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史上最强入殓师 > 第六十四章 大哥明鉴,二弟傻了!
史上最强入殓师 第六十四章 大哥明鉴,二弟傻了!
    天色已经微微擦黑,照耀了这洪荒世界的太阳尽职的散发出了今日的最后一丝热度,缓缓沉降,直到不见踪影。

    一轮明月不知何时却已经偷偷的升起,皎洁的光辉斜照在默虚山顶,为刚刚失去了色彩的世界重新披上了夜晚的新装。

    远古时的天空是那么的干净,宛若一张还未上色的画布,忠实的映照出天道所要求它表达的“颜料”。而这“颜料”,就是那漫天的繁星!

    白日缭绕默虚山的云烟,依旧缓缓飘荡。在这默虚山顶,大殿之前。两道挺拔的青年身影,就在这月色繁星的画卷下,静静站立着。

    “什么时候知道的?”

    双方沉默良久,只是默契的抬头欣赏着远古时毫无污染添油加醋的闪亮夜空,他们就仿佛融进了这幅夜的画卷,成为画中人一般。

    当又一阵微凉的夜风吹过时,终于,其中一个青年率先打破了此时的宁静……视角拉近,正是千默!

    说实话,原本这意境确实还可以。千默也不介意继续和白虚这小子深沉下去。

    只是人类的身体素质终归有些羸弱,哪怕默虚山被施了再多的术法,再怎么无视高度越高,温度越低的科学道理,再特么四季如春……

    带着夜晚露水的凉风还是有些透骨,他这小身板……遭不住啊!

    赶紧把话聊完了,也好回去睡觉!

    “哦?大哥终于下定决心和我挑明这件事了?”

    站在千默对面,表面观赏夜空,实则暗中偷看了千默脸色半天的白虚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嗯,在千默看来,和幽魂白虚的恶趣味似乎有点相似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

    “决心什么的不重要,主要是山顶的风太冷!”

    千默面不改色,就是白虚嘴角的微笑有些僵硬了……

    “大哥也从别人口中听说了我最近在做的事吧?”

    “嗯,白屠被我控魂时说过一点,你在修炼当年差点使得你母亲神魂俱灭的白泽族禁术?”

    “准确的说,是时光禁术!”

    面对着千默眉头微皱的提问,白虚没有任何否认的意思,反而还有兴致为他更正一下说法。

    “那东西早在被你母亲偷……暗中修炼之事败露之后,就被设下了禁制,只要修炼之人有所进展,白泽族都会第一时间知晓!先前我还觉得你是大意了,凭借白泽族的手段,确实有可能瞒过你。但现在……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如果白虚真的是不小心触发了时光禁术中的禁制,那或多或少,千默都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些忧虑或者慌张的情绪,毕竟,灵魂是做不了假的,而千默,恰恰对灵魂的感知最为敏锐!

    可是从白虚的身上,千默只能感受到平和!一种甚至让身为兄弟的他都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的平和。

    如果把白泽族与白虚当做棋手,现在的白虚根本不像是棋势下风的一方,反而像是一个浸淫棋道多年的智者,等待着对手钻入套中!

    “大哥,我当然知晓那禁术中的古怪。但是,我所需要的,恰恰是打草惊蛇!你和我一起经历了不周山的生死磨练,难道还不明白我对白泽族的恨意?!”

    在说到不周山与白泽族时,白虚平和的表情才会出现些许变化。前者是淡淡的怀念,而后者,却是浓浓的狰狞!

    “可那毕竟是生你养你的族群,你还是白泽族的皇子。你真的下定决心要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默虚山顶的夜晚,寂静无比,静到没有飞鸟敢于在夜间放肆鸣叫。听到千默的质问,白虚偏开头去,陷入了沉默。约莫数十秒后,目光转回,直视千默,其中的坚定瞬间就让后者明白了许多东西!

    “生我养我的,不是白泽族,而是我的母亲——白灵。至于皇子的身份?我觉得我并不需要一个在母亲快要魂飞魄散时还无法站出来保护妻儿的父皇!至于白泽族的血脉,乃是我母亲传给我的,我和母亲的命,都是大哥和浑沌前辈救的!所以,我与白泽族再无瓜葛!想要默虚山与白泽族共存,除非我收编了他们!或者他们来消灭掉我!”

    “哈哈,好样的,不愧是我的二弟!有这种决心就是好事,千万别像电视剧里那些废物主角一样。报仇就差最后一刀,却被敌人成功鼓动,最后错过了时机,拖着全剧组的人白给。只要你明确自己的意志,我和老魂淡就帮你一把。毕竟,想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们就必须配合你的行动!”

    听了白虚的话,千默并没有露出白虚以为的“卧槽,你好冷血”之类的表情。反而是哈哈大笑,颇为赞赏的叨咕了一通他并不能听懂的话。

    什么电视剧,剧组之类的……完全理解不能。

    “额,大哥,你也别只顾我的事。关于你自己,就不想问点啥?”

    看着故作神秘的白虚,千默有些意动。虽然不知道白虚究竟是用什么方法看出了自己与浑沌的特别之处,但既然他能够堪破,想来是能提供给自己一些颇为有用的情报。

    若是知道了这些情报,估计能大大增加自己通关这时光迷局的成功率!

