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九 天子守国门堡主守堡门
    仲杳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比以前大了一倍的床上,房间异常宽敞,还是套间。

    这是仲至正的房间,也是历代堡主的居所,在主楼最高一层。

    阳光自狭窗投下,看起来是午后。

    身体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还裹了药膏,肌肉的酸痛和骨头的裂痛几乎没了,只觉状态极佳,就是脑袋还有些晕。

    仲杳凝神内视,确认自己维持着丹田气海的状态。

    神念穿透了气海,看到那只陶碗,黄气涡流的转动迟缓了些,旋涡中心隐隐有青光闪烁。

    那颗青竹之种还在长,看来得继续吃土,才能长出什么。

    对了那只藤妖……

    感应到屋外有人,仲杳咳嗽了几声,自外间套房探出一颗小脑袋。

    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梳着双丫髻,五官秀丽,两颊婴儿肥满满。

    小女孩揉着惺忪睡眼,嘀咕着什么,忽然呆住,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叫:“堡主醒啦!堡主醒啦!”

    是王马力啊,仲杳心说当堡主就是好,身边总算有丫鬟了。

    这个名字响亮的小姑娘算是他的小侄女,王马夫的女儿,母亲是仲家庶女。

    王马力一喊,隔壁和楼下躁动起来,片刻后一大群人进了屋,打头的正是仲长老。

    仲杳问:“我没躺多久吧,那只藤妖呢?”

    众人苦笑,仲长老说:“堡主,你已经躺了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

    怪不得脑袋发晕呢,是睡得太久加饿的。

    见他目光巡游着,仲长老再道:“是季姑娘把你背回来的,帮你收拾干净,裹好药膏,一直守到早上。确认你一切安好,才回房休息。”

    完蛋,被那家伙看光摸光了!

    仲杳老脸暗红,想想还小的时候两人耳鬓厮磨,还经常一起泡澡,才稍稍心安。

    再看到仲长老眼里血丝密布,其他叔伯,包括仲至强仲至重都满脸倦色,知道他们操心了一整天,之前那些不快消散了不少。

    “那只藤妖……我追到了西面三里外,发现它缩进山脚下的水潭里。我没有贸然出手,让族卫潜在附近监视。”

    仲长老满脸还是余悸:“藤妖暴起后,满堡的爬山虎都枯死了。真是没想到,遍布仲家堡的爬山虎,居然会是一只妖怪。”

    “我还小的时候,昌字辈的先祖说过,那些爬山虎在他们小的时候就已附满全堡,算起来至少有两三百年历史了。”

    “还好堡主及时发现,若是等到魔魇来临,才让这只藤妖暴起,我们仲家堡人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老宗师又欣慰的道:“以我的身手,都未必能稳稳制住它,堡主不仅打得它逃回老巢,还全身而退,真是……”

    亲叔仲至重腆着脸接话:“少年英雄!小杳不愧是少年英雄!”

    你这态度转得太快啊,都不给我留点刷逼值的余地。

    仲杳摆手说:“一般一般……咳咳……”

    他又问起佘氏的情况,仲至强感激的道:“魇气入得浅,没什么遗留,只有些皮肉之伤,多亏堡主出手相救。”

    真的只是皮肉之伤?

    两板砖下去,不管是胸部还是脸面,恐怕都拍平了吧?

    仲杳有些心虚,又问到高先生。

    那老头见多识广,说不定他知道藤妖的情况。

    众人面面相觑,仲长老叹道:“昨日我差人去找高先生,只在他的茅庐里找到一张纸条,说出门远游,不再回来了。”

    那老头居然跑路了?

    仲杳很意外,甚至有些伤心。那老头跟他算是半个师徒,一句交代都没有就跑了。

    很快他又想通了,虽然有些薄情,也怪不得老头。老头可没跟仲家共生死的义务,更没扎根贯山绝不放弃的使命。

    “无妨,高先生不在,还有我嘛。”

    仲杳给大家打气:“形势危急,咱们得好好捋捋现在的处境。”

    他揉着肚子说:“在这之前,我得先吃东西。”

    仲长老转头吩咐,仲杳补充:“我要吃菜,各种菜,还有水果,各种各样,越多越好。”

    长辈们又相互对视,传递着某种默契。

    这小子当了堡主,不仅本性暴露,还变本加厉了!

    就是这本性,怎么如此奇怪?

    既然能从藤妖身上“吃”到跟乡土有关的信息,那么也该能从其他植物上吃到同样的信息。

    刚才内视陶碗的时候,他看到了乡土所需的各种土,又是林林种种好几百,还有数量要求,吃多少土涨多少修为。算算他得很努力的吃,才能在三五个月内吃到二转一阶,这还不算找土花费的时间。

    通过蔬菜水果找土是个不错的途径,当然这只是个开始。

    随便吃了点东西,仲杳有了精神,在主楼顶层的议事堂里,召开新一届仲家中央领导全体会议。

    “我们为什么非得蹲在贯山呢,往河东去的话,还有大片荒地可以垦殖吧?”

