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入殓师 第一章 你冷么?
    又是一个艳阳当空的夏天,三十多度的高温过度温暖着街道上的行人。时间已临近中午,拜这炎热的天气所赐,除非是身有要事,必须出门。大多数的人还是会选择一头闷在凉爽的空调房里,尽情享受着冷气全开带给自己的快感。

    千默就是这享受室内空调冷气大军中的一员,而且还享受的特别肆无忌惮,丫都舒坦的快把大腿搭到旁边女孩的身上去了。

    “哎,我说千默,你能不能认真听一下课,尊重一下讲台上刘教授的辛勤工作。你家里人把你送到商学院是让你坐在教室里吹着空调还不忘手里揣着个望远镜偷窥街道上衣着清凉的漂亮妹子吗?”女孩在把千默不老实的腿第三次敲开之后,终于是忍无可忍,用尽量压低的语气冲着身边无视老师讲课,不思进取的家伙低声咆哮道。

    施施然放下望远镜,千默回头看了旁边这一头乌黑披肩长发,平日里显得面容柔美可现在却像一只发了怒的母老虎一样冲着自己呲牙的漂亮女孩。

    嘴上掀起了一个吊儿郎当不可一世总之就是让女孩感到熟悉又欠揍的……欠揍笑容“怎么了?轩萧。嫉妒了?也难怪,咱俩从小一块长大,你和我的感情深我也是能理解的!话说你要是愿意穿少点,说不定我就用不着这望远镜了,光回头看你就成了!”

    “你这个魂淡!”被称为轩萧的女孩似乎是终于忍受不了这个从小就特能bb还贼能惹自己生气的家伙。

    一脚就踩在了千默第四次乱伸的腿上。

    “哎呦!”一声没能收住声的痛叫。

    看着几乎全班的人回头望来的目光,轩萧有些头皮发麻,暗道完蛋。

    果不其然,一阵抑扬顿挫附带二八拍的招牌式咳嗽……

    千默其实挺好奇这位刘教授是怎么能这么完美的掌握住咳嗽的节奏的。

    须发皆白,号称商学院内最有名望的讲师—刘教授缓缓开口“千默同学,轩萧同学,你们是对老师讲的课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还是说我在黑板上画的这条供求曲线满足不了你们对知识的探索?”

    “嘿嘿嘿,哪能啊刘教授,刚刚我是和轩萧同学讨论您讲的内容呢。您对供求关系的理解力确实是比其他老师要强一大截啊!”千默立刻回给了面容严肃的刘教授一个阳光笑脸。

    配上他那一米八的个头和有点小帅的颜值,还真是挺有说服力的。当然,这笑容在旁边的轩萧眼里,纯粹就只是欠揍而已……

    “嗯,这很好。不过千默同学,下次撒谎的时候希望你能把桌子上的望远镜收起来。我已经六十多岁了都还能清楚从讲台的看到你的位置,相信你从那看讲台也用不着望远镜。如果我没记错上次小考你的西方经济学考了57分,正好我还没来得及找你谈话,现在又是大热天,太早回去我也怕热着你。这样吧,下午放学后你就留在这里,把上次小考你所有的错题抄下来做一遍,并逐题进行小结,顺便写一份一千字检讨作为干扰课堂纪律的惩罚,交到办公室来,我就在那等着你。老师已经六十多岁了,在退休之前希望能把你教成一个有益于祖国经济建设的人才!”

    得,刘教授看来是不打算轻易放过自己了。千默依稀想起了几天前刘教授说过要好好整顿一下进入大学之后同学们过于散漫的学习态度来着。

    “活该,让你不思进取!”轩萧不合时宜的递过来一个白眼。

    “轩萧同学,你也别做鬼脸,听说你俩是青梅竹马?正好,你就留下来陪他吧。”

    不知怎么回事,千默突然感觉有些舒坦。就像坑位旁边的哥们嘲笑自己忘了带纸的时候不小心把纸掉了一样……

    大学时光,总是过得飞快。所以会学习的人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增加自己留在学校的时间。

    例如千默,丫现在对着好不容易从书包底层翻出来的小考试卷,拿着手机疯狂搜索答案。

    例如轩萧,她现在对着搜答案的千默,嘴里不断的吐出“你好菜啊”“这都不会”“能不能快点我想回家”的字眼。

    “我说……”

    “怎么了?”

    “姑奶奶您要是闲得慌,帮我把检查写了?”

    “不可能!”

    “那你能少说两句?”

    “管得着吗你!”

    “得得得!我还是继续搜答案吧!”

