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逆袭传奇 86、取名辞云寺
    86、取名辞云寺

    “真是神奇,先生变年轻了!”小童也惊讶出声。(www.23uu.org

    “嘘!”程雨向小童打个禁声的手势,“前辈睡着了,莫要吵了前辈!”

    三人静静地看着袁守诚的头发、眉毛、胡须,由白色变成花白,再由花白变成黑色,心中赞叹神奇,没想到,这片刻的时间,竟然见证了人的逆向生长过程。

    他们自是不知,此时,袁守诚正在进入一个梦境。

    袁守诚喝罢那龙胆凤髓汤,便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那是一个十分凄美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袁守诚似是非常年轻,十几岁年纪,一个白衣少年。

    那是一个春天,桃花盛开的季节,他走过一片桃花林,前面传来阵阵笑声。

    笑声清脆悦耳,如银铃儿一般。

    “嘻嘻,守诚哥哥,快来追我,嘻嘻......”

    “云儿,等等我,别跑,我怕蛇!”

    “嘻嘻,守诚哥哥,你也有怕的,没想到你还怕蛇,嘻嘻!”云儿开始嘲笑起来,只是这嘲笑中没有一点轻视的意思,反而让袁守诚听出浓浓的爱意。

    “蛇,守诚哥哥,快来救我!”前面传来云儿的惊叫声。

    “云儿,别怕,我来了!”

    噌噌噌-----,袁守诚几个闪落,飞身过去。

    只见,遍地的黑蛇,吐出血红的信子,围在云儿周围。

    云儿此时已是花容失色,惊慌不知所措。

    袁守诚见状,“休伤云儿!”大喝一声,挥剑斩杀过去。

    剑锋所向,爆起团团血雾,眼见得杀到云儿面前,眼前一片恍惚,云儿不见了。

    “云儿,云儿!”袁守诚顿时慌了,云儿所站之处,腾起一片白云。

    云头之上,现出一个身影,似是一个女人。

    “袁守诚,大病已愈,还要徒增杀戮吗?”声音飘渺,似是来自远方,又如近在耳边。

    “你是谁?我的云儿呢?”袁守诚丝毫不惧,质问出声。

    “吾乃南海观音,特来渡你,你的云儿随本尊去了,莫念!”那片白云,随那女人渐渐飘远。

    “你胡说,还我的云儿!”袁守诚跃起欲追,却跌落地上,痛哭失声,“云儿,还我的云儿!”

    飘渺的声音再次响起,“三年后,来长安泾水河畔寻我,自会还你的云儿。”

    “云儿!云儿!”声音远去,袁守诚犹在喃喃自语。

    “你的云儿需享受人间香火供奉,方可......”还是那道声音,只是弱得听不清晰了。

    “云儿!”

    袁守诚被自己的叫声惊醒,却是一场梦境。

    “先生,您醒了!”小童忙凑上前来,只见袁守诚满头大汗,“我去备茶。”

    “前辈,云儿是谁?”程雨出于好奇,出声问道。

    袁守诚回过神来,“哦,梦中之人罢了,公子见笑了!”

    随即便发现自己的胡须变成黑色,笑出声来,“哈哈,果然是妙,多谢公子!”

    “前辈客气,我只是完成朋友所托,都是安先生之功。”

    小童端一盏茶水进来,“先生,那张渝先生来了。”

    “带来相见。”

    不一会儿,小童带进一人,正是那位张渝张老大,担着两个鱼桶。

    “先生,咦!”猛然见到袁守诚,张老大愣住了,“先生,您的胡子,头发!”

    “哈哈,吃你的江团鱼,变年轻了!”

    “先生的意思是这江团,有抗衰老和美容养颜的效果?”张老大吃惊问道。

    “当然有,这可是宝贝!”

    “张大哥,今天又来送鱼,看来是收获又增加了!恭喜!”程雨不失时机插话道。

    “咦,你们二位也在,莫要抢我生意!”张渝这才看见程雨与罗成,心想,这俩真有本事,果然还是找到这里,先把丑话说到前面。

    “张渝,人家可不是抢你生意来的。”袁守诚出言安抚,继续道,“你来的正是时候,老夫即将离开此地,有一事相求。”

    “先生尽管吩咐,张渝定尽全力。”

    “老夫此间事情已了,两日后离开,这间药房赠送与你,你可全部变卖,另外,我再传授你捕鱼测算之法,你可愿学?”

