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第2章 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

    秦峥睨了她一眼,想看清楚这女子到底想玩什么花样。(www.23uu.org)然而室内红烛高燃,映照在她脸上几分阴影,竟将她的表情都给遮掩了个干干净净。

    唯独那双眸子,似乎比窗外的夜色还要暗上几分。

    “说。”

    顾九深吸一口气,将先前做好的打算和盘托出:“很简单,距离、礼法、尺度。这一年你我相处不可越矩、不可越礼、不可过度。您若是有什么对我要求的也尽管提,只要不过分,我必全力以赴。”

    这倒是要划清界限的意思了,不过模样还挺认真,秦峥睨了她一眼,指节敲了敲桌面:“可。”

    得了秦峥的应诺,顾九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快步走到桌前,认认真真的写了一张协议,递到他的面前:“那就劳烦世子爷签个字吧。”

    见这上面连和离的日期都写好了,秦峥懒得猜测她是想以退为进还是别有打算,接了笔在上面写下名字,问道:“还有什么,一并说了吧。”

    若说婚前对她的印象是痴缠,那么此时便又加了一项,啰嗦。

    顾九目的达到,再无他求:“多谢世子爷成全,夜已深了,您早些安寝吧。”

    只是话才出口,她就觉得有些歧义,咬了咬唇,又道:“您放心,我虽是商户女,却也知一诺千金的道理。既说了不招惹您,就绝对不会出尔反尔。这个月委屈您跟我同屋住,床归您,我去睡贵妃榻。”

    新婚夫妇不管感情合否,头一个月都需同屋而眠。少女心事早随她的死烟消云散,顾九此时只想远离秦峥尽早合理,那些旖旎心思早喂了狗。

    她垂眸,敛衽行了礼,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却被秦峥一把拉住。

    男人掌心温热,顾九触到他的时候,却骤然吓得一把甩开,眉眼中也带出几分惊惶和警惕来:“你想做什么?”

    眼前姑娘一双眸子如同点墨,偏那其中的嫌弃意味十分明显,让秦峥也微微蹙眉。

    他这是,被嫌弃了?

    顾九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方才做了什么,只是那下意识的反应她也控制不住,现在也懒得补救,十分没诚意的将手伸了出来,随意的寻了个借口:“世子爷见谅,我才吃了点心没洗手,怕脏了您的手。”

    她的手白皙细嫩,上面沾染了些许点心碎屑,艳色的桃花酥更衬的那双手白的晃眼。

    秦峥偏过头去,压下心中的别扭,蹙眉道:“床归你,我去睡榻。”

    原来他拉自己是这个意思,顾九还要说什么,却见他猜出自己意图似的,又加了一句:“让你睡榻,非君子所为。”

    话音未落,人已经绕过屏风去了贵妃榻旁。

    山水画面的屏风薄而透光,影影绰绰可见男人合衣躺下。

    顾九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又无声的嗤了一声。

    君子?

    若他秦峥是君子,天下怕是就没有恶人了。

    不过贵妃榻哪有床舒服,秦峥自己乐意去睡,她又拦个什么劲儿?

    毕竟,人家都不介意,她介意个鬼。

    ……

    做鬼三年,重新回到肉体凡胎,顾九难得得了一夜好眠。

    晨起的时候秦峥已然不在房中,贵妃榻上被收拾妥帖,任谁也看不出昨夜二人分榻而眠。

    顾九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确认了自己重生的事实,起床梳妆打扮。

    待得顾九收拾妥当,秦峥也正好练剑回来,不期然看到镜中那张眉眼如画的脸,眸光顿了顿,才道:“走吧。”

    顾九应声,起身随着他去了荣春堂。

    明国公府人口众多,府上廊庑深深,既大且阔,顾九走的慢,秦峥便也跟着放慢了脚步。

    顾九跟在他身后,随着他穿花拂柳的走着,一面看白术给自己使眼色:“姑爷这是在心疼您呢。”

    白术的声音近乎气声,顾九听了却忍不住心中腹诽。

    他惯是会做面上功夫的。

    前世他们成婚五年,他虽话少漠然,可日常无声处却是妥帖的。

    他不狎妓、不纳妾、除了不爱她,简直是个完美的丈夫。

    那时候她傻,总以为不爱她没关系,只要她在这个位置上,终有一天可以暖热他的心。

    她整整暖了五年,便是一颗石头也得被暖热了。

    可到了死后她才意识到,他不是石头,而是万年寒潭。

    她暖不热他,只能淹死自己。

    念及往事,顾九吸了吸鼻子,脚步也跟着慢了几分。

    却听得秦峥的声音响起:“少说话,无需怕。”

    他不知何时已然站住脚步,正回头看着她。

    顾九回神,诧异的抬头,却见对方神情淡淡,但那模样却决计不是使坏。

    他这是在安慰自己?

