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入殓师 第七十八章 阴阳镜
    在白冥得到回音的一瞬间,远处白泽族大军的指挥部内,突然亮起了一道直径数十米的亮白光柱!

    那光柱直冲云霄,其内,隐隐有着苍老而雄浑长啸声跨越空间传来,直震的这片栖龙草原隆隆作响!

    这般奇特的景象,自然也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相比于苦苦支撑战局,脸上露出喜色的白泽族大能们,默虚山众将士显然就不是那么快乐了。

    不管那道光柱是何人所为,但其中蕴含的恐怖能量即使是隔着数百米,还是能够轻易的感受到。

    如此强大的力量出现在白泽族中,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股力量……不好!”

    默虚山指挥高台上,看到浑沌带着一帮将领把白泽族大能们打的节节败退,苦不堪言,白恭还有些欣慰。暗想自己果断派出十几位将领跟随果然是明智之举。

    至于没看到千默大当家的身影……没关系,大当家阴险狡诈……不是,大当家是足智多谋,肯定是在暗处策划着一些阴谋诡计……不是,是……总之就是大当家肯定是在干对于白泽族极为不利的大事!

    虽然千默大当家和浑沌三当家贸然出击有些欠考虑,但结果总归是好的,若是能吃下这二十位大能,那对于白泽族来说,无疑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但那道白色光柱的出现却让白恭有些坐立不安。而当一股熟悉的力量波动被他的感知捕捉到后,白恭面色巨变,惊叫出声,身体微微一晃,便是直接出现在了百米开外!

    那股熟悉而恐怖的力量……白光,你这老魂淡竟然连它都带了出来吗???!!!

    “默虚山所属,迅速撤退!保护住千默所在的位置!”

    浑沌死死地盯住那道已经有些黯淡下去的光柱,沉吟了一下,传音给默虚山众将,示意他们放弃对手,直接撤退。

    在那道光柱内,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了一些危险的味道!

    所以,他选择了退却!因为自己这边,还有一张牌!

    那就是战斗一开始,就被自己抛飞而去的千默!

    这小魂淡在做的事,才是针对白泽族真正的杀局!

    “额……三当家,咱们现在局势大好啊,就因为那道光柱,直接撤退?”

    “不是吧,浑沌前辈,我们哥俩好不容易才将这对比翼鸟的水火圆盘打碎,最多再有两分钟,就能要了他们的狗命啊!”

    “三当家,再拖一会也不迟吧!啧啧,这可是斩杀白泽族大长老的机会……”

    听到了浑沌的传音,默虚山诸将明显有些不甘心。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人生在世,要活多久才能有斩杀大能的战绩出现!

    眼前这可是足足二十位!其中,还包括白泽族现任大长老——白冥!

    可只是一道光柱出现,三当家竟然就让自己直接撤退,这让已经打出了火气和急于建功的诸将如何甘愿?!

    在他们看来,那道光柱中确实蕴含着庞大的能量波动,但只要自己这边手脚快一些,解决了这一批对手,白泽族再派人来,无非也就是再收一波菜罢了,简直没有丝毫难度……

    “我说……撤退!!!”

    这次,不再是传音的方式,而是大吼而开。浑沌周身黑雾涌动,声音冰寒彻骨,仿佛来自九幽。狰狞巨首,狠狠的自众将身上扫过!那紧闭的双眼,虽未睁开,但却让他们感觉好像就是在死死的盯着自己一样!

    同时,在吼出撤退二字时,浑沌直接是将自己一直维持着的黑雾领域解放而开,其中被困住的那四位大能早已经是精疲力尽,伤痕累累,仿佛个个都是元气大伤,随时将会倒下一般!重见天日的他们,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感动的快要哭将出来!

    先前短短的十数分钟,他们所经历的黑暗与恐怖,这辈子都不想再次遇到!

    听到浑沌充满寒意的吼声,以及干脆利落的行动。默虚山诸位大能虽然心头不愿,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听从浑沌的命令!

    一方面,因为后者是默虚山如今的三当家,另一方面,浑沌的凶名,哪怕是他们也要保持畏惧与敬意!

    不管因为对手攻势收敛,压力骤降,果断逃生的白泽族大能们。

    十五人面向白泽族阵营,缓缓后退,隐隐组成了一道人墙,仔细观察,就好像是在保护着什么一样。只是可惜,以白冥为首的弟弟们过于恐惧,根本没有细究其中的缘由。

    而下一刻,白恭就已经出现在了浑沌的身边!

    “三当家,打不得了!”

    刚一现身,白恭就面色凝重的向浑沌示警。

    “嗯,我知道。方才感觉到了一股很浓重的危险气息,所以我已经把那些臭弟弟全部放走,带着人撤回来了。只是可惜了,再有一点时间,至少能彻底留下他们一半的战力!你瞅瞅,这帮小子还有点埋怨老子!”

    浑沌点点头,听到白恭的话,他更加确定了自己先前感觉到的危险气息不是幻觉。那光柱之中,必然蕴含着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哼!你们这帮臭小子懂个p!若不是三当家感知敏锐,那就不是白泽族折损一半,而是咱们损失惨重了!”

