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万人恨 第八十章 值得
    送走程家父女和秦琼,林远看着手中两枚玉佩不禁苦笑,他们程家付账是不是都不用钱的。(www.23WS.com

    杜荷见人都走了,紧张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见林远发呆便准备拉着他去逍遥仙居喝一杯。

    林远没有采纳他的建议,反到是拉着杜荷朝仓库走去,关门前吩咐梅儿不需让人靠近。

    仓库内,二人坐在纸箱上相视无言,最终杜荷受不了林远暧昧的眼神率先开口说道;

    “兄弟,有话直说。如若喜欢男伶,我到听闻一家,改日介绍你去啊。”

    长安开放,隋朝时达官显贵之间便有眷养**伴其出游的惯例,自此就有那些家中清贫却长像俊美的男子去做了面首,供人取乐。

    林远自然也知道什么是男伶,感觉受到了欺辱,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杜荷脖颈处。

    “哥,我错了,指下留情啊”

    林远坏笑着收回了指头,随之面色一正神情严肃的对杜荷说道;

    “我要在四个月内有足够的能力,在未来抵挡一个国公甚至更多势力的报复。兄弟你有办法吗?”

    杜荷对林远这番近似zào fǎn的言论完全不在意,反而双臂抱胸很是八卦的调笑道;

    “你真的喜欢长孙家的大小姐啊~”

    此话一出,原本紧张的气氛荡然无存。林远也是脸色微红惊愕的看着杜荷,不知他是如何知道。

    “不用惊讶,是长孙冲那小子‘告诉’我的。”

    杜荷毫不犹豫的将‘仇恨’转移给了可怜的长孙冲,随手开始给林远认真分析了其中利害。

    总来的说,为了一个女子,得罪大唐半数的豪门贵族,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除非推翻大唐,将所有势力从新洗牌,但这对刚刚结束战乱的百姓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值得吗!”

    面对杜荷的质问,林远低下了头,他没有想怎么多,长孙无忌也说过让他先有能力抵抗来自高家及其氏族的报复,当时林远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或许给林远足够的时间,用现世科技足够横扫整个大陆,但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杜荷见林远不答话,心知他的痛苦,也不在打扰,起身就往外走,或许时间可以抚平爱恋。

    “值得”

    林远的声音很小,确很坚定,在安静的仓库内很清晰的传进杜荷的耳中,他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远,随后眼神变的炽热。

    “好,那兄弟我就陪你干了。”

    丽正殿

    长孙皇后靠在凤榻上,一脸凝重的看着提着行李箱的李玉薇,思虑再三还是问道;

    “值得吗?”

    “值得。”

    李玉薇的回答直截了当,随后将行李箱交给高嬷嬷,在放开把手的一瞬间眼中有丝不舍,毕竟这是林远送她的。

    “玉薇啊,本宫替长乐谢谢你,天色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长孙皇后看着李玉薇的背影有些心疼,却更是恼怒。

    刚才她收到消息,林远在哥哥家门口竟然当众表白了长孙秀。虽然对方拒绝,但林远也让长孙秀等他四个月。

    四个月?

    这是要干?

    难道要zào fǎn不成!

    长孙皇后揉了揉太阳线,现在最先要处理的是温四的事情,万一她先跑到李渊那里乱说一通,事情就不好办了。

    “高嬷嬷,去一趟黎国公府,把事情的原委告知温大雅,让他酌情处理。”

    高嬷嬷领命走出大殿,长孙皇后看着身旁的箱子,突然有些舍不得给自己的女儿。

    “观音婢,想什么呢?”

    为了不打搅长孙皇后休息,李二没让人通传,进入内殿,见她手指有规律的敲击,就知她在思考事情。

    “陛下,您来了。”

    长孙皇后想要起身却被李二按回软塌上,然后搂着她用手抚摸日间隆起的腹部。

    二人甜蜜一会,李二才注意到软塌旁的行李箱,好奇的伸手拉了过来,摆弄了半天才将其打开。

    看着箱内折射的炫彩光芒,李二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这可能是他见过最好的一套衣裳佩饰。

    “这是玉薇送来的....。”

    长孙皇后见李二疑惑,便出言解释,还将它的来历和温四的事情也一并说了出来。

    李二听完不由的皱起眉头,温四小时候他还见过。当时只觉得是个聪明伶俐却被家人宠坏的小姑娘,没想到现在已经是长安祸害的存在。

    随后,让殿外的李常侍传他口谕去训诫鲁王李元昌,让他管好自己未过门的妻子。

    事情都处理完了,李二突然一脸猪哥相的抓起箱子里的衣裳看向长孙皇后柔声道;

    “观音婢,穿个朕看看呗。”

    长孙皇后羞恼轻锤李二胸口啐其登徒子,但最终还是穿戴起来。

    现世

    林远正乘坐地铁赶往燕京大学,今天是和董教授约定上课的日子。他可不想迟到,况且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请教董教授。

    课前,董教授首先对林远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态度做出了批评,之后按照林远请求对贞观二年所发生的事情做了一个笼统的讲解。

    课后,林远拦阻要走的董教授,拿出一个从胡商那里买的银质印花水壶送个了他,美其名曰:谢师礼。

    身为专攻大唐文化的历史系教授,一眼就认出来这水壶不凡,看材质虽是‘仿制’,但这做工却不是现今能做的出来的。

    “这水壶你是从何而得?”

    董教授没等林远答话,便自顾自的说起它的来历,就好像这水壶是他买的一样,这让林远在心中只挑大拇哥。

    “如果您喜欢,下次来在给您带几件。”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董教授也是历经沧桑的老炮。他很自然将水壶揣进怀里,一脸狐疑的询问道;

    “你小子有事就直说,别弄这些虚头巴脑的。”

    感受到董教授的目光,林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觉得在大学教授面前说这些话无疑会被当成精神病的。

    “董教授,我想问,如果一个人穿越到了大唐,需要怎么做才能快速崛起。”

    董教授没想到林远会问这种问题,随口答道;

    “zào fǎn啊!”

大唐万人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