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五 那可由不得你们
    晨光大亮,数十人披麻戴孝,更多人白衣素缟,出仲家堡后门,去往后山。

    一路萧瑟埙笙凄楚,铙钹鼓钟肃穆,哀乐响彻仲家堡内外。

    仲杳抱着牌位在前,仲长老和“承”字辈老人簇拥,“至”字辈和“善”字辈跟着,不姓仲的眷属在后,男女加起来不到百人。

    堡主壮年暴毙,仲家族人如此凋零,让老堡民们泪眼婆娑,追忆前代的兴旺盛景。

    沿着百级石阶爬上后山,穿过爬山虎附满的大门,进到祠堂的外堂。仲至正的牌位放上供桌,只等受完祭拜,就送入内堂,陪伴祖宗。

    仲杳跪在供桌旁,听着仲长老念长长的祭文,心里痒得像有一个加强连的耗子在抓挠。

    早点完事好吃土啊!

    仲长老把祭文念得声情并茂,高潮迭起,泪点连连,仲杳着实不耐,转头四下打量。

    后山地势比石堡高出不少,修了圈石墙围在山腰,俯瞰就是仲家堡的延伸。

    这里平时封闭,有族卫看守,仲杳也不让进,每年祭祖才进来一次。

    山头平出大片坪坝,种满松柏,郁郁荫荫,都是至少百年的苍劲大树。正值初春,这里依旧寒气沁人。

    祠堂在坪坝正中,外堂是大号的木质凉亭,内堂是座石屋。相隔二十来丈,中间有口水井。

    绿叶环绕,枯枝相间,深青爬山虎附满石屋和凉亭,连井口都绕了几圈,好一副人与自然的和谐美景,拍下来能卖给旅游杂志那种。

    仲杳很清楚,这里看起来生机勃勃,其实草木和土地都在衰败。不只是这里,仲家堡周边方圆百里,乃至整个贯山都在衰败,原因正是魇气的侵蚀。

    高先生就是这么说的,其他人不信,仲杳却信。七年来他吃过的每一口土,都含有稀微的魇气。

    这些魇气没有直接危害,却在侵噬土地灵气,进而腐蚀草木。而仲家堡吃的麦子粟米,牲畜禽蛋,直接间接来自这片土地。这里的人自出生开始,就被魇气缓缓侵蚀,所以仲家和依附于仲家的堡民,才会子嗣不兴,人丁渐减,难得长寿。

    目光穿透林木,跨过石墙,看到山腰一抹翠绿,仲杳不由自主的翘起嘴角。

    那是片竹林,里面有座坟墓。

    竹林是他和季小竹种的,坟墓是他和季小竹堆的。

    坟墓并没有埋尸骨,连衣冠都没有,只有一副季小竹画的父母遗像。

    转头再看祠堂外,无数素白身影中,一眼就找到季小竹。

    那如青竹般跻然出众的身姿,泛着青光的黑亮长发,实在显眼。

    离得老远就感应到仲杳的视线,少女不迭摆手,示意他不要胡乱张望。

    仲杳也能感应到,她在微微笑着。

    仲长老忽然沉声咳嗽,仲杳赶紧回头垂目,知道又惹这位老叔爷生气了。

    冗长的祭文念完,再是依次祭拜,一束束线香插入香炉,让供桌上烟气冉冉。

    仲杳不断磕头回礼,身为人子,这是起码的义务,即便心不甘情不愿,也得干。

    折腾大半个时辰才拜完,在仲长老的引领下,仲杳捧着牌位前往石屋。

    在石屋里看到高低错落、密密麻麻的牌位,心中也有些震撼。

    仲家的千年传承,就由这些牌位,在他眼前林落展现。

    将牌位放到最低一排正中,又磕了一连串头,整套程序才算走完。

    出了石屋,仲杳暗暗吐口长气。

    按住心中增长到一个加强营的耗子,他说“我想在这里待会。”

    仲长老讶异的看他一眼,以为这小子浪子回头了。

    老头眼眉舒展,语气和缓的道“好,我们就在外堂等着。”

    等老头走远,仲杳如饿虎扑食般跪下,挖起一块土塞进嘴里。

    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略有不同的暖流渗入气海,直落陶碗。

    青犹土,下土之一。粒如羊粪,四施为极,在山在野皆见泉。适种大华、细华,白茎黑秀。蓄殖果木,不如中土十分之五。

    眼中刷出这行字,正是陶碗对这块土的分析。

    吃了七年的土,《九土转德经》早已烂熟于心,仲杳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这种土叫青犹土,下等土里的第一等。

    “一施“等于七尺,也是可以种东西的最浅深度,四施就是说这种土最深能有二十八尺。

    这种土不管是在山上还是在平原里,往下挖必然有地下水。适合种高而纤细的树木,以及浅色茎深色花的作物。如果种能结果实的树木,产量只有中等土的一半。

    这陶碗到底是教他修行呢,还是教他种田呢?

