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八 青竹之种
    “阿杳……”

    后山侧面,山腰处的竹林里,季小竹摘了头带和袖套,白衣俏立,腰悬长剑,立在一座由碎石堆成的坟墓前。

    嘈杂叫喊声自后山祠堂传来,大概是仲家人在吵闹,她懒得关心。

    她看着墓前的石碑,凄苦低语:“这就是你昨晚想说的?”

    “让我改姓作你的姐姐,嫁给伯家或者叔家的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你该知道,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但你还要我考虑。”

    “你长大了啊,一夜之间,就知道用堡主的……思维,来考虑问题了。”

    “所以我在你眼里,也变成筹码了吗?”

    少女眼睛红红的,却没落泪。

    她哼了声,抬起下颌,似乎仲杳就在眼前:“阿杳,你以为我的价值就是个先天高手?还真是小看我啊。”

    “你变了,我没有变,我会让你变回来的。”

    “我会带着你离开这里,去寻仙修行,你不是经常说这个吗?”

    “仲家堡少了我们也没什么影响,让他们群龙无首,自己散掉,其实也是救了他们。”

    “等我们一起修成金丹,再回来重建仲家堡,那不是更好?”

    “还有季家谷,我们说好了的,会一起夺回我的家,找回我的爹娘,你休想耍赖!”

    “我们的约定天地可鉴,除非泉水倒流,竹子开花!”

    她走到墓前,拨开碎石,掘墓取像。

    少女在此孑然一身,只有一柄剑、一副遗像,哦,还有个仲杳。

    既然要离开这,当然得全部带走。

    竹林忽然飘摇荡动,根根青竹发出微微噼啪声,细密连绵,像被雨点洗刷。

    少女小嘴张得圆圆的,看着竹叶片片收缩,吐出朵朵白花。

    小花转瞬由白变粉,再与叶片一同枯萎,缩在枝条上,压得枝条根根垂落。

    她难以置信的嘀咕:“竹子……开花了……”

    大地轰然震颤,就在竹林外,泥石喷飞,一股浊泉冲天而起。

    “泉水……倒流了……”

    少女两眼发直,身体开始摇晃。

    浊黄水柱里晃动着粗壮枝条,枝条中间交织缠绕,裹出个巨大的瘤子。

    枝条像蟒蛇般扭曲抽动,无比狂乱,还不断从地下拔起更多枝条,拉出一条烟尘长路,转瞬就深入竹林。

    竹林里片片青竹倾倒,连季小竹身前的坟墓也被掀开。

    碎石泥土纷飞,一副画像高高飞起,落向她身后。

    季小竹转头,视线盯在画像上,那是她亲手画的父母遗像!

    少女拔剑,窈窕身姿闪电般射出,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毫不犹豫。

    那是枝条肆虐的地方,那个大瘤子里裹着个人,正在嗷嗷叫唤。

    她听得非常清楚,是仲杳!

    “阿杳不要怕!”

    少女呼喊:“我来了!”

    尽管被仲杳背弃,尽管不明白仲杳怎么遭了难,这可怕的怪物又是怎么冒出来的,少女心中一片清灵,毫无杂念。

    她得救仲杳!

    至于能不能打赢,更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了。

    “清风洗灵剑!”

    长剑劈出道道淡青剑芒,将根根枝条斩断。大瘤子破碎,一团人形淤泥落下,正是仲杳。

    他嘴里还咬着断裂的枝条,咬得浑身肌肉勃发,喉咙里发出猛兽般的吼叫。

    “呃……”

    他发现挣脱了束缚,靠在清香柔韧的怀抱里,气息和触感是如此熟悉。

    “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少女急切的问,一只手将他揽在怀里,毫不在意白衣沾上大片污泥。另一只手放平长剑,指住把竹林变成炒锅的藤蔓妖怪。

    “我……呸……”

