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十九 摩夷四杰
    贯山之巅山高林深,不闻鸟鸣。石阶遍布苔痕,盘徊而上,止于一座破庙前。

    午后时分,斜倚的庙门咣当落地,砸起冉冉烟尘。

    四人鱼贯入庙,个个目光如炬,步履轻灵,竟是修行中人。

    灰衣壮汉,绿衫青年,黄裙女子,黑袍中年,入庙后头尾相护,左右照应,默契而谨慎。

    黑袍人拄着木杖,沉声道:“这里太靠近魔魇,难保不会潜伏些魇气,得万分小心!”

    目光在地上的灰堆上扫了扫,落到正墙下的供桌,又道:“有人拜过山神,几天前的事。”

    女子抬手晃晃,露出腕上的玉环:“不必担心,护心玉没反应。”

    看到供桌后那尊泥像,她笑道:“连个人形都没有,拜的是谁啊?别是鼠妖捡了神位冒充山神吧,在咱们贺州就出过这笑话。”

    泥像就是堆下粗上细的黄土,完全没有细节。

    壮汉松开按在刀柄上的手,咋呼起来:“管它是啥呢,山神庙不都这样吗?“

    “还说鼠妖,刚才是谁吓得不行,进庙子就像耗子进猫窝一样,真是落咱们摩夷四杰的脸面!”

    这话显然不是说黄裙女子,她掩嘴笑着,看向绿衫青年。

    青年没好气的训道:“就你胆子大,咱们都像你这样,早成摩夷四鬼了!”

    接着皱起眉头:“不对,离魔魇这么近,怎么可能还有山神?”

    壮汉耸肩,不以为然:“山野愚夫懂个鸟,怕不是以为多烧点香,就能把山神老爷请回来。”

    黑袍人再扫视了一圈,才走到供桌前:“不管有没有,既然有人拜,我们跟着拜拜总是好的。”

    桌上还有不少没烧的线香,黑袍人拿起几根撮成束,手一晃,指头冒起火苗,点着了香。

    “本洲修士方天德,为访异宝而来,借贵地稍歇,求神灵护佑平安。”

    “若能得宝而还,定然重塑金身,保香火不绝。”

    黑袍人恭敬拜下,另三人对眼看看,过来跟着拜了。

    “我乃赵霸刀”

    “筑基修士吕渺剑”

    “小女子黄小梅”

    拜过之后,黑袍人说:“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不要急着下去。”

    绿衫青年附和:“咱们快马加鞭,穿山越岭,四天就到了这。他人便是得了消息,也未必来得这么快,明天下谷也来得及。”

    四人卸下背囊,捡来枯枝草叶,燃起篝火烧水歇息。

    庙中阴暗,火光摇曳,映得四张脸飘摇不定。

    黄裙女子唏嘘道:“真不知我发了什么昏,跟着你们跑来这里。也不奢望拿到那宝贝,只要能平安回去,我就找人嫁了。”

    三个男人同时咳嗽,壮汉嚷嚷:“每次你一说这个,咱们就得遭难!最轻都得扒层皮,灵验得很!”

    女子白他一眼:“你这不还活着吗?”

    壮汉晃着蒲扇大的巴掌:“这里不一样,是魔魇之地!”

    这话出口,连黑袍人在内,四人都不由自主的侧身溜眼。

    还是光天化日,却觉隐隐凉风拂背,似乎有什么鬼魅就在身后。

    青年咳嗽两声掩饰,问黑袍人:“说起这宝贝,我还是有些怀疑。真是上品灵基,别说我们这些筑基修士,就算是金丹真人也会眼热,为何几十年来无人理会?”

    “那藏宝图会不会是个陷阱?”

    “我知道路上说过几次,眼下到了地头,还是有些不放心。”

    黑袍人矜持轻笑:“原本我和你们一样心里打鼓,昨日到了叔家镇,就再无怀疑。”

    他从怀里掏出块血迹斑斑的鹿皮,丢进火堆里,正大口嚼着干肉的壮汉,以及摩挲着手腕玉环的女子都惊呼出声。

    黑袍人说:“这是假的“

    伸手要去捡鹿皮的壮汉和女子呆住,青年虽然没动,眼里也精光闪烁。

    黑袍人再道:“为兄一直瞒着你们,并非存有不轨之念,而是怕你们知道后多了份担待。这毕竟是金丹真人身边流出的消息,那等大能,难保不会掐指一算,就算到有谁与此有关。”

    三人脸色骤然凝重,不约而同的点头。

    “现在置身魔魇之地,天机混淆,自不必担心了。”

    黑袍人捋着颌下短须说:“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真人苦寻三十年未得,那就是无缘,也怨不得我们。”

    女子低呼:“昨日在叔家镇,老方你问到的那个高先生,莫非就是”

    黑袍人和绿衫青年同时竖指嘘声,女子也警醒的闭嘴,没把名字说出来。

    “没错,就是那位。”

    黑袍人说:“他可不是闭关三十年,而是在这里寻了三十年宝。”

    另三人相互对视,震动不已,却并未怀疑。

    论修为黑袍人不是他们四人里最强的,论消息他是最灵通的,有时候灵通得匪夷所思。

    比如某位金丹真人一口气铲平横山十八妖巢,不是为了惩恶除妖,而是凑一味治痔疮的药材。

    最初他们压根不信,金丹真人怎么可能还得痔疮?

