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相在此有何贵干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宰了吧
    “草了!”陈大相无语,刚才还滑溜溜就戴上了,这会儿却好像直接卡在手指上一样……

    “那个……”陈大相尴尬一脸,感觉刚才扯一扯自己手指都快断了——

    “好像摘不下来了……”

    “不会吧!”千柠皱眉惊呼,抓着陈大相爪子就开始扯,痛得某人龇牙,戒指依旧纹丝不动。(www.23uu.org

    反而是整根手指折腾的通红,皮都快磨掉了。

    揉揉手指,见千柠死盯着,陈大相惊觉对方好像有了什么危险的想法,面色紧张:“你……你要干嘛?”

    千柠嘿嘿笑,从腰间摸出一把巴掌长的匕首:“你手指断了,这戒指应该自然就下来了吧……”

    “草!”

    陈大相径直护住手,咆哮出声:“喂喂喂!你不要太过分!这说不定是你师父的意思啊!”

    “什么意思?”千柠眉毛挑起问道。

    ‘咕噜’一声,陈大相吞了口口水,面上紧张稍微恢复点儿,这才道:

    “那个……你想想啊……你师父留了遗言让你找我来,肯定早有安排的,现在这戒指戴上了取不下来,应该也是你师傅的安排,时候到了,我们自然知道会发生什么?对吧……”

    “不是有句老话,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吗?我们这个就算是好事儿,也得等时候不是!”

    大眼睛盯着陈大相,千柠最后是瘪了瘪嘴:“行吧,这戒指就先戴在你手上,不过你记住了,要是它有一丁点儿损伤,我可不会放过你!”

    “是……是……”陈大相连连点头,双手做发誓状:“我保证,它比我的小命重要多了!”

    “那是当然!”

    千柠一脸本该如此的表情,让陈大相满头黑线。

    瞧一眼手上戒指,无奈感慨——“这哪是戴了个戒指,分明就是找了个祖宗。”

    哎……

    “你回去吧!我在这儿待一会儿!”千柠自顾自坐下,对着门口努努嘴。

    陈大相无语:“你确定我能自己走出去吗?”

    “试试吧!”千柠头也不回开口。

    嘴角抽搐,在陈大相看来,这丫头敢情是想让自己被阵法干掉,然后收拾戒指就行了吧……

    “喂喂喂,你刚才都说会死人的吧……我可不走。”陈大相一屁股坐下,谁走谁是傻子。

    千柠瞪他一眼,爬起来就往外走,陈大相这才笑呵呵跟上,端溜溜千柠给送出来,陈大相挥手再见,不知何时有一个小年轻在外等着送他。

    然等千柠重新回去的时候,却站在竹林外围不动,面上满是惊诧,眼神看向已经被带着走远的陈大相,心中涌出一丝陌生情绪。

    “师傅……这是你在告诉我找对人了吗?”

    千柠低低出声,信步进入竹林当中,不似刚才进来时的七拐八拐,而是直端端一条路就走到了中央竹屋。

    看着眼前竹屋出现的时候,千柠深吸口气,身子端正跪下,对着竹屋拜了三拜,手中一枚火石弹射进入竹屋当中。

    整间竹屋迅速融入火海当中,然而让人意外,火势一点儿没有蔓延的趋势,只是静寂无声的烧着竹屋……

    ——

    “前面就是青竹殿了,送你到这里可以吗?”小年轻从上空送陈大相落地。

    陈大相看一眼,自己倒是能找到地方,点点头:“谢谢你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千繁,是千柠的朋友,先走了以后再见!”千繁害羞挠挠头,一个展翅腾飞就消失无踪。

    摇头笑笑,倒是没再管这些杂事儿,看一眼手上戒指叹口气,不知道这东西代表着什么。

    抬步往青竹殿方向走,倒是途中闻着好像有饭菜的香味儿,肚子开始咕咕叫。

    凑过去看一眼,原来这里是行宫的厨房,和宫里御膳房已经相差不大,毕竟这行宫当中可住了不少人。

    “咦?丞相大人,我正要去找你,一起吃饭吧!”陈大相正想进去蹭吃蹭喝,却听后面千肃声音忽然传来。

    脑门飘过三条黑线,果然人就是不能做坏事儿,举头三尺有神明,走哪儿都能碰到熟人。

    转头笑笑点头:“行……行,我正好饿了!”

    “走这边,菜已经准备好了!”千肃往边上一指,是在厨房对面的一个暖阁。

    这里的温度常年都是十来度,比鲛人界低了十度左右,所以多数地方都是准备着暖阁。

    入眼所见只有一桌酒菜,陈大相意外:“就我们俩吗?蓝溪呢?”

    “之前送了一部分记录给蓝溪将军,她说想研究一下战略,就在房里吃,我跟着去找你,却听说千柠大人带您走了,还想说让厨子待会儿另做,没想到在这儿碰到。”

    千肃面上多了几分松快,似乎是因为千柠对于陈大相的推崇,让情绪稍微有了缓和。

    “哦……之前千柠找我有点儿事儿,去了一趟竹屋,这不刚回来嘛!”陈大相随口道。

    着实没想到,千肃会因为这一句话脸色突变,复又多了几分喜色,变脸速度之快让陈大相叹为观止。

    抬手就倒了一杯酒递给陈大相:“丞相大人,此番和魂人族之事,就仰仗您了,有您在,相信我们翼人族一定能够大获全胜!”

    “额……”无语凝捏,陈大相自己都没这样的笃定,不知道千肃这笃定哪儿来的。

    “前任巫祝大人的竹屋,可是连历代翼人族之王都不能踏足的地方,看来丞相大人确实是我翼人族的希望啊!”

    一饮而尽杯中酒,千肃一张脸喜形于色,口中推崇不断。

    陈大相却莫名尴尬,早知道那是个那么神圣的地方,自己就不说了,这不又给找了麻烦吗?

    眼角抽了抽,陈大相深吸口气:“对了,之前你只是说了个大概,这魂人族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呢?”

    “哎……”

    一声叹息从千肃口中传出,面色尤带唏嘘,陈大相甚至从他眼中看出不少后悔神色。

    絮絮叨叨,这才将魂人族和翼人族的过往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

    陈大相只能说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

    之前对这句话没有太深的感触,现如今瞧着翼人界的情况,深刻体会到,这句话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本相在此有何贵干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