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土坡下 第三十八章 分钱和闹事
    回到市里都接近点了,路宽想了想,身上带着四万块钱上山,怕是有些不太安全,就在市里下了车,说明天给司机结运费,然后奢侈了一把,打了个车回家了。

    由于摩托车在村里,所以他给张新强打了个电话,让张新强明天早上来接他一起上班,在付出了一碗鸡蛋呛锅面后,路宽成功的让张新强明天早上拐了一个大概十公里的小弯。

    回到家中,妈妈看到路宽这时候回来了,又给他做了碗汤,把菜热了下。

    第二天七点四十,路宽正在帮爸爸干活的时候,张新强打来了电话,说到他家附近了,让路宽说具体位置。

    告别父母,路宽挎着自己的小包向路口走去。

    一路上,俩人吵吵闹闹,欢乐的来到了乡里,早会结束后,就再次使唤起了张新强。

    “强哥,送我去村里呗。”

    “中午我要加菜。”

    “好的,没问题。”

    张新强狐疑的看着路宽,然后恍然大悟:“昨天一天没见你,是不是去送货了?对方结账了没有?”

    “结了。”路宽笑着拍了拍自己的挎包。

    “中午加俩菜!”张新强果断的说。

    “没问题,加几个随你。”

    来到焦土坡,路宽和张新强来到蒋书记家里,然后和蒋书记一起去大队部等蒋钩子王光明王有利的到来。

    在等他们三人的时候,蒋书记让路宽写了三张收据,将货物名称,数量,斤数,单价,总价都写了上去。

    不一会,三人就来到了大队部。

    “钩子,一百箱野葡萄酒六千五,十箱野山药五千一百二,一共一万一千六百二十元,给你个整,找十,然后这这里签字按手印。”蒋书记对蒋钩子说。

    “那二十块钱算了,给个整就行。”蒋钩子笑的眼角的皱纹都拧在了一起。

    蒋书记瞪了蒋钩子一眼:“该是啥是啥。”

    “我这里有二十块,你先用了吧。”张新强掏出了钱包。

    “光明有利,你们两家都是六十箱野山药,每人三千百四十元,有零钱没?”蒋书记对王光明和王有利说到。

    王有利赶紧说:“我这里有,我这里有。”

    领过钱,三人都邀请蒋书记路宽和张新强一起吃饭,但被蒋书记劝住了:“吃饭以后可以吃,你们先把钱放好再说,一会我们还有事,等回来吧。”

    劝走三人,蒋书记让路宽给刘明亮打了个电话:“刘书记,我是路宽,你在村里吧,对对对,我一会就到,你通知群众去大队部吧,把钱给你们,好,我们一会就到了。”

    看到路宽挂了电话,蒋书记笑着说到:“这个老小子,是不是在等着你的电话?”

    路宽也笑了笑:“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往。”

    将近十点,三人来到了独石村的大队部。

    刘明亮在大队部门口等着他们,看到他们过来,立马就迎了上来。

    “老蒋来了,路书记小张来了。”

    “滚,叫哥,别喊老蒋。”

    “嘿嘿,蒋哥,这是我们村这次装核桃的花名册。”刘明亮不以为意。

    蒋书记接过花名册,让路宽再誊写一遍,然后和刘明亮打屁聊天等群众过来。

    这次从独石村拉的二百件笨核桃,一共有十四户,最多的一户三十箱,四户二十箱,九户十箱,路宽很快的将花名册誊好,等着群众过来。

    最先过来的是装了三十箱的那一户,叫李孬,他签字按过手印后,从路宽手里接过了一千二百块钱,然后把钱装口袋里,没有回去,就在大队部坐着。

    刘明亮对李孬说:“孬,回去好好供你的儿子,你看以前你一年都买不了这么多钱的核桃,路书记一次性就给你卖了这么多,上大学还是有用的,你儿子是咱村这么多年来最有可能考上大学的娃啊,你要好好供。”

    “一定一定,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他上大学。”李孬表态到。

    陆陆续续的,独石村这次提供笨核桃的家户来这里领钱了,感谢的话溢满了整个大队部。

    在只剩一户还没到大队部领钱的时候,一个村民骂骂咧咧的过来了。

    “狗日的刘明亮,你这是打击报复,我家四个劳力,那李孬家里就一个劳力,瞎了你的狗眼,你为啥让他家装了三十箱,我家一箱没有,不就是我和你竞争了村长,我要去乡里告你!”

