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娱混饭吃咋就这么难 第二一三章 神隐
    写在前面的话:咱肋汉三又回来了,也许,哈哈哈……啊,对了,有件事要说在前面哈,咱签约时用的银行账号因为某些原因已注销,所以不要再打赏了,反正咱也不可能收得到,各位金大腿们要是想扶贫的话请给咱发Q红包、微红包、支红包,咱的口袋随时欢迎金大腿的光临指导,笑~

    PS:祝米娜春节快乐~

    再PS:只欠3章了哦!

    ―――――――――――――――――――――――――――

    锅中的油渐渐冒起轻烟,丝毫不差眼珠盯着它的本少爷,随之露出一抹万事尽在掌握中的微笑,默默的一连向后退了三步,一手拿起放在菜板上的盛着肉片的勺子,神色肃穆的狠狠吞了口口水,伸展手臂颤抖的将勺子送向锅子的方向。(www.23sw.net

    就在肉片被送到油锅正上方时,一点水星顺着勺子掉入了锅中,瞬间刺耳的“刺啦”响起,热油极具威胁姓的飞溅而起,“啊!!!!!!!!”

    变调走板的惊叫声中,少爷我猴子般一窜而起,再顾不得手中的勺子,顺手便扔了出去,勺里的肉片围绕着油锅洒得到处都是,只有一小部分碰巧掉入了锅里,但就是这部分幸好掉进锅里的肉片却嘣起了更多热油,机智的本少爷一溜烟的窜了出去,一头钻进卧室后才敢回头看。

    伸手抹了一把并没有冷汗的脸,挫败的感觉袭上心头,“唉~~明明梓和若井凛做菜时看来很简单的啊!为毛自己做来就这么难?要不要放弃这个主意,换其他方法哄麻里呢?”

    锅里的油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好听的“滋滋”声,和随之飘散出的肉香味。少爷我踏着谨(鬼)慎(祟)的步伐,渐渐的挪向厨房的方向。就在这艰难的行进途中,一阵音乐声突然响起,“朝もやの中,続く白い道,鸟のさえずり,挨拶かわしながら……”①

    “谁?”我吓得浑身一抖,目光迅速望向声响传来的客厅方向,结果发现响的居然是自己的手机,“搞什么嘛?麻里那个家伙干吗要换我的手机铃声?吓死本少爷我……”

    我一咬牙一跺脚迅速冲进厨房关了火,这才跑回客厅拿起还在响的手机,“欸?是若井凛啊……喂?姐姐……”

    *

    “我回来了~”篠田麻里子漫不经心的喊了一声,低头弯腰换上室内鞋,将脱下来的鞋子放到鞋柜里,“凛?干嘛不回答我?”

    回应她的依然是一片安静。

    麻里子有片刻的惊诧,顾不得脱下外套,里里外外的找了一圈,不出意料的没有找到那个本该在家的人。

    客厅的沙发扶手上还放着属于若井千里的外套,一个明显装着钱的信封自外套口袋里半露着,透露出一种匆忙中的随意感。茶几的果盘里摆着新鲜的水果,每种都是麻里子和若井千里平时喜欢的,这是家里本来没有的东西,很明显是刚刚才买回来的。其中一颗苹果少了点果皮,露出的果肉已经氧化发黄了,上面极随意的戳了把水果刀,胡来得很有白少爷的风范。

    卧室的房门是半开着的,所有东西都还很整齐,榻上的被单也很是平整,看来就不像是有人使用过的样子。

    麻里子走到厨房随手拉开冰箱门,发现冰箱被塞得满满的,最边上的整桶酸奶盖子半拧开着,看来少了大概半杯左右的酸奶。炉子上的锅里盛着一锅底的油,几块纠缠在一块的肉片沉在锅底,浸在油中的部分边角已焦得发黑,而被堆到油面上的部分却还是生肉的颜色,只是现在油已经没了丝毫热气,显然已是关火极长时间了。

    “又到处乱跑?被我找到你就死定了!”麻里子恨恨的拿出手机,一边按号码一边色厉内荏的叨念,“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麻里子愣住了,似乎是什么原本隐隐有所预感,但又不想承认的事情被最终确定了下来。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该将手机从耳边拿开,本就不算好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眼中闪过一瞬的恐慌,“不会的不会的……”

    *

    2008年4月19日,随着最后安可曲的音乐放到尾声,ひまわり组的最后一次合作,梦を死なせるわけにいかない公演的千秋乐就这样结束了。在惯例的与观众的最后击掌送行时,某个一身土气并没有资格参加公演的女孩,站在剧场的角落里,心不在焉的与她身边的小伙伴闲聊着,目光却偏向正在击掌的妹纸们的最前端,有意识的望向那个显得越来越耀眼的高个女孩。

    击掌刚刚结束,恋恋不舍的粉丝们还徘徊不去,高个女孩却毫不犹豫的转身而走,她看来精神有些恍惚,眉宇轻蹙忧心忡忡。

    一直关注高个女孩动向的土气女孩,眼见她就那样越走越远,顾不得旁边正与自己聊天的小伙伴,一句都来不及交待便匆忙追了上去。她伸手分开挡在自己面前,正三三二二闲聊的妹纸们,一路说是“对不起”大声喊着奋力急追,“麻里口大人,麻里口大人,等等我啊麻里口大人……”

    篠田麻里子对于她的呼喊充耳不闻,直到她坐到化妆室的椅子上,一直追着她的土气女孩才终于赶了上来,她一手搭在篠田麻里子肩上,弯腰微有些喘#粗气,“麻……篠田桑……”

    篠田麻里子的身体抖了一下,下意识的抖掉搭在肩上的手,随后才恍然的转过身来,“是指原啊,有什么事吗?”