    这张渝虽为渔户,也是绝顶聪明之人,当即跪倒便磕头,“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袁守诚忙扶起,“你我朋友相称,无需如此!”

    “是,师傅!”张渝毕恭毕敬,十分虔诚。

    当下,袁守诚便把张渝引至室内,传授了一些技法,以及那无穷再生咒语,也一并传给他。

    “老夫所求之事,便是在我离开后,你在渝水南岸,建一寺庙。当初应下,如若赌输,便建一观音庙,保百姓平安,如今离开,也算有始无终了,唉!”

    说至此处,袁守诚沉吟片刻,继续道,“寺庙取名辞云寺,供奉观音,观音旁侍立一位仙姑,名叫云儿。”

    “老夫明日派人送去建庙银两。”

    “师傅放心,徒弟一定照办!”

    送走张渝,天已将晚,程雨和罗成也做好了明日离开的准备。

    晚饭后,两人陪着袁守诚饮茶聊天。

    “程公子,有人给你送来一封书信。”小童急急忙忙进来。

    程雨一怔,什么人给我送信,我在此间没有朋友呀,而且知我来此的除了安先生,并无他人。

    “送信之人现在何处?”一边接过书信,一边随口问道。

    “送信之人只是街上一个乞丐。”

    程雨并未继续追问,心中明白,真正的送信之人,并不想让自己知道。

    快速打开书信,上面写着:“欲救武顺,速来利州,三日期限。”程雨看了罗成一眼,眉头凝在一起,把书信交与罗成。

    “小主,何事?”罗成迅速扫了一眼,一样皱起眉头。

    “是冲咱们来的。”罗成收到程雨一道传音,便见程雨站了起来。

    “前辈,我们恐怕连夜就要离开。”

    “好吧,如有需要,可派人通知老夫。”袁守诚乃地仙巅峰境界,眼前突发情况,心如明镜,并未劝阻挽留。转头对小童吩咐道,“速速把两位马匹备好。”

    小童答应一声去了。

    “程公子,这是腾空飞行术法,这一盒叫百变魔泥,有易容奇效,他日再见我那天则徒儿,请转交与他,拜托拜托!”袁守诚从怀中取出一页纸和一个盒子,纸张颜色已经发黄,想是时间久远。

    “晚辈定不负所托,多谢前辈!”程雨恭恭敬敬双手接过。

    二人抱拳施礼后,起身告辞,接过门外小童备好的马匹,翻身上马,打马去了。

    “小主,为何对这袁守诚如此客气,本是他托你办事,你却要道谢于他?”罗成颇感不解。

    “将军,你有所不知,前辈此举并非是为向那安先生传递物品。”

    “那是为何?”

    “是为回报,答谢我等送药之情,把这飞行与易容之术赠与我们,担心被拒绝,找的借口罢了。”

    听程雨如此解释,罗成心中更加钦佩,小主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见识,看来我还是想问题太过简单直接了。

    “将军,对利州此行如何看法?”见罗成沉默良久,程雨主动开**换意见。

    “小主,是我们做事不密,定是哪个环节疏忽,被人盯上了,我最担心的是武氏一家可能是受我们所累。”

    “是李金仙。”程雨语气十分肯定。

    “我也猜想,除非李金仙,再无其他人。”再次提起李金仙,罗成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妖人,即便不来,我也要把他寻到,扒皮抽筋,为二位夫人报仇。”

    “我助将军一臂之力!”

    这李金仙所做所为,最令程雨不能忍受的是,牵连无辜之人,特别还是个孩子。

    夜色中,山道上,两匹快马还在快速前进,没有一丝想停下来的意思。

    这已经是第二个晚上,即将天明。

    一路上,只是让马休息,如果马匹不累的话,程雨和罗成会一直催马赶路。

    好在,此处距离利州城还有几十公里,天明赶到,应该可以。

    “将军,穿过前面树林,我们休息片刻,赶在天明开城门时进城。”

    “是,小主!”“驾!”

    可能是马通人性,听到过了树林便可休息。

    两匹马如离弦之箭,四蹄蹬开,两条灰线一前一后,钻进树林。

    哗啦啦...,扑通,扑通...,骨碌碌。

    连续数道绊马索弹起来,唏骝骝骝...,一声长嘶,划破夜色,传出很远。

    程雨和罗成被摔下马后,树林里顿时响起銮铃之声,尚未站起,空中两张大网落下,将二人罩在其中。

    罗成正要运气绷开网的束缚,又收到程雨的传音,“将军,莫急,且看看。”

少年逆袭传奇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