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入殓师 第十五章 局势逆转
    空地之中,千默看着抓着自己手腕,命令自己速度召唤异文笔的老爹,有些傻眼。

    在他刚满12岁的脑袋瓜里暂时还不明白融魂筑魄之术是个什么概念。

    他只知道他必须召唤异文笔,然后……放血!

    怕疼?不放?

    等着他的就只有魂飞魄散!

    因此,一小番功夫后,千默总算是认清了一个现实,不赶紧按照老爹他们说的去做,自己就可以考虑在这片人迹罕至,鸟不拉……鸟到处拉屎的原始森林寻一处僻静地方,静等12个时辰之后嗝屁了!

    接受了千玄渡入身体的魄力,千默感觉虚弱的身体似乎是恢复了一丝力量,肾透支的已经被稍微补了起来。

    千默站在空地中,在一旁千玄紧张的注视下,迅速抬起右手,魄力灌输而入,按照一种特殊的方式融进手背上散发光芒的笔纹。

    “异文笔现!”

    往常极为拉风且装比的台词和小命一比显得完全不重要。仅仅是一句话,金纹玉笔就已经悬浮在了千默的掌中。

    看着眼前的场景,如果不是情况实在过于紧急,千玄真的想提溜起这臭小子左右开弓!

    他依稀还记得这混小子当时在众人面前说出的一系列中二之语。什么“吾乃千万年宿命之人”“万古魄力结于笔身”“金纹玉笔,速速归真”之类的混账话当初听得他直起鸡皮疙瘩。

    最可恶的是这混小子每次都用这是召唤异文笔必须咒语的理由来搪塞他,掩盖那丢人的行径!以往是因为异文笔在御殓五家数千年历史以来都没有被人所掌控,确实死无对证。但现在……

    咳咳,让我们为千默同学默哀!

    不管千玄心中作何感想,为了自己儿子的小命,刚刚的不满也只是心中吐槽而已。此时见到千默顺利召出异文笔,千玄马上开口。

    “千默,速速用异文笔割开手心,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异文笔的血脉增幅秘术能救你小命了。要不然,就只能让你从此变成废人,不想你成为史上最强入殓师的梦想化为泡影,你就给老子尽最大的力量搏取那一线生机!”

    听到自己往常不靠谱的老爹如此严肃训话,千默也很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上一次老爹这样还是在千家祖宅自己获取异文笔认可的时候……

    金纹玉笔翻转,在千默的掌控下迅速自左手手心划过。尖利的笔尖直接在他的手上豁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鲜血就好像不要钱一般迅速流淌出来。

    什么?怕疼?

    那算个屁啊!千默不是蠢货,只要不活活疼死,那都比魂飞魄散强!在性命和成为最强入殓师的野望面前,疼痛那种东西完全就是扯淡!

    “伤口要被魄力自行合拢了,鲜血的量还不够,千默控制魄力加快血液流速,防止伤口合拢!”

    眼见千默手上的伤口要被入殓师所修的魄力自行治愈,而异文笔又毫无反应的样子,千玄沉声开口。

    “额……那会疼的要死啊!”

    千默虽说明白事态紧急,但心中想到那种高速血流随时冲击着伤口的痛苦,还是嘴角直抽抽。

    然而嘴上抱怨,千默的身体还是诚实,非常自觉地一身魄力仿佛不要钱一样推动着体内血液高速流转。

    嗯……非常自觉,绝对不是被老爹“那就再开几道口子”的话给吓到了!

    自千默加快血液流速又过去了几十秒,伤口处涌出的血液已经在魄力的控制下悬浮半空汇聚成了一个约莫人头大小的血球。

    只能说入殓师身体素质确实不一般,灵魂强度也是惊人。一般人这样放血估计已经直接昏迷过去了……饶是千默,刚刚被融魂筑魄之术恢复清醒的脑袋也是一阵发晕。

    好在,异文笔终于散发出了夺目的光彩,似乎是终于对这次祭品的进献感到了满足。

    血球微微晃动,便是尽数灌注进了异文笔中。

    可以看到,原本玉色晶莹的笔身逐渐朝着一种鲜红色转变。散发着道道金光的金纹也被这血色渲染,转化成了夺目的赤金色。与原本的神圣洁净相比,此时的异文笔更增添了一种神秘与狰狞。

    但这,或许才是它本来的样子。试想常与亡魂打交道的入殓师,所拥有的武器,诡异狰狞才更正常!

    “千默,速度按照我先前演示的方法勾画灵符,镇压界中浑沌!”

    千玄见到异文笔终于被血液催动,大喜之下,催促着千默行动。

    点了点头,闭上眼睛,脑海中重新过了一遍先前老爹演示的符文构化方法,确认无误之后,他才又睁开了眼睛。

    没办法不慎重,须知入殓师勾画符文,一笔有错,全盘皆输,除了重新来过别无他法!

    自己现在的情况更加特殊,消耗了如此之多的血液才让异文笔获得了足够的增幅之力,若是真的在勾画符文阶段出现了问题。那自己是否能再承受一次如此大量的放血可就是个未知数了……

    脑中符文的勾画顺序确定,千默猛地抓住了异文笔,没有一丝迟疑,迅速的勾勒起来,那般速度,看的千玄都有点眼角抽搐。

    千玄遥想自己当年,已经是一朝觉醒,被称为千家千百年来数一数二的天才。而有天赋的人总是自负的,他也始终都是一种高傲洒脱的人设。但自从有了儿子以来,他就发现自己的天赋没有了任何用武之处。从小千默就是同龄人中孩子王的存在,特立独行,在家族一众熊孩子中称王称霸,威信奇高。前一段时间,千默入殓师天赋觉醒,更是直接被评为洪荒,一举获得异文笔的认可!

    因此,自己这个老爹在人前的高手风范,在自家儿子的面前从此尽数化为了不靠谱……

    但天赋这个东西就是让人又爱又恨,特别是当出众的天赋出现在自家儿子的身上……千默接受入殓师一道传承之后,最让他这个父亲震撼挫败的,便是那对于符箓过目不忘,信手拈来的能力!

    不管是多么难以勾画的符文,千默都能做到一遍牢记,转手画出,而且……速度奇快,一气呵成。千玄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能直接让老前辈们都吐血的天赋,甚至因为怕打击到其他同龄人,千默平常进行符箓勾画训练都是和别的孩子分隔开来……

    一想到这,千玄心中就全是小疙瘩,儿子的这种天赋怎么就不能用到文化课上,前一段时间,自己还因为臭小子数学考了57分被老师叫家长来着……照这样下去,大学可怎么办啊!

    当然,千玄完全没想到千默只是完全不喜欢文化课而已。他的宝贝儿子早就已经将成为最强入殓师当做了毕生目标……

    就在千玄柠檬精发作的时候,千默已经是将符文一口气勾勒而出。

    那符文通体血色,其中隐隐存在一些金色光斑。外部是四方界纹,如通棺椁,向内一点是如同蝌蚪文一般的古代文字,但却与世上流行的任何一种古文字体完全不同,那是只在入殓师一脉中流传的奇异文字!而在符咒正中,被一个方方正正的“镇”字完全占据。整个符咒浑然一体,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波动,凡人看上一眼就会有一种灵魂都要被碾压成渣的感觉。

    嘴角抽抽的看着这耗费了自己无数鲜血的符咒,千默并没什么一次性勾勒符文成功的成就感。他的心头在滴血,那疼痛无比的过程他这辈子都不想要再体验!虽然只放了一分多钟的血,对他来说,却是度日如年,仅次于砸了教导室玻璃被罚站!

    我这辈子,就是死,死马路外边,都不会再使用这坑爹的……爹坑的血脉增幅秘术!

    千默心中重重的发下毒誓!

    收拾好了心情,他将目光从眼前的鲜血符咒上移开,抬头死死地盯住正在自己的入殓棺界作威作福的浑沌。

    “浑沌是吧?上古四凶是吧?万古唯一是吧?不懂规矩是吧?食小爷一团老血符文之术!”

    混乱给自己的术法起了个名字,千默迫不及待的将符咒打入自己已经岌岌可危的入殓棺界中,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那个凶魂好好感受一下痛苦!

    空地中众人的举动完全没有逃过浑沌的眼睛……虽然丫从来都不睁眼。,但浑沌表示他看得见!

    这些人族入殓师倒是有些门道,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直接稳固住了那小子的三魂七魄,令得自己的掠夺速度都降低了一些!

    不过……这又如何,会反抗的,征服起来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浑沌甚至抖擞着浑身的漆黑毛发,降落到一处山峰上,掠能妖纹不停,自己找了个舒坦的姿势趴了下来。那般惬意的模样,就好像是在告诉千默一件事……

    “乖乖,来!劳资就在你的世界里作威作福,不服?这里等着你!”

    千默确信自己完完全全感受到了这浑沌嚣张举动的内涵,尚还有些稚气的脸上扬起一抹冷笑。

    装比?这个我也擅长!而且,我还擅长打脸!

    异文笔悬浮空中,千默迅速的变动着手印,与此同时,已经被打入棺界的符文直接出现在关节正中,然后四散化开,变成一股股与浑沌掠能妖纹极为类似的波纹,只是浑沌发出的掠能波纹与其体色一致,漆黑无比。而千默这符文所化波纹,却呈鲜红色,其中隐隐带有金色光点,但不甚明显。

    看着化开的红色波纹,千默嘴角一抽,那可是硬核的——血的教训!

    万幸,这血的教训效果惊人!一开始浑沌还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画出什么样威力强大的符文来持保留态度。但当那波纹散开,它就明白大事不好!

    在他的感知中,掠能妖纹每次回归身体带来的魄力已经是越来越少,这入殓棺界的本源似乎已经被那血色光纹完全锁死,连带着这片世界,都重新变得稳固清晰了起来。

    而且,他能够感觉到,这原本好像没有意识的新生入殓棺界,竟然开始疯狂的排斥自己,俨然像一个领地被人进犯而惊醒的睡狮,展露出自己的利爪与獠牙。

    “不好……继续耗下去也只是无用功,外面还有一群入殓师大能在盯着我。算了,好处占得足够大了,还是离去!”

    分出力量对抗这入殓棺界对自己的疯狂压迫,浑沌已经萌生退意。说起来,他原本是在陷入沉睡,还是被这界引波动吸引而来。刚刚苏醒,力量运用也有些生疏,现在和一群还算强大的对手作战,在生性狡诈的他看来完全是笔不合算的买卖!

    身形重新化为一道黑光,浑沌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之魂。极速之间就要穿过界膜离去,他相信,暴起之下,下面那群看起来伤了元气的家伙应该来不及阻拦自己!

    可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危险往往在人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不可避免。

    黑光在撞在界膜之上的时候戛然而止,被巨大的反弹力冲起老高,随后迅速自由落体。头晕目眩的浑沌在无法控制的身体翻转中还有些发懵……见鬼了,什么情况,自己出不去了!

    此时,任是谁都能看出来——局势逆转了!

    。(www.23sw.net

史上最强入殓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