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入殓师 第四十九章 鳄灵与黑日
    有了玄金甲的保护,墨玉雕塑入手后并没有再像先前一样给千默带来刺痛感,只是有一点点温凉。

    仔细端详着玉雕,散发着淡淡的幽光,这是一只仰天怒吼的巨鳄模样……

    它的每一片鳞甲都栩栩如生,狰狞的神色活灵活现。若是放到现世绝对能引起无数艺术品收藏家的疯狂追捧。

    只是将它放在手中,就好像托起了一份完美!亲身用肢体接触,认真去感受,千默能感到其中散发出的恐怖力量,那满溢的杀伐之意,让人心神震颤!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那巨鳄头颅处一点点微小的裂纹,正是先前与狰狡降魔杵对碰之后导致的……

    有了先前认主玄金甲的前车之鉴,千默这次并没有贸然将魂血滴入其中直接认主,而是释放了几缕魄力小心的注入玉雕,试探玉雕的反应。

    “昂!!!”

    威势十足的怒吼骤然响起,好像是远古巨鳄的叫声一般,把千默吓的心神一震。直接是把与那几率魄力的联系断了开去。而玉雕,吞噬了千默的魄力后也再没有发出那可怕的吼声,反而是就那么的沉寂了下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特么……白音真的不是白泽族派来的卧底?

    玄金甲认主差点害自己翻车,那青瞳的珠子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玩意,再加上这刚生吞了自己几缕魄力的鳄雕……

    怎么感觉白音不是献宝而是要命呢???

    千默心中腹诽,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白音。结果发现白音也是有些尴尬。想来自己本来的一番好意竟然变成这种情况

    让她有点不好意思……

    摇了摇头,千默用自认为十分友好但浑沌评价极为装比猥琐的笑容向白音释放着善意,那目光就好像在说放心,虽然你丫差点坑了我,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会在意的!

    白音当然看不懂这猥琐笑容中包含的意义,就是感觉突然身上有点恶寒。

    “啧,我还不信了,猰貐的金甲我都能搞定,还搞不定你这块碎玉!”

    磨了磨牙,虽然先前自己放出的魄力莫名其妙被吞使千默有些警惕,但这可不代表他准备简单的放过这件宝物。有了玄金甲护身之后,他现在就只缺少一件攻杀类的宝物了!

    若是能顺利将其收服,想想先前鳄来操纵它的时候,那巨鳄腾飞,杀伐无尽的强大模样……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咬了咬牙,千默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异文笔再次豁开手指上的一道口子,几滴魂血流出,却被他操控,悬浮在空中,右手紧握异文笔,一股强大的魄力从右手灌注入笔,再通过异文笔的增幅,将那几滴魂血牢牢包裹。

    远远看去,经由异文笔的魄力已经沾染上了淡淡的金玉光华,煞是美观。只是千默的脸色有些苍白,好像这番操作消耗了他不少力气似的,气息都变得有些虚弱。

    没有忙着将那被魄力包裹的魂血滴入玉雕,千默盘膝坐下,直接运转御戈功法修炼起魄力来,他想要以完美状态进行接下来的认主。

    没办法,连番催动异文笔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很大的消耗,虽然对自己制造的手段很有自信,可万一那玉雕籍着魂血气机直接攻击自己本体,那万一因为虚弱无力抵抗,一命呜呼,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十五分钟后,千默起身,感受了一下体内已经再次满溢的力量,才缓缓地将魂血光团向墨玉鳄雕靠拢,两者相融,接触面泛起了像是水波一样的光纹……

    “昂!!!”

    先前的鳄吼声再次响了起来,不过这次千默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直接切断联系,反而是加大了力度,猛地将魂血光团拍进了玉雕之中!

    “嘭!!!”

    一声闷响,肉眼不可视的气浪席卷而开,虽然没有对千默造成冲击,但却将靠的略近的白音等人尽数掀飞而去,唯有浑沌因为与千默灵魂相连,只是微微后退两步,便稳住了身形。

    在空中手忙脚乱的稳定住身形,白音等人皆是有些错愕。这是什么情况?这玉雕有这么可怕来着?仅仅是认个主就能把他们一帮大能直接拍飞?鳄来操纵它的时候有这么猛来着?

    不管他们再怎么惊叹,千默是感应不到了……

    因为他的心神,已经随着魂血光团进入了墨玉鳄雕的内部。

    “这是……自成空间?!”

    昏暗……昏暗!看不到大地,唯有一条大河波涛汹涌……而魂血光团就悬浮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河之上。

    视角正随着它的转动而改变,抬头看看天空,一轮黑日高悬,绽放着微弱而诡异的幽光,不能带给这片空间任何明亮。

    没有云朵,没有风,没有土地,没有生命……

    等等!

    千默结束了有些文艺的感叹。

    “看来不是没有生命啊……不过这家伙能算是生灵吗?”

    有些苦恼的感叹一句,河中突然掀起了惊天巨浪!那浪头高达数百米,直冲天际,排山倒海一般向着千默心神寄居的魂血光团冲来。

    “卧……槽!”

    看到这么大的阵仗,千默也不敢怠慢,暗道庆幸,好在自己为这魂血注入了大量的魄力,否则认主过程中灵魂受到这种规模的冲击怕是真的要出大事了!

