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十六 奇怪的叔叔
    天已破晓,紫萝乖乖坐在桌边,仲杳坐在床边,打着呵欠审问。

    “还是不想说吗?”

    问话的时候,他摆弄着手腕上的草环。

    拜紫萝“偷吸”所赐,他发现了草环的妙用。

    草环伸展成纤细长鞭,一会竖得直直的,一会像蛇般盘绕扭曲,还变成水草,像在激流中摇曳生姿。

    看仲杳换着花样摆弄草环,紫萝呲牙咧嘴,想跳过去咬他却又不敢。

    她用自己发丝编织的这个“住处”,已经被仲杳夺走了控制权,成了他的法器。

    草环完全随仲杳的心意而动,高兴的话凭空织出文字都行,真正的能力应该是捆人缚妖。

    见紫萝还在抗拒,仲杳宣布:“这件法器就叫捆妖索好了!”

    紫萝终于爆发:“这是我的发丝,根本不是什么破烂法器,起码是件灵器!”

    “还有啊,要起名字的话,也该是我来取,得叫紫萝灵丝!”

    连器物名字都要计较,处处强调等级资历,果然是千年老妖。

    仲杳笑道:“那就先叫捆妖萝丝,只要你老实交代,就换成你的名字。”

    紫萝嗤声冷笑:“把我当什么了,小孩子吗?”

    也是小孩子,只有小孩子才强调自己不是小孩子。

    帐篷外鸡鸣狗吠,仲杳无心跟她玩闹:“不想说就躲起来吧,待会就有人来了,我还没想好怎么解释你的来历。”

    紫萝刚松了口气,仲杳又说:“你什么时候交代清楚,什么时候才能吸灵气,这不是开玩笑。”

    那其实不是什么吸,而是她与仲杳的根土建立先天循环,从循环中获取先天灵气,对仲杳来说并无损失。

    人族里的妖修是把妖当做灵基,到他这却反过来了,他成了妖怪的灵基,还好他掌握着主动权。

    紫萝小脸抽搐,痛苦的天人不,天妖交战。

    最终她颓然叹气,顺从本心。

    她低声说:“我的确忘了很多事,不过跟魔魇有关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

    她的语气变得严肃:“你想挡住魔魇,那是痴人说梦。真的想保护这里的人,就尽快带着他们搬走,走得越远越好。“

    仲杳摆手:“你当然害怕魔魇,只是一点魇气就把你以前的你弄得求死不能,还得找我帮忙。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只是想从你这知道一些事情,有没有用也不由你判断,就把你还记得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吧。”

    紫萝气得紫发飞扬:“你”

    她撅着嘴转开头,哼道:“就算我只记得一丁点事情,也不是三五天能说完的。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记得起来的自会告诉你。”

    仲杳想伸手摸她的头,这才是乖孩子嘛。

    “你知道我们贯山仲家吗?”

    “你认识仲家先祖吗?”

    “你为什么躲在我们仲家堡下面,还正好是祠堂的位置?”

    一连串问题,紫萝的回应都是摇头,暗红眼瞳满是茫然。

    “我只记得自己很早就睡在这了,那时候上面连活人都没有,哪来的死人呢。”

    她的记忆异常破碎:“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清楚,只记得我跟总之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跟很多很多东西还有人族打过,交了很多很多朋友,人族也有,但什么仲家,完全不记得。”

    渐渐的她脸上浮起恐惧:“我一直在做噩梦,我想醒过来。可那种黑糊糊的雾气越来越浓,我越来越没力气,越来越像裂开了,看着另外一部分变成可怕的怪物。”

    仲杳问到时间,她完全没有概念,但提到了一件事。

    她骄傲的拍着胸口说:“以前的我尺寸大得很哟,别说现在的小小山头,整座贯山的地下都有我的枝条!”

    说着她又陷入了迷惘:“好像还有河,我的一半泡在水里呢,那是我吗?”

    仲杳呵呵:“你就吹吧”

    先不说贯山那么大,就说什么水陆两栖,那你到底是藤萝妖还是水蛇妖?

    他用不经意的语气问到关键问题:“你在等谁?”

    “当然是唔”

    紫萝差点就说出口了,下一刻赶紧咬舌头,咬得眼泪花都出来了,捂着嘴哀怨的瞪仲杳。

    瞪了好一会,紫萝转开头说:“那是我唯一记得的事情,也是我的使命,我不会说出来的。而且跟你们仲家无关,你要逼问,就别怪我编故事了。”

    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仲杳追问也没意义,他换了个问题:“为什么要藏着土地公的神像?土地庙也在你楼上,你是在冒充土地公吗?”

