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十三 藤萝灵种
    乌黑枝条编织的人形小巧瘦弱,远远看去很像个小女孩,双膝跪压在它身上,抡着石头猛砸的仲杳似乎是个无比残忍的变态罪犯。

    仲杳却是接近麻爪的状态,完全停不下来,也不敢停下来,就怕它散成无数枝条再度跑掉。

    怪物还维持着人形,趁仲杳高举石头的刹那,张嘴喷出浓稠黑气,冲刷得仲杳满头满脸。

    这下子仲杳再也受不住,泪如雨下,剧烈咳嗽。

    不过他手上没停,又一石头砸下来,力道还更大了,石头又蓬的碎成无数块。

    碎石带着九土真气,深深扎进乌黑人形的枝条脑袋里,它如触电般颤栗着,发出更尖锐的叫声。

    “砖来——!”

    仲杳稍稍缓了口气,随手一抓,入手的却不是石块而是石片。

    顾不得挑剔,他顺手将石片戳进怪物的嘴里,尖锐的石片透颈而出,将怪物钉在地上。

    黑气弥散,枝条散开,尖叫声渐渐远去,像沉入了地府。

    仲杳却没放松警惕,他看到脖子部位的枝条在扭动着,怪物又想断枝自保。

    再抓来几块石片,如铆钉般根根扎下,将怪物固定住地上。

    这个乌黑人形应该是藤妖被侵蚀的核心,解决了它,就解决了藤妖。

    乌黑人形还没散开,织成脑袋和身体的枝条都在微微蠕动。仲杳抓起石头噼噼啪啪一顿乱砸,砸得枝条根根糜烂,黢黑汁液流得满地都是。

    九土气海的转动越来越艰涩,真气即将枯竭,仲杳每天能吃的土也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吃土化气。

    正觉难以为继,整个乌黑人形剧烈抽搐,枝条根根散落,却没有遁走。

    仲杳找了块薄而尖利的石片当刀子,准备将这具枝条人形剖开。

    股股黑液自枝条中溢出,枝条急速变色,先变回正常的翠绿藤蔓,再枯萎干裂,最后变成一团乱七八糟的干枯滕条。

    点点紫光自藤条之下升起,在仲杳眼前扩展出一个模糊人影。

    那是个有头瀑布般长发,清纯与美艳兼具,难以言述其美丽的女子。

    “你还是来了……”

    她发出空洞的叹息:“但是……晚了……”

    人影消散,紫光聚为一点,落在仲杳手上。

    是颗藤蔓种子,泛着浅浅紫光。

    仲杳瘫坐在藤条上,喘了好一会,将这颗种子送进嘴里。

    既然能吃竹米,应该也能吃藤蔓种子,只有吃下去,陶碗才能做出鉴定。

    【藤萝灵种,藤属,已被魇气腐坏,可植入根土净化。】

    眼中刷出这样的信息,让仲杳如释重负,果然是那只藤妖。

    不过藤妖并没有害人之意,而是被魇气侵蚀,一直在地下沉眠。在他的九土真气探查下惊醒,惊恐狂乱,才会袭击他。后面冷静了些,发现自己或许能救她,才又来找自己。

    可惜,自己也救不了她,只能帮她解脱。

    所以她才会抱怨,说自己来晚了吧。

    仲杳内视陶碗,涡流中心一点紫光闪烁,正急速吸取着黄气,让涡流转动得更为剧烈。

    青竹之种培植后才成为青竹灵种,现在这个直接就是灵种,净化之后又是一个灵基,可惜仍然不能为他所用。

    做人呢,还是不要太贪心。

    仲杳自我安慰着,至少彻底解决了藤妖,清除了这个大隐患。

    陶碗里的根土正在运转,压得神魂异常沉重。

    仲杳挣扎着起身,准备离开,洞穴深处的壁面忽然哗啦啦垮塌,堆起老高的土堆。

    潺潺水声和莹莹紫光在土堆后亮起,竟然还另有天地。

    仲杳精神一振,莫非这才是掉落环节?

    希望自己手红点……

    爬过土坡,看清坡下的景象,他骤然呆住。

    脚下一崴,仲杳滑下土堆,在石板铺成的天井里咕噜噜转了好几圈,撞在花坛边才停下。

    这里是座小小的三合院,灰墙灰瓦,像是在整块灰岩里凿出来的。院中的天井不过十多步方圆,中心的花坛栽着株一抱粗的树。

    树身窈窕,伸展到两三丈高处,在同样是灰岩的顶壁伸展开密密枝条。

    这些枝条开着浅紫小花,莹莹生辉。一部分穿透灰岩,向上伸展,引下细细水流,沿着枝条流下,汇聚在树下。另一部分贴着顶壁向外延伸,探入垮塌的土堆里,正是那些已经枯死的枝条。

    仔细端详水坛里那株树,仲杳深深抽了口凉气。

    树身隐隐能看出似人的轮廓,正是之前见到的那个长发女子。她高举双臂,在呼喊着什么,那缀满紫花的枝叶就是她的长发。

    这哪里是树,是一株很特别的藤萝,正是藤妖的真身!

