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入殓师 第四十三章 审问白屠,惊变!
    “你……你……你,浑……浑……浑……”

    被虚无之网裹得像只大闸蟹一样的白屠再也没有了悬浮空中的力气,如一只断了翅膀的鸟儿一般轰然坠地。

    看他那不断抽搐的身躯与其上不断升腾的黑雾,显然是在经受极度的痛苦。

    早年感受过滋味的千默对这个太清楚了,浑沌的虚无能量可不仅仅是针对身体,哪怕是灵魂都要在虚无中被不断的分解,消散!

    润玉一样的眸子像待宰的牛一样大睁,不停的喘着粗气。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伤痛还是内心的恐惧,白屠此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无法说出。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从他那含混不清的语句中感受到绝望,疑惑,惊惧,痛苦等等的负面情绪。

    “浑浑浑……浑你妹啊!怎么,认出老子来了?你先前不是还想诱惑我来着,不是还拿白泽族威胁我来着?来呀,再来一个?”

    口中利齿微露,抬起一只前爪竖起一根格外修长中指。虽然永远是双目紧闭无法看清眼神,而且远古异兽之间并不清楚竖中指到底是个怎么意思。但浑沌那嚣张不屑的语气本身就是最好的嘲讽。

    说实话,看浑沌如此嚣张的样子,若不是心中实在忌惮,恐怕就连白音几人都会忍不住想上来踹他两jio!

    “老魂淡,这b不装你能死?”

    虽说白音几人迫于上古四凶之首的凶名不敢怎么样,但对浑沌的个性无比熟悉的千默表示这种不顾集体主义逼格饱个人装比腰包的事自己绝对不能惯着!一盆冷水就是当头浇下!

    “嘿,小魂淡!可是你硬把我召唤来的,我倒是想给你一点装b机会,你倒是自己上啊!”

    浑沌一愣,随即一乐。巨嘴微张就是一口白气喷在了千默脸上,随即又对他做出了竖中指的招牌动作……嗯,而且这次用了两根中指……

    “你以为小爷不行?!”

    千默感觉自己的自尊正受到极大侮辱。浑沌也不回话,大脑袋微偏,仰天45度角,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我今天还就搞定那白屠给你看看!你继续维持着虚空之网,我过去踹他两jio!”

    微风吹过……

    白音等人感觉自己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人类中竟然还能出现这种奇葩?让别人把对手束缚住,自己上去踹上两脚,就算自己打败了对手?合着西天取经,唐僧让孙猴子把妖怪打个半死,然后念两句经,自己的绩效和取经就两开花了呗?

    等等……西天取经是什么?唐僧和孙猴子是谁?开什么花……这不重要!

    “距离咱俩上次见面也没多久吧,你这脸皮日益见长啊!”

    “少废话,你的虚无能量太霸道了,再这么整下去,那只狗就要挂了!丫好歹是白泽族执法长老,虽然被外派参加工作,看样子没啥实权,但好歹也是个舌头。我要用异文笔弄点小手段,套他点话出来!”

    “嘁!杀了搜魂不完事了?”

    “筹码懂么!筹码!就算是看动漫你也该明白人质套路了吧!”

    “我平常只看后宫向……”

    “牛比……”

    摇了摇头,千默觉得自己和这个死肥宅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会有共同语言了。

    手掌紧紧握住异文笔,缓缓走向已经侧躺在地,浑身黑雾升腾,再没有力气挣扎的白屠。

    咬了咬牙,千默终归还是将金纹玉笔自掌心中一划,鲜血瞬间渗透而出,被一股金光包裹,悬浮在空中。约莫五秒钟后,才迅速的封住了掌心伤口,先前被抑制魄力顿时开始飞速的将伤口修复,若是离得近了,便能够看到那伤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呲了呲牙,虽然时间短暂,但那掌心撕裂的痛苦还是让他心中抽搐,怕疼的本性再次暴露了出来。

    “魂淡……下次再也不用血液增幅之术了!要不是这白屠本体是神兽白泽,品阶太高,唯恐仅靠金纹玉笔本身的能力无法勾画出能对其生效的真言秘符,自己才不会割肉放血!嗯……下次再也不用了!”

    什么,你说上次我就已经发誓再也不用血液增幅之术了?别这么多废话,香就完事了!

    千默大手一挥,那些悬浮的血液顿时冲入了金纹玉笔之中。原本洁净无比的玉笔立刻开始向一种赤金色转化而去。宁心静气,不出一分钟,在消耗了一半魄力的代价之下,一只巴掌大小的繁复符文再次出现在千默的手掌之中。

    不过不同于对讹兽时使用的真言符文,这道符文虽然在大小上没什么变化,但颜色却已经不像先前一样的湛蓝。而是通体玉色,散发出赤金光晕。这显然是经过了千默鲜血增幅的金纹玉笔所致。就连其上的魄力波动,都要比先前那一道要强大了十倍不止!

    “呼,娘娘腔,为了对付你可是浪费了小爷不少血,不知道要喝多少晚鸽子汤才能补回来!你也该配合点,透露些情报给我吧!”