    “……”

    夏日的白天总是格外的长,因此,当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时,千默就明白了一个事实,今天回去注定是要挨骂了!感谢上天,自己有一个儿子到了19岁,还要严格管控回家时间的老爹!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站起身来,千默快步向教室门外走去。

    不得不说,阶梯教室内传音的效果确实不错,起码感到无聊,在讲台前用粉笔鬼画符的轩萧是被他这一嗓子加了个趔趄。

    “要死啊?吼什么,检查写完了?”

    “没,早着呢!”

    “那你这……我跟你说,刘教授是出了名的认死理,现在绝对在办公室等着你呢。你难道想逃跑?那我可不能当做没看见。”

    “我就是想去上个厕所。”

    “骗谁呢!你吟那句诗不就是想逃跑吗!”

    “真不是……我就是觉得这样会令我显得更威武雄壮一点。”

    “……”

    尽管千默再三保证不会逃跑,但是轩萧仿佛是认定了一样以一副誓要跟随你到天涯海角的架势一直跟到了男厕所门前。

    盯着千默进了男厕所,轩萧不由得跺了跺脚。

    自己和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的确是青梅竹马,算是从小玩到大的。但这个魂淡从三岁那年第一次见面骗了自己手里最爱吃的棒棒糖之后,噩梦就开始了。

    六岁,告诉自己屋顶上有金凤凰,把自己连哄带骗弄上屋顶,然后把梯子撤了,这魂淡回家吃了晚饭才带着爸妈把自己救下来!

    九岁,用嘴唇是甜的为由骗走了自己的初吻。然后得出了嘴唇不甜的结论!

    十二岁,贼老天瞎了眼,让这魂淡在“入殓师”觉醒仪式上出尽了风头,得了个洪荒级的评价,能观测到最古老的幽魂。从那以后自己更是被他祸祸的生无可恋。

    到了现在,成年人了,自己竟然还要因为陪他写检查在学校待到将近十点?连上个厕所都得疑神疑鬼的跟个公公一样护送着他?

    轩萧是越想越气,越想越激动。要不是理智和矜持从中作梗,她现在就能闯进男厕所瞎千默一个尿频尿急尿不尽!

    “啧啧,舒坦多了,刚刚有了点灵感,回去赶快把检讨的最后一段编出来回家吃饭!”正在轩萧靠在墙边咬牙切齿之际,千默倒是施施然的从厕所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特骚包的甩着洗手之后没有完全擦干的水珠。

    “你恶不恶心啊!别甩了成吗!”

    “不成啊!万一弄湿了检讨书,你替我再写一份啊?”

    “你这个魂淡!”

    “等等……似乎有点不对劲。”

    “别转移话题!”

    “你冷么?”

    “我不喝热水!”

    “入殓师手册上第一页。”

    “额……入殓师,化鬼神,修魄力。死亡为伍,阴暗相伴。度幽魂,解夙愿。聆听逝者亡语,驱散妖魔精怪。自远古洪荒始,凡逢山大雨,渡水阴风,城中迷影,天雾正浓,必有亡者出没,常突遭凉意,意散神离,入殓一族,慎之又慎!无他,入殓师既以化鬼神而修魄力,则亡魂亦可反噬以修自身。”虽然还是有点没跟上节奏,但入殓师一脉的行为准则却已经牢牢的印在了轩萧的心中。

    此时一听到千默问她入殓师手册,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出来。

    “那我现在再问你,你冷么?”

    冷?好像是有一点冷。似乎刚从教室中出来时温度并没有这么低……虽然是夜晚,但这可是盛夏!自己的思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迟钝了!轩萧猛地惊醒,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干扰了神智,那个并不知道在哪的始作俑者可没有对自己直接出手啊!仅仅是一些逸散开来的力量就能扰乱自己的心智吗!

    “现在是将近十点钟。”千默抬手看了看表,这片主校区应该已经没什么人了……等等,刘教授!

    “办公室就在这座主教学楼三楼,我现在要去看看刘教授,轩萧你回教室一趟。”

    “你的装备忘拿了?放在书包的哪,我尽快给你取过来。”

    “不是……装备我都是随身带着,我是让你拿上试卷和检讨,万一那个幽魂没去袭击刘教授,这样我好不显得尴尬……”千默这时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造型精致的狼毫毛笔。

    这根毛笔只有巴掌大小,尖端部分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材料,在已经被幽魂力量侵染而变得有些阴暗的过道中散发出如玉般的荧光。

    “你……魂淡,你给我等着。”愣了一下,轩萧最后还是屈服了,快速转身冲着教室跑去。

    看着轩萧渐远的身影,千默抬头看着三楼办公室的方向。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手脚可给我干净一些啊……小爷的检讨和错题总结可还没交呢!”

    。(www.23sw.net

史上最强入殓师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