    “麻……篠田桑……我……她……若井桑她……我……我我我……”指原莉乃似乎很怕篠田麻里子,面对直视着自己的麻里子,她吞吞吐吐了半天才像是被逼到绝境般,突然大声的一口气将话说完,不过声音还是越来越小,最后人也如鹌鹑般低头缩成一团,“我想问问若井桑的情况,我最近都没有看到她了……”

    篠田麻里子的身体一僵,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神色再次有些出神。化妆间内各行其事的女孩们,因指原莉乃的话而将注意力投射过来,此时纷纷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野吕佳代窜了过来,搞怪的摸了摸下巴,歪歪脑袋撇着嘴,“说起来,我也好久没看到过凛酱了耶……”

    “真是的,”增田有华背靠在化妆台上,皱了皱眉头,“之前AKB0じ59ふん②的录制也没见到她的人,也不知道跑去哪了?”

    “邮件也敢不回我,哼!”板野友美咬了咬嘴唇,似乎想做出高冷的样子,可惜并不成功。

    “凛君好久不来看小奥了……篠田桑,凛君是不是不喜欢小奥了?”奥真奈美的小脸皱成苦瓜,可怜巴巴的抓着篠田麻里子的手臂,一副马上就会哭出来的样子。

    “怎么会呢?”篠田麻里怔了一下随即站起身,将红了眼圈的奥真奈美扯进怀里,安慰的轻拍她的脊背,“凛可是小奥的王子,怎么会不喜欢小奥了呢?”

    宫泽佐江歪着头抓了抓后脑的发,用肩膀撞了一下身边的秋元才加,“才加,你说千里那个家伙,现在是不是只和B组的人在一起,都不理我们K组了?”

    “那凛君到底去哪了?”奥真奈美从麻里子怀中仰起头,强锁住水雾的眼眸期待的望向篠田麻里,“为什么都不来看小奥?”

    此时的指原莉乃已被挤到了圈外,但她反而像是长出了一口气,畏缩成团的身体挺直了些许,乐见其成的听着妹纸们的讨论,只在宫泽佐江说话时鼓足勇气的举了下手,用不太大的声音说道,“若井桑也好久没来B组了……”

    似乎是因为现场太乱了,指原莉乃的声音只有同样挤不进去的小短腿高桥南听在了耳中,“什么?你是说最近的B组公演她也没出现吗?”

    高桥南的狮吼功一出,这次所有人便都听到了,妹纸们几乎同时转回身,几十双眼睛望向又开始缩成团的指原莉乃。

    指原莉乃暗暗吞了下口水,手伸到口袋里暗暗抓紧了最爱的明星卡,用战战兢兢的口气小声说道,“我有在B组当代役,最近都没看到若井桑,同组的人也说她好久没出现,发邮件、打电话都找不到她……”

    “怎么会这样?”

    “是啊是啊!”

    “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最近找不到她了呢?”

    场面再见乱了起来,只有大堀惠偷偷的靠到篠田麻里子耳边,悄悄的问道,“麻里,凛酱那个家伙到底跑到哪去了?不会你也不知道吧?”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篠田麻里子的眼中闪过明显的不愉,她无视掉显然还有话要说的大堀惠,拥着奥真奈美走出乱成一团的人群。

    *

    “……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篠田麻里子关掉通话,沉着脸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目光转向不远处的一栋公寓楼,垂着臂将手中的手机紧紧攥在掌中,握得手指毫无血色也全无知觉。

    许久后,似乎是积攒下了足够的力量,篠田麻里子下意识的跺了跺有些站麻了的腿脚,迈步走进了那栋她已注视了许久的公寓楼。

    通过“漫长”的楼梯和走廊,她终于站在了某间公寓的门口,在自口袋里拿出小纸条,谨慎的再三确定了门牌号码后,篠田麻里子伸手在那个写有“若井”的姓氏牌上拍了一下,这才再次深吸口气按响了门铃。

    不紧不缓的三声门铃响起,不久后,门内便传来了模糊不清的“稍等一下”,和随之而来的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还不待篠田麻里子分辨出它是否是属于自己心中那个人的声音,开锁的金属碰撞声便响了起来,房门向内徐徐拉开,一个纤细的身影映入了篠田麻里子的眼前。

    篠田麻里子向后退了一步,望向门内的眼神复杂难辨。

    *

    ①注解:“朝もやの中,続く白い道,鸟のさえずり,挨拶かわしながら……”圣母在上的pastel pure

    ②注解:2008年4月7日AKB48 节目AKB1じ59ふん!改名为AKB0じ59ふん!

在日娱混饭吃咋就这么难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