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变迁 > 210章 终得消息

210章 终得消息(1 / 2)

两人回到耶律府,丁睿跑了一天身子乏了,吃了晚饭早早就上床歇息了,耶律奇拉着自己的二儿子问了问丁睿今天的行踪。

待耶律古详述了丁睿的一言一行,耶律奇叹道:“此子将来又是一大奇才,南朝真是能人辈出。二郎,你可知这丁小哥逛市场、去百姓家是为了何事?”

耶律古道:“无非是探查我契丹的民情。”

耶律奇摇头叹道:“这是你眼光太浅,丁小哥是在比较南朝与我朝各项制度,并非仅仅是民情这般简单。你还不知,在南朝皇帝中秋夜宴上,这丁小哥与南朝太子把副使搞得灰头土脸,差点下不了台。小小年纪,诗词歌赋,民生制度、格物数算,无所不通,我契丹怎的无此神童。”

耶律古道:“父亲,既然丁小哥如此人才,何不劝说他留在契丹,想当初外叔祖不也是汉人,后来还成了我朝的大丞相。”

耶律奇略略思索了下答道:“没那么容易,丁小哥定是要回大宋的,再说如今朝中对汉人甚是排斥,这些守旧的昔日贵族个个鼠目寸光,死守着游牧制度,不向大宋学习农耕和文治,奢侈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怕日后与大宋的差距越来越大。算了,朝廷大事就不考虑了。”

说罢又小声道:“你且多与丁小哥交往交往,你身上也有一半汉人血统,将来可为咱家留条后路。你大哥是个莽夫,切不可告诉他。”

耶律古顿时觉得肩膀上压了副重担,可想想自己家的处境也不好,自从外叔祖韩德让去世后,韩家的处境就越来越不好,于是咬咬牙道:“父亲放心,儿子省得。”

想了想又道:“父亲,要不要向舅舅说说此事。”

耶律奇捋了捋胡须沉吟了一会说道:“有这个必要,待明日为父去趟燕王府,与你舅舅分说一番。”

南京燕王府位于析津府皇宫北侧,现今南京留守为燕王韩制心,韩制心的契丹名为耶律遂贞,韩德崇子,契丹汉人丞相韩德让之侄。

耶律奇坐着马车来到了王府大门口,门口守卫的兵丁一看是耶律奇,连忙上前见礼道:“舅老爷来了,燕王此时正在府内。”

耶律奇随手赏了他一点碎银,兵丁眼睛都笑咪了,连忙把耶律奇迎进了府带到了大厅。

仆人送上茶水,耶律奇刚刚喝了几口,就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一个身躯魁梧,满脸胡髯的大汉走了进来,耶律奇忙起身行礼道:“见过燕王。”

燕王韩制心摆摆手道:“你是某家的大舅子,客气什么,坐坐,今日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耶律奇笑笑,一语双关道:“燕王,是一阵南风把下官吹来了。”

韩制心皱了皱眉道:“某说了不必见外,老是把些官场称呼带到家里来。”

耶律奇抱拳笑道:“二兄不见外就好,某来是有些与南朝的生意想与二兄商量。”

韩制心诧异道:“与南朝做生意有何奇怪,朝廷王公贵族几个不做的,何须与为兄商议。”

耶律奇便将遇到丁睿,双方商定在武清设置一榷场,直接在海上贸易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韩制心道:“与南朝互榷本是好事,陛下也不会反对,可与大宋的榷场不是一直开的好好的么,何必在武清再开一榷场?”

耶律奇道:“牛羊运去中原甚是不便,何况还得过海才能到达台湾,路途遥远,还未到地方只怕都已死伤无数,故丁小哥提出再开榷场,专司海上贸易。“

韩制心沉吟了一下,问道:“不过是个黄口孺子,说话能管用么?”

耶律奇笑笑,将丁睿的来历讲了一遍,又将中秋夜宴上发生的故事详述出来,韩制心听完捧腹哈哈大笑。

笑了好一阵才道:“前些日子萧善与程翥回到南京,与某细说了此事,某实在是忍不住,当场发笑。现下听来还是忍不住好笑,这萧善也是个呆瓜,跑到南朝那文人窝里卖弄什么文采,分明是自取其辱。”

韩制心喝了口茶水,又道:“不过那双腿残废之人还真是个奇才,丁小哥是他的弟子,想来也不差,如若是南朝皇帝待若上宾,那羁縻之州想来也甚是重要,不妨答应与他,不过互榷的物品可要有讲究,我大辽缺铁锅、布匹,得要他们多弄些来。”

耶律奇问道:“丁小哥在家中吃酒时已说过台湾有上好的布匹,铁锅却不得而知,南朝禁止铁器出榷,不知是否能行。”

韩制心瞧着自己的大舅子摇了摇头,大舅子是个实诚君子,待自己的堂妹又好,就是太过迂腐,远不及他那做生意的兄弟,这完全可以当做一个条件来谈,不能卖出铁锅你台湾自然要给点其他的好处。

韩制心想了想说道:“大舅子,你可以提出此事,如若不行,有了布匹也不错,但他们不能卖出铁锅,那总得弄些什么硫磺、明矾之类的东西过来,我等打开榷场让他们赚钱,他们好歹也得给大辽点好处,须知这榷场可是台湾提出来开设的,并非我大辽有求于台湾。”

一句话点醒了耶律奇,他连连点头道:“在下知道了,多谢二兄提醒,这就回去与丁小哥细谈。”

韩制心道:“且慢,为兄还有些事与你细说。”

当下屏退了左右,小声道:“这丁小哥可是南朝要紧人士。”

耶律奇内心一紧,忙问道:“二兄问此事何意?”

最新小说: 半岛有妖气 我为国家造人才 婚入心扉,宋少的心尖暖妻 呆萌娇妻,甜甜爱! 海贼王之开局被绑 神秘爱人 邪医刁妃 狐狸先生,宠妻无度 传闻褚总妻管严 从怪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