殓所事的异闻 第53章 继续前进
    海港的人肯定在前面设置障碍,但他们岂能知道差管事往哪个方向走,只能暗中设下路线障碍。

    现在巡捕房的人死伤惨重,战斗力已经大损,差管事为了避免和海港的人发生冲突,选择继续前进。

    “我们只能向前。回去的路只能有两条,既然海港知道我们到这儿,肯定会在两条路都设下埋伏。但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往前要走那条路,就算知道了,在前面设下埋伏来。我们躲藏起来,他们就会猜不到我们打什么主意。”

    差管事的一顿分析,顿时让孟陆肃然起敬。毕竟是自由兵出身,论起兵法打仗的事,自然头头是道。

    “佩服佩服。我孟某人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将军了。”孟陆甘拜下风。

    差管事不好意思的一挥手,“唉,没有的啦。我只是让管制爷给点醒了,敌人在暗,我在明,局势可是对我们十分的不利。所以我们要利用现在的条件,制造机会,翻转现在的局面来。”

    “所以……”

    “继续前进!”差管事先带着人打头走去。

    此次是差管事带路乱走,孟陆在旁边负责指点,只要是避开一些危险来。

    差管事已经猜到海港的人肯定在乱葬坑布置好埋伏的,所以巡捕房的人偏不按正路走,虽然终点也是乱葬坑。但绕一圈之后,敌人的埋伏一定会暴露,到时候打的伏击不是海港的人,而是巡捕房的人。

    沿路顺着河岸走向东去,海港就在东面,河流的尽头出去接海。差管事打算先扰敌人一波,让意想不到的敌人猝防不及。

    果然没走多久,前面探路的巡捕房的人就回来报告,海港的人在前面的空地浅滩上扎营。差管事马上让巡捕房的人做好战斗准备。

    一番不长时间的准备,弓箭等冷兵器齐长阵。为不引起敌人的注意,这次不打算使用枪支。

    差管事当先带着十个敢死的人摸上前去,剩下的二十四人保护孟陆和伤员,同时也做为后备队员,作为接应撤退的人员。

    空地四周都是低矮的草,和许多的乱石头。前面对着冻河,后面依靠森林防备偷袭。因为森林里设下暗陷阱,所以差管事决定侧面突袭。

    巡捕房的人潜在草里和石头之间悄悄摸向前,海港的人并没注意到有人前来,他们以为偷袭差管事的人得手,所以十分放松警惕。差管事就是要他们这样,突袭的时候就能趁机将他们一窝端掉了。

    临近海港的人大营的大石头,上面有两人在站岗,但被巡捕房的人迅速从下面扑上,捂着嘴巴割了喉咙。

    然后巡捕房的人迅速换上巡逻人的衣服,再乔装打扮一番,背向着海港人大营站岗。

    余下八人在差管事的带领下摸近一座营帐内。

    海港的人还未知道发生什么事情,都在有说有笑的,忽然有人大叫着火了,顿时四处都冒起大火来。

    海港的人忙跑到河里打水救火,但冻河离得远,这一趟来回至少要跑千米。还要提两桶水速度就更慢了。

    差管事带着人点燃几个帐篷,就匆匆地撤退,海港的人上次烧了他的进山物资,这次他就加倍奉还了。

    孟陆在这边看着起火,心里高兴,立即又见差管事带人摸了回来,便迎上去询问。

    “怎么样,干掉他们了吗?”

    “没有,”差管事摇摇头,“他们人多,至少有二百人,如果叫起来暴露我们的行踪,那就有点危险。”

    “这不要紧,能安全回来已经算了不起。况且烧掉他们的帐篷,这大冬天的没有帐篷肯定也走不了。”

    差管事看看天色已晚,淋了一场大雨后,众人全身上下都湿透。便吩咐寻找一处安全的地方生火考暖。

    孟陆却神秘的说,“山林的夜里不适合生火。”

    山林生火还有个传说来着。

    传说当初山神因为在山林里取火烤暖,结果得罪了火神,把整个山都给烧掉,山神也被烧死了。后来上天感慨山神为救动物烧死,将山林还给山神,还让山神年年镇守山林,不让再让后人犯错了。

