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种仙纪 > 十二 土来!砖来!嘴也来!
种仙纪 十二 土来!砖来!嘴也来!
    条条身影蠕动逼近,抽搐扭动,荡出层层渗人的血腥寒气。

    下一刻,这些身影亮起猩红之色,根根尖刺如恶鬼獠牙。

    陶碗浮现,真气流转,仲杳猛然清醒。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若干枝条如剑,笃笃插入床板。

    “土来!”

    仲杳念如闪电,两手凭空一抓。

    背筐里的淤土股股飞起,在两手间聚成一个大泥团。

    这会的仲杳,看起来真有些像屎壳郎。

    小命要紧,顾不得形象了。

    没想到这只藤妖金蝉脱壳、暗渡陈仓,潜伏在石堡外趁夜偷袭。

    枝条撕裂床板,根根贲张刺向仲杳,却陷进了泥团里。

    更多淤土裹上来,压在枝条中段,将它摁在地板上。

    泥团里的枝条狂躁舞动,挣开淤土,像抱脸虫的肢脚,扑向仲杳脸面。

    枝条之中黑气游离,勾勒出一张面目,难以看清。

    “砖来!”

    仲杳再伸手,一块压帐角的石砖落入手中。

    仲杳抡起石砖,灌入真气,朝着那如骇人大口的枝条正中狠狠拍下。

    石砖碎裂,炸出的烟尘中隐见淡黄光芒,刷得枝条高高扬起,在啪啪脆声中喷溅出大片汁液,褪下块块碎片。

    有如人声的无数惨叫同时响起,枝条后段剧烈翻卷,竟然从淤土之后自行拧断。丢掉被淤土压住的中段,以及遭受重创的前段,剩下的断枝急速缩出帐外。

    “哪里跑!”

    仲杳掀开帐篷追了出去,现在他确认这只藤妖并不强大,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就靠枝条本身攻击,充其量只是血条……不,枝条长而已。

    出帐时倒没忘再吸了块石砖在手,顺带感慨一下,别人都是用剑,他却是用砖,真是土得掉渣。

    刚出帐篷,差点跟另一人迎面撞上,就听仲善存急呼:“堡主!出了什么事!?”

    这小子就守在外面?

    应该是担心他的安全,跟族卫换了班。

    仲杳低喝:“没事,你就守在这,不要声张!”

    说完他朝石堡西面急奔而去,仲善存张嘴要喊,却机警的一巴掌捂住。

    循着真气感应,仲杳追到西面的堡墙下,在一座高塔前停步,正是仲家堡的钟楼。

    听老叔爷说钟楼下面有座土地庙的时候,仲杳就有所猜测,跟藤妖有关的祀土应该就是土地庙的土,土地庙可能是藤妖的一处巢穴。

    本来计划明天来查探,没想到藤妖自己送上门。

    钟楼底部是外墙的一部分,巨石堆砌,非常厚实。上半截是木头搭的,已经朽坏了。

    仲杳催动真气,探查地下的动静。

    神念沉到地下十来尺,猛然落入空旷之处,碰触到腐臭阴冷的气息。

    那气息如无数条毒蛇聚成的蛇潮,朝着他神念扑来,惊得仲杳一个激灵,真气溃散。

    脚下剧烈晃动,地面破开一个大洞,喷出大股泥土裹住仲杳,将他吞进地里。

    坐了长长一截旋转滑梯,等仲杳扶着石壁站起来的时候,九土气海已经充盈得快爆炸了。

    他又饱食了一顿,可惜全是些下等浮土之类的杂土,并没有祀土。

    置身狭长通道,脚底、头顶和壁面土石相间,有人工凿挖的迹象,附满藤蔓苔藓,让仲杳异常惊奇。

    略略感应,这至少是地下十来丈深的地方了,土地庙可不会在这。

    真是没想到,仲家堡里还有这样的秘密世界。

    更让仲杳惊奇的是,头顶和壁面密密麻麻长着发光的苔藓,让他能看清很多东西。

    苔藓上有明显的枝条拖曳痕迹,仲杳捏紧了手里的石砖。

    这是请君入瓮的伎俩……

    他转身准备离开,叫齐人手再来。

    下一刻,又转了回来。

    之前就有诸多疑团,加上今夜遭遇,让仲杳觉得,事情恐怕不是敌我那么简单。

    这只藤妖潜伏在仲家堡起码两三百年了,那时候先辈强得多,炼气宗师满地走,时不时出个结丹大宗师,却没留下一点跟藤妖有关的传闻,说明这家伙根本没活动过。

    现在之所以暴起,完全是因为他用九土真气探查。

    在祠堂里,藤妖的目标直指自己,并没伤害仲家族人。

    佘氏可能只是个意外,仲杳清楚记得,在他一板砖之后,藤妖本来就要退走的。之后的攻击更像是佘氏所为,那时候她被魇气侵蚀了心智,而不是被藤妖控制。

    今夜更奇怪,藤妖如果不先装神弄鬼,而是直接动手,就算他有陶碗庇护,也要吃个大亏。

    那时候藤妖在说什么?

