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叔不想当皇帝 088? 王妃二
    “小顺子,我被封为赵王的消息宫里应该很早就传出风声了吧?”

    回到太极殿,梁炜琪用过晚饭,就把小顺子叫到了书房,很多事情要详细地了解一番情况了,尤其是现在这个敏感时候。

    任何一个小消息,都有可能影响到局势的进展。

    “回殿下,这件事情早在李公公筹建赵王府的时候就传开了。”

    小顺子点点头,“消息一传出来,大家议论纷纷。毕竟,这是我朝第一次出现样的状况。”

    “哦,大家都有些什么样的说法?”

    梁炜琪点点头,出现这样的状况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有没有关于谁是赵王妃的说法?”

    “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又赞成的,也有一些说风凉话的……”

    小顺子当然不会一味地说奉承话,他据实地禀报了一番,然后就重点提到了照王妃人选的说法。

    归纳起来就是,很多人在行动,陛下的态度不明。

    “殿下,听说宁太傅也很在意赵王妃的人选。”

    小顺子抬起头看着梁炜琪,“前几天陛下召见他的时候,似乎也谈到了这个事情。”

    “哦,宁太傅这么一个严肃的人也会关心孤的婚事?”

    梁炜琪呵呵一笑,嘴唇微微一撇,心道,如果小爷没有获得这个诗仙的称号,不知道宁太傅会不会这么关心自己呢?

    不过,也不能完全否定这个可能性。

    貌似自己下山,刚刚到云梦郡的时候,张泰好像说过,宁太傅对自己写的那首《秋思》很感兴趣。

    说不定那会儿,宁太傅就已经有了拿自己做局的计划了。

    毕竟,像宁太傅这种名人,有精明的头脑不说,身后还有天下这么多文人士子,这样的聪明人怎么可能会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陛下虽然不太喜欢宁太傅,但是,这一次召见听说谈得很欢畅。”

    小顺子小声地说道,“不过,具体谈了什么不清楚,只是听说宁太傅提了关于选取赵王妃的意见,第一不能是粗坯不堪的暴发户,要有底蕴,第二家族要在朝中有一定的势力,不然的话,对殿下的竞争没有帮助……”

    “那父皇有没有什么要求呢?”

    梁炜琪端起茶盅喝了一口,淡淡地问道。

    “殿下,这就不知道了。”

    小顺子摇摇头,“宫里也没听说过这方面的消息。”

    还是以前的老脾气啊,乾纲独断。

    梁炜琪心里叹了口气,今天聊了这么长时间,自己那未来王妃的信息皇帝愣是一个字都没有透露出来。

    悲哀,这是深沉的悲哀呀。

    连自己未来的正牌老婆人选都没资格发表意见。

    不能不说这是一种悲哀吧。

    好在老婆可以娶多个,也算是一种变相地补偿吧。

    “好了,你出去吧,明天上午我们去祭拜一下张德。”

    梁炜琪摆摆手。

    王妃,谁是小爷的未来王妃呢?

    摸了摸下巴,梁炜琪脑海里闪过安蕙那张绝美的脸庞,脸上就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京都第一美人呢。

    安媛的话应该是话里有话吧。

    安蕙这个京都第一美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手的。

    她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把自己拉到老四的阵容里去。

    不过,这可能嘛。

    别的不说,就是皇帝那一关都过不了的。

    更何况,现在自己要组建巡察院呢。

    如果自己透露出一点支持老四的迹象,那么等待自己的就只能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京都第一美人再美,也美不过自己的性命吧。

    安蕙呀,安蕙,看来你是注定跟小爷无缘啦。

    梁炜琪喟然感叹一声,端起茶盅喝了一口,不对,不对,以后可得自称本王了。

    不行了,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放下茶盅,梁炜琪叹了口气,巡察院的筹建计划,卷烟生意的计划,另外还有聊斋故事的出版发行等等,都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来完成。

    最前面的是关系到日后自己手里的权力,后面两个是关系到自己的幸福生活啊。

    那可是关系到赚银子的大事情啊,必须得抓紧了。

    没有银子,哪里来的幸福生活?

    第二天一早,梁炜琪刚刚用过早膳,就在小顺子的陪同下来到了乱葬岗。

    这里距离皇城并不是太远,原本是穷人死了之后买不起墓地,随后宫里的那些太监,宫女死后没有家人收尸的,基本上也都扔到这边来了。

    张德的坟墓修得很朴素,不过,还是给他立了块墓碑,上面写着四个字,张德之墓。

    至于其他的信息一概没有。

    小顺子指挥人把坟墓挖开,撬开了棺材,就露出了张德的尸体。

    “殿下,远远地看一眼就行了,已经有味道了。”

    “嗯,我知道。”

    梁炜琪点点头。

    虽然只是远远地看一眼,梁炜琪也能感觉到这是一具尸体,跟张德很相似。

    不过,为了确认这死人是不是张德,梁炜琪还是亲自过去查验了一番。

    眼看着梁炜琪还要走过去仔细检查一番,小顺子不敢怠慢,立即跟了过来,很主动地把尸体裤子弄掉。

    尸体的确是个太监,长得跟张德又一模一样!

    “这应该就是张德了。”

    梁炜琪的心头一沉,奶奶的,张德这家伙还真的死了!

    他居然真的死了!

    那这功法还修炼不修炼呢?

    练这狗屁的功法,小爷连一头秀发都贡献出去了,而且,现在尚且还没有长出来的迹象啊。

    这代价老大了。

    “殿下,殿下,请节哀。”

    小顺子轻声叫道,“张公公泉下有知,一定会感谢殿下的。”

    “好了,回去吧。”

    梁炜琪回过神,看了一眼躺在棺木里的张德,隐约间仿佛看见他在笑,心头顿时就有些瘆得慌,再定睛一看,似乎又不是这样。

    “把张公公重新安葬好。”

    梁炜琪一摆手,转身往山下走去。

    就在梁炜琪一行人离开乱葬岗的时候,明王府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

    “大嫂,你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安媛笑吟吟地迎了上来,“我不是说了嘛,明天我亲自回家一趟的嘛。”

    “爹不是担心嘛。”

    美艳妇人笑了,“对了,那事儿进行得如何了,宫里是什么意思?”(www.23sw.net

师叔不想当皇帝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