    差管事知道孟陆这么说有他的道理,但现在如果不生火烤暖,众人就会给冻死,所以就让把生火的火堆切成个炉子样,在里面烧火。

    这样火种就不能跑到外面去,也就不会烧掉山林了。

    其次,炉子也能挡住大不分的火光,海港的人想凭火光找到他们也很难。

    孟陆给众人找到一处低洼的避风缺口,是镶嵌在一块大石头里。那石头足有三米的高,三米的宽,看起来像间屋子似的。

    第53章 继续前进 (

    巡捕房的人进入到石头后,发现里面其实很空,坐下二三十人没问题。

    众人迅速采集树枝,修整好一扇木条门,放在一米左右宽的洞口,将外泄的半点光都遮住。还在门口处开个小孔,监测着石头外面的情况。

    石头内生起两堆火篝,众人围坐着取暖,边把食物放在石头上烤熟来吃。这一整天都在赶路和与敌人作战,所以没猎到野味。

    不过饿了一整天,吃干粮和罐头也很好吃。众人很快就填饱肚子,然后倒在一旁昏昏欲睡。

    差管事蹑手蹑脚的走到石头上,此刻他睡不着,经过过这么的事情后,脑子很是纷乱,差管事在努力地厘清思路。

    如果海港的人是有意针对,那他们之前派出的人到底是谁杀死的?

    为何对方要施下毒手,对死者放入蚀骨虫?

    表面上除了南阀孙昊兵,北方土财主顾家,还有海港这三方势力之外,差管事感觉似乎还有一股势力在暗动着,其目的到底是什么?

    十多年前,城主女儿逃进山林后,到底是死了还是……

    差管事猛然惊醒,暗想,莫非这第四放势力就是旧城主的残余势力?但随即他又摇摇头,敌人如果想复皇,那就太自不量力了。

    现在都是自由思想的时代,各人思想都发生了变化,况且管制处已将皇朝推翻了十多年,根基已扎牢固,但凭甄城一处的残余势力,岂能复皇呢?

    要是让别人知道是旧皇室的,恐怕连自保的能力都不行。

    纷纷乱乱的事情随之又没了头绪。差管事无奈的仰头看天花板,忽然被顶上的坑坑洼洼吸引住。

    他从来没见过火蚁挖的洞,这么大的洞穴,需要多少火蚁才造得出来?猛然间差管事感到心惊,大洞穴不是给火蚁住的,只能是用来给龙骨鱼产卵的。

    这么大的洞穴,恐怕不知一条龙骨鱼过来产卵!

    思念及次,差管事当即叫醒孟陆,和巡捕房的人,吩咐大家将火灭掉,然后悄然地摸出去,切勿不可声张。

    众人得令依次行事,差管事先走在前头,到了石洞的门口,看到两个巡捕房的人还守在洞口出,张眼看着外面。

    差管事便伸手过去摇下他们,想叫他们跟着出去。哪知道一摇之下,两人僵直的倒下。借着照进来的月光看去,只见两人的眼睛皆被挖掉了。空框框的眼孔内,几条小型的龙骨鱼在脑子里钻着,吸食着两人的脑髓。

    “吓!”孟陆点就叫出声来,幸好差管事反应敏捷,一下就将孟陆的嘴巴给捂住。

    有个巡捕房的人想伸头去看,被差管事一脚踢到一边去。

    “嘘!”差管事嘟嘴嘘的一声,示意众人不要说话。

    同时差管事打着手势告诉巡捕房众人,外面很危险,靠近洞口就会死亡,所以最好不要乱动。于是没有人在敢乱动,都安静地在石头内蹲着。

    差管事放开了孟陆,拉过一边悄悄地说话。

    “我看着个洞已经猜到,来这里的产卵的龙骨鱼肯定非常多,但现在不是春秋季,所以龙骨鱼都不会到这里来产卵的。它们现在都是什么情况?”

    “除了产卵之外,它们应该藏在河床底下冬眠了的。”

    “不可能啊。你看我的两个手下,都成了什么样子?怎么会有鱼跑进他们的脑子里去?”

    孟陆摇摇头说,“我真不知道啊。现在龙骨鱼的活跃不行,别说跑,你去捉它们,它们也不会动的。”

    “这可就奇怪了。”差管事摸着下巴,低头思考。

    “哦,我明白了,这一定是山神的主意,所以龙骨鱼才会在冬天行动的。”孟陆惊讶的说。

    但随即就被差管事拍了一巴掌脑门。

    “信个屁山神。我猜应该是海港,或者是别什么,惊动了河底的龙骨鱼,所以它们才会乱跑出来。”

    “啊,你说这个,我倒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

    孟陆没有解释,直接从身上翻出盐碗来,弄些水到里面搞混下,做成盐汤来。然后倒了点到两个被龙骨鱼钻了脑子的,巡捕房的人的眼眶去。

    只见那龙骨鱼沾到盐水,突然惊跳起来,奋力地挣扎,在尸体的脑子乱钻,最后直撞破脑壳。差管事急忙用把钻出来的龙骨鱼砸死。免得龙骨鱼发狠劲伤人。

    未知这龙骨鱼为何会突然发狠起来,和盐水到底有什么关系?巡捕房这伙人能否逃出石头洞窟?

殓所事的异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