    自顶壁流下的水浑浊不堪,水坛里黑气蒸盈。树身正变得灰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似人的轮廓渐渐模糊,紫花也片片黯淡。

    这株藤萝失去了灵种,只残存了些许生机,还在急速消退。

    藤妖果然是被魇气侵蚀了,即便灵种逃离了真身,却还是没逃过魇气。

    一切都结束了,仲杳却难以释怀。

    藤妖这一死,留下了更多谜团。

    这只藤妖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默默无闻的躲在仲家堡下面几百年?

    而且它偏偏躲在后山祠堂地下,没猜错的话,这处天井的正上方,就是祠堂的水井。

    对了,它还跟土地庙有关联,之前枝条包裹着的那尊泥像,应该就是土地公的。

    如此种种表明,这只藤妖跟仲家关系密切,而且很大概率不是敌人。

    他扫视左右和前方的三排石屋,决定一探究竟。

    左边是柴房灶房,右边是饭厅客厅,正房三间,分别是卧室、书房、静室。

    所有器物都是藤条石木所制,柴房没柴灶房没烧火痕迹,饭厅客厅都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两套餐具茶具酒具,卧室只有藤条编织的床柜,没枕头没被褥,书房也只有书架没有书。

    忽略这些异常,仲杳生出强烈的既视感,他似乎跳下了断肠崖,置身小龙女的居所。

    这座小院像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子亲手打造的隐世小家,卧室的门框上吊着一个细藤丝编织的双心结,应该是藤妖的手工。

    仲杳回到天井,看着即将完全枯死的藤妖真身,一股异样的悸动充塞心胸。

    这只藤妖和这座小院,说不定藏着一出跨越了千年时光的悲情大戏,还跟仲家先祖有关。

    可惜,藤妖被自己吃了。

    正发呆时,气海之下震动,陶碗有了动静。

    陶碗中紫光流溢,一颗种子熠熠生辉。

    【藤萝灵种已净化,可转植于上土之沃土,发为藤萝之灵。亦可转为灵基,令他人成就先天青气。】

    又获得了一颗灵种,但跟青竹灵种一样,对仲杳没什么用处。

    看着藤妖本体,辨认出残存的面部轮廓,她大张着嘴在呼唤什么,是在向她等待了几百上千年的那个人求救吗?

    这处居所的种种细节,都印着等候之意。

    仲杳忽然生出强烈的冲动,什么悲情戏,他不忍心,他不喜欢。

    “所谓的‘他人’,必须是人吗?”

    “差不多等于尸体的存在,也可以起效?”

    “灵种是不是就等于妖怪的魂魄?”

    一连串问题浮现,仲杳向陶碗发问。

    他想救活这只藤妖……

    陶碗毫无回应,他却得到了答案。

    他必须尝试,必须赌。

    想了想,仲杳笑笑,他有本钱赌。

    就算失败了,他也没什么损失,最坏的情况不过是再来一次。

    仲杳从土堆里找出长而坚韧的枯枝,将藤妖本体上方的枯死枝条打断。

    把泥土搬运到水坛里吸收黑水,再清掉黑泥,露出本体下方的根茎。

    尽可能去除了魇气,仲杳心中默念,左手掌心一热,散发着浅紫光芒的藤萝灵种显现。

    在根茎下方找到一处缝隙,仲杳将灵种塞了进去,灵种在缝隙里停留了片刻,缓缓沉下。

    仲杳直直的盯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出什么意外。

    他一直在催动九土真气,感应那颗灵种的状况。

    隐隐有什么波动自灵种散发出来,极有节奏的起伏着,仿佛是人的心跳或者呼吸。

    波动渐渐明显,灵种渐渐扩展,像是在与根茎相融。

    过程漫长得仲杳渐渐迷糊,眼皮难以遏制的落下,他的神魂又撑不住了。

    本想警醒,可淡淡的幽香入鼻,心中安定无比,似乎天塌下来都有人帮着挡。

    仲杳头枕胳膊,侧身睡着了。

    那股波动还在继续,渐渐从根茎扩展到树身,树身悄然开裂,褪下块块灰黑朽烂的树皮,溢出片片浅浅紫光。

    等整个树身褪尽,紫光凝结为如瀑发丝,无风而动,高高扬起。

    “是你……”

    紫发中,稚嫩女声呢喃:“我等到你了……”

    缕缕紫发如灵蛇伸展,裹住仲杳,整座小院似乎活了过来。

    “我等了好久啊,等得石头都开花了。”(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