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十 仙缘与我无缘
    会议继续,仲至强仲至重对视一眼,出列请罪。

    谁想得到这个废物少堡主竟是个修行天才,城府又如此深呢。拿他和季小竹当筹码这事,就是胁主犯上,不摆足认罪的姿态,可过不了关。

    “不怪二位叔叔……”

    仲杳很大度的说:“既然你们已经发出邀约了,也不必修正,等伯家叔家的人到了,我自己来处理。”

    两人稍稍安心,又有些好奇,仲杳要怎么把三家联合在一起。

    其他长辈也在追问,这可是目前最要紧的事情。

    仲杳此时哪有什么想法,不过是敷衍:“事有轻重缓急,藤妖的麻烦得先解决掉。至于魔魇,魔魇将近也只是猜测,还得进一步确认。”

    见仲长老欲言又止,补充道:“当然也得加紧准备,护堡大阵要重启,还缺不少材料吧,这也得到头七,等那两家的人到了再说。”

    护堡大阵是祖宗唯一留存下来的宝贝,可以把各种灵基的灵气聚为一体,撑起抵御魔魇的屏障,这是各家祖宗能在贯山扎根的最大底气。可惜大阵并非坚不可摧,否则贯山四家也不会变成贯山三家。

    再商量了一些细节,确定明日去水潭探查藤妖的情况,会议结束。各房管事风风火火忙起来,去张罗仲杳要求的“外书房”。

    仲杳先离开了,仲承业仲承林两个老辈还在犯嘀咕。

    仲承林说:“小杳对祖宗之法很不上心啊,这可不好。”

    仲长老叹气:“非常时期得有非常人嘛,就是……”

    老宗师捋着花白胡子,不以为然的道:“什么外书房,这时候不该努力修行吗?还想着看书,不务正业!”

    仲至强仲至重则在走廊里低语,仲至重低沉的道:“外书房就是个新的庶务房吧,以后什么号令,都得从那里出了。小杳这心思真是深沉巧妙,不落痕迹啊。”

    仲至强勉强笑着:“咱们正好换房,那是你头痛的事了。总之得收起长辈的做派,小心行事。小杳刚继位就揭破藤妖,我爹都惟命是从,气势比至正还足啊。”

    仲至重心有戚戚的慨叹:“小杳看似宽和,其实比大哥强厉得多。七年啊,生生忍了七年,这心性真是非人。”

    仲至强振作起来:“也不要想得那么偏,小杳不是点了善存当管事吗,要相信善存的品行,他会辅佐好的。”

    仲杳要知道自己得了个“阴忍非人”的评语,肯定得喊冤,这不是基本操作吗?

    他猜得到长辈对自己没什么好评价,不过也不在乎,大权在握就行。

    回到原本的房间收拾,仲杳意外的发现桌上多了副卷轴。

    手刚碰到,卷轴就溢出缕缕彩光,凝成一行字。

    “要寻仙缘,便启此卷。”

    字迹异常熟悉,正是高先生的。

    仲杳深深抽了口凉气,压着嗓子,不让自己叫出声。

    高先生,果然是个世外高人!

    那一刻他鼻息都是灼热的……

    仙缘!

    这是仙缘!

    是他在这个世界,本该享受到的正统门径!

    他拿起卷轴,正要打开,一个激灵,又止住了。

    自己哪还需要仙缘呢,体内的陶碗就是啊。

    没猜错的话,展开卷轴就有奇遇,细节不清楚,但自己肯定得离开这了。

    卷轴忽然变成烧红的烙铁,仲杳手一抖,把卷轴丢回桌上。

    他背着手,绕着桌子转起了圈。

    转了几十圈,他又拿起卷轴,却塞进了包裹里。

    先不急,等他解决了仲家堡的危机,再来决定接不接这份仙缘。

    自己还真是苦命啊,仙缘就在眼前却不能接,还得勤勤恳恳的吃土。

    仲杳正在喟叹,有人敲门。

    只敲了两下门就推开,自然是季小竹了。

    一身白衣的少女进来也不说话,就瞪着仲杳,瞪得他汗毛起立。

    少女忽然骈指为剑,低喝“接招”,射出道薄薄清光,直袭仲杳胸口。

    仲杳举掌运气,稀薄白光还未在掌心聚起,就被清光射中。

    啪的一声清响,掌心多了条血痕。

    “哎呀!”