    白恭听到一帮将领对于撤退心有不甘,严肃的目光顿时就狠狠的扫了过去。凡是被他目光掠过的,皆是有点心慌,像小孩子做错事一样低下头去,可见他在默虚山这些年来的威望之高!

    “恭伯,也不尽然吧,若是能剿灭那二十位大能,咱们这次不仅能为白虚主人争取到半日时间,甚至还能直接大败白泽族,一劳永逸呢!”

    说话的是炙金。他一直在和两位大能做着周旋,可谓是憋了一肚子火。好不容易看到白泽族大能们有着败退的迹象。心里想的完全就是哪位兄弟腾出手来助他一臂之力,直接将那两个对手斩杀而去!

    可临了临了,三当家竟然直接下令撤退!他这一肚子窝火可谓是完全找不到地方发泄。加上他性格本就直爽,实在忍不住,还是出言顶了一句。只是那语气,看到白恭望来的威严目光时,情不自禁就有些软了……

    “一劳永逸?再不撤,可就真的被白泽族一劳永逸了!你不是白泽族中人,所以不知情,但我知道!那白光可是……”

    “浑沌前辈!欺负这些后辈弱者不算什么本事,还是让白光与您手谈一番可好?”

    白恭还没有说完,一位身着白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白发老者便已经出现在了阵前!

    朗朗笑声回荡而开,掺杂着几分做作的豪迈,正是白光亲至!

    “哦?老子欺负晚生后辈不算本事,你要和老子打?那你就不算晚生后辈了吗?呵呵,派了一帮大能来砸场子,自己却躲在后面,难道这不算小人之举?依老子看,你丫还不如刚才那些灰溜溜撤退的弟弟呢!”

    浑沌眉角一扬,也不着恼,不咸不淡的回了白光一句。可暗地里,却已经传音诸将小心戒备,虽然后者隐藏的极好,但以他敏锐的感知,还是能隐约捕捉到一些波动,而这隐晦的波动,与方才那光柱中蕴含的力量如出一辙!

    “呵呵,浑沌前辈,自古以来,达者为先,想当年您仗着一身超绝实力纵横大陆,虐杀世间大能时,又何曾把那些年龄高于您的人看做过前辈长者?”

    白光依旧是笑眯眯的,可这说出来的话,却着实惹恼了浑沌。

    “小子,你这破嘴是话里有话啊!怎么?你的意思是,你能打杀老子,所以就不把自己当晚辈了?好大的语气,也不怕被栖龙草原上的大风闪了舌头!”

    浑沌毕竟是上古四凶之首,一身凶性是蕴含在灵魂之中的。从来都是他虐杀敌人,何曾被敌人如此的蔑视过!

    当即也不管其他,蹄爪一抬,就想要出阵迎敌。在他看来,白光身上虽然可能隐藏着很危险的东西,但凭着他的能力,想要全身而退应该是不难!

    今天说什么都得抽这癞皮狗一耳光!

    可是,还不待他迈出第一步,白恭就身形一动,阻挡在了他的面前,沉声道。

    “三当家,万万不可!白恭身上,携带着一件重宝,以您现在的状态出战,必败无疑!”

    “什么必败无疑,老子今天说什么都要教育教育这老狗,什么叫尊老爱幼,什么叫五讲四美!管他什么重宝,全给他分解成破烂!给我起开!”

    浑沌巨尾一甩,便是将白恭卷了起来,轻轻往后一抛,便是想要走出。

    看着对面白光恶心的虚假笑脸,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前者他脸上来一拳了!

    “阴阳镜!是阴阳镜啊!三当家,以阴阳镜的力量,您只要被稍微波及到一点,轻则元气大伤,重则魂飞魄散啊!”

    白恭见浑沌就要走出,紧紧的抱住浑沌的尾尖,抛开这严肃的场合,倒是有些滑稽。只是他口中说出的话,却让在场众人如遭雷霆!

    “阴阳镜?哪个阴阳镜?是那自天地初开之时就诞生的先天重宝?”

    “废话!除了它你见过谁还敢叫做阴阳镜!”

    “额,浑沌三当家是魂体吧?敢用魂体硬抗阴阳镜,三当家真是好样的!”

    “嘘,小点声,没看到三当家僵在那了吗,让他听见多尴尬啊!”

    “我寻思着你这声音也一点不小啊!”

    众位大能在听到阴阳镜这三个字后皆是心头一颤,不禁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他们可太清楚这宝物的恐怖威力了!

    特别是对魂体来说……

    阴阳镜,镜分两面,阳为白,阴为黑。白面生,黑面死!

    相传将白面照在将死之人身上,便能够夺回生机,向死而生!

    黑面照在生机旺盛者身上,却能够化生为死,消人性命!

    而像魂体这种不生不死,介于生死之间的存在,不管是对上阴阳镜的哪一面,就等于是有去无回……

    所以……浑沌的脚步又悄悄地收了回来……

    啥?你说我先前要抽白光几个大嘴巴子?开玩笑,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有什么是大家不能坐下来好好聊一聊的,不是吗???!!!

    娘的!阴阳镜!!!

    。(www.23sw.net

史上最强入殓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