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仙纪 一 修仙从吃土开始
    传说海外有无数洲陆,但世人从未见过,只知脚下土地叫摩夷洲。

    此洲山河纷呈,百国并立,大得一辈子都走不完。

    就在此洲西陲,一条深谷纵贯南北,临谷拔起的高山名为“贯山”。

    山麓低处,大片平整草地上,若干人腾跃往来,剑影纷飞,煞是热闹。

    草地一角,木剑高高飞起,少年倒摔在地。

    “认输认输!”

    少年不迭嚷着,四肢大张,剧烈喘息。

    木剑呼呼转圈,眼见要砸到少年身上,却被无形之力牵引,落入一支纤纤素手。

    “仲杳!”

    脆声低喝“就这么没用吗?起来,继续!”

    少年揉着腰呻吟“不行了,腰快断了。”

    修长身影走来,腰肢款款,如窈窕青竹,是个和少年差不多大的少女。

    木剑指住少年,少女语气变冷“怎么不见你腿断呢?”

    “把你跑东跑西四处贪玩的劲头分一半到修行上,现在你至少能到筑基五层!”

    “可你七年来没一点长进,连穴都开不了,开穴只是筑基三层!”

    少年叹气“那种事情得水到渠成,不能强求啊。”

    少女的柳叶眉挑起“不能强求?修行就是逆天改命!”

    “而且我们修行不是为了虚无缥缈的长生,是为了活命,为了守护族人!”

    “你是少堡主,仲家堡上下几百口的生死,未来都会压在你身上,你……”

    见少年还是慵懒模样,少女终于怒了“你真的打算这么废物下去?”

    少年胳膊枕到脑后,不以为意“废物流开局是最稳妥的嘛。”

    少女凤眼寒光迸射,旋即黯淡“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在高先生那只学到了嘴皮功夫吗?”

    她摇头低语“那可挡不住魔魇,更救不了自己。”

    少年却悠悠晃起了腿“反正有你嘛,竹竹……你随随便便就练到了筑基九层,已经是先天高手了。我怎么也追不上你,再努力也没意义啊。”

    少女愣了愣,脸颊渐渐涨红“你竟然如此自甘堕落,还是不是男人!”

    她随手一扔,木剑贴着少年腰眼扎进土里,像细针刺布般犀利,深深入土,只露出半截剑柄。

    少女转身就走,黑亮马尾甩得高高的,几步越过草地,没入一座恢弘而沧桑的石堡。

    那就是仲家堡……

    “还好没叫她猪猪,不然这一剑是要断根哟。”

    少年坐起来,挠头苦笑。

    肤白俊秀、剑眉星目,少年本算丰神俊逸。可涣散的目光抹上疲沓气质,略厚的嘴唇添了三分木讷,看上去也就是个平平无奇。

    仲杳,贯山仲家堡堡主的独子,今年十五岁。

    当然,这只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

    他是个穿越者,在地球世界有一段平淡人生。

    大概是老天爷觉得他的人生太过无趣,友情赠送了一份穿越套餐,把他送到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有神仙妖魔,凡人也能修行,但跟他所知的修仙世界又有很大不同。

    更凶险,更艰难,也更让他摸不着头脑。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完全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他是七年前成为仲杳的,自那时开始,修为就停滞了,一直卡在筑基二层。

    原因他知道,但原因本身却引出了巨大的疑问。

    不过七年来风平浪静,仲家堡也有便宜老爸顶着,倒也不急。

    而且他还另有一套修行,或许随着进度的增长,疑问会自然解开。

    只是这修行太过怪异,不能让外人知道,青梅竹马都不行。

    被气走的少女就是他的青梅竹马,名叫季小竹,大他一岁。

    季家在仲家西面,贯山深处,曾有季家谷的名号,人丁兴旺,不亚于仲家堡。

    然而七年前魔魇涌动,吞噬了季家谷,她成了孤女,被仲家收留。

    季小竹幼年丧亲,心性早熟,但在两世为人的仲杳眼里,依然是个青涩的小女孩,总是忍不住逗弄。

    他也不敢过分,在季小竹手里,木剑跟铁剑没什么区别,身边这个剑柄就是证明。

    仲杳握住剑柄,想拔出木剑。

    咬着牙拼尽全力,木剑像生了根,稳稳的不为所动。

    刚才跟季小竹对练,的确被榨光了。

    仲杳趴下,脸贴着地,旁人看去只是力衰喘气。

    “九土转德,其枢煌煌……”

    心中默念,仲杳张开嘴,啃了下去。

    真的!

    仲杳真的在吃土!