    仲杳吐掉嘴里的枝条,他正咬得上瘾,快把那妖怪吸死了呢。

    听到少女的声音,心中无比安定,就知道这姑娘不会自个跑掉。

    时间回到片刻前,仲杳一板砖拍飞佘氏,真气也耗光了,被藤蔓缠住,拖进水井里。

    呛了两口水,仲杳有些慌乱,九土转德经催动,丝丝暖流竟然从水里抽出,渗入气海,稳住气息。

    陶碗显现,刷出一行字。

    仲家堡井土,无所属,乡土之一,二转所需。

    原来二转需要攒的土叫“乡土”,井里的土恰好是其中一种。

    后面还附了数量要求,仲杳顾不上细看。

    就是这点土,让他又得了些真气,可以维持更长时间的内息,不至于被溺死。

    藤妖还在疯狂收缩枝条,勒得仲杳的骨头咔咔作响。尖刺撕开皮肉,染红了井水。

    他赶紧推转真气,渗入枝条之内。

    枝条有了反应,卷动变得迟缓,尖刺也渐渐脆弱,乃至根根脱落。

    更多枝条自水井外拉下,层层交织,把仲杳裹成了一个大瘤。

    情急之下,仲杳一口咬住枝条,催动九土真气,把枝条当成土一样猛吸。

    他并没吸出什么,不过枝条急速干枯,表面不断开裂,溢出黑黢黢的汁液。

    汁液混着碎裂藤皮入口,恶心得仲杳想吐,下一刻却化作丝丝清凉,冲刷得身心激爽不已。

    美味!

    有些像折耳根,就是少了酱油、醋、蒜蓉、白糖,哦,还有胡豆。

    未知灵种,藤属,所植之土与乡土有关者三,潭土、河土、祀土。

    又刷出的信息让仲杳讶然,吃这玩意得不到真气,但能得到跟乡土有关的信息?

    原来一转之后,还能从其他东西里得到土的信息,真是不错。

    还不是高兴的时候,他继续咬住枝条,藤妖则疯狂抽打,把井水搅得沸锅一般。

    这次枝条不再继续勒着仲杳,而是想远离他。

    奈何枝条打了若干死结,把仲杳裹在瘤子里,根本挣脱不得。

    藤妖发出无数叠音的凄厉尖叫,拽着仲杳,沉入泥土,向水井之下潜去。

    身旁从水变成稀泥,再变成干土,偶尔还撞上石头,仲杳吓得不轻。

    生怕就此埋在了地下,他疯狂运转九土转德经,将涌上来的泥土股股吞掉。

    眼中刷过一行行字,真气一股股冲刷气海,让他似乎重归地球世界的码农人生。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一轻眼前一亮,藤妖裹着他破开土层,喷到半空。

    然后,落到季小竹的怀里。

    吐出满口黑乎乎的汁液泥水,仲杳抹了把脸,看到混杂着惊讶与关切的清丽俏脸,咧嘴笑道:“我没事,就是有点……撑,嗝儿……”

    藤妖正在急速远离,扬起的烟尘已经过了竹林,沿着山腰,朝更远处的山脚缩去。

    “那是什么?”

    季小竹放开他,紧握长剑,作势欲追。

    毁了她堆起的墓,弄坏了她画的父母遗像,最重要的是差点害死仲杳,她哪会罢休。

    仲杳揉着肚子吐水,随口说:“还不清楚,大概是只藤妖。”

    季小竹一愣,扬起的剑尖垂下。

    她难以置信的道:“藤妖?就是堡里,还有祠堂里到处都是的那些爬山虎吗?怎么会是妖怪呢,我一点也没感觉,这不可能!”

    别说你,就连历代堡主,还有仲长老那样的高人,都完全没察觉。

    吐完肚子里的积水,他抬头远望,想看清藤妖的去向。

    竹林被搅得七零八落,淡粉飞絮漫天,如樱花般悠悠飘落。

    仲杳愕然,竹子开花了?

    对了,藤妖的枝条肯定连着地下的竹鞭,刚才跟他厮斗的时候,抽取了竹子的灵力,才让这片竹林提前开花。

    季小竹摊开手掌,接住片片飞絮。

    她黯然叹道:“这是我们种下的大青竹,才活了七年啊。”

    仲杳想说我们再种就行了,一片飞絮落进嘴里,带着细小颗粒,那是竹米。

    嘴里一暖,竹米竟然化入了气海。

    青竹之种,植入根土,可化土为木。

    是否植入?

    哟,还能吃种子了?

    仲杳欣喜不已,完成一转的好处真不少。

    不太明白“化土为木”指的是什么,但应该有益无害。

    选择了是,陶碗再现,一点青光投入碗中的黄气,黄气涡流加速转动。

    身体骤然变得沉重,九土气海转到后台,把丹田气海推到前台。

    仲杳此时才觉伤口火辣辣的,肌肉无比酸痛,浑身骨头,尤其是肋骨刺痛不已。

    意识开始模糊,眼皮缓缓落下,感觉自己又被抱进怀里,少女惶急的呼唤。

    九土转德经可不是永动机,他的神魂支撑不住了。

    休息,休息一下。(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