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二十五 狐父猫女
    “看这架势,最多再过六七天,魔魇就要跨过深谷,吞噬这边的土地。”

    涂糊的声音微微颤抖,对着仲杳又是一个长揖:“我得赶紧通知大家马上迁徙,这就告辞。”

    仲杳倒没忘正事,他叫住涂糊:“你们准备向哪里迁移?会夺占人族的居所吗?”

    涂糊愣了愣,叹道:“我和几个好友自然不会,但其他妖怪他们没什么顾忌。”

    危难逼近,仲杳的脑子越发清醒,他沉声道:“若你刚才的话都是真的,那你该是知恩图报之人。我也不要你衔草结环,只要你劝住那些妖怪,让他们不要与人族起冲突,你可能办到?”

    涂糊胖脸抖着,似乎就要答应,旋又苦笑:“我们几个倒有藏身之处,可以暂时避避。但那里太小,容不下太多妖怪。要约束住他们,又没有庇护之所,这就难办了。”

    他摇着头说:“若是我修为高一些,杀光他们倒也不惧。奈何我在贯山群妖里不过平平无奇,办不到啊。”

    听他这么说,仲杳反而觉得不靠谱,为了报恩就去杀同类?

    你是一根筋到底呢,还是真的没脑子,或者当我没脑子?

    顾不得深究,仲杳将他仓促之间想到的说出来:“我准备建座护山大阵,幅员虽小,护不住整座贯山,让一些妖怪暂避魔魇还是够的。”

    “你只要劝住他们,在仲家堡外等候,七天不,五天之后,自有消息。”

    说完他伸手从背篓中摄出一柄竹剑,并指为刀,吐出真气,在剑背上刻下“仲杳”二字。

    将竹剑递给涂糊,仲杳说:“以此为信。”

    涂糊咬咬牙道:“也是件大功德,涂糊做了!”

    狐妖晃晃脑袋,一对长长狐耳在头上蹦出来,配搭着那张猥琐与俊秀兼具的人脸,以及赛过肥猪的身体,真是喜感十足。若不是大事不妙,仲杳都差点笑出了声。

    狐妖从两只耳朵上各捋下一搓毛,揉成团递给仲杳:“等堡主准备好了,将这团毛烧掉,我便会知道。”

    一人一妖换过信物,涂糊匆匆离去,紫萝还在念叨:“真的就这么放走了?这是害了你爹的狐妖哦!”

    仲杳很严肃的回应:“人之为人,得讲忠孝仁义,现在这事,孝就得让位给义了。阻止妖怪攻击人族,就是眼前的大义。只要有一丝可能,都该尝试。”

    紫萝哼道:“就跟你忽悠人家一样,护山大阵你哪来这个啊?”

    “我说有就有”

    仲杳懒得解释,吩咐道:“把我带到后山深谷边,好好看看魔魇的情况。”

    紫萝小声嘀咕:“咱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眼角瞄瞄山神庙外垮塌的山崖,仲杳心虚的问:“什么事?”

    紫萝呵呵笑着,笑得同样心虚:“没、没什么。”

    主仆俩打着哑谜,其实心中透亮。

    忘了那四个外地修士!

    看情形就算没摔死,也被活埋了吧。

    是紫萝把那四人摆在山崖边,求个齐齐整整,她是直接凶手。但用灌注了九土真气的石头拍得他们动弹不得,而后大战涂糊,震塌了山崖的,又是仲杳。

    主仆俩没有杀人之心,那四个倒霉蛋却是因他们而死,心中有愧,心里有鬼,干脆默契的装失忆了。

    紫丝牵着仲杳飘向山神庙后,山下的大堆土石里,一蓬泥土喷发,黑袍人从地下爬了出来。

    黑袍人满脸血污,顾不上收拾,四下找寻,很快把另外三个人挖了出来。

    四人相互扶持,仓皇离开,没一人回头。

    出了山林,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平缓山脊,黑袍人终究不甘心:“这一趟连宝贝都没见到,真的就这么走了吗?”

    壮汉瓮声瓮气的嚷嚷:“不走还干什么?那小子好生厉害,被他袖中的丝线一碰,我就泄光了!”

    女子捂着脸附和道:“我也一样,我是说真气。方老大我真陪不了你,现在我这脸怕是平了吧。得赶紧回去找药膏,不然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旁边青年咿咿唔唔的,大着舌头说不出话,刚才像是咬得东西太多,连自己舌头也咬了。

    女子没好气的说:“吕秀才你想说什么我可清楚得很,把我当便宜捡,没门!你哪不咬,偏偏咬那、那里,简直毫无廉耻!”

    壮汉哼道:“我看他不是没廉耻,是没人性,连我咳咳。”

    刚才四个人叠罗汉的情形着实不堪,连壮汉都觉说不出口。

    黑袍人还在努力挽回:“小妹你别担心脸,我这有药膏。我们可以先回叔家镇休养,观望一下风色。”

    “我也想通了,这并不是针对我们的陷阱。贯山藏龙卧虎,不是善与之地。一个小小寨堡的堡主,还是个弱冠少年,就深不可测,必然是凭借了异宝。”

    “这说明天外飞石是有的,只是本地人不在意,对我们而言,这恰恰是个机会!”

    黑袍人说得起劲,鼻血又挂下两行:“方才仲堡主还驱散了我们的魇气,这是个善缘!我们完全可以借道谢之机,跟在他身边伺机而动!”