    当下也是不再矫情,直接把自己攒了好久的疑问一股脑的全扔了出来。

    “关于这时光迷局,你了解多少?到底有几关啊?为什么这迷局里的东西有真有假?还有你现在到底和外面那恶趣味幽魂有什么关系?另外你是怎么制造出如此多的大能影像?还有当年可是并没有我来帮你,真实的历史走向到底是什么……???!!!”

    千默现在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打开了问题匣子,甚至连自己都有些收不住了。

    其实如果千默没能成功遇到此时的白虚,他迟早会被时光幻境中莫大的精神压力所击溃!人在孤立无援的逆境中,如果没有任何能让他相信的人,也没有能解答他疑惑的人,那么这个人最终只会被越来越多代表着痛苦的种种问题压垮。

    好在千默经过灵魂蜕变,成功召唤出了老魂淡那个话唠,现在又遇到了唯一的知情人白虚,才没走上精神崩溃的道路。

    “额,大哥你问题也太多了,我先简略回答你一些重点的问题。这时光迷局估计是另一个“我”对他自己所经历过的历史进行回放。至于把外人投入其中所要付出的代价,连我想一想都觉得浑身发颤……”

    “至于你所说的几关,我却是没办法回答你。你所说的每一个关卡,大概都存在着一个不同时期的我!但是从时间线的角度来看,即使我知道有别的白虚存在,但对我自己来讲,无非就只是过去,现在与未来。而想要在这时光迷局的时间线中确定我的位置,观测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变的你!而我却无法观测到不同时间的我自己……所以,大哥你别想太多,那另一个“我”花费恐怖代价把你投射进来肯定不是为了玩死你,绝对是有通关的可能的!现在你已经有了我的帮助,相信即使后面还有关卡,难度也会降低不少。”

    “另外,关于幻境中的事物有真有假,我如何制造出大能影像以及原本的历史走向,我虽然略微有些猜测,但却无法现在告诉你!时间就是一个资讯有目的,有方向性堆砌的过程,而这些问题涉及到另一个“他”残存于世的根本资讯,所以我不能说!否则,最好的结果都是幻境崩溃,大哥你的灵魂四分五裂,外面的实体或者变成植物人,或者留全尸……”

    嗯……留全尸……

    综上所述,除了解释了一下千默早有猜测的时光迷局原理,他的回答没带来任何帮助……

    “二弟,那我真就得这样苦比的跟着时间线走?”

    “也不尽然,有一个机会,让我能够将一切都告知于你。这也是我接下来所要说的事情!”

    “你不是说不能透露吗?”

    白虚自相矛盾的话让千默有些摸不着头脑,总不会真是默虚山顶的夜风太凉,把丫吹傻了吧?

    “三日之后,我就会将时光禁术的最后一部分修炼完成,而那时,白泽族必定不会放任不管,而我的势力如今已经非同小可,除非我父皇率人举族来犯,否则根本拿我毫无办法!只要我能够打败整个白泽族,那么,这一关也将会结束,在那个时间线互相交错,我同时存在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时刻,我自然可以把一切实情都告知于大哥你!”

    呼,千默觉得自己听懂了,意思就是那个时候属于合服状态,而且合服福利是所有的账号属性、道具叠加呗!这么搞那自然小号可以使用大号装备了……这么理解好像没啥毛病!

    不得不说,千默真是个天才,如果白虚知道了游戏合服的概念,一定会夸赞千默还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等等!所以你小子为了吸引白泽族举族来犯所以才在明知道禁术内有禁制的情况下作死修习?挑战整个白泽族?准备一劳永逸?”

    “呵呵,大哥明鉴!”

    大哥明鉴,二弟傻了!白虚,你丫真的知道自己要挑战的是整个白泽族吗???!!!要知道,那白屠甚至连核心长老圈都没进!白泽族到底得有多恐怖,可见一斑啊!

    结果……天才和疯子果然只有一线之隔吗?

    可是你丫那一脸山人自有妙计,大哥不要放弃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我莫名其妙的感觉你不是在骗我?你告诉我你在骗我好不好???!!!

    “大哥放心,到时只需要你和浑沌前辈率领默虚山人马抵挡他们半日便好!”

    似乎是看出了自家大哥严重信心不足,白虚走了上来,拍了拍千默的肩膀,一副大哥放心,统领三军的样子。

    “我感觉我挡不了半个时辰……”

    “我早已布置好了各种阵法,山水迷局也尽归大哥掌握,到时你只要操纵阵法便好!唉,若不是母亲早年修行走火入魔留下暗伤,我也不至于还要算尽机关,劳烦你和浑沌前辈护送军队来此。母亲当年的天赋,甚至还要超出于我!如果有她帮我,大哥你只需坐等此关结束便好。可惜,她并不能参与作战……”

    似乎是想起了当年的往事,白虚面色有些阴沉,对白泽族的仇恨,此时更是不加掩饰的流露了出来。

    凛凛夜风,却寒不过一刻充斥着仇恨的心!

    。(www.23sw.net

史上最强入殓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