    第二行字刷了出来,这才是关键。

    祠土,蕴宗族血亲之灵,固结根土所需。

    紧接着刷出的字,让仲杳大喜。

    根土固结,九土一转,德成。

    陶碗浮现,碗中黄气旋涡骤然扩展,牵引着一股浩荡而浑厚的力量,自魂魄中涌出,冲入气海,瞬间将其撑裂,向全身经络乃至骨肉奔腾而去。

    仲杳只来得及暗叫卧槽,身体里就像钻进了一个加强团的孙猴子,挥着金箍棒在每处角落里扫荡。

    巨大的疼痛让他差点昏了过去,他跪在地上,拼命拿脑袋撞地。虽然完全不能减轻疼痛,至少得做点什么证明自己还活着,还是清醒的。

    远处外堂里,仲家族人正在低声议论,仲杳的动静引得他们瞩目。

    仲长老捋着长须,欣慰的道“杳少……哦,堡主终究是清醒了,未来可期啊。”

    又叹气摇头“可惜已经十五岁,经络快凝封了,很难修到炼气。没到宗师的堡主,要怎么服众呢?”

    另一个三十来岁,方脸细眉的男子跟着叹气“修为不是最重要的,不过……太低了也确实麻烦。”

    接着的话有些怪异“谁让小杳就是独子呢,有个弟弟的话,还有得选。就像大哥那会,就是我陪衬嘛。”

    这是仲至重,仲至正的胞弟,仲杳的亲叔。

    仲至强说“往事不要提了,小杳成不了宗师也没什么,伯叔两家最关心的不是修为。”

    仲长老眉头深皱“至强、至重,你们昨天飞鸽传书,今早应该都有回信了吧?”

    “联姻之事还是其次,护堡大阵的材料,就指望他们两家帮衬啊。”

    “还有至薇,得派人过河找她,不然头七赶不回来。”

    他们说着,不再关注仲杳,并没察觉仲杳的异变。

    仲杳已从崩溃边缘恢复过来,以头抢地的时候他又啃了几口土,发现九土转德经自动运转,化土为气,给了他顶住酷烈痛苦的力量。

    他只觉从内脏到骨头,再到肌肉,乃至每个毛孔都在痉挛。但痛苦间又觉清灵畅快至极,像从内到外褪了层皮。

    这是好的变化,还有个坏的变化。

    他的气海碎了!

    气海是修行根基,破碎的话必死无疑,他怎么还活着?

    试着催动九土转德经,真气居然转动起来。不是像之前那样自气海升起,而是体内卷起了旋涡,无处不转!

    难道他的气海其实并没碎,而是扩展到身体四处,他整个人都成气海了?

    还没明白,眼中又刷出了字。

    《九土转德经》开启二转,可十倍吸取土中灵气。

    这就是一转二的好处,可以吃更多的土?

    千盼万盼,还以为二转后就天高云阔了,结果就是这个?

    仲杳沮丧至极,一拳捶在地上。

    浑厚沉郁的气劲脱拳而出,渗入土中,荡出无形涟漪,瞬间扩展到十数丈外。

    刹那之间,土中小虫蠕动,土下水流潺潺,以及吃下土时获得的各种信息,大半坪坝内,细微到丝毫的动静都在心中呈现。就连井中的水波,族人的低语,都感应得清清楚楚。

    仲杳举起拳头,感应消散。

    他呆呆看着沾着土的手,张大了嘴巴。

    刚才是真气外放了?

    还获得了通过土扩展感知的神奇能力?

    为了确认不是幻觉,仲杳摊开手掌,按在地上,催动真气。

    气劲入土,四面展开,各种动静再现。

    依稀听到“季姑娘”三

    (本章未完)

    小说

    \  x

    字,仲杳心头一动,凝神细听,声音渐渐放大,变得清晰。

    “伯家庄主长子见过季姑娘,很是中意,回信特别提到了这事。”

    说话的是仲至重“只要叔家娇女对小杳没有恶感,三家就能重归一体。”

    叔伯长辈们纷纷赞同,说这是三全其美。

    仲长老有些犹豫“把堡主跟季姑娘分开,堡主肯定不愿意,怕会生出事端。”

    仲至强说“小杳既已幡然醒悟,就该明白身为堡主,不能再随性而为,得为仲家尽责。”

    仲长老还是没信心“他俩情谊非同一般,不太好办啊。”

    仲至重不以为意的道“季姑娘还不是宗师,小杳才筑基二层,搞不出什么乱子,总之由不得他们。”

    掌管田林事务的老叔爷仲承林提醒道“堡主得尽责,咱们逼逼也占理,可季姑娘是外人啊。”

    仲至重语气更阴沉“这个好说,我有办法。”

    听了仲至重的“办法”,仲长老苦涩的道“也只有如此了,只是我们身为长辈,还拿小辈来换取家族平安,真是愧对祖宗啊。”

    仲至强宽慰道“祖宗已经不在了,只能靠我们自己。”

    仲承林长叹“不是祖宗不顾念,就连山神土地这些神灵,也都不在了啊。”

    仲杳在远处听得一清二楚,先是惊怒,又渐渐平静。

    也怪不得他们,谁让魇强人弱,仲家堡必须寻求外援呢。

    不过今非昔比了,仲家堡的事情,哪能让你们说了算。

    你们自然不乐意,那可由不得你们!

    仲杳正要起身,另一股感知撞入意识,异常阴冷,还带着缕缕血腥气息。

    他愕然停住,继续探查。

    就在地下,好粗,好长、还动起来了!

    是被自己的探查惊动了?

    什么东西?

    仲杳回头看水井,看到深青藤蔓自水井中探出,绕了几圈,贴着石砖地板,爬上外堂凉亭,再一路延伸到祠堂大门。

    藤蔓枝叶茂密,郁郁葱葱,正是仲家堡无处不在,代言着沧桑的爬山虎。

    小说

    \  x

    (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