    草香和土腥满嘴,草根和泥土却没入喉,都在嘴里化作怪异的暖流,渗进经脉,沉入气海。

    眼中亮起一行文字……

    赤壮土,下土之二,粒如鼠肝,三施为极,在山见石,在野见泉。适种青梁,黑茎黑秀。蓄殖果木,不若中土十分之五。

    紧接着又刷出一行字……

    此土已录,转为后天之气。

    文字刷过后,眼中出现一个陶碗。

    此碗造型朴素,碗口有圈古朴而怪异的纹路,碗身刻了四个字,正是他默念的“九土转德”。

    碗里装着团黄气,如旋涡般缓缓转动。土粒沙沙落下,在旋涡中变成缕缕暗红气丝,又散出碗外。

    这就是让仲杳挠头的事情……

    他转世而来,最初并不是仲杳,而是以怪异的状态存在了不知道多久,七年前才成为仲杳。

    那段记忆太模糊,根本想不起细节,只能确认地球那一世是上上辈子。

    成为仲杳后,身上就多了这个陶碗。

    这碗没有实质,深藏在魂魄之下,附有一套修行之法,就叫《九土转德经》。

    《九土转德经》并未提升他的修行境界,反而卡住了原本的修为,真正的用处竟然是让他能……吃土。

    如果这就是他身为穿越者的金手指,高照还真想向老天爷竖起中指。

    不过这碗倒也神奇,像座“土地资料库”,能列出他吃下的土叫什么,有什么特性,适合种什么作物,或者用来做什么。

    感觉像被老天爷钦定了必须种田……

    这自然让仲杳不爽,还好只要是他吃过的土,再吃就会转化为后天真气,恢复气力,让他对未来有了些信心。

    这碗似乎还有意志,通过提示引导他吃不同的土。

    碗中那团黄气,在《九土转德经》里被称为“根土”,由仲杳在七年里吃下的各种土融合而成。

    住处地下的“宅土”……

    道路上的“行土”……

    田地里的“稷土”,还分春夏秋冬、霜炎丰雪……

    林地里的“茂土”……

    河滩上的“润土”……

    坟头上的“墓土”……

    附近村镇的“邻土”……

    总之这七年来,仲杳吃了好几百种土,吃的土比吃的米多了无数倍,都能堆出一座小山头了。

    还好只是过过嘴,不是真的落到肚子里,不然仲杳还真接受不了这种“修行”。

    根土还分级别,现在仲杳已经吃……不,修到了一转八阶,只差一种土就能晋升九阶,然后是一转圆满,步入二转。

    根土二转,《九土转德经》也就修到二转,或许便能破开修为的关卡,很多谜团也该得到解答。

    不过差的那种土,却太难获得。

    倒也不急……

    仲杳收回心神,眼中虚景消散。

    枯竭的气海转瞬充盈,真气在经脉中奔涌,身体的酸痛减轻了许多。

    仲杳呼出一口气,带着丝微灰芒。

    这是土中的杂气,包括了腐、毒、瘴等气,以及为祸整个摩夷洲的魔魇之气。

    他再发力,木剑应手而起。

    可惜用力太猛,让他囫囵倒滚了一圈。

    这下他终于被人注意到了,周围响起笑声。

    几个少年走过来,和仲杳年岁相仿,都是布衣短打,手持木剑。

    “杳弟啊,天天被竹竿婆欺负,你真受得

    (本章未完)

    小说

    \  x

    了呀。”

    “少堡主,不如咱们兄弟商量下,怎么治治竹竿婆,看你过得多难哟。”

    “是男人就大气点,好好骂骂竹竿婆,戳着胸口骂。这样……用少堡主你的话说,还能死得有尊严。”

    “杳哥你没事吧?我是说你的腰……哎,那婆子把你欺负得真惨,我们都不忍心看下去。”

    这些半大小子不是仲杳的堂表兄弟,就是亲近的家生子,说起话来口无遮拦。

    仲杳唉声叹气“什么竹竿婆,怎么能这么称呼人家女孩子呢?”

    “好歹是我的青梅竹马,轻贱人家就是轻贱我,给我点面子嘛。”

    “还有什么欺负……青梅竹马之间的事情,那能叫欺负吗?”

    少年们嘻嘻哈哈的,说那不是欺负还能是情趣么,现场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笑闹被凄厉哨声打断,草地另一侧,灰发老者垂下木剑,刚才的声音,竟是他用木剑随手劈出的。

    “集合——!”

    老者沉喝,人人耳边荡起微微震鸣。

    这是仲家长老仲承业,仲家堡修为最高的炼气宗师,负责教导仲家子弟。

    小说

    \  x

    (www.23uu.org

种仙纪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