    仲杳先提了这事,在他看来,举族搬迁是最明智的选择。

    长辈们气得个个面如猪肝,仲长老更是高呼:“祖宗之法不可变!”

    仲杳追问,祖宗到底留下了什么使命,大家又支支吾吾,无言以对。

    还是仲至强的话很有说服力:“贯山以外,三面都是杜国之土。杜国虽是小国,跟我们贯山三家比,仍是庞然大物。”

    “如果我们弃土退入杜国,别说仲家堡,说不定连仲家都维持不了。杜国定会将仲家拆解,当作爪牙驱使。我们这些人或许还能安享富贵,堡主你就得屈从于国君,甚至只是郡守之下,为奴为仆了啊。”

    至强叔你修为不高,政治点数挺高的嘛,真不是张昭鲁肃之流穿越来的?

    仲杳明白了,这虽是个修仙世界,但天地灵气枯竭,修士境界低微,国家还是统治凡人的主体。

    贯山三家能自立于杜国之外,不纳贡缴赋,俨然世外桃源,不是因为力量有多强,而是正好挡住魔魇。杜国乐得有这个缓冲,才不插手贯山。

    谁都想当山大王土皇帝,而不是国君郡守之下的奴仆。现在仲杳当了堡主,屁股决定脑袋,他也不愿意啊。

    那么跑路……不,举族搬迁的事就不再提了。

    仲杳接着要谈魔魇的事,另一个老叔爷仲承林却说起了调整房务的事。

    仲家族人虽少,其下产业却不少,还有一百多户人家依附于仲家,形成外围的仲家堡。

    围绕着族人族业,堡民田土诸项事务,仲家设立了若干房来管理。

    比如仲承林是田林房的管事,仲承业是族卫房兼修行房的管事,仲至强是庶务房的管事,仲至重是账房管事。

    加上织造房、石瓦房、厨药房、器物房、畜务房等等,小小的仲家堡,就有接近二十个“相关部门”,恰好对应在场长辈的人头。

    仲杳抚额,官鸟主义的光辉普照多元宇宙啊,连修仙世界里这么个小小家族,都没逃掉,只能说这是人类的本性和局限了。

    他下意识的想精兵简政:“我觉得吧,分得这么细太麻烦,不如合并一下。”

    长辈们又个个面如猪肝,轮到仲承林老叔爷叫:“祖宗之法不可变!”

    仲杳呲牙:“那你们说的调整房务是什么意思?”

    仲至强低声提示:“堡主新任,应该轮换下各房管事,彰显堡主权威。”

    就连“一朝天子一朝臣”,都被你们玩成了形式主义?

    仲杳陷入沉吟,他忽然意识到,继续依靠仲家原有的体制,恐怕啥事都做不成。

    眼下形势危急,贸然动刀也不好,仲杳决定另辟蹊径。

    他意兴阑珊的道:“既然是惯例,我就懒得管了,你们自个商量好,让我点个头就行。”

    接着语气变得强硬:“不过另外一件事得依我,我不住这楼里了,在堡外给我盖座木屋。”

    众人又是一惊,这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堡主不住主堡,那这仲家堡拿来干什么呢?

    这座宛如军塞的石堡,是仲家最初几代先祖斩荆披棘,历经百年修葺而成的。那时候贯山盗贼横行,妖魔肆虐,没有这样的石堡,无法防范。

    现在嘛,不管是魔魇还是藤妖,都不是石堡能挡得住的。大家还住在这,不过是习惯使然。

    大家纷纷劝解,都在说安全堪忧,仲杳瞪眼:“我筑基八层!宗师在望!”

    老辈们又说不成体统,仲杳说:“天子守国门,堡主守堡门,天经地义。”

    等仲长老忍不住又说起“祖宗之法”,仲杳伸手:“把祖宗说过堡主必须住哪的文字拿给我看!”

    仲长老噎住,哪可能有这样的文字。

    仲至强打圆场,说堡中有事要找堡主的话,太不方便。

    仲杳说:“木屋盖大点,设个……外书房,让善存当管事,要找我就让他跑腿。”

    仲至强脸色一正:“堡主英明!”

    仲杳态度异常强硬,又有仲至强支持,连仲长老也拗不过,于是全票通过。

    仲杳心满意足,这是个好的开端。

    他老早就想搬出这座监牢般的石楼了,阴暗潮湿不提,一到晚上,吱吱嘎嘎的木床响动,极力压抑的喘息声不绝于耳。还跟排班似的,远近高低轮着来,天天不同。

    以前季小竹跟自己睡一块的时候,小女孩还很天真的问是啥动静,天知道他是怎么相敬如宾,没被那位杀气纵贯诸天的大神抹灭的。

    现在又多了个原因,他要吃的土更多了,还住在石楼一点也不方便。

    至于跳出仲家原有格局,另开局面,就是地球世界的古人故智了。(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