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站住,重生嫡女要强嫁 第两百三十六章 我是被迫的
    顾暖暖在苏羽溢的强烈要求下,爬到了贵妃榻上,闭上了眼睛。(www.23uu.org

    心里担心苏羽诚,自然是睡不着的,但是苏羽溢担心她,那她也只能躺着。

    等到晚上,顾暖暖就直接坐了起来,眨巴着眼睛望着苏羽溢“五哥,我不累,你来休息。”

    说着,就走到一旁,从包包里拿出了吃的,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这里粮食太少,还好她带了不少吃的。

    至于苏羽溢,则是看着苏羽诚,突然之间,瞳孔猛地一缩“暖暖!快来!”

    苏羽溢的声音将靠在门槛上打盹的杨捕头也叫醒了,迅速走了过来,就看到苏羽诚剧烈的抽搐着。

    顾暖暖迅速走了过来,银针迅速扎在了苏羽诚的身体里。

    “暖暖,怎么样?”

    苏羽溢脸上的表情虽然如往常一样,但是语气里却带着紧张。

    顾暖暖没有说话,伸手摸上了苏羽诚的额头“很烫,先降温。”

    “杨捕头,我要白酒。”

    “好,我去拿。”杨捕头迅速离开。

    顾暖暖则是将手伸入包里,假装从包里拿出药剂,其实全是从系统里拿出来的。

    “都喂进去。”顾暖暖将瓶子递给了苏羽溢。

    随即又忙着去配药。

    苏羽溢愣了一下,重复了一句“都喂进去?”

    “嗯。”

    苏羽溢直接捏着苏羽诚的下颚,将瓶子打开,灌入了苏羽诚的嘴里。

    顾暖暖眼角的余光看着苏羽溢豪放的动作,哭笑不得。

    “五个你慢点,别呛着二哥了。”

    “不会。”

    苏羽溢虽然嘴里说着“不会”但是手上的动作还是慢了下来。

    等杨捕头将白酒拿过来后,苏相玄也匆忙赶了过来,显然是得到了消息。

    看着自家几个小辈忙碌的模样,脸上浮现出欣慰之色。

    待看到苏羽诚苍白的脸庞时,心里却是一痛,这孩子是代替他承受了这些啊!

    “二舅舅。”顾暖暖看到苏相玄,软软的叫了一声,“二哥没事,您不用担心。”

    “好,我就在这里坐着。”苏相玄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喝水,一边喝着一边看着床上的苏羽诚。

    “杨捕头,您帮我将二哥的衣服都脱下来,让帕子在白酒中浸湿,给二哥擦拭身体。”

    “好。”杨捕头迅速应了下来。

    顾暖暖则是来到另一边,开始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一个时辰后,顾暖暖将药熬好端了过来,而苏羽诚已经穿好了衣裳。

    等药喂入进去后,顾暖暖松了一口气“今天是熬过去了。”

    众人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渐渐泛白。

    苏相玄也松了一口气,将手中的早已冷透的茶杯放了下来“羽溢,暖暖,你们好生休息,我会调两个人过来守着羽诚,还有杨捕头,也回去休息吧。”

    “二舅舅我们知道,您先去忙吧。”

    顾暖暖连忙说道,随即又拿出一点吃的放入了苏相玄的手中“按时吃饭。”

    苏相玄无奈不已,却也接了过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顾暖暖让苏羽溢和杨捕头去休息,自己则是守着苏羽诚。

    一炷香时间后,窗户突然动了动,顾暖暖眸子一冷,迅速走了过去,待看到下面的人时,愣住了“沐融云?”

    “嗯。”沐融云直接从窗户外跳了进来,淡淡的说道,“衙门人来人往,只能翻墙进来。”

    顾暖暖嘴角抽搐,都是做梁上君子,怎么这人这么理所当然?

    “先休息,我守着。”

    顾暖暖看着沐融云坐了下来,微微一怔。

    还未反应过来,苏羽溢和杨捕头都醒了。

    两人一个坐在门槛上靠着睡,一个在躺椅上睡着。

    有个动静,很容易就能醒过来。

    见到了沐融云,杨捕头眼里划过一丝警惕之色,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认识的。

    只是这人的气场太强大了。

    显然不是一般人。

    苏羽溢对于沐融云过来时,也十分惊讶。

    “周围监视的人不少。”沐融云淡淡的说道,“看来,他们要有所动作了。”

    沐融云的话,让杨捕头眼皮一跳“我出去解决他们!”