    “镇!”

    一层金玉光纹波荡而出,迅速化成了先前镇邪秘符的样子。秘符飞速扩大到数百米,宛若一道城墙,为千默遮风挡雨。

    经过了异文笔的改造,这些魄力在千默的心神控制下能直接在这片认主空间中化为符文!

    “轰!!!”

    意料之中的轰响过后,虽然千默被吓得不轻,但巨浪终究没能越过雷池一步……

    “还不亲自动手吗?你这怪物!”

    魂血光团微微发出荧光,传出了千默的声音。虽然这声音平淡低沉,与这条汹涌澎湃的大河水浪声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但千默确定有一个家伙一定能听到!

    大河汹涌,与先前没有任何区别。五秒……十五秒……一分钟……

    滔天巨浪突然自中间分开,一道血红色的身影缓缓升起。

    布满了利刺的身体,坚固的板甲,短小但却粗壮的四肢以及狰狞恐怖的巨首……纵使身形有些虚幻,但能够确定,那的确是一头玄水鳄没错!

    只是与一般玄水鳄纯黑的身体相比,它通体血红,就连瞳仁都是暗红之色。千默与那双鳄眼稍微对视,便能感到一种来自灵魂的烦躁暴戾。那是杀伐之意!

    “昂!!!”

    熟悉的吼声从血红巨鳄张开的大嘴中传出,便又是几道丝毫不比先前巨浪规模小上多少的水墙席卷而来!

    “啧,这招对小爷不起作用。我比较好奇,你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呢?”

    金玉光华闪动,又是两道镇邪秘符瞬间成型,光墙与水墙相抵,双双崩裂而去。漫天的水雾中,千默颇有兴趣的声音缓缓响起。

    在进入这片空间时,千默就隐隐的能从大河之下感受到一股极强的能量。那能量的主人一直像是真正等待猎物上钩的鳄鱼一样蛰伏着,这也是千默判断它是个拥有神智的生灵的原因。说实话,有一刻他还以为是鳄来施展了手段隐匿于这玉雕之内。

    不过看到这巨鳄的体色以及双眼中的无尽杀伐,千默又改变了想法。

    在尝试了多国国骂皆未奏效之后,他可以确定这东西和鳄来没有丝毫关系……可丫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昂!!!”

    似乎是见到自己常用的手段对眼前这造型古怪的光球不起作用,血红巨鳄仰天嘶吼。

    下一刻,千默惊骇的见到,空间内这条不知道有多广阔的大河竟然就这么的悬浮起来,缩小,变细,最后如同变化成了流动的锁链,直冲向天空中那纯黑的烈日!

    “嗤嗤嗤!!!”

    有水流蒸发的声音不断传出,原本平静的黑日就好像是突然拥有了思想一般,剧烈的旋转,滚动着,可惜,那由河水形成的水链将它牢牢锁住,禁锢。

    片刻后,黑日的颜色竟然是诡异的向着鲜红色所转变。一股股的血红雾气通过水链导回巨鳄身体内,使它更添威势!

    “所以说,那黑日才是这鳄鱼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关键?白音说过,墨玉麒麟在麒麟一族中主杀伐……这血红气流仅仅只是就能让我血液沸腾,杀意激增……这是杀伐之气?”

    “嘿!这玄水鳄族倒是有些手段,通过千万年举族祭祀,在墨玉中诞生鳄灵,使其吸收墨玉中留存的杀伐之意吗?”

    “这墨玉原本的主人不知陨落了多少年,杀伐之意历经成千上万年竟还没有被鳄灵彻底吸收……他身前该有多么强大?”

    怕是不比浑沌差吧!当然,这是说失去了肉身的浑沌……

    想起了那老魂淡每每和自己吹嘘他生前是多么的实力强大,多么的震古烁今,他的事迹是多么的令人闻风丧胆惊心动魄……虽然一直都是当做话本和牛皮来听,但想来其中应该有那么一丢丢真话。管中窥豹,上古四凶之首当年究竟有多强大,说是地上不见,天上少有一点都不为过!

    与他齐名的四灵之首青龙皇,那可是号称实力接近龙族始祖的大能!

    还好玄水鳄族都是一帮饭桶,若是出了个天赋惊人的家伙执掌玉雕,将杀伐之意彻底吸收,别说是让自己认主,怕是先前只靠这玉雕,鳄来三人都能保住性命……千默暗暗想到,庆幸不已。

    “啊……好麻烦啊!”

    一声哀嚎,这鳄灵在鳄来死后貌似彻底挣脱了束缚,如今竟然能够自己进行修炼,吸收那黑日中的杀伐之意了……若是放任不管,少则百年多则千年,这玩意迟早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生灵吧!

    千默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相反,他比较喜欢惹麻烦……所以,对于这吸收着杀伐之意的鳄灵,他决定还是交给更有资格的家伙来解决!

    例如……天上那轮黑日!

    “嘿嘿,今日我解放你,你可得记着感恩,帮小爷把这奇葩的万一干掉啊!”

    抬头看了一眼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的“黑日”,千默同学笑的格外阴险……

    。(www.23sw.net

史上最强入殓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