    少女跳过来,掏出手绢给他裹伤,嘴里数落道:“真气这么弱,光有境界管什么用啊!”

    清香幽幽,仲杳心头无比安宁,这点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用的是混元鸣金功,真气当然很弱,如果换成九土转德经,那就不一样了。

    现在不是泄露跟脚的时候,而且他自己都不知道那陶碗是什么来历。

    少女一边包扎,一边闲聊般的说:“你连我也瞒住了,是怕我知道,就要逼着你去跟魔魇斗?”

    仲杳挠头道:“不是我故意瞒你,是高先生……哎哟!”

    少女故意使劲,勒得他呼痛。

    她丢了个白眼:“我就知道跟高先生有关,那老头神神秘秘的,就不是好人!”

    仲杳暗竖大拇指,说得对!

    高先生还真是位世外高人。现在又跑路了,一切不清不楚的事情,就一股脑全扣他头上了。

    少女再道:“既然答应了别人保密,就不要跟人说,我也不行,总之……”

    少女眼眉舒展,异常开心:“是我冤枉你了,成天呵斥你,你还真忍得住。”

    包扎好了,拍拍他的肩:“不过你还是没赶上我,得继续努力!”

    仲杳看看她,的确,不光是修为,就连身高都没赶上她,现在还矮她小半个头。

    “这只手还能动吧?”

    季小竹牵起他:“走!咱们好好对练下,拿出真本事!”

    于是木剑翻飞,仲杳又在草地上摔了个仰八叉。

    “就这样可不行啊……”

    季小竹拉起他,一边拍灰一边叹气:“要让伯家叔家对你另眼相看,最好是炼气宗师。不行的话也得跟我一样。”

    “剑招都还不提,至少真气得足实。你现在的真气虚得很,对上根基稳固的筑基六层,都未必打得过。”

    仲杳摊手:“高先生说我是土灵根,仲家的功法偏向金系,并不适合我,可他也没有土系功法教我。”

    季小竹蹙眉:“什么土灵根,又在说怪话了,不过你的真气的确有点别扭。”

    她无奈的摇头:“你还真是个怪物,我们季家的清风洗灵功是木系,其他两家是水和火,加上你们仲家的金系,剑修就是这四系。从没有土系的剑修,你的相性却偏偏是土。”

    此世的凡人并没所谓的灵根,至少摩夷洲没有,练什么功法就是什么属性。当然也有相性的差别,季小竹以为仲杳说的土灵根只是相性,并不在意。

    听季小竹这么说,仲杳心中一动,只要青竹之种长成,他的根土就能化土为木,那时该能获得很好的木系相性。

    九土转德经只是用来吃土,修炼出的真气基于九土气海,无术无招,非常怪异,旁人必然会生疑。

    要掩人耳目的话,就得用现有的功法,仲家的混元鸣金功跟他相性太差,会季家功法的话就好办了。

    仲杳一说,季小竹楞了下:“你认真的啊?”

    她踌躇起来:“可你不是季家的人……”

    仲杳开玩笑:“那我改姓季好了。”

    少女眼中一亮:“说得对!”

    喂喂你还当真了啊!

    少女拉着他说:“也不必改姓,咱们就在这里叩拜天地……”

    仲杳心口一跳,心说虽然有过这样的憧憬,但进度会不会太快了?

    少女继续道:“结为姐弟!”

    仲杳甩开她的手,摆起臭脸:“不行!”

