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入殓师 第九十七章 他为什么在笑!
    栖龙草原上,巨型“金碗”守御着一片方圆百米的土地,好似固若金汤!

    而在“金碗”外部,一道带起数米金色粒子流的绚丽光轮急速旋转,正狠狠的切割着!

    那种切入的速度,虽然极为缓慢,但却无比稳定……

    “哼哼,千默,即使你那阵法师承太极图,也难顶老夫借助阴阳镜施展而出的生死光轮!”

    天穹之上,阴阳镜微微颤动,有白光苍老的声音自其内传出,好不得意。

    “哈哈,白光长老的手段果然神鬼莫测!”

    “那可不是,若非白光老哥,咱们几个难兄难弟怕是要彻底交代在此了!”

    “就是!依我看,别说是暂时认主了,就白光老哥的本事,阴阳镜就该属于他所有!”

    “没错!什么太极图,阴阳五行阵,还不是统统被白光长老破了去?”

    阴阳镜旁,十二道身影凌空悬浮,正是五行长老与自千默先前的袭击中,侥幸存活的大能们!

    只是,因为重伤的缘故,他们倒是再没了平时装出来的大能风骨和气度。

    一个个能保持在空中飞行都极为勉强,晃晃悠悠的,仿佛是被霜打了的茄子,蔫的不行……

    就连瞧向金碗内默虚山众人的目光,也是带着浓浓的忌惮和恐惧!

    此刻,眼看着白光施展出绝招,把默虚山众人打压的喘不过气来。

    这帮刚刚被狠狠教训了的大能们,就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急忙的朝着阴阳镜靠了上来。

    若非是阴阳镜周遭自带浓郁的生死气流,不分敌我。又担心惹恼了白光,恐怕他们甚至能做出抱着前者不撒手的丢人举动!

    但饶是如此,为了挽回先前因指责白光而在前者眼中失去的美好形象,他们也算是极尽舔狗之能事!

    刚才损白光损的多厉害,如今便全部的舔了回来。

    一句句让外人听来都忍不住脸红的奉承之语,此刻完全是信手拈来。

    就好像这些人不是平日里德高望重,称霸一方的大能之辈,而是乾清宫里的公公们一样……

    就在五分钟前,这些大能是如何讨好五行长老的。

    五分钟后,他们又用同样的话去讨好白光。

    一样的套路,一样的说词,完全不会尴尬!

    脸面?那是什么?有命重要?

    你说什么?要尊严?那好,离远点!五行长老那边看见没,那有位置,去那找尊严吧!

    就连本已经和白铸达成了暗中交易的巴隆,在瞥了一眼阵法被破,满身阵眼,面色惨白的五行长老后。也是狠狠一咬牙,不动声色的向着阴阳镜的位置又挪动了几步……

    “噗嗤……”

    眼见着白光那边的“门庭若市”与自己这边的门可罗雀,白铸心中怒火奔腾,血气不畅之下,方才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伤势,又有了再度抬头的趋势。

    当即便是一口带着寒气的鲜血喷出!

    “大……大哥……”

    “大哥!你没事吧!”

    “大哥,咱们走吧!这里……有没有我们都一样了!”

    “大哥,还是先回后方为你疗伤要紧啊!”

    五行长老兄弟情深,见到白铸吐血,其他四人都是面露惊慌之色。

    大哥可是他们的主心骨,是他们的精神领袖,绝对不能出事!加上现在五人都是重伤状态。

    因此,或多或少的萌生了退意。

    双眼血红,因为冰魄神针诡异的寒力,连金色毛发都覆上了一层寒霜,显得骇人至极!

    但白铸还是狠狠的摇了摇头。

    想他机关算尽,把一众大能,白光兄弟乃至默虚山都纳入了算计之中,白铸只为了看他们鹬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

    可到头来却被自己眼中的“猎物”反咬一口!

    甚至刚刚得到的诸多人情,转眼间都化作泡沫,便消散不见!

    这特么都是什么塑料交情!

    此刻,白铸对破坏了他全盘计划的白光与千默,已然恨意滔天!

    他不走!他要看着自己心中最痛恨的两人,一决生死!

    甚至,同归于尽了才好!

    “白铸长老,我看你们五兄弟伤势颇重,不如还是先回归后方,调养生息可好?老夫也知晓你们乃是几位太上派来的战事监督。但现在老夫与那千默皆是全力施为,彼此力量太过庞大,万一战斗的余波不小心蹭到了你们,怕是几位太上要找老夫麻烦的……”

    “白光”一边使用生死长鞭,为八卦光轮提高转速。一边似乎是漫不经心,直接把五行长老的身份说了个通透。

    “你知道我们是被派来监督战事的?那你还敢让我们撤离?”

    本来隐秘的身份被白光直接说破,五人都是一惊。愣了半晌,白铸眼眸微垂,声音低沉的道。

    可“白光”甩动长鞭的动作依旧,却根本不接他的话茬。

    这简直就是废话!