    紫萝鄙夷的冷笑:“冒充?我还需要冒充土地?真是好笑!”

    “我曾经是”

    说到这她呆了呆,抱头呻吟:“我曾经是什么记不起来了。”

    仲杳追问:“是河神?山神?”

    紫萝猛烈摇头,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她眨眨眼,恍然的道:“对了,你真想挡住魔魇,就得先解决掉山神。”

    咦,真的还有山神?

    “我不知道那还是不是山神,只是有隐约的感觉,贯山仍然有主。”

    “它肯定已经被魇气侵蚀,变得非常虚弱,也非常危险。”

    “不先解决掉它,等魔魇到来,它会变成非常可怕的怪物,金丹真人都不是它的敌手。”

    仲杳神色渐渐凝重,紫萝说得没错!

    她的前身只是睡在仲家堡地下,就被魇气侵蚀得快完蛋了,贯山如果真的还有山神,处境必然比她还糟糕。

    而且他的便宜老爸是在山神庙外吃花面狸完蛋的,那里一直是绝对安全的地方,从未出现过成型的魇气,偏偏就中了招。

    这么一想,魇气不就是山神庙里放出的?

    看来必须去一趟山神庙,还得尽快。

    仲杳正在沉思,帐外响起脚步声,紫萝不待他吩咐,化作紫光投入藤萝。

    帐篷里多了圈藤萝,还得费口舌跟大家解释,仲杳头痛的叹气。

    紫光闪动,紫萝又跳了出来。

    “今天得给我再吸一口!”

    她凶巴巴的威胁:“不然我什么事情都会忘光的!”

    仲杳终于忍不住揉了揉紫萝的头,这头紫发还真是丝般的柔滑。

    他用宠溺的语气说:“行行,还可以免费续杯。”

    终究是他净化的藤萝灵种,算起来该是他的女儿。

    紫萝打了个寒噤,叉腰骂道:“还说你没有特别的癖好!”

    “堡主堡主!”

    紫萝刚躲起来,脆嫩的叫声就自帐外传来。

    这是另一个小女孩,他的丫鬟王马力。

    “我把你要的水果带来啦!”

    木阶梯踩得嘎吱摇晃,一个大得出奇的竹筐顶开帐门。

    娇娇小小的丫头,顶着满筐的苹果、梨子、山竹、桑葚进了帐篷,起码六七十斤重的竹筐被她轻巧的搬到桌子上,末了拍拍手,呼的吐出口长气。

    仲杳要吃遍贯山四周的蔬菜水果,被长辈们看做是贪吃本性发作。不过这点嗜好对一堡之主算不了什么,也就尽心在办,却不知他是要寻找二转所需的各类乡土。

    “你也吃,随便拿。”

    仲杳随口说着,却暗自咋舌。

    知道这小丫头力气大,以前还小看不出来,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更奇异的是,她这身力气不是修炼来的,而是天生的。

    她爹王马夫就以力大无穷著称,名字叫王双牛,意思是能拉得两头牛倒走。生了个女孩,觉得就算是女孩,力气也不能比马小,于是有了这个名字。

    听到自己也能吃,王马力很高兴:“谢谢堡主!”

    小小胳膊往筐里一圈,居然抱起接近三分之一的水果。她呆了呆,偷眼瞅瞅仲杳,晃着胳膊,左甩一个右落一个,去掉了一半,才恋恋不舍的出了帐篷。

    直到她出了帐篷,都没注意到那圈藤萝,看来全副心神都在那筐水果里了。

    仲杳故意咳嗽,帐外哎哟一声,哗啦乱响。

    仲杳忍着笑说:“以后叫我杳叔,不准叫堡主。”

    王马力慌慌张张应道:“是,堡主不,杳叔!”

    她捡着水果,低声嘀咕:“堡主杳叔没差多少嘛,真是奇怪的叔叔。”

    仲杳在帐内听得清清楚楚,暗说是啊,喜欢逗小姑娘的家伙,都是怪蜀黍。

    帐外又响起熟悉的脆声:“马力啊,抱得起吗?”

    “不,我不吃,你小心点。”

    “阿杳!练剑了!”

    这是个大姑娘,逗她会付出惨重代价,但仲杳乐在其中。(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