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入殓师 第二十章 人族兄妹?
    在确认了隐匿秘符确实已经开始发挥功效之后,千默终于是缓缓的靠近了河边的那两个生命波动……

    轻轻拨开接近自己身高的灌木丛,借助着河面反射出来的月光,千默仔细的向他们看去。

    “这特么……我肯定是在做梦吧……一男一女,看起来都是二十多岁……两个人族?!”

    千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想到这突然出现在自己感知范围内的竟然会是两个人族?

    不对……我记得千家古籍中记载有一些异族的强大存在拥有化身之术,能够变幻人形……加上先前他们能屏蔽我探测秘符的感知,应该确是异族大能不假……就是不知他们真身为何。

    联想到白虚所处的远古时期,人族在洪荒世界中的弱小的实力与卑微的地位,再加上又是身处于这庞大森林的深处,还拥有手段屏蔽自己的探测。千默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黑夜……森林深处……一男一女……隐匿自身……河边密谋……这俩真是逃婚出来的?听说古代包办婚姻挺严重,没想到在异族之中也是这样?白虚给我下了靠近他俩的心理暗示……那男的是他?气息也不像啊……什么意思?难不成那女的是他未婚妻,跟着情人跑了,白虚被绿了?!”

    千默从小就自认为聪明异常,擅长沾花惹草,聊天把妹,虽然他至今为止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处男……但他坚信自己绝对是一个感情方面的高手!(千默最强悍的战绩也就是九岁那年骗走了轩萧的初吻而已……顺带一提,他也是~)

    联系到此情此景,他觉得自己已经深刻的把握住了这一关的要点——帮助头上已是青青草原的白虚物理超度了眼前的这对狗男女!

    “所以说,这一男一女都是白泽族人?不对啊……我记得白虚在族中是皇子来着,是不是他利用自己的地位强迫两情相悦的苦命鸳鸯,人家被逼无奈才逃到这不见天日的森林里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忙我可不能帮啊!算了,还是看看再说……”

    想到幽魂白虚那喜怒无常的性格,说不定就是因为媳妇逃婚留下的心理阴影!

    身为新世纪的大好青年,千默深深地认识到了作为一个现代人身上所应该背负的使命感与责任感!自己坚决不能屈服在幽魂的淫威之下!绝对不是因为那对疑似白泽族人的“情侣”看起来实力强大而自己又没法召唤异文笔沟通入殓棺界,他绝对不是怕了!只是不想做旧社会包办婚姻的帮凶而已!

    “白风哥哥,咱们为什么一定要把集合的地点选在这荒古森林?白虚叔叔是这方圆万里内唯一的主宰,在白泽族中也掌握着莫大的权力,何必连一次行动都要搞的偷偷摸摸?”

    一男一女皆是身穿斗篷,斗篷为灰白色。借助着夜行符咒,千默能清楚看到那斗篷上绣云朵,做工精良。此时那女子甩了甩有些散乱的黑色长发,借助夜光,能看到她那姣好中透出一股野性美感的面庞。此时这女子不满开口,略微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却是直接叫起了哥哥,二人竟是兄妹关系。

    “白凤,跟你说了多少次,你这喜欢问问题的毛病一定要改改。还有,一定要对白虚大人尊敬一些,不能直接叫叔叔!我人族能够在这万里之内脱离奴隶般的身份,不再成为异族眼中生死无关紧要的蝼蚁,都是多亏了白虚大人!白虚大人既然要求我们要在荒古森林完成行动,那我们照做就是!”

    男人一头钢针短发,面容坚毅。目光略显无奈的看了看自家这已经二十多岁,依旧和小时候一样调皮捣蛋的妹妹。

    “呸,哥,我才不信你不知道白虚叔叔到底有什么打算呢!他可是最信任你了。白风哥哥,好哥哥……现在离行动的时间还早,你就给我说说呗!”

    女子一把拽住男人的手臂,撒娇一般的摇了起来。大有一副追问到底的架势……

    而偷偷摸摸蹲在一旁的千默,此时却有些懵比。

    “娘的……这还真是两个人族?!这森林叫荒古森林,白虚的领地?看样子他对领地范围内的人族确实不错啊,不愧是我的结拜兄弟,这个时间段心眼还没长残!不过……用人族当心腹,估计他在白泽族中要受很多的白眼吧。”

    对于这个时间节点的白虚还记得自己当初善待人族的誓言,千默表示有些感动。同时,深刻了解远古洪荒那血淋淋历史的他也清楚,在天生强大的异族眼中,人族这种天生羸弱,寿命短暂,就像昙花一现般的生物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地位。在这个世界,同情弱者的家伙只会被认为是懦弱无能,被强者疏远。

    “哪怕是皇子……估计压力也很大吧!”

    暗叹一声,但千默却并不准备直接现身与那两个人族接触。

    在npc进入剧情对话阶段的时候,耐心听完绝对是对新手玩家最大的帮助。这是每一个rpg玩家都明白的道理,至少千默就有一个耐心看完npc剧情的好习惯!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另一个原因。幽魂白虚的心理暗示——又叫任务要求,并没有强迫千默与两人碰头,在他足够近距离的观察两人时,那份暗示带来的催促感便已经全部消失了。

    “看这个剧情发展,我说不定是接了一个护卫型的工作?狗管理白虚,真是这样的话,你好歹让我召唤出异文笔啊!拿着新手装备就要我在洪荒时代做保镖?全程开着无双也搞不定吧!”

    看着自己手里的制式入殓笔,千默感觉压力山大……

    “拿你没办法……你还记不记得白泽族中有一禁术?”

    “你是说,白泽叔叔的母亲——白灵皇妃,曾经修炼过的那个……”

    “没错,白灵皇妃天赋卓绝,在整个白泽族中都是数一数二。因此,她曾经偷偷的从白泽圣坛中窃取了那门禁术,想要将其修成!可是那禁术涉及时空大道,过于艰深,而且修炼过程无比危险,稍有分神,便可能使自身魂魄分隔于无数时间位面,落得一个烟消云散的下场。”

    “皇妃当年便是因为一个小失误,导致灵魂受损,性命危在旦夕。后来还是白虚大人不远万里,到那不周山上,战胜了凶残无比的上古巴蛇——巴蒙,才寻回了安魂草。”

    “当时白灵皇妃因为事情败露已经失势,还是因为她皇妃的身份和诞下皇子的功劳才免去了死罪。但却无人愿意向快要身陨的她伸出援手。白虚大人当时尚处幼年,能够战胜那巴蒙简直就是奇迹!归来之后,除了治愈白灵皇妃,他甚至还巧用剩下的安魂草结交权贵,上交族群,很快便重新得势。加上后来极品修炼天赋的展现,白虚大人此时已经是方圆万里之内唯一的主宰!”

    说到这里,白风眼中全是赞叹之意,显然是对白虚尊崇至极。

    “哎……哥,你是不是少说了一点,白虚叔叔说他当年能够战胜那巴蒙还是有一个人族提供了帮助!他还人了那人族做大哥!只不过,对他那大哥的姓名来历白虚叔叔却是从不提起……”

    白凤似是有些不满,在她眼里,白虚与他的大哥都是绝世英雄,甚至,她更加崇拜那个神秘的人族!

    “白凤!哥跟你说了多少遍了,白虚大人只是为了能够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庇护我人族,才杜撰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哥而已!不要形成先入为主的错误思想,这种思想传了出去只会让我人族觉得白虚大人的庇护是理所当然!你难道真的相信凭白虚大人的天赋,地位,实力,会有一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挤出来,连他都比不上的人族大哥不成?!”

    看到自家妹妹“不争气”样子,白风眉头一皱,训斥起来。

    而被呵斥了的白凤,则是委屈的狠,翻了翻白眼,一脸的不服气。

    与长期处于白虚庇护之下的普通人族部落不同,他们兄妹俩是在白虚的一次领地征战中碰巧救下来的孩子。当时他们一个族群都已经被一只独眼魔狼毁灭,当白虚赶到轻而易举的消灭了独眼魔狼后,,现场已经只剩下了他们年幼的兄妹二人。

    随后他们被白虚带回了领地,作为白虚的贴身侍从,连白风,白凤的名字,都是白虚所起。因为此事,听说白泽族中颇有微词。庇护弱小的人族也就罢了,白泽族中只当是这位天赋异禀的皇子一点个人爱好罢了。可为两个人族赐“白”姓,着实是让一些保守迂腐的老顽固火冒三丈。

    试想,两个蝼蚁,怎配他们伟大族群的“白”姓?

    但是,因为白虚的强大,这些暗中反对的声音终究还是被平息了。

    也是因此,白风才会对白虚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这种崇拜并不是唯一的,很多在白虚庇护下的人族部落,都是讲将他当做神灵供奉,有半点不敬,便会招致严酷责罚!

    而关于“白虚大人有一个人族兄弟”的言论,也只是被绝大多数人当成白虚庇护人族的借口,并不当真……

    。(www.23sw.net

史上最强入殓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