    只可惜不等顾九看清楚他的情绪,就见秦峥抬脚走进了院子。

    荣春堂已经到了。

    院门开着,内中说笑声透出来,顾九听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深吸一口气,也随着走了进去。

    正中那个生的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便是秦老夫人。

    上首的两个,一脸病容的是明国公夫人、秦峥的亲娘;她旁边坐的则是二房夫人,秦峥的二婶;至于右侧那个满眼谄媚笑意的,则是秦峥的三婶,只是不同于左边两位,她的夫君是庶出,在府上不得宠。

    至于他们身后或站或坐的,便是女儿媳妇以及小辈儿孩子了。

    满屋子大大小小的目光看过来时,顾九忍不住掐住了掌心,深吸一口气,随着秦峥一同给老太太行礼:“给祖母请安。”

    前世,她的记忆实在算不得美好。

    而今生,那些探究、好奇、审视乃至于恶意的目光一如往昔,让顾九强忍着才保持着面上的平静。

    “起来吧。”

    秦老夫人的声音格外和蔼,可前世里,也是这个声音同她说:“明国公府礼仪传家,最重规矩。既犯了错,便去祖宗那里反省吧。”

    那是她初嫁的第二日,不是在新房内度过,而是跪在冰凉的青石地板上,对着秦家数十位祖先的牌位,在那阴森的祠堂内待了整整一日。

    顾九压下心中思绪,再次端庄的行礼:“谢祖母。”

    礼仪气度无一不差,便是比那些世家女子,也是毫不露怯的。

    秦老夫人满意一笑,便有着藕荷色衣裙的小丫鬟眉眼含笑的端上来茶盏托盘,笑眯眯道:“世子夫人,请给老太太敬茶。”

    顾九不动声色的睨了她一眼,却并没有立刻去接,唇边噙着一抹笑意,回头跟秦老夫人说话:“嫁过来之前,孙媳就总听说明国公府最是规矩森严的,想来今日是百密一疏,嫁过来头一天就遇着个不懂事儿的丫鬟。”

    众人都盯着她敬茶,不想她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秦老夫人更是蹙眉问道:“此话怎讲?”

    顾九却没有接话,只是将茶水端起来递给秦老夫人,脸上笑容不变:“祖母,请喝茶,小心烫。”

    茶盏上带着灼热的烫意,让秦老夫人的手指猛地一缩,顾九则是借着她缩手的动作,自己往后退了一步。

    “啪——”

    茶盏掉落在地,泼泼洒洒的溅湿了衣裙,秦老夫人吃痛,也明白了顾九的意思。

    她骤然站起身,沉声道:“将这个不长眼的丫头拖出去!”

    指的却并非顾九,而是先前端茶的小丫头。

    那小丫头慌乱的磕头求饶,连声道:“老夫人恕罪,奴婢真的不知道那茶水是烫的!”

    这个热度,原本在顾九端起茶盏的那一瞬就该烫的松手的,谁知她竟然坚持到了递到秦老夫人手上的那一刻。

    烫到了秦老夫人,这事儿可就大了!

    事实上,前世她的确刚碰到茶盏就给扔了,顾家只她一个幺女,千娇万宠着养大,冬日的汤婆子都得包好几层锦缎,手指头娇的受不住一点苦处。

    可大喜之日扔了给长辈敬的茶,往大里说,便是对长辈的不敬,再加上当时这房中大多是看热闹的人,最终秦老夫人大发雷霆,罚她去祠堂跪了一日。

    顾九回忆往事,垂眸遮住眼中寒凉,不去听那小丫鬟的话,只道:“祖母英明。”

    秦老夫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头看那小丫鬟还在磕头,沉声道:“还愣着做什么,将人拖出去杖责三十!”

    眼见得那小丫鬟被人拽着往外拖,却有一个容颜俏丽的小姑娘站了出来:“外祖母留情。”

    她年约十五,身量不高,生的娇娇小小,齐胸襦裙上绣着朵朵莲花,整个人都透着我见犹怜四个字。

    顾九循声望去,不由得无声嘲讽。

    原来是那朵盛世大白莲啊。

    然而这位白莲花……啊不,江莲芷小姐毫无自觉,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不忍,蹙眉道:“外祖母,锦竹她伺候您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者表嫂才进门一天,就因她而处罚忠仆,于表嫂的名声也不大好听,您说是不是?”

    她说到这儿,又看向顾九道:“表嫂,虽然这丫头行事莽撞,但您为新妇,这般为难一个丫鬟也有失风度,您就发发善心,原谅她这次吧。”

    可惜她这话说的情真意切,却架不住顾九格外诚挚的问道:“姑娘,你哪位?”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