    少女诧异:“为什么不行?这样我就能教你季家功法了啊。”

    仲杳抱着胳膊哼道:“昨天让你改姓仲,当我的姐姐,你不是不愿意吗,其实我也不愿意,那时只是敷衍长辈而已。”

    少女低头认错:“是我不好,我太冲动了。”

    她眨着浓密的眼睫,想了片刻,凤目眯成月牙,格格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你休想!”

    仲杳一颗心直往下沉,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少女又道:“你就是比我小,该当弟弟!瞧,还没我高呢,想当哥哥,做梦!”

    仲杳:“……”

    闹了会,季小竹敛容道:“想想真是可笑,还在乎这些规矩做什么,我教你,而且你……”

    仲杳肃然点头:“我会跟着你一起,找回你的爹娘,重建季家谷。”

    季小竹嗯了声,握着他的手又用上了力,痛得仲杳龇牙咧嘴。

    少女瞬间变脸,成了往日那个唠叨而严厉的教头:“那么,从站桩开始!”

    斜阳将落,仲杳揉着腰,步履蹒跚的来到石堡大门外。

    就在大门外侧,更高的山坡上,堡民们正在捶打木桩,准备倚着斜坡造屋。

    这里就是仲杳指定的“外书房”所在地,比石堡略高,距离堡门二三十丈,正好俯瞰山脊下的练功场,以及更下方的大片田地。

    英气勃发的少年正在监督施工,居高临下,刚才仲杳跟季小竹的对练看得一清二楚,忍住笑拱手行礼:“堡主。”

    这是仲善存,他钦点的外书房管事。

    仲杳摆手说:“存哥别多礼,咱们兄弟讲究这个干嘛。”

    仲善存很认真的道:“人之为人,讲的就是忠孝仁义礼……”

    得了得了,知道你是个小长老……不,比仲长老还要刻板。

    仲善存是同辈里的楷模,十六岁,筑基五层,为人方正,比仲杳更受大家信赖。

    “还没谢过堡主救我娘亲的大恩……”

    接着仲善存就要跪下,被仲杳一把扯了起来。

    仲杳刻意省掉了“礼”:“既然知道忠孝仁义,就该知道惟命是从啊,说了别见外。”

    仲善存说:“自该如此,不过乱命不受。”

    说完跟着仲杳一起笑了,少年是刻板,但也没到榆木脑袋的程度。

    仲杳开玩笑:“就记得爹娘,怎么不记得我提拔你的恩德呢,你现在也是管事了哦。”

    仲善存很淡然:“堡主不是说过吗,堡主之下,大家都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跟地位无关。”

    仲杳使劲拍他肩膀:“善存啊善存,你真是人如其名哪。”

    这话就让仲善存摸不着头脑了,好在他早习惯了仲杳的说话方式,听不懂的直接忽略就好。

    他看看已经立起的木桩,问道:“堡主搬到这里住,是有什么深意吗?”

    仲杳反问:“你觉得呢?”

    仲善存皱着眉头,很认真的想了会,摇头叹气:“想不出来。”

    仲杳哈哈笑道:“是有很多深意,不过最外一层很简单,那就是……难道你不想?”

    仲善存呆住,渐渐的脸颊微微发红,有些想说但又不好意思说的样子。

    好一会后,他决然的道:“我、我既然是这里的管事了,那是不是可以……”

    仲杳眨眨眼:“当然可以,不仅是你,还有善羽、善芒、善飞、静静、玲玲、小竹、尤三、巴大、马力妹、他们都可以搬来住。”

    饶是少年老成,仲善存也忍不住握拳欢呼:“太好了!”

    仲家子弟,连同家生子里的伙伴,谁都不想住在那座拥挤嘈杂,没一点私密的石楼里。

    仲善存再问:“那下面一层呢?”

    目光掠过木桩,仲杳看向西面的山脊,低声说:“仲家堡……还有所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他们的未来,得靠我们这一辈撑起来,就从这里开始吧。”(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