    族中的几个老不死还真能放心的把阴阳镜交给老夫使用不成!还有那白虚,即使是行了大逆不道之事,偷习禁术,但他母亲白灵可是族长大人曾经最宠爱的皇妃!他们派你们过来,不就是怕老子和白冥那个蠢货沆瀣一气,暗下黑手吗!

    “老夫只是好意,若是白铸长老不愿,就请你在旁欣赏一下,老夫是如何荡平默虚山的吧!不过你的安全问题,老夫却是无法保证了。毕竟,那千默施展的阵法,可能与太极图有所关联……”

    生死长鞭狠狠的抽打在光轮之上,飞速旋转的八卦阵图再度深入“金碗”几分,白光轻飘飘的开口。

    殊不知,正是他这种完全不在意的语气才更为伤人!

    “白光,有时候话别说得太大。你这种状态不可能一辈子保持下去,不是吗?再拖下去,小心阴沟里翻船!”

    白铸怒哼一声,直接是带着四位小弟凌空盘膝坐下,隐含警告的话语回荡而开……

    “不牢烦白铸长老费心了,在老夫退出这般状态之前,一定能将那千默山寨版的太极图破去,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的伤势吧!”

    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事,能让白光担心。那绝对就是他强行使用人宝合一的后遗症问题!

    须知,这种与阴阳镜融合,实力大增的状态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一旦超过了时间限制,他便会立刻被前者排斥而出,元气大伤,并且此生再无机会执掌阴阳镜!

    所以,若是真的没能及时破阵,那他将彻底的失去战斗力。

    到时候战败的后果,可全部都要由他这个平乱元帅来承担!!!

    虽然他是白泽族中的元老,但到时也就只能保得性命罢了。

    而他最爱的权力,必将永远的离他而去!

    他绝对接受不了!

    所以,在“一定能将太极图破去”这几个字眼上,他咬的极重!仿佛是在为自己打气一般!

    好在,看着不断深入“防御金碗”的八卦光轮,白光心中大定。

    按照这种速度,绝对来得及在自己退出人宝合一状态之前,克敌制胜!哈哈,那“金碗”下的人族小鬼,肯定是快要吓的尿裤子了……

    这就是与我白光作对的下场!

    目光移向“金碗”中央,那里……是千默等人的所在……

    因为与阴阳镜相融的缘故,所以白光倒也是目力大增,能勉强透过漫天闪耀的金光窥视“碗”内场景……

    果不其然!

    默虚山一众将领、白恭……甚至是浑沌前辈!脸上都是满满的担忧之色!那千默也应该……

    迫不及待的向众人中心处的千默看去……

    “怎么可能!!!他为什么不担心?他为什么在笑?你为什么在笑!!!”

    他特么的看到了什么鬼东西???!!!那人族小子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吗?

    你是瞎了眼没看到自己头上一点点下落的光轮吗?

    你丫还真把那玩意当大陀螺了?落下来会死人的,懂吗?

    你为什么在笑???!!!

    没错,映入白光眼帘的……

    是与周围人一脸担忧格格不入的——笑脸?

    成竹在胸的样子,反而催生出了白光的不安!

    因此,一声无法置信的大吼,才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

    “白光长老?怎么回事?”

    “他娘的,没听见吗?是那个小兔崽子在白光长老为我们对敌的时候偷笑?”

    “简直太不道德了!须知,白光长老现在可是用命在拼!不要因为他老人家现在的形象,就做出这种与身份不符的事情!”

    观战之人可没有白光这样加强过的视力,也看不到“金碗”内的情况。

    他们只能看到两个庞然大物碰撞时迸溅的火星与漫天金光而已!

    几个脑筋灵活点的,还以为白光是拼死拼活,结果看到自己人在嘲笑他的外形,所以暴怒了……

    可像白铸、白冥这种,极为清楚白光性格的人才明白,当白光歇斯底里的时候,只代表一种情况!

    那就是——事情的发展不受他控制了!

    是谁在笑?

    白铸在心中思索着。

    难道是?

    好似想到了什么,白铸有些惊慌的抬头。死死盯住下方大地上的倒扣“金碗”。

    应该不会吧……

    白光那八卦生死转轮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连他们五兄弟全盛时布下阴阳五行大阵都不见得能够守住,那“金碗”应该就是千默的极限了才对!

    等等……

    这种思想怎么这么熟悉呢?

    白光先前催动阴阳镜,和他们布下五行阴阳阵时,好像都是同样的想法——他到极限了!

    可事实是……

    这思想完全出现了问题啊!

    白铸这时突然想到了一个极为荒诞的事情……

    数十位大能,连番出手,苦苦相逼……

    但丫的极限在哪,他们还没有一个人看到过!!!

    。(www.23sw.net

史上最强入殓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