    “救我……”

    幽幽低声自尽头传来,让仲杳起了满身鸡皮疙瘩,没错,就是这个。

    踌躇片刻,仲杳举步,朝通道深处走去。

    通道看似直,却有些弧度和坡度,差不多是绕了一个大圈,又向地下深入了好几丈,尽头被交错扭结的树根挡住。

    吸走树根周围的土,仲杳钻进缝隙,来到一处怪异的洞穴。

    壁面铺着片片黯淡金光,给整个洞穴镀上一层霞光。这些光亮像是无数萤火虫汇聚而成,时刻都在闪烁游动,散聚往复。

    洞穴的各处角落里嵌着巨大树根,仲杳猜测头上可能就是后山。山上那些松柏大树,是在这里盘根错节。

    看清洞穴深处的壁面,仲杳头皮发麻。

    那是无数粗壮枝条,如蛛网般密密麻麻交织着,中间隆起一团瘤子,包裹着接近人体的什么东西,多半就是藤妖的真身。

    藤妖没什么动静,仲杳乍着胆子靠近。

    等他走到十来丈远的地方时,枝条窸窸窣窣动了。

    那团瘤子被枝条撑着,缓缓迎向仲杳。

    一根根枝条展开,瘤子里的东西露了出来,居然是座神像。朽蚀得看不到任何细节和颜料,就是团人形黄土。

    神像哗啦崩解,烟尘中,两根枝条伸向仲杳,有些像手臂。

    手臂之后,模糊身影显现,又发出那种低语:“救我……”

    没等仲杳回应,那两根枝条扭结成尖利的长矛,带着隐隐黑气,刺向仲杳。

    “你特么做的跟说的不一样啊!”

    仲杳侧身避开,抡着石砖劈砸,石砖中的九土真气让枝条颇为忌惮,还没触到就赶紧偏开。

    洞穴壁面的枝条大网震荡起来,抽出根根枝条,加入到围攻中。枝条上泛着淡淡黑气,散逸的气息仲杳很熟悉,正是魇气。

    “救我——!”

    藤妖攻击更急,同时呼声也更急。

    小竹说得对,就不存在什么土系剑修。

    仲杳颇为恼火的想着,他知道这只藤妖的处境了。

    可他自保有余,攻击不足,毕竟九土真气没有什么招数。

    “有诚意的话就把脑门送上来让我砸啊!”

    他抡着石砖,逼开越来越密集的枝条,对枝条后面的模糊身影喊:“没脑门的话面门也可以!”

    洞穴震动,后方壁面上,整张枝条大网都扯开了。

    无数枝条哗哗涌动,自半空纷纷扬扬射落。

    仲杳不得不加大真气的输出,九土真气在他体外旋转鼓荡,凝成隐隐的灰黄光膜,枝条纷纷避让,在地上射出团团烟尘。

    顷刻之间,藤蔓枝条织成一圈网笼,将仲杳封在笼中。

    真气即将告竭,仲杳正在发急,那个身影挤入笼中,自上方探下了头。

    那依旧是根根枝条,只是更为纤细,编织成近似人脸的样子。发丝如瀑,却又如细蛇蠕动,类似美杜莎的形象吓了仲杳一跳。

    枝条人脸张嘴,吐出同样是枝条编织的长舌。

    “我……来……”

    藤妖呢喃着,舌头却扭成尖刺,刺向仲杳额头。

    “死——!”

    藤妖张嘴咆哮,发丝变作长针,也跟着刺下。

    距离太近避无可避,仲杳只能举起石砖,挡偏舌刺,再朝藤妖的面门砸去。

    石砖砸中藤妖的额头,碎成无数细小碎石,刷了个藤妖劈头盖脸。

    藤妖脑袋高仰,带得发丝飘飞,仲杳见是机会,一把抓住还没缩回去的舌刺。

    深吸一口气,仲杳张嘴、低头,狠狠咬住由细嫩枝条编织成的舌刺。

    九土真气推转,他使劲吮吸,像在祠堂水井里干过的那样。

    藤妖发出有些像哭泣的尖利嚎叫,舌刺后段啪啪断裂,又要断枝而退。

    仲杳哪肯放过,抓着舌刺发力猛拽,把藤妖的脑袋拉到嘴前。

    吐出已经枯裂的枝条,仲杳抱住藤妖的脑袋,一口啃下,该是鼻子的部位全进了他嘴里。

    景象有些不堪,不过咬的是枝条又不是人,而且口感味道都近似折耳根,仲杳没一点心理障碍。

    就是魇气的浓度有些高,像吃了满口的小米辣,呛得仲杳涕泪皆下,咽喉胸腹如猛火灼烧。

    这是陶碗给他带来的另一个好处,他根本不惧怕腐、毒、瘴、蛊之类的侵害,魇气也一样。七年来他吃的土里,各种有害物质累积起来足以干掉仲家堡里所有人上百遍,却不能侵蚀他丝毫。

    不过只谈毒性不谈剂量就是耍流氓,魇气太浓的话,仲杳也不敢肯定自己不会中招。

    藤妖奋力挣扎,罩住仲杳的粗壮枝条震颤抖动,拧成根根长矛。

    长矛将要刺下时,仲杳的九土气海也转得如飓风般猛烈,他改吸为推,将激流般的真气送入枝条中。

    藤妖剧烈颤抖,枝条急速褪色、变脆、散落,周围的长矛枝条僵在戳刺的姿态,却再落不下半分。

    噼噼啪啪脆响不断,人形枝条外层剥落,露出无数乌黑黏稠的枝条,仿佛褪去了皮肤的恐怖血肉。

    若干枝条又如手臂般伸出,上面的黏液凝固成狰狞尖刺,就如无数刺剑,带起股股令人晕眩的腥风,劈头盖脸的卷向仲杳。

    “土来——!”

    仲杳手一抓,从地上拉起粗壮泥蛇,冲散尖刺枝条,撞得乌黑人形连连后退。

    “砖来——!”

    另一手又抓起块石头,追上去照着面门拍下。

    黑气溃散,像鲜血飞溅,乌黑人形被拍倒在地上,嘶叫连天。

    “区区折耳根,还敢这么嚣张!老老实实当食材不是很好吗?”

    仲杳得势不饶藤,直接扑到那家伙身上,抡起石头左右开弓,砸得黑气股股喷溅。(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