    直到后来,这位真人与另一真人翻脸,对方当做笑话广告天下,才让他们心服口服。

    “那位隐匿踪迹三十年,五日前忽然出现在岱山镇魇大阵。身居阵主高位,却神色郁郁。跟旁人闲聊的时候,自嘲的说枯守贯山三十年。”

    黑袍人傲然的道:“这摩夷洲内,三千年来尚未寻获的宝物,为兄恰好知道不少。不知下落的宝贝不计其数,值得真人苦寻的就那么几件。跟贯山此处水土相符的,便是那件了。”

    女子两眼发亮:“天外飞石!”

    黑袍人点头:“所以我才带着你们披星戴月赶过来,在叔家镇问到确有那位的行踪,呆的时日也吻合,那就确凿无误了。”

    壮汉咧嘴笑着,想到什么,笑容渐渐消失。

    他颓然叹道:“咱们每次都能抢先赶到,可每次都会出些莫名其妙的岔子,没一次拿到过宝贝,这次我觉得也一样。”

    他怒视女子:“说不定就是你黄小妹带来的霉气!”

    女子挥袖,发出一股无形气劲啪的拍在壮汉脸上,怒声说:“赵疤刀你还好意思说我?哪次不是你冒冒失失惹的祸!”

    壮汉呼痛:“说了别打脸!”

    两人撕掰起来,另两人习以为常,并不在意。

    绿衫青年皱眉道:“这次我们会不会败在来得太快,不谙本地水土人情这点上?昨日我就提过,山下有个仲家堡,应该先去那打探一下。”

    黑袍人先是叹息,再扬眉振作:“我们四人草根出身,气运不足,屡屡受挫,这很平常。”

    “吕秀才你考虑的也是,不过那仲家堡的堡主新丧,新堡主只是弱冠少年。我们现身,只会令仲家警觉,说不定会阻扰我们寻宝。”

    “贯山此处人人修行,哪怕只是一家小小的寨堡,也有炼气宗师,何必徒增烦扰。”

    青年想想也是,无奈点头。

    女子插话道:“昨日我听到饭庄老板提到那仲家,说新堡主马上要成他们叔家姑爷,得多治备食材,候着办婚宴。”

    青年笑道:“你是无意间听到,我是有心打听过。”

    “那位新堡主年方十五,修为低微,才筑基二层,贪吃贪玩,就是个少年纨绔。”

    “仲家前堡主是炼气二层的宗师,正当壮年,七年前救援另一家落下旧伤,前几日复发暴毙。现在仲家堡就剩个老宗师撑着,我看那个叫仲杳的少年,就是仲家堡最后一代堡主了。”

    青年摇头叹息:“叔家娇女才貌双绝,并非池中之物,竟要嫁给仲家那纨绔,真是可惜。”

    女子取笑:“哪是什么可惜,我看你是馋那叔家姑娘的身子!”

    青年尴尬咳嗽,黑袍人说:“可惜的是,仲家千百年来蹲在宝贝边上,到头来却是帮咱们守宝。”

    “贯山毗邻魔魇,几千年了都没被完全吞掉。七年前魔魇涌动过一次,却只吞了一家,我看就是这宝贝镇着。”

    壮汉居然面露不忍:“那我们拿了,他们岂不是要完?”

    女子合掌垂目,作祈祷状:“等得手了警示他们,劝他们搬走,也是件功德。”

    壮汉摇头:“怕是不会信。”

    又摊开手笑道:“那就怪不得咱们了。”

    黑袍人摆着手说:“说得像捡块石头般轻巧,谁知道有多少凶险。”

    话虽如此,目光也有些发飘。

    壮汉豪气勃发:“咱们好歹都是筑基后期,还有小妹的护心玉示警,拿了宝贝就跑,魔魇还能飞不成?”

    女子憧憬道:“真能拿到,不求修到结丹,能到炼气圆满,青春常驻,就已无憾了。”

    青年晒然:“小妹你志气太小,炼气哪够,我此生誓结金丹!”

    壮汉搓着下巴嘀咕:“炼气宗师就能横行天下,吃香喝辣了,一辈子耗在修行上恁是无趣。”

    他拿胳膊肘撞撞:“老方,你呢?”

    削痩阴桀的黑袍人幽幽道:“我没你们那么多念想,只为活得更久”

    庙外忽然响起窸窸窣窣的细声,四人一跳而起,灭火扯背囊躲门边一气呵成,毫无声息。

    八只眼睛透过门缝,瞅到一头小兽自庙门外溜过。小兽头尖尾大,鳞片覆体,步履迟缓,在地上嗅来嗅去。

    壮汉吞了口唾沫,低声说:“鲮鲤我又饿了。”

    黑袍人说:“小心”

    幽绿剑芒瞬闪,小小兽头高高飞起。

    无形气劲袭出,将无头的鲮鲤卷进庙门。

    青年舔着嘴唇说:“我也馋了。”

    女子笑道:“正缺鲮鲤尾鳞做药。”

    看到脖颈断面骨白血红,黑袍人松了口气,不再说话。

    小半个时辰后,烤肉香味飘出,庙内欢声笑语。

    笑声顿了顿后继续,庙外出现一个少年。

    少年披麻戴孝,背着大背篓,一步一个脚印,走得异常沉稳。

    闻到香味,少年神色骤变。

    再走了几步,透过大开的庙门,看清里面有三男一女,围坐在火堆旁边吃边聊。

    四人愕然转头,气机却早已蓄势待发。

    少年略略扫了四人一眼,目光落在烤架上,那里只剩一小块烤得金黄流油的背脊。

    再看四人,满嘴油光,一地骨头,还有鳞片毛皮之类的杂物。

    少年摊手:“哦豁”(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