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月引 第二十四章 重归故乡
    陶仲淮惊慌的看着二人在打斗纠缠中,光秃秃的海棠树忽然从树干下端折断,朝着二人砸来……

    好在二人反应都极快,各自后退一步,海棠树才刚好倒在二人中间,二人被这忽得落地的一物刚好隔开。不然,以陶仲淮的常识认知,两个人若被它砸到不死也应该会绑一身绷带在床上躺上几个月……

    “诶……你们别打了……”就在二人停顿的瞬间陶仲淮起身壮着胆子欲要劝说。两人却又很快陷入打斗之中。

    “有谁……能告诉我……怎么走出去啊……”陶仲淮看着打斗的二人欲哭无泪。

    看着二人如此投入地你追我打,你再追我再打。不知道重复了有多少个来回,陶仲淮只觉得毫无存在感,却看到女子似乎渐渐有些式微的状态。

    陶仲淮感觉自己那该死的按压不住的英雄救美的冲动渐渐就要翻涌上来,随时有可能爆发……

    果然他还是有表现的机会的,就在女子躲过薛顶天步步紧逼的狂刀时,不慎被倒在地上的海棠树树枝绊倒。薛顶天见状狂刀高举,女子虽未来得及起身,却随即袖中飞出数根银针,然而还是敌不过薛顶天的大刀将银针一扫既落。

    待他大刀再砍下时,得偿所愿的看到了鲜血飞涌,却不是那女子的血……竟然特么是个抢着死的?!

    陶仲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十分爱惜的襕衫,这是读书人身份的象征,书生的骄傲……此刻这本来就不慎弄脏了使陶仲淮心痛不已的衣服上又多了一道从胸膛延伸到腹部的染满鲜红色血污的破口,这让生在寒门的陶仲淮怎么能接受得了?!

    也正是因为,接受不了,陶仲淮内心各种痛苦,最终抵制不住,双目一闭,仰身倒地。

    ——

    意识模糊中不知过了多久,恍惚见有光,不知真假虚实,却听到有个有些耳熟的女子语气中听得出疲倦的问道:“你家在哪?我带你回去……”

    “青……青州吧……那里有个岁寒谷……有一个村子哉满了腊梅花树……”

    ——

    中得三鼎甲后,果然能魅力大涨!

    陶仲淮走在繁华的京城街头,一少女拦住了去路,羞涩的娇声低语:“探花郎~你的新书何时出版啊?可不可以给人家家添个角色儿~人家家会抢着当粉头的!”

    陶仲淮笑着回答:“好说好说,敢问姑娘芳名?想要什么角色儿呀?”

    “快看呐!是探花郎!是陶仲淮!是陶大话本作家!啊啊啊~好帅!”

    少女还未来得及作答,就被四面八方跑来蜂拥而至的花花绿绿的少女少妇挤开。皆自身上掏出纸笔便都抢着要签名。

    陶仲淮保持着看上去极有修养的微笑,道:“不急不急,一个个来,都有都有。”

    女子们却不听,一个个争先向前,生怕陶仲淮会凭空跑了似的。

    “陶郎~”人群中挤出一位老妇人,妆容却娇艳的如同少女,一下子将陶仲淮扑倒在地,捶打着他的胸口,“讨厌讨厌,你干嘛躲着人家嘛~”

    陶仲淮被老妇捶痛了,欲要推开她却推不动,只得怒道:“走开!你这个不知礼数不守妇道扮嫩偷夫的婆娘!”

    老妇人闻言也怒了,狠狠一掌打在陶仲淮头上。

    疼痛间袭来一阵子头晕目眩,眼前的光景霎时消失了去。

    “咳咳咳咳咳……”

    有些费力的睁开双眼,还未及看清眼前就听到一句如雷贯耳的骂声:“不孝子!没良心的!你骂谁呢?!”(www.23sw.net

皎月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