    青年呜呜叫着,颇为急切,可惜连个囫囵的字都吐不出来。

    壮汉犹豫起来:“那小子是个好人呢,这么欺瞒人家,不太好吧?”

    女子语气无比消沉:“换在以前倒没什么,现在我这张脸,哪见得了人呀?让人家嫌弃的话,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黑袍人先对壮汉说:“我们又不是要对他不利,就是找宝贝而已,到时帮他做点事情,宝贝到手就走,两不相欠。”

    再奚落女子:“小妹你别想多了,人家年少有为,还有娇妻待娶,哪会多看你一眼?在叔家镇咱们远远见过叔家嫡女,那是你能比的?”

    女子恼怒跺脚,青年继续呜呜呜。

    伙伴心气都不高,黑袍人更卖力的鼓舞:“为什么我们次次寻宝都受阻呢,还不是因为我们机缘巧合,练成了四象元灵阵?”

    “能让四人气机相融,灵基共用,这等法门本身就是逆天的宝贝,我们已经遭了天妒啊!”

    “不过修行就是逆天而为,有进无退!只有找到天外飞石这等异宝,我们这辈子才能安稳!”

    “眼前这点挫折,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就此退缩的话,就不怕抱憾终身吗?”

    默然片刻,女子叹道:“总之先回叔家镇吧。”

    壮汉则揉着肚皮说:“得去吃顿好的,暂时不吃肉了。”

    青年揉着嘴巴,呜呜点头。

    摩夷四杰绕过仲家堡,灰溜溜直奔叔家镇而去,贯山深处,狐妖涂糊也回到了自己的巢穴。

    密林洼地的角落里,涂糊散去人形,变回一只黄白相间的狐狸。除了尾巴大点,肚腩肥点,四肢显得短了些,看上去还是只普通的狐狸。

    像是近乡情怯,他在一丛灌木前徘徊了许久,唧唧叫了两声,闭着眼睛纵身一跃。

    蓬的一下,狐狸头下尾上,直直卡在洞口。

    小短腿蹬着,大尾巴晃着,肚腩一点点挤大,最后变成一坨浑圆毛球。

    尾巴急速甩动,带着身体转起了圈,啵的一声响动,他终于钻进了洞里。

    地下深处,类似紫萝凿出的灰岩洞穴里,狐狸夹着尾巴,小心谨慎的前进,不时凑到地面墙上嗅探一番。

    挤过若干洞口,避过各类机关,进到一处空旷洞穴。

    顶壁嵌着若干夜明珠,投下白昼般的光亮,洞内水潭清冽、小溪潺潺、木屋连檐,竟是片世外桃源的景象。

    狐狸呆呆望着这片美景,眼里渐渐升起泪雾。

    看到木屋前晾着被褥,还铺着各种坚果,狐狸龇牙咧嘴,竟然露出了笑容。

    他唧唧叫着,四腿翻飞,朝着水潭奔去。

    胖狐狸高高跃起,眼见要投进水潭里,黑黢黢毛茸茸的尾巴骤然自半空中浮出,呼啦一抽,正中狐狸的脸。

    狐狸惨叫着高高飞起,升到顶点,烟气弥散,变成人形。

    “黑黑!”

    顶着一张猪头脸的胖子涂糊落地,惊喜的叫道。

    水潭前,一只黑猫落地,尾巴直直竖着,朝涂糊嘶嘶哈气。

    细看这猫不是全黑,隐有豹纹般的块块花纹,眼如碧玉,耳朵圆圆短短,煞是可爱。

    烟气升起,黑猫变成少女,她身材娇小,留着短短的瓜皮头,还残有猫的特征。两只圆耳朵依旧支在脑侧,细长猫尾在身后游动不定,宛如灵蛇。

    “你还知道这是你家吗?”

    少女的嗓门尖尖细细,愤恨的道:“七年了!你已经七年没回来了!我也长大了,不再是黑黑,我叫涂黑!”

    涂糊看着少女,笑得无比灿烂:“我还是回来了嘛,看来他们照料得不错,你真的长大了。”

    少女怒哼:“师傅们对我很好,不像你,根本不在意我,不在意这个家!”

    涂糊伸展双臂:“是是,是爹的错,来,让爹抱抱,就像以前一样。”

    猫尾摆在身前,急速摇动,少女抱着胳膊说:“我是猫妖,我爹哪会是狐妖!”

    涂糊的笑容渐渐消失,盘腿坐在地上,哀苦叹气:“爹也不想离开你,可魔魇太凶恶了,爹为了照顾你那些小伙伴,只好去了山神庙,然后陷在那里,一睡就是七年。”

    猫尾一僵,少女惊讶的道:“爹你就在山神庙?我去过那好几次烧香拜神,求山神老爷护佑你呢!”

    涂糊呆了呆,嘀咕道:“那些狸猫黄鼠狼什么的,是你带过去的吧?”

    少女愣愣点头:“我看周围没有虎豹豺狼,就招呼它们去那搭窝,怎么了?”

    涂糊先是苦笑,再变作灿烂,摇头说:“没什么没什么,你看还不是叫我爹了?”

    少女抽了抽鼻子,转头说:“你都错过我化形的时候了。”

    涂糊哈哈笑道:“还有机会,你还没化形圆满呢。”

    少女呼的一下闪到涂糊身前,张牙舞爪的道:“最重要的错过了!”

    涂糊抚着少女的黑亮短发,满足的道:“黑黑还好好的,这是最重要的。”

    少女的泪水终于下来了,投进涂糊的怀里,带着哭腔喊道:“爹!”(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