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一棵技能树 218 白骨森林
    “好看啊。”罗莱毫不掩饰语气中的羡慕。

    他长得清秀,也有些臭美,路经常抱怨自己背的瘤状凸起很恶心。

    木材噼啪燃烧着,不时溅出几朵火星。

    “白骨森林的规则你知道吧?”杨树冷不丁地发问。

    “不要回头,不要数数,不要说话,总之除了自己不要在乎别人。”

    “不要违背规则,会给我添麻烦,而我恰好又是个讨厌麻烦的人。”

    “嗯嗯。”罗莱重重点头,“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您直接把我丢下就好,我不会怪您的。”

    ……

    迷失之湖以北,在两座高山间的峡谷中,生长着一片漆黑的树木,浓重的灰色雾气起伏于林间,能见度极低。

    早在光耀时代,这里就是远近闻名的自杀圣地,在横穿森林的小路两侧经常可以看见吊者尸体被吞食后留下的森森白骨,白骨森林便因此得名。

    大灾变开始后不久,一名强大的术士便被无形之神的力量扭曲成了怪形盘踞在这片森林里。

    杨树远远地就感知到了那名术士强大的精神力,远非自己能敌,所以才跟罗莱说了那番话。

    在二人一前一后步入森林后不久,杨树就听见了除开自己和罗莱以外第三人的脚步声。

    被术士囚禁在白骨森林中的骨灵会试图混入旅行者的队伍来逃脱束缚。

    一旦旅行者对骨灵的存在表示了关注,例如搭话、注视、用精神力探查,就会触发此地被扭曲的“规则”,自身和骨灵交换地位,永远被困在森林当中。

    也就是说,那脚步声真实存在,并非幻象。

    对杨树来说这都是小意思,他既不会恐惧、也不会同情心泛滥,更不会受到金钱美女的诱惑。

    “伍迪大哥,我有些害怕,能跟我说说话吗?”身后,罗莱弱气的声音响起。

    杨树并没有搭理,谁知道说话的到底是罗莱还是骨灵,模仿声音这种低级技能是个怨魂就会。

    声音消停,脚步声却又多了一重,现在有四个人。

    走出没几百米,他右肩忽地一沉,有一只手搭在了面,微微用力扯了一下,意思是让他回头看。

    骨灵搭肩,又是一个很常见的套路,许多人会下意识地回头一望,正好看见一具白森森的骨头架子跟在身后。

    “啊!”忽地一声惨叫,然后扑通一声,罗莱的呼声传来,“伍迪大哥,等等我,我脚崴了。”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

    “我要是死了,变成恶灵都不会放过你!”

    呵,骗小孩的伎俩。

    杨树虽然很想嘲讽一番骨灵的弱智演技,但嘲讽也会变相承认对方的存在,所以嘲不得。

    路途继续。

    路边的草丛后传来一阵狂笑,“哈哈,原来失落的特里亚黄金藏在这里!”

    白骨森林自古以来就有一个传说,很久以前有一名叫特里亚的国王将一批黄金藏在了森林某个古老的树洞里,如果亡国了还可以依靠这笔惊人的财富过好日子。

    当?不可能。

    路过一个湖泊时,有一名仙女从湖中升起,手拿着两把特效拉满的拉轰长剑。

    “路过的旅者哟,你掉的是这把胜利与誓言之剑,还是这把天地初开之剑呢?”

    杨树面无表情从仙女身前的浮桥走过,没有搭话、没有转头,只把对方当成空气。

    “两把都不是我掉的。”罗莱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路过的旅者哟,我要奖励你的诚实,这两把剑都是你的了。”

    “啊,伍迪大哥,她是骨灵变的,我当了!”

    有一次,杨树路过一栋小木屋,窗口站着一位身材火爆不着寸缕的姑娘,对他极尽勾引之能事。

    他自然不会当,但骨灵又一次演绎了罗莱当的戏码企图骗取他的关注。

    这样的事情总共出现过十二次,骨灵扮演着各种各样的人物试图吸引杨树的注意力,见势不成就伪装成罗莱当。

    只有一次,他差点动摇了。

    那时他路过了一个正企图自杀的男人,他面无表情、神色麻木,正打算把自己的脑袋放进吊用的绳扣里,眼见有人路过便递出了手里的书信,“可以把这个交给我的妻子吗?”

    杨树对此熟视无睹。

    几乎同一时间,罗莱的声音响起,“伍迪大哥不要接!那是假的!”

    他想到了第一层,骨灵让罗莱看见了自己接过书信的场景,罗莱担心之下忍不住开口。

    他几乎回过了头。

    但很快杨树又想到了第二层,骨灵故意让自己听见罗莱的这句话,让自己想到第一层逻辑然后回头。

    哼,这可骗不了我。

    阴森恐怖的白骨森林马迎来了尽头,杨树加快步子冲出丛林,一边高喊一边转身:“哈,罗莱,咱们出来了,你不会蠢到被这些骨头架子骗到吧?”

    回头一看,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罗莱变成了一具骨头架子,摇晃几下倒地化作了灰白骨粉。

    这意味着。

    横穿森林的漫长路程里,杨树听见罗莱的十二次呼救中,有一次可能是真的。

    但也有可能罗莱即便破坏了“规则”,也没有向自己开口求救。

    他原本有些活跃的心情又一次跌落。

    鼻子有些酸涩,眼眶一阵湿润。

    自己竟然为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周的小鬼头哭?

    开什么玩笑?

    杨树脸扯出一抹笑容,冲白骨森林轻松地挥了挥手,“再见了罗莱,祝你在森林里玩得开心。”

    他忽然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脸刚升起的笑容又消失不见,变成了冰冷的愤怒。

    杨树摊开双掌,看着其细密的掌纹。

    他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矛盾,他无法正视甚至说蔑视自己的感情。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自己的人格也受到了存在破碎的影响?

    杨树意识到一件事情。

    他的精神状态其实不太稳定,某种意义来说,他的精神世界就如同多重人格分裂的患者一般,脆弱而复杂。

    所谓的【虎躯一震】,不过是借用某些人格魅力较强的杨树的性格罢了。(www.23uu.org

点亮一棵技能树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