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万事屋 第93章 符文法师的到来
    一大早,温哲就被卡莎给叫醒了。

    为了起床给拉克丝开门,温哲昨晚特意交代卡莎一定要早点叫醒他。

    不过,两人对“早”的概念有那么亿点点偏差。

    现在天刚蒙蒙亮,温哲揉了揉模糊的双眼,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门。

    清晨空气起雾,温哲感到了一丝寒冷。

    寒冷一下子就将温哲身体里面的困意驱逐出去,温哲浑身一哆嗦,赶紧把门关上。

    温哲原本还打算回到床上睡一会儿,但怎么也睡不着。

    于是,温哲就只能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和另一边的卡莎干瞪眼。

    在屋子外面,太阳渐渐升高,变得又暖又亮,很快就将空气中的水汽完全蒸发。

    空气,很快恢复了清明。

    温哲也在床上呆的够久了。

    温哲又一次穿好衣服,下床活动。

    温哲走了两步,在卡莎的注视下来到了伊泽瑞尔的床边。

    “伊泽,起床了,太阳都快晒屁股了。”

    “让我再睡一会儿。”

    伊泽瑞尔翻了翻身,背向温哲,暗示着什么。

    “好吧,”温哲无奈地耸耸肩,开口编道:“那我去给拉克丝开门咯!”

    温哲这么一说果然奏效,伊泽瑞尔一下子就从床上站了起来,光速穿好衣服鞋子,顺手搭理了一下有些蓬松的黄毛,最后把护目镜稳稳戴在头上。

    “拉克丝,我来了。”

    伊泽瑞尔兴奋地自言自语道,面带笑容地朝着房门走了过去。

    温哲看了一眼奔向门口的伊泽瑞尔,然后扭头看着卡莎,想要看一看她是否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但温哲却发现,卡莎好像自始至终都面色平静地盯着自己。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温哲败下阵来,率先撤回目光,看向别处。

    伊泽瑞尔已经打开房门,朝着院子里的门走了过去。

    看到伊泽瑞尔那副精神抖擞的模样,温哲忍不住想笑。

    待会儿,伊泽瑞尔打开门就会发现,拉克丝并没有来。

    可这世上的巧合总是太多太多,之前给拉克丝开门的都是温哲,这次却被伊泽瑞尔顶替了。

    伊泽瑞尔双手抓住门把手打开院门,拉克丝便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当中。

    “拉克丝,快进来吧,让你久等了。”

    伊泽瑞尔冲着拉克丝露出了自己最茂盛的笑容表示欢迎和伊泽瑞尔歉意。

    而正准备抬手敲门的拉克丝这个时候却是有点懵。

    怎么每次都是我还没敲门就有人给我开门,难不成温哲和伊泽瑞尔当中有人会透视的吗?

    还有,“久等了”是什么意思?

    不过,拉克丝并没有将这些疑惑提出来,只是自己在心中想了想,然后自我消化掉。

    正是凭借着这种强大的自我解决疑惑的能力,拉克丝才能一直保持如此乐观积极的生活状态。

    拉克丝眨了眨疑惑的大眼睛,穿过门口走进院子。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视野里面的拉克丝,温哲顿时不淡定了。

    自己这张金刚鹦鹉嘴也太灵了吧!拉克丝居然真的在门口等着。

    “拉克丝。”

    温哲平复了一下惊讶的心情,笑着挥手向拉克丝打了个招呼。

    “温哲,你这几天越来越早了。”

    拉克丝笑着回应。

    在拉克丝的身后,伊泽瑞尔等她走进来之后,正准备把院门合上,突然感受到了门外传来的阻力。

    一张陌生的老脸出现在了伊泽瑞尔的视野里面。

    伊泽瑞尔微微一愣,以为这只是一个走错家门的老人。

    “这位老爷爷,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不不不,”瑞兹摇了摇头,因为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称呼自己为“老爷爷”。

    “我是跟着她过来的。”

    瑞兹向伊泽瑞尔指了指拉克丝。

    伊泽瑞尔两眼看着瑞兹,心中一下子警惕了起来,往后退了半步,随时准备使用奥术跃迁躲避。

    拉克丝也太不小心了,居然被这么一个糟老头子一路跟踪了过来,而且还没有发觉。

    看着伊泽瑞尔紧张的样子,瑞兹笑了笑,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对你们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伊泽瑞尔心中冷哼一声。

    我信你个鬼哦,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

    看着伊泽瑞尔脸上的戒备之色愈发深重,瑞兹只能无奈地笑着。

    温哲和拉克丝简单地打了个招呼,眼角的余光瞥见伊泽瑞尔旁边好像多了一个人影。

    温哲转动眼珠,定睛一看,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老头。

    重要的是,这个老头还是一个光头。

    尽管瑞兹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温哲还是一眼就判断出了他的身份。

    哪怕瑞兹把背上的卷轴包裹着,那个东西还是格外地引人注目。

    不过,温哲有些想不通的是,瑞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自己手上又没有世界符文,瑞兹完全没道理找上门来啊!

    但愿他没有恶意。

    见着伊泽瑞尔和瑞兹似乎争执不下,温哲开口了。

    “伊泽,让他进来吧。”

    拉克丝也回头看了瑞兹一眼,只觉得他着装很古怪,一件灰袍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少许的面部皮肤。

    而且,他的皮肤颜色也异于常人,是那种很罕见的紫色。

    听着温哲的声音,伊泽瑞尔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后撤两步给瑞兹让出进来的路。

    “你认识我吗?”

    瑞兹没有立刻走进来,而是站在门口向温哲问了一句。

    “应该吧,进来再说。”

    温哲努力平复自己的心境,使自己看起来比较淡定,给瑞兹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瑞兹的脚还是没有动,继续站在原地,双目和温哲对视。

    温哲硬着头皮看向瑞兹稍显空洞的眼睛。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温哲甚至从瑞兹的眼睛里面看见了光。

    忽然,温哲感觉到肩头一沉,不用想都知道是悠米。

    可温哲还是把头转了过去,这是一个结束与瑞兹目光对峙的大好机会。

    温哲偏头,向肩膀上的悠米投去感激的目光。

    “喵~”

    悠米昂了昂猫头,那样子好像是在说:“也不看看姐是谁!”

    刚刚,悠米还在熟睡当中,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魔法气息接近,立刻就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然后,悠米就看到了院门口的这个神秘老头。

    瑞兹收回温哲身上的目光,走进院门,转身把门关上,两眼笑看着拉克丝。

    “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一事相求。”(www.23sw.net

瓦罗兰万事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