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幽一梦 九
    床是一排过来的,护卫倒没有和秦媚挤一张,他们职业操守还是有的,何况秦媚还没长齐。(www.23uu.org

    护卫说,我们搬去另一个酒店你知道不?发生这事,林烽查过了,就是地黎尸,往外的道路被封了,我们在这呆着不碍事。

    秦媚说不知道,护卫就把新地址给她。

    护卫说,关这地怕不?这关来的都是犯事的,这些天乱,抓到没证据也要关把个月吧。

    秦媚说不怕。

    ……

    夜深沉,第一睡这种地方,秦媚翻来覆去,睁眼蜷缩,根本睡不着。鼻声呼声辗转声,声声烦躁,脚气汗味口臭,气气入肺。酸爽辛辣,欲吐欲昏。

    这一夜都没怎么睡,早上有人来开门,秦媚两圈黑眼袋,拿着小雪的缰绳,麻木昏睡向外头走去。

    护卫说早点来汇合,这几天会乱,一人多少不便。

    秦媚应声,用力捏两眼之间的鼻肉,和护卫在拐弯处分开。

    十几天的奔波劳累,没有一天是安安稳稳过着的,心累,哈气频频。

    晚上再搬行李,来到一个三楼的酒店,满满的都是熟人,以之前所见的来看,不是强行包场就是强赶强住。又找林烽问自己住哪里,林烽给一个房号,没到门口,嬉笑声就传入耳旁。

    这房间挺小,双床,没客厅,住进了四个人,小菲也在。

    两人躺着看书,一人上下俯卧,只是三人都插嘴顺着笑话的火线,嬉笑玩闹。

    看书的叫徐雪,身高两米,体态纤细,两道细眉和冷冷的眼神冷若冰雪,只是她性格恬静,淡雅处世。倾国倾城的容颜,梅骨雪肤的体姿,在她眼里只是烟云,这样的人很少,朋友也少,秦媚是她不多的朋友之一。

    做俯卧撑的叫伽婉儿,名字温婉,肌肉轮廓却很是鲜明,八块腹肌,巨块肌肉,暴力的一匹。

    总的来说,秦媚偏高,外貌也不普通,所以小菲倒是最平凡的一个,但谁在意呢,都是朋友。

    徐雪看到秦媚走来,快速翻身把床位让出,说没事吧,我都紧张半天了。

    秦媚说,你刚才在笑呢,怎么紧张了?

    伽婉儿说,她看的是法律典籍。

    徐雪说,我听林烽说你被关了,那里怎样?

    秦媚说,酸爽得像八二年的酒菜馅包子似的,想再吃一遍。

    三人就笑,秦媚说好笑吗?

    伽婉儿说,我们肩上抗着国家的兴衰,脚踩着国家的领土,背负着持存泱泱大国的重任,这点苦该受的了。

    小菲说,国王赏识你,是因为你给他打江山,侯爷夸赞你,是因为你帮他保江河,总裁和你握手,是因为你就是总……

    一席话,感觉少读了三年书,不过还真挺搞笑的。

    秦媚走到窗前,坐在窗口,静静的看着黑夜灯火。

    网络普及了,但通讯器父母不让有,说是玩物丧志,浪费年华不如狠学苦训,为前途挣多一点光明。

    在老妈的通讯器上,秦媚看过一章文段,说的是孤独,内容模糊了,秦媚只记得这两句话。

    万家灯火,没有一家为她点亮。

    只有照片,没有事闻。

    现在没爸妈的啰嗦还挺孤独的。

    徐雪说,肚子好饿啊,有谁去陪我吃饭。

    秦媚说,我吧,我也没吃。

    遇见林烽,秦媚说自己要去吃夜宵,问林烽去不去,没想到林烽直接应了下来,跟秦媚走出店门。

    街上人少了好多,人迹寥寥,如有行人的话,都是匆匆忙忙的,快速走过,又快速消失。

    一路上,玻璃门被砸了,服装店被烧了,小吃店被泼污水了,金店被抢了,人被打了,银行被洗劫了,大楼被大.炮轰了,秦媚看不见女生被那个啥,要是看见了,就把那公的下面切了。

    林烽说,很乱吧?守城军昨晚逃散大半,匪民开杀,维安的人少的可笑,欲望胆怯啊……

    秦媚说,逃兵抓到不是直接处死吗,怎么逃了这么多?

    林烽说,我只能告诉你会死很多人。

    秦媚说那为什么……,林烽说,够强的话在哪都安全,够弱了话在哪都是徒劳。

    好多店都不开了,沿途走了许久,才看到一家面馆,三黄毛小青年在门外打牌,出牌时,用力扔下,响声挺大。

    里边桌子大而椅子小,厨具不专业,和家里的炒菜用具没什么两样,整体布局别扭,似乎是临时搭建的,现叼着牙签的中年人问吃什么,林烽说三碗面,肉加多些。

    没人,几下面就全做完了,大大咧咧,汤清不香,面糙没口劲,肉大块不切细,门口红色大纸上用毛笔写着的千年老店,万面之仙,做出的水准却向后翻了十万八千里。

    一碗面,吃出了开水的味道,嚼出了脆胶的嚼劲,看出了乱杂的白绳。

    但饿,秦媚还是吃完了,她是第二个吃完,徐雪还在吃,看两人先完了,就更快吃起来,秦媚说不用急,我们没别的事,慢慢吃。

    都吃完,到结账。

    徐雪说这顿她请,问老板多少钱,说着就掏腰包。

    老板说,一碗三九九,三碗一一七九,要整数吧,一一七零就行。

    秦媚看着老板的金牙,说这是抢劫还是敲诈?你这价钱有问题啊。

    老板说价钱写那呢你三想赖账?

    顺着他指的方向,一个小小的纸条随风飘动,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

    秦媚说,你想要我就只能报警了。

    当啷一声,三黄毛把门关了,一人说,这么你想吃霸王餐了?

    骂架讲理这事,秦媚不在行,刚想撸袖子就是干,林烽就抓老板的后脑,把头按入滚烫的汤水锅炉里。

    三人里一人吓傻,两人开刀子,举刀奔来。

    秦媚想,十年苦学,终于到表演真正的技术时刻了,挡好小雪,捏着拳头,左脚前伸,右脚蓄力,等敌方送人头。

    不同人的身体素质会有差异,一个偏高的黄毛跑得快,秦媚右脚待力蓄发,刚想抬腿,徐雪把他打到侧墙上,还有被她抓住拿刀的手,一旋身,砸到另一边的墙上。

    先被打的血混着牙,被吐出来,后被扔的,多惨不知道,只知道墙裂了几条缝。

    还有一个傻站,表演的机会怎能放过?秦媚借一旁的桌子跳起,用力握住拳头,在空中飞扑而下。

    崩,铁门向外凸,接着倒下吹起灰尘。

    又被抢人头了。

清幽一梦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