    “不用。”沐融云看了一眼杨捕头,声音清淡,“已经解决了,你们先休息,这里我守着。”

    杨捕头和苏羽溢对视一眼。

    “赶紧休息,不休息好怎么对付那些人。”说着,顾暖暖便躺到了内室的贵妃榻上。

    而杨捕头和苏羽溢则是在外面睡着。

    顾暖暖悄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沐融云,勾起了唇角。

    这一次,顾暖暖很快就睡了过去。

    沐融云看向顾暖暖,走了过去,环视一周,来到床边,将被苏羽诚压住的毯子拉了过来。

    因为用力太大,以至于让苏羽诚放在上面的手臂,直接落了下来,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沐融云却是看也没看一眼,小心翼翼的将毯子盖在了顾暖暖身上。

    又将顾暖暖凌乱的发丝别在了她的耳后,指腹之间的热度让他十分留恋。

    但是却又努力的克制着。

    走到之前的位置上坐下后,心跳却是快速跳动着。

    “不好了!苏大人受伤了!不好了!

    外面,响起了尖叫声,顾暖暖猛地睁开眼睛,迅速起身,一把将毯子掀开,直接要冲出去。

    沐融云直接将顾暖暖拦住“别着急,将鞋子穿好,我跟你一起。”

    清清淡淡的话,让顾暖暖心微微平静了几分,而苏羽溢和杨捕头也走了出来。

    苏羽溢脸上的神色愈发凝重起来,看着顾暖暖“暖暖,你别急,我先去看看。”说着,便走了。

    “这里我让晨风看着,我跟你一起过去。”说着,发出了一个信号弹。

    杨捕头则是说道“我在这里守着苏少爷。”

    “多谢。”

    顾暖暖深吸一口气,在沐融云的陪伴下迅速走了出来。

    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就看到苏相玄身上满是鲜血,有大夫正在止血,一旁的知府脸上则满是愧疚之色。

    苏羽溢看到顾暖暖,小声说道“有灾民来行刺知府,知府却将二叔推了出去。”

    顾暖暖眸子里闪过一丝恼怒,看着知府“都说府是父母官,遇到危险只会挡在前面,却没想到河城的知府是个缩头乌龟,贪生怕死!”

    说着,一把将大夫推开“不劳陈大人的人来给我二舅治疗了,我怕跟我二哥一样,又借着医治的借口来下毒!”

    陈大人,便是知府脸色一沉“顾小姐,你这是说得什么话?苏大人成这样,也不是我想的,还有什么下毒?”

    “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心而口不择言,我念你年龄小,就不责怪你了。”知府大人看着远方,淡淡的说道,眼角的余光看向顾暖暖,显然是在等着顾暖暖道歉。

    顾暖暖看向苏相玄的伤口,还好只是皮外伤,将金疮药拿了出来,嘱咐苏羽溢亲手上上去。

    然后看向周围,有不少衙门里的人。

    除此以外,还有不少的灾民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顾暖暖冷哼一声,一双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弯身捡起了一根树枝,直接朝着陈大人走了过去。

    “帮我拦着点。”顾暖暖看向沐融云,微微一笑,然后手中的树枝迅速打在了陈大人身上。

    “啪!”的一声,众人愣住了,然后,就听到了顾暖暖的声音。

    “你周围十几个人保护,我舅舅身边就两个人,你居然还将我舅舅推出去,你不是贪生怕死,难不成是我舅舅?”

    “朝廷救济粮你们贪污了,还不配合我舅舅想办法解决干旱,你们就是蛀虫!”

    “老百姓们的血汗钱你们也赚,你枉为父母官!”

    “与奸商勾结,你的书读到哪里去了?”

    “今天,我就代替这些百姓们,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一脚直接踹在了陈大人身上。

    “啊!”陈大人大叫一声,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暖暖,“你,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你等下就知道了。”说着,顾暖暖手中的树枝再一次打在了陈大人身上。

    明明是一根小树枝,在外人看来就算是打上去也不会痛,然而陈大人却是疼的惨叫起来。

    周围的衙役终于反应过来,迅速冲了过来,然而沐融云却是挡住了他们,没人看到沐融云是怎么出手的,但是衙役却是倒在了地上。

    苏羽溢愣住了,而苏相玄则是认识出了沐融云,惊骇不已。“让你害我二哥!”

    “让你害我二舅!”

    “让你害河城百姓!”

    “看我不打死你!”

    周围的百姓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慢慢靠近过来,看着陈大人的眼里犹如啐了毒一般。

    “住手!都给我住手!”

    曲老爷和赵老爷带着家丁过来。

    顾暖暖见好就收,直接将树枝扔了,来到了沐融云身边。

    曲老爷和赵老爷看着地上的陈大人,大吃一惊,迅速让人扶了起来,随即看向顾暖暖,怒斥道“大逆不道!你居然袭击父母官!”

    顾暖暖眨巴眨巴眼睛,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淡淡的说道“我没有。”

    曲老爷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暖暖“你还敢狡辩!你当我们眼瞎吗?”

    顾暖暖软糯糯的声音传了过来“哦,那是棍子自己在打陈大人,我只是拿着它而已。”

王爷站住,重生嫡女要强嫁书友推荐阅读: