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那年那蝉那把剑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本朔源方是真
那年那蝉那把剑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本朔源方是真
    若是换成其他同境修士,到了此时就该有所警醒,试图摆脱妄境,可徐北游根基太过浅薄,直到此时仍旧没有察觉,甚至还有越陷越深的趋势。(www.23sw.MET

    徐北游的境界高绝不假,但这都是因为剑宗十二剑的外力所致,徐北游的战力极强也不假,可都是因为诛仙和剑三十六,平心而论,徐北游的底蕴根本无法与冰尘、萧慎、慕容玄阴这些积年地仙相提并论,这些久经世事的老人们想要摆脱妄境不算太难,可对于刚刚及冠不久的徐北游而言却是个不小的难题,若是一个不慎,便要成了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妄境中一年复一年,徐北游转眼间就从花甲年纪变成了八十高龄,年轻时急于求成所留下来的隐患开始浮现,正如当年青尘在秀龙草原给他所下的谶语,此时的徐北游可谓是成也剑宗十二剑,败也剑宗十二剑,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他寸步未进,始终停留在那道门槛上,无论如何也迈不出最后一步,。

    剑宗十二剑就像十二颗钉子死死钉在徐北游的身上,将他钉死在人世间,始终不得逍遥,不得飞升。

    因为早年时折损寿元过多的缘故,徐北游隐约感觉到自身大限将至,为求飞升长生之道,为求那一线生机,徐北游在慎重考虑之后,决定将剑宗的宗主之位传给自己的徒弟李神通。

    然后他开始闭关求长生,意图在自己身死之前,抓住那一丝可遇不可求的生机,一步登天,飞升做天上仙人。

    可也正如公孙仲谋所说,徐北游本就不是能够飞升有望的谪仙大材,他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因为时势使然。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徐北游的前半生将所有机缘用尽,所以此时的他已是再无机缘可用。

    在这妄境之中,徐北游没能抓住最后的一线生机,走到了此生的尽头。

    在他弥留之际,他忽然看到了很多东西。

    有妻子萧知南的红颜生白发,由妙龄女子变为雍容妇人,高居庙堂之上,威严顶著却又孤苦无依。

    有师妹吴虞的渐行渐远,终生未嫁,独守剑宗而黯然神伤。

    有徒弟李神通的志得意满,执掌剑宗,坐望天下,野心勃勃。

    有道门众人的蛰伏隐忍,只求东山再起。

    也有其他宗门的暗中窥伺,勾心斗角。

    更有天下之间的暗流涌动,大势变幻。

    徐北游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他所见也就越来越广,几乎将整个天下都囊括其中,看到了更多的人和更多的事情。

    他看见了高踞后建朝堂的完颜北月与雄踞后建玄教的慕容玄阴酣畅一战,最终两人重归一体,内外功德圆满,跨过天门,进入那天上世界。

    他看到了冰尘与九重雷刑相斗,最后力竭身死。

    他看到了佛门主持秋月寿终正寝,坐化身死。

    他看到了都天峰之上的紫霄宫内,齐仙云以女子之身升座为道门掌教。

    #=看…;正版jt章&节n上

    最后,徐北游看到了帝都城的太庙,其中供奉了历代大齐帝王的牌位画像,宣祖景皇帝萧霖、武祖淳皇帝萧烈、太祖高皇帝萧煜、太宗文皇帝萧玄、高宗肃皇帝萧白……在西侧殿内,则是供奉配享太庙的诸位大臣,有蓝玉、魏禁、张无病、萧奇、萧摩诃……居中一方牌位上的文字已经有些看不清晰,徐北游竭力“看”去,只能隐约认出一个韩字和半个“宣”字。

    这二字如同炸雷轰震于徐北游的脑海之间,他猛然回神。

    在先前的妄境中似乎没有韩瑄的存在,没有任何人向提起过韩瑄的去向或者下场,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徐北游也遗忘了这位从小把自己养大的老人。

    都说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是为天道留有一线。

    此时这二字便是天道给徐北游留下的最后一线,抓得住,更上一层楼,抓不住,万劫不复。

    徐北游犹如回光返照。

    渐渐地,他想起了许多事,许多人,也逐渐明白了自己如今所在。

    他扪心自问道:“生死何惧?”

    原本的老迈之躯再复青春。

    徐北游继续道:“执念乱神。”

    地仙十八楼的巅峰境界不见,一剑了却天下事的骇人剑道不见。

    徐北游再道:“繁华迷眼。”

    剑宗三十六岛不见,万仙来朝不见,万千剑宗弟子尽皆不见,一切象征身份地位的存在皆不见。

    徐北游最后道:“天地何用?”

    随着徐北游最后一问,这一方天地开始轰然变化,似乎有人持大斧要将这方天地劈开。

    只见山河大地破碎不堪,星辰日月消散不见,天幕宇宙支离破碎。

    随着天地破碎,地水火风重归混沌。

    徐北游身处虚空之中,不再老迈不堪,也不再有仙人修为,而是变回了原本的自己。

    徐北游缓缓睁开双眼,自己仍是身处静室之中,周围有剑宗十二剑环绕。

    方才于妄境之中喝问,其实是问己,问住了自己,然后有了答案。

    不惧生死,不恋繁华,不执成障。

    于是便破去了妄境。

    此时此刻,徐北游算是破开妄境,纵使在此境中有飞升成仙,人间至尊,又能如何?不过是黄粱一梦而已。

    忽然之间,徐北游想起了庄祖的那篇逍遥游。

    “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

    “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故曰,逍遥游。

    故而十八楼境界的地仙修士又称逍遥地仙。

    逍遥,逍遥,朝游沧海暮苍梧的地仙方可得世间的三分逍遥。

    徐北游笑了笑,感慨道:“我自逍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原来这就是所谓逍遥。”

    “原来这就是逍遥天地之间的地仙十八楼。”

    徐北游一拍自己头顶,本尊仍旧是保持不动,有一面目与徐北游有三分相似的婴孩自天灵而出,怀中抱有一口青莹莹的小剑,剑上青气环绕,更甚于剑宗十二剑。

    此剑名曰青萍。

    就在此时,九天之上有迅雷震电,有疾风骤雨,如山颓,如野哭。

    天道难知,竟是天劫将至的骇人景象。

    立于徐北游天灵之上的婴孩轻笑一声,身形直接穿过屋顶飞入天际,除怀中所抱青萍一剑之外,又有剑宗十二剑依次随行,更有诛仙一剑冲霄而起。

    天幕瞬间被切割出无数沟壑纵横。

    万千剑气肆虐当空。

    这片劫云在纵横剑气之下很快就消散无踪,不见雷霆,不见风雨,天地之间重新恢复寂静。

    世间又多了一位逍遥天地之间的十八楼地仙。

那年那蝉那把剑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