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书屋 > 历史军事 > 美女赢家 > 第一五二七章 哇哇

第一五二七章 哇哇(1 / 2)

何沛媛不是第一次展现舞姿给男朋友,不过以前都只是摆个身段或者转两圈,还不如以前的以前作为普通朋友时在KTV玩得高兴了大方。但是今天,姑娘真是不遗余力了,古典的、戏曲的、民族的,一会脚下轻轻转圈结合柔美涮腰,一会还缓缓下蹲跪坐后来个半成品波浪腰,接着还有轻盈收拢的劈腿跳……突然一个几乎一百八十度的直立控腿还保持了一两秒才垮下来,把杨景行看得在沙发上收腹挺胸很像猩猩了。

其实何沛媛基本上谈不上什么舞蹈功底,但她柔韧性的确很不错,尤其是腰,而且这段舞蹈也没音乐伴奏,不用讲究什么连贯性节奏感,所以用天赋把她孩童时期接触过的那点东西拼凑起来,就够震住门外汉观众了。

杨景行看得是目不转睛,浑身只有脖子跟着演员动。

也就两分钟多一点,演员最后是一个嫦娥奔月的姿态轻跑几步到了电视机前,缓缓收拢让肢体沉静,然后微微转动以侧身对观众,最后摆出了一个右手后背而左手兰花指半掩面的经典戏曲姿态,好一个微微喘气眉目传情。

这一段舞蹈,在业内人看来应该是跟演奏家眼中何沛媛弹的那几个小节《升c小调奏鸣曲》差不多的水平。

杨景行还是如痴如醉的样子,在演员保持了结束造型好一会后他才反应过来,双手严密对齐地鼓掌。

演出结束,演员动如脱兔猛地朝沙发一扑,身体也丧失了柔韧性直挺挺地压住观众的半身,姑娘双腿在坐垫外踢水动作,把脸塞在了观众的手臂和靠垫之间,埋头威胁:“美不美?”

感受了女朋友的呼吸一会,杨景行有点幽怨:“本来就好难挑战媛媛的美,一下又拔到这么高……”

姑娘双腿一曲膝盖到了坐垫上,几乎又是一波浪腰跪坐了起来,是不是以头发散乱来给作曲家一点信心。

杨景行观察着,却是绝望:“我永远不可能向听众传递让他们感受到哪怕只有我刚刚一半的享受。”

何沛媛讲道理:“视觉和听觉不一样。”

“不是视觉和听觉的问题。”杨景行还在感受呢:“是情感,是心意,是思维和想象,激起记忆,关系到人格……”

何沛媛还是扒拉一下头发吧:“哪有那么多。”

杨景行意思是:“感应了媛媛这一段舞蹈,让我觉得自己超级超级爱你,够我从各个角度回忆一辈子,让我想倾诉又想沉默,想炫耀又想收藏,想思考又想放空,想上床又想就这样坐一晚上……心都化肯定就是这种感觉!”

何沛媛直勾勾看着男人,坚贞地把发丝往耳后一拢,然后居高临下地扑抱下去,好果决好强势。

开始几秒几乎是冷漠的,但是升温过程实在是飞快,这回倒是杨景行受不了:“停,停……”

“不停!”何沛媛简直报仇雪恨:“要!”

“等一下。”杨景行吓得捉住姑娘的手:“我有灵感了!”

何沛媛也陡然刹车,但有点不甘心:“真的?”

身上还压着人呢,杨景行也直接仰卧起坐身,然后顺势一抱很不浪漫地单手夹着姑娘站起三步并两步去推开了琴房门,又不怎么温柔地放下姑娘,自己马上坐下抬起键盘盖起手就落,一阵叮叮当当后迫不及待:“怎么样?”

这才几十个音符呀,何沛媛又惊魂未定还在整理仪容,只能大概:“两声部?”

杨景行连连点头:“怎么样?”

何沛媛微微咧嘴还是有点害羞:“挑战美?”

