯明翰拍额:“哦哦!都忘了你爹咳咳,仲伯父英年早逝,小杳你可得节哀啊。”

    这家伙就是个缺心眼,纯的。

    客套话敷衍过之后,他又变回眉飞色舞的猴急样。

    从伴当那取过一柄剑,伯明翰说:“为了祝贺呃,哀悼小杳你当上堡主,我们伯家庄特意送来这柄镔铁龙鳞剑。”

    把剑塞给仲杳,伯明翰低头用胳膊肘撞撞仲杳,挤眉弄眼的说:“这可是我们伯家藏品里排行前十的宝剑,够意思了吧?帮我说动小竹,让她傍晚到竹林边,我要继续领教她的清风洗灵剑。”

    仲杳拔出这柄剑,端详着剑脊上的层层鳞光,倒算是好剑,至少是百炼钢打造的。不过说什么排行前十的藏品,就是随口瞎掰了。伯家人历来吝啬,被仲家人称为“铁火鸡”,哪会如此豪爽。

    伯家功法属火系,踞有贯山北面的铁矿,擅长冶炼锻造。仲家功法属金系,却只能种田,修行所需的剑还得靠伯家供应。每次都得花大价钱才能拿到一柄好剑,让仲家人对伯家从无好感。

    仲杳还在寻思怎么打发这家伙,伯明翰有些不悦了:“小杳啊,我这次来不只是为了你爹的头七,还是为了迎娶小竹的。小竹现在已经姓仲了,就是你姐,我就是你姐夫。不帮我促成这事,咱们伯仲两家联手的事情就不好说了哦。”

    仲杳差点被气笑了,挖矿打铁的伯家人向来看不起种田的仲家人,不过这还不是伯明翰嚣张跋扈的主因。在这家伙眼里,自己就算当了堡主,也只是个弟弟。

    伴当又咳嗽着提醒:“少庄主,仲堡主已经是筑基八层,先天有望了,不要如此无礼。”

    伯明翰哈哈笑道:“八层就八层吧,仲家的鸣金虎啸剑不还得靠我们伯家剑施展吗?我倒想看看,小杳你能不能在这柄镔铁龙鳞剑上激发出剑芒。我们伯家的剑,对金系真气可是挑剔得很,不够强劲和精纯,那是用不动的哦。”

    “来,现在就试试,让我看看小杳哦,仲堡主的新境界。”

    隐瞒修为的消息还是传出去了,伯明翰显然不太相信,也不服气。

    可这个要求正中仲杳软肋,他的金系相性最差,即便有筑基八层的境界,金系真气也弱得不行,在这柄百炼钢剑上激发出剑芒的难度太大。

    仲杳风轻云淡的转换话题:“想跟小竹比剑,行啊,不过最近我瞅着好玩,学了小竹的清风洗灵剑。要不你先跟我比比,你如果比不过我这个徒弟,又哪来的资格去找师傅呢?”

    伯明翰呆了呆,仰头大笑,笑出了泪花。

    他擦着泪花说:“小杳啊小杳,你还真懂得维护你小竹姐。这么不自量力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吧,到时候伤着了你,我可不好向小竹交差。”

    仲杳说:“也不必真打,就比比谁的剑芒长,如何?”

    伯明翰又呆了呆,脸上渐渐浮起不忍之色。

    他摇头叹气:“好!”(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