    听到这话,刘明亮立马冲出了办公室。

    “你他妈说谁打击报复,当时让领纸箱你不领,还怂恿你一大家都不领,他妈的看到有钱了来这里放屁了,郭世军,我给你说,你随便告,告到哪里都是这,今天是来领钱的,大伙高兴,赶紧滚,别在这叫唤。”

    “我就告你,你别在这吓唬我,我不是吓大的,有好事了想着你的铁杆,那李孬不就是你的一条狗吗,我就不信了,今天不给一个说法,我闹到乡里去。还有那焦土坡的路宽,我也要告他,为啥来我们村收核桃了不平均,和你一起狼狈为奸,我呸,你们只会欺负群众。”

    本来蒋书记没打算出去的,在农村骂几句是很正常的事,只要不打起来,一般人都只会看笑话,但牵扯到路宽后,他不愿意了:“放你娘的屁,郭世军,路宽带大家挣钱,你不愿意了?啥叫平均,还想吃大锅饭?你有能耐你去带大伙挣钱,别整天搞风搞雨。”

    “我给你说,不会平均的,我的话撂到这,以后都不会平均,有能耐自己去挣钱,想跟着挣钱,那就好好干,别在这咋咋呼呼,独石村现在还是村委会说了算,不是你郭世军说了算。”刘明亮顿了顿:“为啥要李孬的,咱去李孬家看看,他挑出的核桃有多好,要不是考虑到大家,我这次就想把他家的给全卖了!”

    “就他会挑,别人都不会挑?姓刘的,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郭世军还在喊。

    路宽在屋里也呆不住了,本来今天让大伙领钱是高兴的事,现在弄成了这样,他出来说到:“刘书记,谁家里还有纸箱你帮我收一下吧,收好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带走,我先走了,我还有事。”

    说完,路宽骑着摩托车离开了独石村,他走后,蒋书记也走了,在蒋书记离开时,他吆喝到:“这他娘的是啥,老刘,我回去了,村里整好了再说其他吧,就你们村有核桃,其他村没有?”当然,后一句是对在闹事的人和围观的人说的。

    不提闹闹的独石村,路宽在路上想,为啥会有这事发生,在焦土坡都没出现这情况,,说实话,目前通过路口卖货最多的是蒋钩子,崔铁柱,王光明和王有利,其他家户都只是多多少少装了些核桃,但也没人这样闹。

    回到焦土坡的大队部,路宽一方面是气的,一方面是吓的,毕竟来这里了没见过这种场景,尤其是牵扯到自己,当然,还有一方面是在想自己做的是不是欠考虑了。

    不一会儿,摩托车声音传来,是蒋书记回来了。

    “路宽,走,去我家吃饭,别听郭世军咋咋呼呼的,他就是个小人。”

    路宽听到蒋书记喊他,出了门:“叔,不去了吧,我回乡里吃饭。”

    “咋了?受打击了?别往心里去,农村工作就是这样,不可能考虑到所有人,只要自己为心无愧就行,那样,别去我家了,我让你婶炒几个菜,我们一起去王书记家。”

    蒋书记大概能想到路宽的想法,毕竟在焦土坡没有这情况出现,他怕路宽想不通,万一路宽不干了咋办?这村里好不容易有了个有文化,有想法,有能力的小伙,得留在村里,让王老书记好好劝劝他,对了,还得叫上焦老师。(www.23sw.net

焦土坡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