“没准备好还不敢。”杨景行倒正经:“先挑战部分。”

何沛媛低头检查一下服装,好像有点担心了:“哇哇?”

杨景行连连点头:“我一直没能突破的就是怎么展现媛媛的腿,关键是两条腿,对称和倒影都试过了总觉得还不够,太平面了,过于静态,刚刚你那个高抬腿动作一下点醒了我。抬高腿露出一截小腿,特别美……”再弹一遍。

一分钟前还不管不顾的何沛媛这会已经淑女了,继续摸理着头发轻轻坐下,仔细看着认真听着。

这一遍有变化,加长了,作曲家自己似乎更满意了:“什么感觉?”

何沛媛隔着戏服摸膝盖,略犹豫点点头:“有一点……”

“拿我电脑来。”作曲家现在好大架子:“今天就要大功告成!”

何沛媛噘起小嘴起身去了,不过回来的时候已经把电脑开机,还拿来了电源。

杨景行等不及:“再听一段。”

何沛媛轻轻放东西,还是有功底的:“对称的……”有笑容了。

杨景行还是弹完:“我老婆腿长不长?”

何沛媛并拢站直:“……但是,有点粗。”再噘嘴。

“这叫饱满。”作曲家狡辩:“麻杆好看?再听……”

哎,跟刚才挺像的两声部呀,难道说,作曲家真的江郎才尽也走上了自己抄自己的道路?何沛媛听完了点头:“有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杨景行满心期待。

何沛媛多半是瞎蒙:“瘦一点……”

“之前的光腿。”作曲家很是自鸣得意的样子呀:“这是穿了哇哇的。”

之前说那么好听,结果你不还是个臭流氓吗!何沛媛都惊诧了,噘得上嘴唇堵鼻孔了,双手齐出揪在了作曲家手臂上:“嗯嗯……”一阵乱哼哼,好在手上并没用力。

作曲家还有讲究呢:“猜是什么颜色?”

何沛媛已经把下巴哼到男朋友肩头,还不够,再拱一步,嘴巴都亲到耳朵地低声:“黑色。”

“我想的是白色。”作曲家也尊重听众自己的想法,然后:“我想的黑色是这样……”

这一段感觉不是那么像了,不过也没有什么特别古怪呀,何沛媛却是听得浑身扭捏,腿似乎没地方挪,手要再找地方搁,脖子也不舒服,终于还是从侧后抱住了男朋友的腰。

杨景行现在醉心创作呀:“三段对比感觉怎么样?”

何沛媛声若蚊子:“本来像穿哇哇的,不好意思……”

“跟老公还不好意思?”杨景行义正辞严:“去拿来。”

何沛媛挣扎起身,自创舞蹈是真累人,她走动门边就倚着门框有气无力了:“老公陪我选……”

姑娘那还有力气上楼梯呀,被男朋友单手抱着双腿她都难以自己保持上身平衡,但也放不下操心:“老公别太用力,勒出印子不好看……你对音乐一点都不负责。”

杨景行点头换个公主抱:“负责了。”

何沛媛娇嗲的是:“这么晚还带吃的给你老婆,人家的美腿本来就有点点粗了……”

杨景行一点都不情调:“我们先完工你再吃。”

“那不挑战美了?”姑娘还甩甩脚。

杨景行哈哈:“胜利的方法除了提升自己实力还可以喂胖对手……”

想得美,何沛媛要绝食,要上跑步机。

其实衣帽间里藏得很深的选择余地也不多,至少对要进行艺术创作的女人来说太少了,穿过的就四双,没开封的三双,谁让某人变态撕扔了好几双呢。短袜要不要?船袜呢?

杨景行照单全收,都是很好的灵感呀!

何沛媛还要拿上指甲油,选哪种?被作曲家稍微那么一劝还伤心了,你就是不想展现最好的自己呗,人家有多少机会擦指甲呀?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锦衣为夫 魅神 衍世纪之独行 打破封印从木叶开始 全球轮回:穿梭无数电影世界 九九金仙 当太宰穿成宇智波 异域天境 我的寒门赘婿 怒己不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