    说着,千默不顾白屠睁大双眼中的惊慌与愤怒,便是把那巴掌大小的赤玉符文甩向白屠脑壳。

    红光一闪,符文便是穿透虚无之网,渗入白屠额头,而本已经放弃抵抗气喘吁吁的白屠却是再次疯狂的挣扎了起来。即使是被虚无之网束缚下,无法使用能量攻击,可仅凭白泽族那顶级神兽的体质,便是将他附近掀的飞沙走石,深坑遍布。若不是浑沌眼疾手快,迅速冲过来,一尾鞭将他抽了回去,说不得千默那小身板就要因为来不及闪避吃上一记重压。

    那后果……可能不必一个正常人被全速冲来的公交车撞个满怀好上多少……

    “我去……老魂淡,你退步了啊,当初你不是号称任凭对方是天皇老子,落入虚空之网就是一个岔开了双腿的……死狗吗!怎么他还能反抗的!”

    “修辞手法懂不懂,夸张懂不懂!再说,小魂淡,老子刚刚可是救了你!你不感谢就算了,还特么数落我!”

    “嘿嘿……这不是被吓着了,有些不清醒嘛!谢谢你,谢谢你,真心的!”

    “这么真心?那下个月东阳国的签售会……”

    “没钱了!”

    “擦,那你少废话!有啥要问的,赶紧问!话说你不是要把她当人质吗?我记得被真言符文摧残过丫最好的情况都是植物人吧,还怎么当人质用?”

    “你以为小爷的血是白放的?异文笔改良过了,顶多元气大伤,不会出人命!”

    看到浑沌在知道异文笔还有这种奇异作用后有些呆愣的样子,我们的千默同学总算是满足了自己想要风光一把,出个风头的小小虚荣心。微微一笑,在示意浑沌略微减弱虚无之网强度后,右手紧握异文笔,开始了审讯。

    “崽种,直视我的眼睛!”

    虽然知道千默说话喜欢进行艺术加工而且真言符文要施术者与被施术者对视之后才会生效,但浑沌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当年界魂仪式时那坑爹的一幕……当然,也就是想想,看到千默那臭小子在干正事,他也不好真就过去给他一脚,只能一边控制着虚无之网的出力程度,一边老神在在的踱到白音几人身边,享受一下众人仰慕与畏惧并存的视线。

    哎……好久没有享受到这种视线了,虽然没有看动漫舒坦,不过久违的来这么一手也挺爽!

    “你们族中知道白虚为什么要反叛白泽族吗?”

    “因为白虚再次重蹈了他那罪人母亲的覆辙!”

    什么!听到了白屠的回答,不光是千默,连对白虚过往有些了解的白音和白风兄妹都是面色大变。

    白虚母亲的覆辙……时光禁术?!白虚在修炼他母亲曾经修炼失败走火入魔的时光禁术?!幼年的白虚之所以孤身前往不周山寻觅安魂草,不就是为了救治他的母亲?

    “你们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千默还记得白风兄妹二人并未告诉过自己白虚在修炼时光禁术的事,而且看他兄妹二人的惊骇样子,似乎也是不知道此事!

    “自从数百年前白虚母亲窃取禁术之后,族中就在禁术中加入了禁制,只要有人修炼,便会引起我族祭塔感应!那白虚虽然天赋异禀,擅长遮掩天机,导致我族一开始并不知道他在偷偷修炼禁术之事,但可能是他成功冲破了禁术中的关键部分,禁术强大的力量引动了天道,将他遮掩天机的手段暂时破除,所以族中方才知晓。最后长老院下达了讨伐令,要将他消灭掉!”

    “你们族中上下就要将白虚处理掉?我记得白虚与不少族中长老交好吧!而且他毕竟是皇子之一,就连他的母妃当年都能保住性命,你们族中怎么会轻易下达讨伐令?”

    “没错,白虚是我族皇子不假,但我白泽族这一代人丁兴旺,皇子并不只有他一位。而且我族圣皇陛下乃是族中近万年来天赋最强者,生性凉薄,醉心修炼,常年闭关。族中大事都是交予长老院共同商议,我主白罗也是皇子,拥有尊贵的皇族血脉,和白虚一样从众多皇子中脱颖而出,在族内也是拥有莫大的话语权。更是在白虚不在族中的数百年内迅速将实力发展壮大……原本族内的确有为白虚说话的长老,甚至还有以白虚天赋惊人,说不定就能修成禁术为由为他开脱的……可是白罗少主与大长老交好,所以……所以……”

    话到此处,白屠眼中忽然有紫芒闪过,隐隐间,竟是出现了挣扎之意。瞳孔深处,似乎有一条通体紫色,类似蜈蚣一样的狰狞生物,疯狂扭动。

    “昂!!!”

    一声充满了痛苦的嘶吼过后,白屠突然以一种极不协调的姿势站立了起来,从他的眼睛开始,一股妖异的紫芒开始缓慢蔓延向全身。视线无神,缓缓张开嘴,吐出一种毫无高低起伏的声调……

    “呵呵,看来这不中用的家伙是栽了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机械一般的声调,让在场众人一惊。浑沌化作一抹黑光,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千默的身边。

    “千默?……”

    摆了摆手,示意浑沌稍安勿躁。千默面色有些阴沉,缓缓开口。

    “白罗?”

    。(www.23sw.net

史上最强入殓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